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比忍耐更重要 放下別人,實際上是饒過自己

2019-02-22 11:46:06

許多人感嘆:現代社會與以前相比,越來越浮躁了。遇到困難,缺乏耐心;遭到拒絕,馬上發作;領導批評兩句,恨不得就大聲辯解;家長嘮叨兩句,更是不能容忍。人們“忍”的能力,明顯下降了。
忍,從心理學的角度說,是一種壓抑,力量是向內的,作用於人自身。人處在忍的狀態,一方面身體承受壓力,另一方面,能讓人的頭腦警醒,時刻保持著目標感。一個人能忍到什麼程度,受許多因素影響,比如外界的要求越高,越不好忍,對自己的目標越執著,越能忍。
如果說忍是壓抑,諒則是升華。
精神分析心理學家弗洛伊德認為,壓抑就是將可能不容於社會規範、自我期望的觀念、情感、衝動(比如,攻擊、反叛、憎恨等)抑制到無意識中去,以避免焦慮發生的心理機制。
而升華則是將痛苦化為一種具有建設性的動力,在更高層面上實現願望。升華不僅可以使原來的動機衝突和受挫後的不良情緒得到化解和宣洩,也是許多人走向成功的起點。在人際關係中,諒是一種比忍更開明更開放的處世哲學。因為忍所蓄積的力量遲早會尋找到發泄口,要么是犧牲自我健康,要么是攻擊他人。而諒則升華了這股力量,本著寬大為懷,求同存異的精神,對別人的不是之處,一笑置之,值得推薦。
孩子,原諒老爸老媽笨笨的愛
作者:施英 文章來源:教育周刊
不少孩子對父母、老師有著深深的失望和仇恨,幾乎每個人都能列出一張曾經被父母傷害過的清單
在現實生活中,不少孩子對父母、老師有著深深的失望和仇恨,其實,家長們在努力,家長一心一意想把孩子培養成自己眼中的人才,用盡心思想讓學生的成績有所提高,真的,他們都很努力……有些家長對孩子充滿著一種恨鐵不成鋼的複雜感情,用自己獨有的方式——打、罵,來教育孩子,認為只要這樣就能把孩子教好。也許正因為愛子心切,對孩子抱太大希望,總是看到孩子的缺點,想用自己的方式把孩子拉到“正確”的軌道上來。可是,孩子卻不領情,造成親子關係緊張。
有些家長保護自己的孩子,希望孩子聽自己的話,希望孩子少惹麻煩,少走彎路;這是一種本能的父母之愛,就像母雞保護小雞一樣,但這種愛,讓孩子失去了成長的機會,表現為柔弱無能而憎恨父母的過度保護。
幾乎每個人都能列出一張曾經被父母傷害過的清單,比如偏見、忽視、過度的責備、不切實際的期許……我們可以抱怨父母的事情實在是說也說不完。
老爸老媽的愚笨,在於他們續演了上一代,不懂得如何讓那一份沉沉的愛轉個彎,輕柔地落在你稚嫩的心靈上
可是孩子,你能夠原諒父母愚笨的愛嗎?他們的愚笨,在於他們不會掩飾自己心中那份過於嚴厲的恨鐵不成鋼的疼愛,在於他們不懂得如何讓那一份沉重的愛轉個彎,輕柔地落在你們幼小稚嫩的心靈。
其實,家長們都很努力;而直他們的目標都一樣,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更好地發展,他們自以為是地付出,自以為是地要為你們好,怎知一次次無情地傷害了你們,讓你們淚水流乾,對前途渺茫,對一生絕望?
孩子,原諒父母的嘮叨吧!因為他們有太多太多說不完道不盡的愛;父母終究要老去,未來更多的日子需要你們獨立去面對,他們怎么能不牽腸掛肚呢?
