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原

2019-03-15 21:11:40
南音 :年度最佳尋親故事
小蛔蟲找媽媽
沒學過寄生蟲還真特么看不懂,看了之後覺得記住了好多知識點
小蛔蟲打出生就沒見過自己的媽媽。
從殼裡出來的第一天,看到身邊有一條熟睡的大蟲,長的望不到邊。他想,這就是我媽 媽了吧!他走過去叫“媽”!沒有反應。小蛔蟲才注意到,它和自己不太一樣,自己兩 頭尖尖的,而大蟲子一節節的,顏色也不同。
這時一個小聲音響起來:“它可不是你媽媽,它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小蛔蟲循聲望 去,看到一個不太高的小蟲神氣地看著他。
“你是誰?”
“我是微小膜殼絛蟲,和這個大傢伙都是圓葉目絛蟲。它叫豬肉絛蟲,2米多呢!”
“真厲害!都可以去NBA打球了!”
“它可站不起來,哈哈,我們倆長得很像的,這是他比我高而已,不過論實力,它可比
不過我!我的勢力範圍很大的,老鼠的小腸里也有我的同伴。”
“那這是哪兒啊?”
“這是人的小腸啊!我和豬肉絛蟲一樣,都是囊尾蚴變得,同樣都先從卵里鑽出來。我
小時候啊,叫六鉤蚴。豬肉絛蟲要讓他的子女住在這裡可不容易,它得先把孕節排到人
體外面去,還得讓豬吃掉,變成六鉤蚴,再鑽到肉里去,再變身成為囊尾蚴,這時候人
要是吃了沒煮熟的豬肉就不好了,囊尾蚴會進來發育成成蟲,這樣他們兩代才能相遇。
我們就好得多了,我們的孕節脫落後六鉤蚴就能孵化出來,把腸絨毛當做豬肉在裡面發
育,變成囊尾蚴之後再變成熟,我們就能抱孩子了!我現在都四世同堂了!我們是唯一
能在同一宿主體內完成生活史的絛蟲!牛吧?”
“牛!”
“不過我們的危害不如這個大傢伙大,他的卵要是讓人吃了,就會讓人跟豬一樣肉里全
是囊尾蚴!那就是囊蟲病!”
“噢,真是挺厲害的,你們家族有沒有比他還大的?”
“有啊!牛肉絛蟲就比他還大!矮的4米多,高的有8米呢!”
小蛔蟲讚嘆道:“真厲害!”
微小膜殼絛蟲說:“你想找你媽媽啊,要不你問一下你親戚鞭蟲和蟯蟲吧!我看到他們
了,在那邊呢!”
小蛔蟲走過去,聽到他們正在聊天。
蟯蟲說:“現在日子真是不好過了,都沒地方住了。結腸闌尾直腸盲腸什麼的的好地方
都擠死了,要不才不能來這裡呢!迴腸下段,唉!鬧心!”
“我就更鬧心拉!你們分布的地方還廣點,我的同伴基本上都在盲腸住,多好的地方!
裁員,沒辦法,只能來市郊了……”說著,把細長的前端扎到黏膜下層吸血和組織液,
又繼續說,“都怪前段時間計畫生育不嚴,這主人又不講衛生,吃進來的卵都變成了蟲
了,在黏膜里消停地長了幾天,打了就出來趕我們,都沒地兒住了。”
蟯蟲說:“我們也挺慘的,別管怎么說你們還有傳人,我們真是過不了幾代了……”
“這又是為啥啊?”
“我們家族的雄蟲交配之後很快就會死,雌蟲排卵之後就會枯死,只能通過一代代連續
的傳代才能保住香火,這主人前兩天在肛門上抹了凡士林,雌蟲的卵排不出去了,這卵
要不在外邊發育成感染期卵讓人吃下去,可不能繼續發育,我們就要滅亡了……”
小蛔蟲走到他們面前,說:“叔叔們好,你們見過我媽媽嗎?”
“噢,你是蛔蟲吧?你媽媽小時候在這住過,後來不知道為啥搬家了!你可以問問鏇毛蟲,他道上的朋友多!”
