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讓人看了很壓抑的的世界名畫,壓抑的圖片,最後一幅畫讓我看哭了!

2019-03-12 16:36:36

挪威當代畫家奧德·納德盧姆(Odd Nerdrum)的油畫作品《黎明》(Dawn)喜歡這位畫家的同學可以去看一下電影《入侵腦細胞》(The cell),電影中不僅通過畫面和鏡頭語言致敬了奧德·納德盧姆,這位畫家的其他作品也是如此壓抑,沉鬱,同時有一種古老、深奧、隱秘的氣氛

重複出現的異化的人物,創造一種詭譎的形式感

石田徹也,日本超現實主義畫家,2005年5月23日死於火車平交道事故,享年31歲。

事實上,當我第一眼看到石田的畫時,我馬上聯想到一位日本作家——安部公房,在表現主義作家中,你們可能更為熟悉卡夫卡,兩者同樣喜歡用象徵、異化的手法來表現社會的冷漠與扭曲。而石田和安部的作品都充斥著自我迷失與孤獨,《砂女》中的失蹤者、《箱男》里的流浪漢和畫裡的人物一樣,為了突破表象凸顯本質對自我進行解構。我想,石田徹也的作品給我最大的感觸是他描繪的日常所隱藏的恐慌,似乎這種不安會持續下去直至永恆。

阿諾德·勃克林 的《死之島》欣賞時請配以 拉赫瑪尼諾夫的同名交響曲,壓抑效果加倍。

荷蘭畫家蒙克的吶喊,這幅油畫大家非常熟悉。這幅作品色調飽和度極高,對比強烈,黑色的主人公與朱紅色的天空行成了強烈的對比。畫中人物扭曲的面部表情極為驚恐,痛苦,似乎是看到了極為恐懼之事,而在他的身後,兩個行人顯得非常安逸,一切的合理與不合理,寧靜與衝突被這幅畫表現得淋漓盡致。而且盯著這幅畫看的時間越長,越能感覺到畫中之人看的就是自己,甚至自己成了畫中人,不免一陣冷顫,這幅畫有一種直擊人心的壓抑感。

HR Giger 異形之父

卡米爾去世前一年莫奈所做的《紅色的頭巾》完成這幅畫的時候卡米爾已經飽受病痛折磨,整幅畫以一種暗淡的灰色為前景 卡米爾紅色頭巾在皚皚白雪中突出而炙熱,這從窗外像屋內的匆忙一瞥 像是在同她愛的男人做最後的依舍與告別

畢卡索一樣世界聞名的梵谷有著類似的情況。其聞名遐邇的畫風多是熱烈而富有生命力的作品,其飽滿的色彩和質樸濃烈的構圖也大都是表達與壓抑相反的情感。但是在梵谷的很多人物肖像畫中,在人物的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上其實充斥著濃濃的壓抑的情緒,從這些作品中,觀者能夠看到梵谷對無法得到社會認可的苦悶和抑鬱。梵谷的壓抑像是平庸與世俗織成的一張密不透風的網,死死的罩住藝術家的才華與生命力。

朋友們都是一定藝術修為的人,知道很多畫家藝術家,也對很多藝術作品如數家珍。我不懂藝術,更不懂繪畫,也記不住那么多的藝術作品和創作者,可是有一幅畫卻讓我看哭了------就是上面這幅,安德魯懷斯的作品,克里斯蒂娜的世界。不知道我理解有沒有錯。這幅畫給人的感覺太孤獨無助了,骨瘦嶙峋的克里斯蒂娜一個人在荒涼的原野艱難前行,希望仿佛就在眼前,卻又如此遙遠。第一次看到這幅畫的時候,當時的我正處在人生低谷,感覺自己就像畫中的克里斯蒂娜一樣舉步維艱。

圖片來源於網路。侵刪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