孩子,原諒父母錯誤的教養方式吧!心理學家認為,80%兒童的問題緣於他們的父母,而他們父母的問題,又有80%緣於他們本人小時候自己父母的問題。
孩子,父母對你們錯誤的教育源自於小時候從爺爺奶奶那兒獲得的經驗,向上追溯,父母何嘗不是父母的父母的替身呢?他們也不過是續演上一代,甚至上幾代人的劇本而已。他們以為教育就是如此循環往復,一代一代地流傳。
孩子,原諒父母的不完美吧,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完美的父母,他們也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請給他們成長的時間
孩子,你們知道嗎?在父母小的時候,有過這樣的經歷,當媽媽沒收了自己的漫畫,或者爸爸逼著自己抄寫100遍考試出錯的生字時,就暗下決心——將來等我當了爸爸(媽媽),我一定不會怎樣怎樣,一定要做一個讓孩子快樂的父母。等到父母有一天也成了一個小生命的父母之後才明白,原來每個孩子的成長都要感謝父母竭盡心力付出的照料和關心。在這個過程中,不論父母曾經懷抱過多么美好的憧憬,依然會犯錯誤,會疲憊、慌亂、不知所措,甚至發脾氣、大吼大叫,一時間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
孩子,原諒父母的不完美吧!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完美”的父母,他們不過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身上具有各種各樣的缺陷與不足。實際上,他們做到了能夠做到的最好。為人父母,不可避免地會在孩子面前犯錯誤,甚至是非常嚴重的錯誤。要知道,即使是提出“幼年經驗影響一生”的心理學大師弗洛伊德本人,也是一個被自己的孩子抱怨為責難批評的父親。
孩子,父母正在不斷地學習做父母的本領,請給父母成長的時間,學習正確的教育理念和積極的教養方式,學會用更科學的方法與你們交流、溝通。
如果有一天,你們能夠對父母真心唱出:“我知道你一直都辛苦,為我默默地付出,就算流淚也不承認你哭,我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所以我用盡我的全部,來告訴你我沒有認輸,還有什麼可以給你?我的爹娘我的父母。”那就是給父母最大的愛的回饋。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比孩子的理解和寬容更讓父母欣慰的呢。
放下別人,實際上是饒過自己
在難以放下的東西時,最難放下的,大概就是自己付出過情感的人離開,甚至對自己的背叛。而這個給自己帶來情感傷害的人,可能是你的戀人,也可能是你的同事、領導、同學或者朋友。
不管你曾經對別人如何好,或者你們曾經如何恩愛,但是,離開畢竟是一個不可改變的事實了,甚至背叛已經的的確確發生了。離開的人或背叛的人也許早已把你忘到腦外,或者已經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可是,被背叛和傷害的你,卻還長年把他或她放在心中,只要一想到他或她,就痛不欲生,或怒不可遏。
這是最難放下的,也是最需要的放下的,因為,除了你自己感受無間斷的痛苦、憂傷甚至仇恨之外,誰又能在乎你心中這樣的感覺?
所以,佛祖說:“不受第二支箭。”也就是說:已經受過一次傷害了,就千萬不要再給自己雪上加霜,再給自己一次打擊。
那應該怎么呢?有三點建議:
第一,學會遺忘。
必要的遺忘是心理療傷的有效手段。正如著名文豪紀伯倫所言:
“忘記是自由的一種形式。"
第二,學會寬恕。
《寬恕就是愛》是我十分喜歡的一本。書中有一個非常好的觀點:
寬恕別人,實際上是饒過自己。
是啊,如果緊緊抱著過去美好的記憶不放,包括失去對方的痛苦不放,包括自己經受的傷害不放,除了把自己捆在痛苦中不 可自拔之外,還有什麼用呢!
