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被英國掩蓋的人:14萬中國勞工遭受了怎樣非人待遇?| 老照片

2018-10-07 02:15:13

他們被西方世界遺忘,不應被中國人遺忘!

英國是一個熱愛歷史的國家,銘記和見證了大英帝國歷史上諸多的軍隊和他們的歷史。誠然,這與大英帝國曾經的光輝不無關係,但是想英國這么誇張的確實不多。國土面積只有中國2.5%的英國,如今僅一戰紀念碑就有6萬多座!所紀念的部隊來自21個不同的國家!

然而百年過去,即便是如此熱衷於修築紀念碑的英國,也忘記了一支軍隊。這便是14萬遠渡重洋來到英國的中國勞工!沒有一座紀念碑屬於他們,甚至沒有多少官方的文獻記錄證實他們真的存在。他們仿佛真的被歷史遺忘:是因為這些勞工貢獻不足?還是因為中國當時的影響力太低?又或者是大英帝國的貴族們壓根看不上這些黃色皮膚的“劣等民族”?

歐洲打仗缺人了:我們需要中國的“廉價勞動力”

1916年秋天,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進行了2年,英國已經失去了超過25萬名士兵。索姆河戰役第一天,英國軍隊傷亡達到了驚人的5.7萬人!至今保持了英軍單日最高損失紀錄。新生的戰爭機器強大的殺傷力,讓英國不得不將全國大部分勞動力全都送到戰爭前線,以維持協約國看似堅固的防線。

但是問題出現了:壯丁全都上了前線,誰來負責後勤呢?運輸物資、構築交通、修建工事、維護武器裝備,面對這些對於戰爭來說同樣至關重要的事情,英國竟然陷入了無人可用的境地!

▲一戰給英國帶來的傷害是巨大的

1916年10月,距離歐洲前線8000公里之外的中國山東的威海衛。數萬名中國人準備登船前往異國他鄉。負責召集他們的是位普通的英國商人:威廉·霍金斯。他常年在中國經商,能講一口流利的中文。它受到英國政府的委託在山東地區徵集勞工,準備運往英國支援前線作戰。

▲選擇在山東徵募,一方面是方便運輸

另一方面也是山東人體質較好

▲北洋政府之所以同意更多的是想用派出勞工

爭取國際社會能對中國爭取主權報以同情

大多數勞工參與募集是出於自願,他們通過商業僱傭的形式被英國僱傭。首先,蘇格蘭場的偵探需要保存他們的指紋。然後他們必須佩戴一根腕帶,上面有他們的名字和編號,以此來讓英國人來識別他們。

▲名義上是英國人不好紀中國人名

但事實上也沒人關心他們叫什麼

只需要記住他們的編號就行了

契約中承諾的薪水是一天1法郎,這比當時農民在山東打工和務農要高十倍。這讓許多農民都樂於參與。但事實上,相同的工作,大英國協其他殖民地的工人,每天的工資仍然是他們的幾倍。中國勞工是名副其實的廉價勞動力。

▲當時大英國協也有其他國家派出了勞工

但是中國勞工最能吃苦效率最高

而薪水要的最低

當時中國名義上是一戰的中立國。向協約國派出勞工要對外保密。4個月的秘密旅行,勞工們橫跨了整個太平洋和美洲大陸,繞了大半個地球,來到異國他鄉。

▲數百名勞工擠在一個船艙里

14萬勞工有700人在途中死於疾病

每周七天,每天十小時,勞工們開始了他們的工作。勞工們居無定所,只能住在海灘上臨時搭建的帳篷里。他們被英國人禁足,沒有假期和自由出行的權利。英國政府名義上是不想讓同盟國發現中國已經不再保持中立。事實上卻是避免讓英國工會知道他們在僱傭廉價的勞動力。然而當勞工們到達法國,英國政府的許諾是個天大的謊言!

▲中國勞工的海邊營地

這些照片一直被英國政府視為機密

直到50年後才對外公布

軍隊還是工人?他們究竟經歷了什麼?

蘇雲儀(1898~1980),是一名普通的中國勞工,一戰結束後選擇留在英國。他的孫女凱倫在英國切爾滕納姆長大。雖然祖父去世時她只有8歲,但是他依然記得他的音容笑貌,和傳奇經歷。

他一邊填平彈坑、一邊躲避轟炸,還從事掃雷排爆作業。他每天在戰場上冒著生命危險工作。我至今仍記得他的性格:他永遠做的比說的多。

▲祖孫兩代的合影

但是凱倫並不確切知道祖父當年到底經歷了什麼。於是她來到法國,尋訪當年祖父工作過的地方。然而,事實卻徹底顛覆了她的想像。

▲中國勞工們負責構築防禦工事

▲貨物的運輸與裝卸

▲據說他們挖掘戰壕的速度是最快的

▲他們還負責坦克的修理與保養

歷史照片與蘇雲儀的敘述吻合,勞工們經常處理實彈。但此前,凱倫一直認為他的祖父在受到徵召時就已經做好了覺悟: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奔走在異國他鄉的戰壕之中。但是在原始的僱傭契約中,第一條就有著明確的記錄:“不僱傭中國勞工從事任何類型的軍事行動。只從事工業和農業生產工作。”

這也解釋了為何在歐洲戰事慘烈之時,會有這么多中國人自願來到英國:幾乎所有的中國勞工都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投入戰區的。他們大多是都是文盲,完全沒有料到自己會被捲入戰爭!

