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良——帷幄何妨佐漢家

2019-02-15 01:49:29

公元前209年,這一年在歷史上注定是個不一般的年月。

注定要載於史冊,大書特書的一年。

因為這一年,大秦的第二個皇帝,二世誅殺秦始皇諸公子,拉開了皇室內斗的序幕。

算是給後世子孫樹立了榜樣,面對皇權,哪怕是自己的兄弟,該殺的時候也得豎起屠刀。

後世效仿的人數不在少數。

最出名的應該算是千古一帝李世民,殺起自家兄弟毫不手軟,算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這一年七月,百姓陳勝、吳廣起兵於蘄。陳勝自立為王,號“張楚”。

張楚將領周文攻入關中,秦二世大驚,遣少府章邯率兵迎擊,周文敗走。

百姓的力量頭一次被搬上了歷史舞台,頭一次被歷史承認,頭一次讓秦二世感到恐慌。

這一年九月,沛人劉邦起兵於沛。

原來流氓也可以做領導者,而且還是個不錯的領導者。

往下看。

同樣是九月,下相人項梁殺會稽郡守殷通,與侄兒項羽起兵於吳。

楚霸王開始走上歷史的舞台,開創屬於自己的時代。

他的出現,為中國的歷史掀起了一場風雲,寫下了一段神話。

同樣是這一年,齊國王族田儋,趁機殺死狄縣縣令,舉兵起義,自立為齊王。

這一年,歷史的記載只有一個字——亂。

在諸多的亂象當中,有那么一撥人過得相對平和。

在這撥人當中,有個年輕的富家公子做了領頭人,他們的目的不是造反,而是活命。他們的人數太少,剛剛過一百。

這樣的亂世,這么點人根本做不了大事。

分分鐘都有被滅的可能。

為了活命,他們只能找一顆大樹。

年輕人很有眼光,他很早就明白,大樹底下好乘涼的道理。

所以他說服了眾人隨他去投靠代理楚王景駒。

景駒為楚國貴族,被擁立為楚王。他雖然未建立大的功業,但手底下的人馬還是不錯。

這幾年起義風風火火,楚王的勢力最大。

因為人數太少,白天他們睡覺,晚上行軍,目的是避開各路起義軍好順利抵達楚王的麾下。

他們一連走了三天。

都很順利。

這天,天色尚未黑下來,再行幾天就到了楚國就安全了。

年輕人計畫著路線,算著時間,最後決定提前出發。

這個錯誤的決定,讓他遇到了一個人。

人馬剛上路就碰上了大隊人馬。

領頭的人模樣有些怪,鼻子高高隆起,準頭肥大,鼻樑挺直,兩眼之間的山根部分沒有凹陷。

這模樣不能說帥,但很特別,尤其是那一股美髯頗有些與眾不同。

年輕人年紀是輕了些。

但學問卻一點不差。

年輕的時候,他碰到了一個穿著粗布短袍的老頭。

那老頭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看見他,還故意脫了一隻鞋。

他出於好心給老頭撿起來了,老頭非但沒感激,還蹺起腳來,讓他給穿上。

天底下哪有這樣的事,年輕人真想揮拳揍老頭。

但因他已久歷人間滄桑,飽經漂泊生活的種種磨難,因而性子溫和,見老頭可憐也就算了,穿靴就穿靴。

那知老頭站起來只說了聲:“孺子可教矣。”

並且讓他五日後再來。

憑著感覺,他覺得這老頭不是一般人。

在家忍了五日。

5天后,雞鳴時分,他急急忙忙趕到,哪知老頭早就到了,見他來問都不問就破口大罵:“一點禮貌都不懂,約會那有讓老人等的道理,回去問問你父母,問明白了,五天后再來。”

他差點沒氣死。

但越是氣越是覺得對方不簡單。

五天后,他再次晚老人一步。

等到第三次,他索性半夜就到橋上等候,這次他沒有遲到。

這次老人沒說什麼,遞給了他一本書,說:“讀此書則可為王者師,10年後天下大亂,你可用此書興邦立國;13年後再來見我。”說完就走。

年輕人這才知道,這是老人對他的考驗。

後來他對人說起這事,人家告訴他,這老頭叫黃石公,亦稱“圮上老人”,是個很厲害的人物。

送給他的那本書叫《太公兵法》(此名為訛傳,實為《素書》),此書包羅萬象,掌握了裡面的內容足以橫行天下。

他對此書頗有研究,看相是拿手好戲。

眼前的這人的相貌,他看得很清楚,從鼻子上方到頭頂凸起的骨頭叫做伏羲骨,也叫日角,日角越是方大越尊貴,有如此長相的人都會被描述為日角龍顏,帝王之姿。

來人報了姓名——劉邦。

剛說話就露出了流氓本色:“兄弟,你這點人馬成不了大事,咱們都是鬧革命的,到哪兒都是革命不是,你看我比你年長几歲,人數也比你多,革命起來,也比你好,你啊洗洗乾淨從了吧?

年輕人很識相。

革命就是一場大魚吃小魚的技術活。

自己的哪點人的確幹不成大事,當下也不多話,“遂屬焉”。

劉邦讓年輕人做了“廄將”。

是個管理馬的小軍官和當年孫悟空在天庭上的“弼馬溫”差不多。

年輕人沒想到會是這種待遇,他很想離開,可現實告訴他沒有背景,沒有人脈,沒有大哥,到哪兒都是打工的。

劉邦雖是個無賴,卻頗有見識。

所以年輕人說服自己,隨緣而轉,隱忍待時了。

事情很快就有了轉機,和其他人不同,年輕人讀過書還在書中學了一技之長——謀略。

這技術在亂世很吃香。

也很有用。

劉邦經常夜裡尋年親人去聊天,其實就是幫著出點子。

聊了幾次天,年輕人發現劉邦很有野心,為人也不像外表那樣不學無術,他很大度,很知道用人,還很虛心,肯聽意見。

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黃石老人的那一套技術尋常人根本理解不了,就算能聽懂,也沒這個耐性去聽。

而劉邦不同,無論多么深奧的東西,他只是稍作點撥一下,劉邦立刻就能領會其中深意,而且還能採納。

這一點讓年輕人覺得劉邦不一般。

年輕人決定放棄投奔景駒,老老實實的跟著劉邦乾。

這個決定無疑是準確的。

作為士人,深通韜略固然重要,但施展謀略的前提則是要有善於納諫的明主,與年輕人而言,劉邦就是這樣的明主。

這個年輕人就是漢朝的開國功勳——張良。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