不放下他人,實際上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而寬恕別人,實際上是解脫了自己,也是善待了自己。
人必須學會寬恕他人,這不僅有哲學理念的思考,也有心理學上的依據。
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最近做了一項行為學研究,結果發現當人們構想向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報復時,心血管壓力會明顯加劇;當他們想像原諒那些背叛者時,這種壓力則顯著下降。
史丹福大學有一個“寬恕他人’’的項目研究小組。他們也發現,那些嘗試寬恕他人的人與沒有這種願望的人相比,憤怒和壓力對身體的影響顯然小得多。
當然,寬恕給人帶來的,絕對不止是心理上的輕鬆,更有事業和生活上的海闊天空。
第三,開始新的生活。
這是要我們將痛苦轉化為前進的動力。世界是那樣的廣闊,生活是那樣的美好,不要因為踩了一腳牛糞就認為世界是一個臭牛欄,更不要因為一朵花而犧牲整個春天。
原諒七步曲
面對讓我們失望的人,怎樣原諒他們對我們的背叛和傷害?來自法國的兩位專家,卡布里娜.若班(Gabrielle Rubin)和尼珂.法布爾(Nicole Fabre)認為:原諒的真正目的不是去赦免那些有罪的人,而是讓我們的內心重獲自由。
在沒有痛苦的情況下接受別人過分的言辭或動作,這是普通意義上的原諒。此外,一些非同尋常的原諒是我們很難做到的,因為有些事情讓我們深受傷害。比如我們的父母太過殘忍,或是某個人傷害了我或我的親人,這樣的原諒需要一段很艱難的心路歷程。
有些人認為,原諒是軟弱的表現,他們更願意去報復對方,原諒很難從自己身上開始。有些人卻覺得這是勇氣的證明,原諒讓他們如釋重負,甚至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了新的能量,因為原諒別人首先就是讓自己解脫。無論請求別人的原諒還是原諒別人,都是給自己做大量工作的結果。有時候,這項工作還缺乏成效——我們只是希望去原諒對方,而沒有真正的行動。
原諒首先要從克服自己的迷茫無知開始。當然,每個受害人的具體情況不同,但在“能否成功開始”這個問題上,你是怎樣做的,比你所受到的是哪種傷害更重要。就像兩個被拋棄的嬰兒不會有同樣的命運。一個可能會把生活當成是一場戰鬥,另一個則會認為生活未戰已敗。他們也許會原諒父母,也許不會。每個故事都不相同,有多少被傷害的人,就有多少原諒在人們的期待中。儘管很難,我們還是和“原諒的”專家一起做出了原諒的幾個步驟,也許對你會有所幫助。
下定決心不再痛苦
只要傷害還存在,原諒就不會開始。那么,怎么讓這一切結束呢?面對那個犯下錯誤的人——歧視女性的同事或是失言的朋友,受害者可能會無能為力,只能被自己所受的傷害折磨。第一步就是讓自己不要為別人犯下的錯誤而痛苦了。走出痛苦的深淵,不再讓自己為別人的錯誤負責。如果涉及身心方面受到的重創,只有憑藉法律手段強迫施害人承擔責任,才能有效地完成第一步。要說明的是,原諒一個傷害你的人,和你要把他/她繩之以法並不矛盾,就像哲學家西蒙.偉爾(Simon Weil)所說的:我們只能原諒那些我們可以懲罰的人。當然,法律的公正是以社會的名義懲罰當事人所犯下的錯誤,指證其有罪。而真正的原諒只有受害人自己才能夠決定。
承認錯誤的存在
過去是不會消失的,想遺忘傷害是不可能的。忘記傷害是人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它可以讓我們逃避痛苦。但是,隱藏在無意識中的那些仇恨會變得越來越強烈,遲早會更加劇烈地爆發。這會給自己帶來傷害。施害者犯了錯誤,是有罪的,認識到這一點對受害人繼續自己的生活很有必要。精神分析師卡布里娜.若班說:“把罪責推還給施害人就是重建自己。”這樣做還能讓我們免除一些心理疾病,消除不斷出現的負性情緒。
表達憤怒
為了原諒對方,受害人必須要向施害人表達憤怒。這就是承認痛苦,並願意讓痛苦發泄出來。攻擊,生氣,甚至是仇恨在第一時間都是有效的,它們都是心理健康的表現。這代表受害人不願意把施害人的錯誤放在自己的身上。
正如卡布里娜.若班所說:“仇恨是很強烈的負面情緒,我們無法使它自己消失。如果不把這種負面的能量轉回給肇事者,它就會來傷害自己。”這種能量會讓自己產生出一種自我破壞的機制。
一般說來,我們都不願直接向肇事者表達自己的氣憤、仇恨和斥責。我們認為這樣做不好或是害怕面對對方的反抗。我們可以寫下自己的感受,寫下對方帶給自己的所有傷害,再把它和一個自己信任的人分享。如果情況實在嚴重,就需要去求助於心理治療師了。
停止負罪感
很多受害人都會悖論般地為自己所受的傷害感到負罪。要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哪方面受到了傷害,有助於你較為客觀地看待負罪感,看待它帶給你的痛苦。驕傲?名譽?尊嚴?傷害了我的什麼呢?
