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歷史,才能想像一個不同的未來 14/15

2019-03-03 10:34:57

了解歷史,才能想像一個不同的未來

2017年04月21日 14/15: 解放書單 稿件來源:解放日報

《未來簡史:從智人到智神》[以色列]尤瓦爾·赫拉利著林俊宏譯中信出版集團

1

以色列歷史學家、《未來簡史》作者尤瓦爾·赫拉利
解放書單:2012年,一部《人類簡史》成為了人類學領域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書,使您聞名世界。今年,您的新作《未來簡史》正式出版,有人說,《未來簡史》正是《人類簡史》的延續,您同意嗎?
尤瓦爾·赫拉利:完成《人類簡史》之後,經常有人問我:這本書講述的都是過去,它能對未來有什麼啟示?於是,在我的談話和寫作中,越來越多地涉及到關於人類的未來的話題,直到這些材料足夠我寫出一本新書,也就是《未來簡史》。
《未來簡史》預測的是21世紀人類社會將要發生的變革,聚焦於科技、政治、社會、宗教的互動作用。比如說,當大數據比我們更了解自己的意願和觀點時,會對政治產生怎樣的衝擊?當人工智慧在越來越多的工作中勝過人類,就業市場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如何面對基因工程,以及我們有多大可能性會生產出“超人”並戰勝衰老和死亡?
解放書單:您為何如此關注關於人類、關於未來的大話題?
尤瓦爾·赫拉利:我一直關注關於人類歷史的大問題,例如為什麼人類會遭受痛苦,社會應該如何發展、歷史是否有規律等等。當我進入美國的大學,我覺得大學應該是幫助人們嘗試回答這些問題的地方,但我失望了,大學的專業性鼓勵我關注特定領域、略顯“狹窄”的問題,也給我留下了這樣一個印象——在科學研究中,我們是沒辦法接近大問題的。
所以,我只能開始專注於我的專業——中世紀軍事史,僅僅把探索大問題作為一種愛好。好在我的導師、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班傑明教授一直鼓勵我去思考,還發起了一項巨觀歷史的研究,拓寬我的視野。就這樣,我才開始了《人類簡史》和《未來簡史》的創作。
很多人問我寫作的目標,其實我是為了了解歷史的深層規律,了解為什麼世間萬物是現在的樣子。我想知道,人類是如何征服世界的,為什麼我們追求金錢,為什麼權力往往不能轉變為幸福。
解放書單:您的專業是歷史學,卻完成了一本《未來簡史》,這其中有矛盾嗎?
尤瓦爾·赫拉利:我學習歷史的目的不僅僅是了解過去,而是想通過歷史來透視未來。歷史不僅造就了我們如今的政治、經濟、科技,還塑造了我們的思想、精神和夢想。了解歷史能夠塑造我們的世界觀,讓你能感受到當下的問題,這樣才能看到未來。
其實很多人構想未來的時候,都是從歷史進入的,比如說馬克思撰寫《共產主義宣言》,呼籲工人階級反抗,他就是從重現工人階級的歷史開始寫的,還講到歷史上精英階層是如何壓迫工人階級的。與之類似的是,倡導男女平等的呼籲也是從描繪女性受到壓迫的歷史開始,而不是直接解釋女性當今的社會地位的。你了解歷史,才能想像出一個不同的未來。
解放書單:您關於科技與人類未來的預言讓人們大為震驚。而您在書的末尾也提到,機器會有強大的功能/智慧型,卻不可能產生意識——這或許是人類“唯一”的機會。如何確保科技一直服務於人類,而不會反客為主?
尤瓦爾·赫拉利:問題的關鍵是讓技術為我們服務,而不是我們為它服務。為了實現這一目的,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一方面,我們需要建立真正的全球認同。我們所有的主要問題都是全球性的,為了成功應對這些挑戰,我們需要全球合作。另一方面,我們還需要保護我們的本土社群。數十萬年來,人類已經適應生活在不超過幾十人的小型親密社群中。即使在今天,大多數人不可能真正熟悉超過150個人,無論他們吹噓在網路上有多少個好友。只有在為本土社群留出空間並提供支持時,全球認同才能發揮作用。
此外,我們需要重新接近我們的身體。技術使我們遠離我們的身體。我們失去了關注我們的嗅覺、觸覺和味覺的能力,不要只沉迷於智慧型手機和電腦中。最後,我們還需要更好地理解我們的思想,因為它是我們所有願望以及所有問題的深刻根源。近幾十年來,我們在理解人類大腦方面取得了巨大進步,但是我們在理解思想方面的進展卻很小。
解放書單:您在《未來簡史》用大量的篇幅闡釋了未來科技的發展,近些年,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人類在享受科學福祉的同時,也開始遭遇來自科學的遠慮與近憂。科技既有可能造福人類,也有可能摧毀人類的生存與社會秩序。
尤瓦爾·赫拉利:這點非常重要,我認為這時就要發揮道德的力量。我們有越來越多的能力,就更應該知道如何使用。我們的選擇能決定人類的未來,就需要加上道德上的約束,研究生物技術和人工智慧的科學家和工程師了解各種算法,但他們不一定了解他們所創造的發明中隱含著怎樣的倫理問題,這個問題急需我們現在重視,並為科學家補上這一課。
這可以說是人類今天面臨的最重要的問題,它遠比全球經濟危機、中東戰爭或歐洲的難民危機更為重要。人類或者說生命的未來,取決於我們選擇如何面對人工智慧和生物技術的崛起。
(采寫本報記者王一)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