“聽名字像是個小混混!”
“可不是么,他們這個組織可龐大了,老大(成蟲)們住的地方哪個就好,在十二指腸 和空腸上段住!小嘍羅(幼蟲)們也不差,哪兒都去,不過要數住在肌肉里的最舒服,他們能變成囊包,活得時間長點~”
“他們怎么進來的?”
“還不是吃進來的!當時來了一批肉,裡面有很多囊包,沒過多久幼蟲就都出來了,在 腸黏膜里住了幾天就變成了老大們,雌蟲還能產老多卵,所以說他們很厲害!”
“是啊!你可以跟一個小嘍羅一起走,他可能能幫你點忙,順著腸系膜下靜脈走就可能 能碰見!”
“好的,謝謝二位!”
小蛔蟲鑽進了小腸黏膜,摸索到了小靜脈,隨著血流走啊走啊,忽然碰見一條裂成兩半 的蟲。
“你是?”
這時一粗一細兩個聲音說:“不是我,是我們!我們是兩條蟲!”
粗的說:“我是雄的,肚子上長了抱雌鉤。我們一起打天下!”
“俠客!浪漫!你們從小就在一起嗎?”
“不是的,我們最小的時候是卵。進入水裡以後,就變成了毛蚴從殼裡出來,找到了大 好人釘螺就暫住在他那裡,然後我們先變成母胞蚴,再變成很多子胞蚴,然後又分裂成更多尾蚴,有尾巴之後我們就可以里離開大叔闖天下了,要是碰見了人,就從他的皮膚
鑽進去,變身成童蟲!”
“好厲害!你還可以鑽過皮膚!”
“沒什麼啊,鉤蟲也可以的!它是我進來認識的第一個朋友,特頑強!我們都經右心和 肺,然後他就進了肺,我們呢,繼續隨著血流走,經過了體循環就到了腸系膜動脈,毛 細血管,腸系膜靜脈,然後就到了肝門靜脈,這是個大廣場,我們就現定居下來,慢慢 長大,找到了心儀的對象就結伴一起到腸系膜靜脈去,那裡小一點,可以營造二人空間 !哈哈,很快就能抱寶寶了!”
“真好!順便問一下,你們見過我媽媽嗎?”
“好像聽鉤蟲說過,不太清楚……”
小蛔蟲到了門靜脈,果然看到很多血吸蟲在談戀愛。
一隻鏇毛蟲幼蟲走過來說:“聽說你找媽媽呢,老大讓我帶你走。”
“謝謝!”
“不用客氣,反正我也必須得走這一段。”
他們一起走到了肝,看到膽小管里有一隻像葵花子一樣的蟲。
小蛔蟲敲敲血管壁,問:“你有沒有見過我媽媽?”
“不認識,你認識我么?”
“不認識。”
“怎么連我都不認識,我就是肝吸蟲啊。”
鏇毛蟲說:“老大說他特孤獨,可愛講故事了,咱一時半會兒走不了了,就當休息休息
吧。”
“你們累了吧,聽大叔講故事吧!”
“好啊!”
“就講講我年輕時的故事吧,我進到水裡時還是個蟲卵呢,就被淡水螺吞進去了,他好 像叫豆螺!”
“你怎么不想血吸蟲一樣先變毛蚴?”
“還沒來得及呢,在豆螺腸子裡才變成毛蚴,然後我們逃到肝里去,變成了胞蚴,再變 成雷蚴……我知道你們又要說了,比血吸蟲多一個期,哈哈,我們還多箇中間宿主呢!
變成尾蚴以後我們就徹底提逃出來了,碰到了淡水魚和蝦,就在他們肌肉里變成了囊蚴 ,人吃進去以後,我們就長大了,破囊而出,然後走到這裡就變成了成蟲。”
鏇毛蟲說:“這倒跟我們有點像!不過我們是到全身去。”
“小伙子真有志向!”
“大叔你一個人在這裡嗎?”
“不是的,還有棘球蚴和阿米巴呢!”