尼珂.法布爾說:“回答這個問題會讓我們為自己脫罪,不再為錯誤承擔責任。”這個過程也要求你放棄理想的自我,不要責怪自己當時沒有用別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對於一些嚴重創傷的情況,如強姦和亂倫等,只有原諒自己,受害人才能繼續生活下去。
理解傷害我們的人
仇恨讓我們在面對攻擊時能繼續生存下去,但是長此以往,它會毀了我們。要擺脫這樣的困境,就必須換位思考。這樣做,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對方的行為,在某種程度上說也讓這種行為變得可以接受了。理解對方的動機決不是為對方開脫,而是去看到對方也有弱點和不足。哲學家保羅.理科(Paul Ricoeur)說:“不要認為一個做出惡舉的人就真的像他做出的事情那么邪惡。”
循序漸進
原諒絕不是用塊海綿一抹就萬事大吉的。原諒需要時間,太快的原諒沒有意義,也不會讓任何人得到幫助。最好的時機是等到原諒的念頭自己浮現的時候。
尼珂.法布爾說:“你可以一邊耐心等待一邊醞釀原諒。”太快的原諒會被施害者認為是一種赦免,對受害人來說也是一種欺騙,因為受害人內心還有仇恨的情緒,即使是無意識的。太快的原諒帶來的危險就是讓受害人再次受到傷害。
重新積極生活
怎樣知道我們是否真的原諒了對方?當我們對對方所做的事不再感到氣憤和仇恨,“不再對所發生的事感到負罪”時。卡布里娜.若班認為,這就表示我們真正原諒了對方。尼珂.法布爾認為,另一個表現就是在行動上,我們開始重新積極面對生活。原諒可以讓痛苦解脫,讓傷害變成生活的動力,甚至讓你變得強大。他說:“原諒是自己的壯大,是讓自己的內心給別人騰出一個位置。真正的自我解放道路就是要超越原諒的腳步。”
我們應該等待別人開口請求我們的原諒嗎?
29歲的娜娜在祖父逝世的時候意識到,應該趁著家人還健在的時候和他們重新建立聯繫:“我爸爸總是不在家,除了指責我們,他就不會做別的。但是我明白我永遠也不可能和他脫離關係,就算不和他來往,他也永遠是我的父親。所以,我該原諒他,這是為了更好地繼續自己的生活。我不要求他的愛,也不要求他留在家裡,我也不需要他給我作出任何解釋,也不對他作出任何評價。我只是對他說,他從來沒有成為我希望的那個父親。從此,我原諒了他。這個原諒讓我很有收穫,我感到自己身上的束縛解開了。這個原諒是為我自己做的,他沒有請我原諒,但是他對我說謝謝。我從他的眼睛裡面看出我讓他也如釋重負。”
尼珂.法布爾認為,等待別人來向自己請求原諒,是在要求施害人承認自己的錯誤。但是,如果對方不開口,我們怎么辦?受害人應該自己給自己做工作,擺脫負罪感。如果你一直等待對方開口,就像是把自由的鑰匙交給了別人。如果對方來請求原諒,那對受害人還是有所幫助的。但是,如果他直接接受自己被原諒,受害人的等待就等於是在延長甚至加深自己所受的傷害。
爭強好勝過頭 耽誤事
爭強好勝本是好詞,上進心強也是父母表揚孩子時的高頻辭彙,更有甚者,以孩子永爭第一為榮。在家長的高標準嚴要求下,有的孩子爭強好勝過了頭兒,對強於自己的同學“羨慕嫉妒恨”,對於這些過於希冀永保第一的孩子來說,“不完美”、“不如人”簡直就是不可原諒的錯誤,當旁人不怕失敗一往無前時,他們卻不能很好地適應環境,甚至邁不過去自己心中的這道坎兒。長此以往,孩子的抗挫折能力必然下降。專家指出,處處好強未必是好事,家長的鼓勵教育也應該適時調整,當孩子太跟自己較勁時,當父母的應該適當給潑潑冷水。
爭強好勝過了頭 鑽牛角尖病不輕
