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氣少女的寫作經,適用於每一個寫作困難戶

2019-08-13 18:54:46

從前萌發出的熱愛並記錄生命里所有美好事物的願望,逐漸在我的成長中,慢慢蛻變成了記錄生活的本質。我所有的文字,都帶著強烈的情緒化。可以說它們張揚,妄圖在這個老是被人流裹挾前行的物慾橫流的世界裡刻出一條幹淨的痕跡。

文字者,這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也是未來最想堅持的事情。

——賈思倩

作者簡介

已在《學語文之友》《知心姐姐》《瘋狂作文》《創新作文》《中國少年文摘》《讀寫航》等省級以上刊物發表三十餘篇文章,三次獲“中國少年作家杯”徵文大賽一等獎,第九屆全國青少年冰心文學大賽金獎,全國青少年五好小公民“美麗中國,我的中國夢”主題教育活動徵文一等獎,第十五屆葉聖陶作文大賽一等獎等。第十五屆葉聖陶杯十佳小作家,中華少年作家名博,2014年度評選為“少年作家十大新銳”。縣作協會員,文章等被多家網路編輯收錄。

寫作,是我對世界的告白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寫的,大概也沒有任何異於其他孩子的天賦,只是年齡到了,故事就這么自然而然地從我指尖發生了。

寫作是一件快樂而美好的事情,當我慢慢長大,這份十分微小的快樂便開始無限地膨脹,刻在骨子裡的痕跡也愈來愈清晰。

我開始拒絕用“碼字”這個生硬的詞來形容我的寫作過程。編一些從我腦海里倏然而過的故事,建立一個不同於現實世界的夢境,這是一件異常美好的事情,眼巴巴看著自己的文字一點點向上增加,這不會帶來任何成就感,甚至是浪費時間。

{ 寫作是自然而然的流露 }

多些會寫愛寫才能組成文章的一筆一划

每一個故事應有它自己的結局,就同生活一樣,度過一次又一次完整的生命,不斷地延長僅有的時間與靈魂,這不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嗎?也許是為故事裡的人開心,也許又是為自己而開心。總之,寫作於我來講是自然的,就跟說話一樣,想寫時就寫很多,堆在那兒,自個兒看著,不想寫時誰也逼不了。小時候,我就是個大人讓種西瓜我絕對種葡萄的人,現在想想,挺神奇的,好像除了吃飯睡覺等那些日常必須做的事,從小到現在堅持得還算馬虎的就是寫文了。算起來寫了這么多年,我是絕對不敢厚著臉皮說自己有天賦的,也肯定沒有捷徑的經驗之談,會寫,多寫,愛寫,文章這是一筆一划得來的。

{ 書是作者所總結的世界}

跳出來,用自己的心去發現不一樣

有人說,讀書對寫作有好處。當然,但個人認為不全對。寫作從本質上來說是一種表達方式。我記得曹先生有一句話“這個世界是需要凝視的”。書,並不代表整個世界,它只代表作者所總結的世界。如果想寫好有自己味道的東西,就應該用自己的眼睛,體味這個複雜的世界,將心沉澱下來,然後用自己獨有的方式表達。說起來很俗氣,但只有這樣,你才能把內心的歡喜留給這個世界。讀書是觀察世界的一部分,但“寫”沒有那么狹隘,多做自己喜歡的事,多愛喜歡的人,多寫寫自己喜歡的東西,用不一樣的眼光凝視這個世界。

{ 不要丟失寫作的靈氣 }

慢慢寫,寫自己對世界的告白

大概會有人認為我這懶人的寫作觀過分平庸無奇,哈哈,其實我也是一個野心家。去年才開始清晰地確定自己的終極目標。(正經臉)我一直固執認為,好的東西都在下一篇,所以總是無法完整記起自己曾寫過的文字。去年春天時,我偶然遇見了一個姑娘,眼睛像陽光一樣明亮,她給我念了一句詩“因為所有的影子,都是陽光的孩子。”她說,這是我十四五歲時寫的一組叫《來自原野氣息里》的。我很驚奇,驚奇我很久以前被時間慢慢磨滅的靈氣,也很驚奇她的感受。她說,這首詩讓她快樂。那一刻我覺得我是知道了的,如果寫作真的要有一個目的,那么大概就是讓別人能得到一些情感,孩子氣的。我要慢慢寫,一個沒有天賦的懶人是不用出很多書也不用獲很多獎。寫作,就應該只是我對世界的告白。

每個人都有自己獨有的才華,天生也好後天也罷,

正如尼采所言,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

都是對生命的辜負。

寫作是我起舞的一種方式,

希望有一天,你也能找到屬於你的方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