小蛔蟲才注意到旁邊有個大球。“他也是蟲?”
“他不是成蟲,它的成蟲在狗啊什麼的小腸里。他也使絛蟲噢!學名叫細粒棘球絛蟲, 你看這壁上有好多的原頭蚴,生髮囊和子囊孫囊什麼的……”
“那裡面漂的呢?”
“那是脫落的東西,腳棘球蚴砂!”
“真有趣!”
小蛔蟲要去碰一碰它,肝吸蟲趕忙阻止:“別捅!要是捅破了就麻煩了!裡面的小東西 出來了,主人就麻煩了!”
“他是怎么進來的?這么大的一個球……是因為吃狗肉嗎?”
“不是不是,是因為人把孕節或者蟲卵吃進去,六鉤蚴出來,鑽到腸壁血管里去,然後 就移行到這裡啦,然後她就變成了個球!”
小蛔蟲偷偷想,肯定是被你的故事逼瘋的……
肝吸蟲繼續說:“他還可以去肺的,哪裡有我的好兄弟肺吸蟲,肺吸蟲啊……”
他們偷偷溜走了。
他們走到了右心,鏇毛蟲累了,就打算定居在這裡,鑽到肌肉里,不久就變成了一個囊 包。小蛔蟲又是一個人了。
一隻“C”形蟲游過來,蛔蟲叫住它:“喂!”
蟲轉過頭,“有事?”
“請問您是?”
“我就是鉤蟲啊!十二指腸鉤蟲!是不是分不開我們和美洲板口線蟲了?它是‘S’形的 !”
說著就要走,小蛔蟲趕緊問:“你見過我媽媽嗎?”
“蛔蟲么?我也不知道,要不咱們一起走吧,我能保護下你”
“謝謝!在腸系膜下靜脈就聽血吸蟲提起過你。”
“他是我爸的哥們,他們一起進來的,但是到肺就分開了,然後他就繼續順著血液走,我爸就在肺泡里住下了,到時候咱也是這樣,不多跟你說啦!”
蛔蟲很高興能碰上一個這樣好的同伴,問:“你再進入人體前都在做什麼呢?”
“我在土裡住著的時候叫卵,環境好的時候就發育變成桿狀蚴,就出來啦,再蛻兩次皮 之後就變成了絲狀蚴,這時候我們抵抗力特強,碰見人就鑽到他體內去了。”
“還要蛻皮啊?”
“你是不是還沒蛻呢?”
“在卵里蛻了一次了,這樣變成了感染期卵才能感染人。”
“那你還得在肺泡里蛻2次,再到小腸里蛻一次就成了成蟲了。”
他們走到了肺,到了狹窄的毛細血管,看到這裡有很多小蟲在往周圍血走,他們問:“ 你們是誰?發生什麼了?”
一隻小蟲說:“別擔心,這只是我們的生活規律,我們是微絲蚴,就是絲蟲啊,知道么 ?我們白天在這裡,現在不天黑了么,我們就要到外周去,那邊有選秀,評審是蚊子, 挑上的就能被它包裝。”
鉤蟲說:“那你可得加油啊!是幾點到幾點啊?直播不?”
“我們班氏微絲蚴是10點到2點,馬來微絲蚴長一點,早兩個點開始,晚兩個點結束。”
“你們真會娛樂啊!那你們要是選上了都做什麼啊?”
“我們要是成功入選,就到蚊胃這個大本營,脫掉我們土土的鞘膜。再穿過胃壁到胸肌 里去,這時候我們就變得象梁朝偉一樣帥拉!!”
“是么?那可真是很帥啊!”
“對,就是他在東成西就裡的造型,臘腸期!這時候我們再蛻兩次皮之後就是腕兒了, 那時候叫絲狀蚴。想繼續在蚊子那帶著就帶著,不想待了就可以在蚊子叮人的時候離開 這個圈兒,再到人體內去隱居。”
“大明星淡出,呵呵,之後呢?”