我們時常聽到太多的父母抱怨:自己的子女寫作業做事情總是抱著“差不多得了”的態度“窮對付”,而不像有些孩子那樣“上進心強,追求完美”。在大部分家長的眼中,“上進心強”絕對是孩子毋庸置疑的優點。可是,有這樣一群家長,他們發現,自家孩子已不單純是好勝心強,永爭第一,而是為此近乎於苛求自己,容不下一點瑕疵,更不允許自己落於人後。
這樣的問題,並非僅僅出現在中國小生身上。陳女士兒子剛上學前班,每日的作業不多也不難,可孩子總是寫得很慢。“如果有一點點不滿意,就會把整篇作業擦掉重新寫,有一次練習冊都被擦破了。”陳女士說,“以前我們覺得做事盡善盡美是應該的,可他現在表現得過了頭,恨不得凡事都比別人強。有時幾個小朋友一塊兒玩兒,有的孩子唱歌好,有的孩子英語好,偏偏這都是兒子的弱項,開始時他逞能,可當大伙兒比試才藝時,立馬‘不戰而敗’,於是他拒絕再跟小朋友玩兒,自己在一邊兒悶悶不樂,就連晚上回到家也撅著嘴。”
如果低齡的寶寶爭強好勝有時還會讓大人覺著好笑,那么一旦進入學校,這樣的孩子會表現得特別愛鑽牛角尖。高二年級李老師說:“這樣的問題大部分出現在尖子生身上,尤其是前三名的學生,他們已經被‘捧’得很高,不允許落下。班裡有個男生,每次考試肯定班裡第一,年級前三,可有一次月考落到了班裡第七,這孩子一宿沒睡,反覆做著錯題,第二天來上課時眼睛都熬紅了,而且他連續三天保持這種高度緊張的狀態。我們老師看著不僅心疼,而且擔心,但是無論如何勸說都沒用。這孩子覺著只有這樣才對得起自己。可是,爭強好勝也要有度,否則遲早有一天會摔得不輕。”
過於好強留隱患 登高跌重難適應
對於過於追求完美的孩子來說,“不完美”簡直就是不可原諒的錯誤,當旁人不怕失敗一往無前時,他們卻不能很好地適應環境,甚至邁不過去自己心中的這道坎兒。李夢就是這樣一類孩子,她從小在父母的嚴格要求下學習一直不錯,憑藉著三年的刻苦努力考上了本市最好的高中。高中生活對她來說是充實而殘酷的,晚上兩點睡、早晨六點起是家常便飯,每次大考小考,李夢都如臨大敵——這一切都是為了保住前三名的寶座。她已經很適應多年的優勢地位,不允許自己有一絲失誤。某次生物競賽,李夢名落孫山,雖然老師家長都開導她,她卻將自己關在屋裡不吃不喝,甚至連轉天的奶奶生日也拒絕參加,她說:“接受不了失敗的現實,更怕親戚詢問。”雖說此後一段時間李夢苦攻生物,但也許是由於到了瓶頸期,一直不見起色。後來,李夢對生物算是“小放棄”,雖然按時完成作業,但從不分多餘時間給這門課,更拒絕和老師同學討論生物問題。李夢滿心以為,憑藉出色的英語和化學成績,一定可以考上北大、清華,可到頭來,由於生物的“短腿”,她的成績只夠本市某211大學,雖說這在旁人眼中已經十分優秀,但心高氣傲的她“無法原諒自己的失誤”,說服了家長老師,選擇復讀,可第二年,天不遂人願,依然與最高學府無緣,李夢仍拒絕其他學校。家長無奈,只得賣了家中閒置的一套獨單,供她去美國上學。李夢媽媽說:“她換個環境,離開這個傷心地,也許會好些。”
對於像李夢這樣極度自信、追求完美的人來說,挫折,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的字眼。可現實中一旦出現挫折,他們卻是極度脆弱且極端的。國外的一項研究表明,完美主義者不崇尚開拓精神,儘量避免那些他們無法勝過別人的活動,也很少自告奮勇,他們面對失敗不能原諒自己,所以儘量選擇逃避。
家長追求完美 孩子心理脆弱
幼兒階段是孩子想法、性格最真實表達的階段。但隨著孩子慢慢長大,家長的教育理念、教育原則就會為孩子“塗上底色”。的確,在當今的競爭環境下,“爭強好勝”已經成了眾多家長的教子方略,“勇奪第一”也成了努力進取的唯一目標。
