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追思

2019-02-28 13:19:52

奶奶一生很苦,三十幾歲守寡,膝下三兒二女。小腳女人,身材瘦小,只有一手封建社會足以驕傲的針黹,做做衣服、縫縫補補。爺爺離世的時候父親才五、六歲,叔叔兩、三歲的樣子。想像不出他們是怎么熬過來的 。可能因為母親生了我們一群女兒,奶奶不喜歡她,也可能外婆瘸了一個腿媽媽經常回娘家幫忙惹奶奶不高興,反正媽媽一向和她關係不好。奶奶自己住,媽媽忙不過來的時候她會來幫點家務。奶奶回去後,母親說:“我們家的大米少了些,被你奶奶偷了去。”我很疑惑,奶奶走的時候總是空著雙手啊?母親說:“我在大米上做了記號,被動過了,她大米裝在口袋裡了。”母親神秘地讓我們要盯著奶奶來家裡的舉動,提防她再次“作案”。母親多次的提醒,我們深信奶奶的不善良,因此不親近她。上中學後,我們知道媽媽得了精神分裂症,當時的“盜米記”,是母親患病時的幻覺。我們童年對母親的迷信使我們缺失很多隔代的親情。

換位思考奶奶的觀念主要還是“無後為大”,畢竟她守寡一生,遵守著封建社會的原則。她不愛我們這些女孩子嗎?有可能,但是不愛父親嗎?那是不會的。父親近年說了一件事,說小時候是指頭差點斷了,醫生說要截肢,奶奶堅決不肯,用蟑螂、壁虎和什麼東西剁成醬捆在手指頭上,居然保住了手指,只是食指看上去不是那么筆直。假設當時父親沒了一個手指頭,他的生活不是有很多的不方便。謝謝奶奶對父親的照顧!

幾年前奶奶離開了人間,農曆上她的忌日正是父親的生日。有人說可能這個日子就是她的苦難日,有時候我覺得如果死可以是有意的,是不是她怕我們忘記她呢?奶奶,我們會懷念你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