蘇雲儀向家裡的孩子透露: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去機場工作。因為中國勞工要從事的工作是讓人聞所未聞的:他們要在德軍進行轟炸的同時,填補好機場上的彈坑。以保證英法聯軍的飛機隨時能夠降落。簡單的說,這簡直是要用中國勞工的“廉價的人命”來換取聯軍“昂貴的戰機”。

▲即使是二戰時喪心病狂的日軍

也從未指派士兵或者戰俘做過類似的事情

我們來這裡工作之前,沒人說過我們會遭受恐怖的打擊。在老家的時候,我從沒遇到過這樣駭人的事情;緊挨著戰線,有上百萬的老百姓在在工作。他們不算上戰場,但跟上戰場也差不多了。——中國勞工顧興慶(音譯)的日記

帕斯尚爾戰役,是一戰中著名的大戰役。中國勞工直接的支援了這次戰役。英法聯軍每天要發射50萬發炮彈。中國勞工幾乎不眠不休,為盟軍巨大的後勤補給。數量巨大的炮彈和子彈、燃料、食物經過他們手分發給每個戰士。

消耗戰一打就是五個月,兩軍卻仍然處於僵持。人們記住了那些在戰場上拼殺的英雄;同情那些在戰壕里發抖的士兵;銘記那些開創歷史的飛行員和坦克手。但是沒人記得,是誰卸下了一車車的煤炭;是誰包裝一箱箱的彈藥;是誰確保列車能日夜兼程準點運行。這些在英國人嚴重不是能帶來榮耀的工作。中國勞工沒有收穫過任何榮譽,哪怕是指口頭上讚許!

出生入死的結果:只換來了種族歧視與客死他鄉

他們是相當強壯的傢伙,我們經常能看到:一個中國人輕鬆扛起100英擔(約50公斤)重的一捆瓦楞鐵板。而且還能平穩的走動,穩如磐石!——時任英國陸軍大臣大衛·勞合·喬治的回憶錄

如此正面承認中國勞工貢獻的言論十分稀有。除了戰爭帶來的致命威脅,大多數中國勞工同樣得不到公正的待遇。隨著戰爭的走向白熱化,大規模的炮擊和轟炸讓勞工團隊的傷亡越來越大。而中國人和英國人之間開始爆發衝突!牧師範·瓦勒漢姆的日記中就記載了這樣的內容:

一些中國營地出現憤怒的抗議,情況變的很糟!昨天,他們刺傷了一名英軍上尉,今天在布朗朋有30人拒絕工作,而後被按在地上毒打。我經過赫偉斯營地時,看到三個勞工張開手臂,手腳都被束縛在布滿倒刺的鐵絲網上!在這樣的天氣下肯定不好過,因為今天氣溫遠低於0度。

時間來到1918年11月11日,一戰終於結束。當英法都在歡慶勝利的時候,中國勞工的戰爭還依然在繼續:他們需要冒著生命危險清理戰場上大量的未爆彈;掩埋戰場上早已腐臭的遺體,並且重新平整被上千噸炮彈炸成爛泥的土地。使其快速成為耕地,以恢復戰後法國和荷蘭的糧食產量。這對誰都是一個充滿排斥和壓抑的工作。

從戰爭末期開始,中國勞工的牴觸情緒開始增加!在深冬的一個夜晚,罷工的中國勞工孔曉德和另外三名夥伴被捲入了騷亂。在騷亂中,有一名加拿大籍的勞工被人殺死。英國方面出動軍警,在未經的調查和警告的情況下,射殺了孔曉德在內的四名中國勞工。顯然,加拿大人被認為更有價值,即使你繞了大半個地球前來助戰,也會被盟友像一條狗一樣的射殺在街頭,這就是中國勞工在戰爭末期的困境。

▲勞工們在歡慶春節

這是他們一年僅有的三天假期

事實上,沒人知道14萬中國勞工到底死去了多少,剩下了多少。只有粗略統計:大概有5000到10000名中國勞工犧牲在法國前線。他們中的841人埋葬在法國北部萊諾斯的專門墓地中。

一戰結束時,一副名畫被推了出來,這就是《戰爭眾神》。它講述的是協約國的參戰各國歡慶勝利的景象。然而,因為美國1917年底的突然參戰。原本屬於中國勞工的東亞盟友部分,被緊急替換成了美國人。在飄揚的星條旗下,掩蓋著14萬辛勤的中國勞工。顯然,戰爭末期貢獻不大的美國,在協約國中的地位遠高於出生入死的中國勞工。

▲其實還有這樣的書至今仍在英國公開出版

《和中國佬一起(With theChinks)》

Chinks顯然是對中國人的蔑稱

事實上,這種面向英國公眾出版的回憶錄,本來目的是提升中國勞工的知名度。但是他們甄選的標題實在是體現出了,英國人對中國人的普遍看法。事實上,英國人從來沒有將中國人當成盟友,中國人是英國人的僕人與下屬。許多英國軍官將中國人看成是劣等種族,只有在揮舞的皮鞭下才會肯工作。當時的西方人就是如此看待中國勞工的……

看守勞工的軍官在回憶錄中寫道:“他們是彼得潘(小矮人)的人種,從來沒有長大。深夜中我感謝上帝,他們不會成為軍人,絕不會活著到達戰壕。”

▲出乎這個英國軍官的意料,僅僅三十多年後

他們就將在朝鮮遭遇這些“小矮人的軍隊”

並且見識到他們的強大,最終一敗塗地!

弱國無外交。從民國建立以來到抗日戰爭時期;從客死他鄉的中國勞工,到偽滿洲國被國聯默許;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的教訓告訴我們,想要通過示弱來博得;列強的同情心完全是徒勞的!唯有一個真正強大的中國,才能讓列強正視過往的歷史!100年後的現在,正是中國國力鼎盛之時,中國華人團體在英國的地位日益提高。他們終於敢於翻開塵封的歷史,讓英國大眾接受和正式那些曾經被他們視為牲畜的中國勞工。尊重他們,並銘記他們。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