在很多家長眼中,似乎只有“第一名”才是完美勝利者。楊女士的女兒小櫻學習一直不錯,上中學以來保持著班裡前五名,可只要小櫻向媽媽匯報考試名次,楊女士頭一句話必然是詢問名次,第二句話則是問“誰是第一名,跟人家差了多少分”,而第三句話永遠是雷打不動的“下次努力”。這模式化的對話方式小櫻已經十分適應,而且“繼續努力”的信念也促使她刻苦學習。雖說小櫻也希望得到他人的認可和羨慕,可當旁人稱讚她學習好的時候,卻會下意識地回答:“成績還可以,但是還是犯了幾個不該犯的小錯。”同學羨慕她成績好,她也會嘟囔著抱怨自己比第一名差遠了。小櫻說:“我真不是得便宜賣乖,而是確實嫌自己學習還不夠好。”
心理學上所指的完美主義者是那些把個人的標準定得過高,不切合實際,而且帶有明顯的強迫傾向,要求自己去做不可能做到的那種理想的人。的確,很多完美主義者一般根據成績來判定自我價值,當他們做得出色的時候,自我感覺就好,當他們犯錯或者未能體驗到成功的時候,情緒就低落,他們的標準常常是訂得如此之高,以至於很少能體驗到他們所需要的成功的感覺。而這“不切實際的高標準”,有些就是家長、親朋不經意間給孩子造成的錯覺。
當前社會提倡鼓勵式教育,尤其在幼兒階段,沒有接觸升學、分數等“殘酷”競爭時,家長、老師對孩子大多以鼓勵教育為主。“你是最棒的”也是很多家長在表達對幼兒的愛時常用的一句話。小孩子都是可愛的,雖然作為個體,他們確實是最棒的自己,但處於整體環境中,卻一定不會永遠“最好”。老師、家長、親友的過度表揚,容易讓孩子對自己形成虛高的認識,而一旦達不到這個目標,孩子會認為“自己有能力,只是失誤而已”,鑽進了不能原諒自己的牛角尖。
無法原諒母親
來源:《心理月刊》 專欄作者:李子勛
我出生在北方,小時候我家的炕不太熱,媽媽把我送到隔壁房客家睡覺。他們的大兒子在半夜強姦了我,那年我8歲。這導致我學習不好,內心孤獨懼怕男人。14年後我與媽媽說此事,她不但不懊悔反說是父親沒修炕導致的結果。父親在我16歲時過世,我不能原諒母親這么不負責任。我與她無法溝通,她什麼都挑刺。20歲時我與一個大我24歲的男人結婚,又在當年離婚。如今我孤身在上海,不敢再涉及婚姻,經常做第三者。(上海 凌寒)
李子勛回覆:
你在童年的遭遇的確是一個很悲哀的故事,但為什麼要14年後才告訴母親,也就是你離婚兩年後?如果當時是為了把嫁一個大24歲男人行為合理化,那么現在提及童年創傷是否也可能把對母親的憤怒合理化。站在心理學角度,我會認為你的創傷不是在8歲,而是更早。很可能是你母親不太會表達對你的關心和愛,導致你早年難以和她形成穩定的依戀,很可能還有父親的關愛不夠,在你青春期時又過早離開,這些都可能造成你不知道如何去愛,低自尊,缺少自我,沒有安全感。在這樣的家庭關係中,父母對你安全的疏忽才導致你被人傷害。8歲的性創傷對你的性意識發展應該是毀滅性的。你可以給自己一個假設:“你有很好的父母,沒有遭受過類似創傷,你還是選擇了同一種生活。”這個假設震撼你嗎?如果是我們自己選擇了一種生活,厭倦的時候我們也有能力作出新選擇。如果我們是被迫、無奈地陷入一種病態的生活方式,厭倦的時候我們還有勇氣、有能力重新選擇嗎?
心理學可以通過對早年生活的分析,用歸因理論合理化人成年後種種非理性行為,站在臨床治療師角度就更關注人內在存在的改變動力。那么,你想把一切責任、憤怒都歸於母親,你還有力量改變嗎?有一種解釋可能幫助你,你從你母親身上看到的是自己,你把對自我的憤怒投注給了母親,你和母親一樣,也不在乎別人的感受,也感受不到別人的感受。如果你不想像她,從今天起你每天都要對母親做一點不一樣的事,直到你重新接受她並跨過她,迎向屬於你的嶄新生活。
老鼠沒有機會原諒貓!
