河南高考舞弊案,蕭七的最後一個陰謀論。

2019-03-09 21:21:47

1

大家好,我是蕭七公子。

今天繼續談談河南高考舞弊案。

在最終的調查結果出來之前,這將是我對此事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

本來不打算寫這篇文章的,一方面是因為考生余小芳那邊又拋出來了新證據,另一方面是有人在群里公開diss我的前三篇文章,對這兩件事情,我想我都有必要解釋一下。

2

首先聲明一點,到現在為止,我依然堅信所謂的高考舞弊案就是學生們撒謊家長們輕信造成的一起公共事件。

理由大多還是以前的理由,又胡亂補充了幾點。

第一,高考程式很嚴苛,想要把答題卡、試卷全部抄錄一遍再調包,幾無可能。

第二,即便有人能做到,冒這么大的風險也不值當。

第三,調包試卷收益太小,做這么大的事兒,連試卷都找人模仿筆跡抄錄了,最後只為了三個500分的成績,讓人難以置信。

第四,近十年來每年都有高考成績被調包的新聞,有的編的比這四位還要像的多,最後鑑定結果也證明了沒有被調包。

第五,河南省招辦說了,核對過好幾次答題卡和試卷,字跡都一致。不是我非要相信他們,是我知道沒有人會扯這樣一戳擊破的慌。

第六、有這調包本事的人,孩子有一百種辦法上自己心儀的學校,這也是一個事實。

第七、四位考生的學測成績和他們高考成績的真實水平也相差無幾,事實上,李聞天現在已經承認了試卷沒有被調包。

3

現在李聞天已經承認了。

蘇姓考生和楊姓考生稱有人模仿他們的字跡。

余姓考生也稱有人模仿自己的字跡,並且其母親提供了她平時的數學卷子,拿出了一個證據,就是女兒平時數學試卷中8這個數字的寫法和高考答卷中的不一樣。

對於蘇姓考生和楊姓考生的堅持,我認為主要是基於對字跡鑑定說服力有一定的誤解,他們認為只要自己堅持字跡是被模仿的,他們的謊言最後都不可能完全被拆穿。我認為最後的調查結果會實實在在的打他們的臉,當然如果打我的臉的話,我願意給他們道歉,或者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事實上,蘇姓考生自己默寫的作文和答題卡的作文,甚至不用筆跡鑑定,大家明眼一看就可以知道那確實是一個人的筆跡,不知道她為什麼能這么堅持的生活在自己編織的謊言裡,說實話我也很好奇她的心理活動。

這裡還有一個事情需要解釋,蘇洪先生今天對媒體稱“天下文章一大抄”,只要不達到多少比例就不算是抄襲,這個事情我為自己上一篇文章里的表述道歉,畢竟我也沒把蘇小妹的論文拿去鑑定。

但是實話實說,從蘇小妹的學測成績和作文水平來看,我都不相信那兩篇論文是她寫的,至於論文怎么來的怎么發表的,我想蘇先生心裡自己很清楚。

我個人是不建議以這樣的方式來教育子女的,也許這能讓她在高考中獲得一定的優勢,但我覺著其實毀的是一個孩子的一生。至少,我不會教我的孩子通過作弊的手段來獲取成功,因為捷徑走慣了,可能她會忘了什麼才是正確的路。

余姓考生是近兩天爭議比較大的一個考生,因為余姓考生看了試卷以後還堅決不承認,並且說上面的字沒有一個是她自己寫的。

昨天鳳凰網發了文章,《河南高考舞弊案疑雲待解——余小芳的8字之困》,詳細傳遞了余小芳母親的看法,但是卻沒有隻言片語省招辦的說法,將此案再次推向了輿論的迷霧深處。

我的看法是,余小芳可能從高考一開始就做好了把試卷搞混的準備,她的名字寫錯了後來又塗改,准考證號更是改了又改,數學試卷里的8字和平時寫法又大不一樣,這些事情很容易人讓人相信她的試卷確實是被調包了。

但是我們仔細想想,如果真有人調包她的試卷還模仿了她的筆跡,那么會把姓名和准考證號模仿錯嗎?為什麼蘇姓考生和楊姓考生的就模仿的那么像那么好,偏偏就給她模仿錯了?模仿錯了還不再來一張,還塗改了以後繼續調包?

真的會有這么腦殘的操作嗎?

所以,我認為最大的可能性是余小芳一開始就下了這一步棋,姓名故意寫錯的,考號自己塗改的,而8字是自己故意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只能說這個姑娘讓我感到害怕,我希望這都是自己的誅心之論。

但是河南省招辦說他們已經核對了好幾次,筆跡一致。

在省招辦和余小芳之間,在以往發生過類似案例結果的基礎上,我最終選擇了相信省招辦。

還是那句話,我等著被打臉。

以上,是我關於河南高考舞弊案最後一個陰謀論。

4

所有的推測都改變不了事件的真相,而事件的真相最終我們能相信的也只有調查結果。

所以我怎么以為的不重要,你們怎么以為的也不重要,我們只需要安靜的等待結果就好。

不要急於攻擊省招辦,也不要急於攻擊考生。

反正該打的板子,我看這次誰也逃不了。

等這事兒結果出來了,蕭七給你們拉一個清單。

如果有必要,我給自己也記一筆。

對了,事情的真相可以暫且不討論,但是關於自主招生的事兒倒是可以認真深入的談談,或者你們也可以看看我上一篇的文章。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