“我們進來之後就到各處的淋巴管里,再去大淋巴管和淋巴結里,再蛻一次皮就變成成 蟲了,然後就產卵唄,再讓孩子變成微絲蚴,繼續選秀。”
“你們的生活就是娛樂啊!”
“對啊!”
告別了絲蟲,鉤蟲說,我們得穿過血管壁到肺泡去!一起努力拱啊拱,把毛細血管壁攻 破了又穿過肺泡壁,跋山涉水,好不容易才到了肺泡裡面,小蛔蟲覺得很累,身上很癢 ,鉤蟲說:“你是要蛻皮啦!這回要蛻兩次!”
小蛔蟲蛻了皮,感覺精神多了,他們呢繼續往前走,看到有一片空曠的區,裡面有一隻 胖胖的蟲,像半粒泡過的黃豆一樣。
鉤蟲說:“看!那就是肺吸蟲了!”
小蛔蟲走過去,說:“肺吸蟲大哥,你見過我媽媽么?”
肺吸蟲說:“往前走。慢慢的你就會走到腸了。”
“我就是從那裡來的啊!”
“嗯。”
小蛔蟲想,他可不像肝吸蟲,真不愛說話!
“前些時間見到肝吸蟲了……”
聽到談到自己的哥們兒,肺吸蟲來了精神,“他啊?吸蟲裡面我們倆最像了!長得也比 較像啊!呵呵!不過我在水裡得先變成毛蚴,這點根血吸蟲一樣!我其實是比肝吸蟲主 動的,我先鑽到川卷螺里,變成胞蚴,母雷蚴子雷蚴,再變成尾蚴,就出來啦,然後我
們就碰上了淡水蟹或者蝲蛄,又變成了囊蚴。你看多有意思,肝吸蟲長得瘦,就住在比 較細長的魚蝦里;我胖,就住在比較胖的蟹或者蝲蛄里。”
“您和肝吸蟲的經歷還真像!”
“是啊,人要是吃了這些蟹啊,囊蚴里的幼蟲就出來了,我們可比肝吸蟲兇狠,穿過腸 壁進到腹腔,在腹腔肌肉里發育幾天后再回到腹腔里,侵入肝臟,或者穿過膈到胸腔去 ,就來到肺里了,暫居在蟲囊里,長大了就開始產卵。卵要是最著痰排出去就可以繼續
感染人了。”
聽肺吸蟲講完之後,他們繼續向前走,到了支氣管之後,小蛔蟲覺得走得非常順利,鉤 蟲說:“這是因為有纖毛在幫著我們往上走。”
到了咽部,小蛔蟲感到一股很強的氣壓,似乎要把它們掀出去,鉤蟲大聲喊:“抓牢了 !小心被人噴出去了……”
小蛔蟲死命的掙扎著,忽然有一股更大的氣壓從上面壓下來,實在堅持不住了就隨著氣 壓墜了下去,一層一層地往下掉。
“鉤蟲哥!你在嗎?”
“在!我們成功了!我們到食管了!”“這是胃!”“這是小腸!”
“小腸?”
“對,我們回來了!”
他們筋疲力盡的躺在小腸絨毛上,小蛔蟲看見鉤蟲在努力蛻皮,等皮完全蛻下來,鉤蟲
變得一表人才。
小蛔蟲說:“鉤蟲大哥好帥啊!”
小蛔蟲覺得自己身上也好癢啊,於是一使勁,自己身上的皮也順利蛻下來了,也變成了 一個小帥哥。
“我們都長大拉!都變成成蟲了!!”
他們開心極了,跳起舞來。
“但我還沒找到我媽媽呢!”小蛔蟲說著,又難過起來。
“孩子,我在這裡呢!”遙遠的地方傳來一個聲音。
“媽媽?你在哪裡?”
“我在膽道里呢!”
小蛔蟲急忙飛奔過去,抱住了慈祥的媽媽。
“其實你在經過這裡時我就看到你了,但是沒有叫你,特意藏在一個角落裡,因為只有 經過在人體裡走這么一圈你才能長大,你看,你已經長大了,成了一個大小伙子了!”
“是的!媽媽!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