當資源足夠多的時候,我們都可以成為朋友,就像兩個人吃一大堆蘋果,這兩個人肯定能成為好朋友;但是,當資源不足時,基本就都化友為敵了,兩個人吃一個蘋果十有八九會打起來。
商戰,沒那么高尚,資源是有限的,客戶買競爭對手的產品就不買你的,我沒發現哪個企業家那么高尚,自己業績倍增,還能把競爭對手都扶植起來。
有些人總說因為有了百事可樂,可口可樂才變得更好;因為有了肯德基,麥當勞才越來越強;因為有了愛迪達,耐克才不斷進步。這個是事實,但並不能說明,可口可樂不想打死百事可樂,麥當勞不想擊垮肯德基,耐克不想弄死愛迪達。但是為什麼沒打死對方,因為打不死,大家勢均力敵,而不是他們高尚,也不是他們就想找個敵人不斷刺激自己。
商場就是戰場,當在戰場上兵戎相見的時候,那就是你死我活。當然,如果你有本事能不打仗,那是最好,但一旦上了戰場,高尚就是愚蠢。什麼是格局?當你很弱小的時候格局幫不了你,但如果你把對手都打倒了,你成了壟斷,這時就可以大談格局了。因為那時你的框架大了,把其他人都含在你的框架里,你不格局也格局了。老鼠沒有機會原諒貓,只有貓有機會原諒老鼠!
在商戰中如何笑到最後?那就需要有足夠多的方法,有方法才能有選擇,有選擇才叫有能力。在殘酷的戰爭中,能笑到最後的一定是最靈活,方法最多的人。
商戰風起雲湧,決勝頃刻之間!“決戰108計”刀刀見血,劍劍封喉,更多震撼盡在『總裁商戰·策略班』!
更多精彩請關注馮曉強老師官方網站:www.fxqnlp.com
自閉兒弒母,傷心爸原諒
據【美國《世界日報》8月20日訊息】密執安州19歲的自閉症青年戴維.凱倫.葛洛(David Kellow Grow)今年2月刺死母親,並將屍體開膛破肚,其父隆納德.葛洛(Ronald Grow)返家驚恐地看到兒子將妻子血淋淋的腸道繞著脖子玩弄,但16日法官宣判小葛洛無罪,但精神失常,其餘生必須關在精神病院後,老葛洛擁抱兒子,原諒兒子的罪行,因為那「不是我認識的男孩」。
老葛洛在法庭表示,他仍然每周到精神病院探望兒子,兒子服用的新藥雖讓他昏睡,但可確保他仍是「我認識的男孩」。小葛洛在今年1月曾因精神不穩定住院,但法官下令他出院返家,縱然他父母並不贊成,23天后他即犯下這樁天倫悲劇。
法官威爾遜16日裁決,罹患自閉症,且有精神病史及妄想症狀的小葛洛,在密執安州康科德市(Concord)的家中殘酷殺害49歲的母親羅賓.葛洛時,精神已完全失控。
今年2月20日,老葛洛返家看到一幅驚悚恐怖的畫面,其妻被割開的屍體躺在浴室,內臟遍布屋內地板。警方稍後在葛洛太太的屍體內,找到一把牛排刀,即為兇器。
老葛洛看到兒子把母親的腸子繞在自己脖子上坐在浴缸內,他在法庭作證時說:「那不是我兒子。」他於審判後告訴當地報紙:「兒子是名受害者,他被無法主宰的東西操縱。」即使當他描繪當時恐怖場景,也僅情緒崩潰一次。
自從事發,老葛洛一直支持兒子,想盡辦法使他不致判刑。16日站上證人席以前,他曾探監告訴兒子,他必須在法庭上描述當天發生的經過,不過他們會「共同度過這個難關」。
密州精神病醫生檢查小葛洛後,發現他弒母時曾精神病發作。老葛洛今年1月25日為兒子申請住院時曾填表寫道,兒子曾有幻覺看到魔鬼自他二樓臥房的窗戶闖入,試圖傷害他和家人。
bbs.psysoper.com/thread-57424-1-1.html
善待自己: 原諒是最好的報復
心理導讀:有些事已經過去了,但它們給我們造成影響可能還依然烙在我們心底。時間僅僅是沖淡了我們對往事感受,對於它們的強烈感覺不會自行消退。 ---www.tspsy.com
表面上我們可能覺得自己早已釋然或淡忘,但在心底那股憤怒與抵制情緒不見得有多少減退。但是,唯有解放內心的陰影,你才不會錯過並能擁有更美好的生活。這需要你的一點主動,時間才能徹底治癒一切傷口。從原諒你最憎恨的那個人做起,自己治癒自己,你就會獲得內心的自由。
如果你做不到原諒你所憎恨的那個人,那就先請閱讀完這篇文章。原諒你最恨最恨的那個人的10個原因:
1. 原諒使我們承擔起我們自己應當承擔起的對我們自身幸福的責任。
走進我們生活里的大多數事物都是我們內心世界的一種反映。我們的思想和行動創造了我們的外部世界。吸引力法則告訴我們喜歡吸引喜歡,我們永遠也不可能在一趟不快樂的旅程最後享受到快樂結局。帶著憎恨與抵制,我們的旅程也將會充滿這兩種情緒。我們的感受與情緒創造了我們未來的體驗。(閱讀:《秘密》)
2. 原諒使我們視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個人為一個老師。
親屬、伴侶、朋友,老闆,等——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個人都能幫助我們認識我們自己。感謝他們成為我們人生旅途中的一部分,感謝他們教會了我們許多道理。
這一道理同樣也可以運用於我們消極的,失敗的人際關係中去。當你真正地想明白了為什麼某人和你關係很不好的時候,你就不會在未來吸引同樣的境況和關係走進你的生活。你吸取了經驗教訓,你成熟了,你不會再讓不愉快的事情在未來重複出現。
3. 原諒幫助我們不再視自己為一個受害者。
將你的心態調整為原諒與感激,你就不會再覺得自己是一個受害者。當你繼續責怪別人,你就自動把生活的控制權移交給了別人,你就將自己淪落為一個終身受害者的角色。
4. 原諒使我們意識到大多人都盡了他們的全力。
體諒別人在他們生活中的局限性。他們可能與你所處的位置不同,但大多數人都發揮了自己最大的理解力與能力。(閱讀:The Four Agreements)
5. 原諒體現了“因果報應”這一概念。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凡人,我們都做過“不可想像”的事情。內心深處,我們都吶喊渴望得到原諒。當我們先原諒別人的過錯,我們才能安心地希望得到別人的原諒。
6. 原諒能夠提升我們的意識水平。
成長的過程是持續不斷的。當我們停止學習、感悟和提升我們的意識,我們就會變得自負。我們總是朝向更了不起的方向發展,原諒幫助我們清除過去的負擔,加快我們前進的步伐。
7. 原諒使我們緩和我們的期望。
我們永遠也不該對任何人有任何期望。當我們這么做,我們就放棄了自己做決定的力量。我們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創造者,當我們與自己內在的世界建立起聯繫的時候,我們就不再“需要”從任何人身上獲得任何東西。從別人那裡得到一些東西固然是件好事,但我們不需要它們也可以繼續我們的生活。(閱讀:Forgiveness is a Choice)
8. 原諒使我們緩和我們本能的自我保護行為。
很多時候我們因為想要保護自己而傷害到了別人。我們都做過這樣的事。意識到這點,我們就可以停止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傷害別人。而且你也知道,一切都遵循因果報應。
9. 原諒為放手和愛創造了一個空間。
不是每一個人或每一種狀況都注定要成為我們一生的陪伴。有時他們的出現與消失,僅僅是為了幫助我們開啟人生的下一個章節。
我們都是聯繫在一起的。原諒就是放下我們各自的差異,又因我們的共同點、博愛和我們所共同棲居的世界而聯繫在一起。
10. 原諒是最好的報復。
你總可以去尋找一種積極的報複方式,如為你自己創造更美好的未來。因為沒有什麼比在你原諒了你的對手或反對者之後讓他們看到你正愜意地生活更令他們心煩的事情了。
(文/BEst inME 心靈花園)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