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造就北宋最熱血輝煌年代的“奸臣”

2019-03-13 05:00:37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字數:3911字,閱讀時間:約6分鐘

▲請點擊收聽本文音頻。播音:張嶔

自古奸臣招罵,但北宋這位卻奇特,當政時就惹罵,南宋時又給扣上亡國罪人大鍋,元朝修《宋史》,更和秦檜享受同待遇入《奸臣傳》,甚至五四運動,還被愛國學生拿來當素材罵北洋政府,警告賣國別學他。一千年來,就這么被追著罵。

但唯獨“賣國”這罪,卻真冤枉了他,別看他一生坑人坑事極多,但權謀手段用盡,卻實實在在造就了富國強兵的輝煌大宋,縱是負友負家負妻,他一生,卻從未負國。

這位從未負國的奇特奸臣,正是北宋鐵腕政治強人:章惇。

一:變法幹才

章惇,字子厚,景佑二年(1035)生於福建南平名門,長得帥且特努力,文韜武略全都學,至交好友蘇軾就曾有讚嘆:奇偉絕倫。出名奇男子。

但這瀟灑奇男子,骨子裡卻硬,早年和蘇軾游終南山,正遇一絕壁,他輕鬆栓根繩子攀上,帥氣在峭壁上題字“章惇蘇軾來游”,驚得蘇軾一句驚呼:能殺人者自拚命。他聽了非但不氣,卻是朗聲大笑:說我狠?我驕傲!

這種性情,好似一把鋒利匕首,可彼時大宋正是人浮於事的年頭。章惇二十五歲中進士,做過商洛縣令,雖說業績不錯,還有名臣歐陽修賞識,仕途卻十分憋屈。但一件大事,終令這把“匕首”,找到了用武的戰場:宋神宗熙寧二年(1069),王安石變法!

當時北宋,表面繁榮都撐不住,宋神宗初登基,就是各種棒喝:各地連番民亂,財政赤字一千多萬貫,享譽朝野的御史中丞司馬光,被宋神宗問怎么辦,就說六字空話:官人,信賞,必罰。這下宋神宗定了決心:那就找個乾實事的——王安石變法上馬!

但改革家王安石此時壓力大,如老臣文彥博吐槽:為與士大夫治天下,非與百姓治天下。為百姓?動我們利益就和你玩命,先前宋神宗面前滿嘴空話的司馬光,反對變法卻實在,把整個朝野上下,都弄成了雷區!要變法,就要趟雷,有人給王安石推薦了章惇!

對章惇,起初王安石真看不上眼,可見了面立刻就喜歡上,任命為三司條例官,《宋史》的說法,是章惇會拍馬屁,把王安石哄高興,但細看後來人生,卻分明另一景象:一位早懷熱血的青年,拜服在改革家的旗幟下,從此終生追隨,身敗名裂亦不悔!

自此之後,章惇勤懇做了不少雜活,熙寧五年(1072)出大風頭:身為“查訪荊湖路”,到任就把當地彭舒田向四大族收服,招撫梅山峒族一萬八千戶,掃平懿州作亂峒蠻田元猛。這片總叛亂的麻煩地,章惇一下全掃平。參考後來南宋,就知道章惇這功勞多大:荊湖地區到殘山剩水的南宋年間,卻是堅定的大後方,為保衛南宋浴血犧牲。追溯功勞,章惇功不可沒!

這段變法年代,變法派先和保守派掐,然後內部互相掐,掐得變法宗師王安石也黯然罷相,但章惇,卻是少有埋頭幹活的,典型熙寧七年(1074),三司判官宋迪在衙門熬藥,卻不留神把衙門點了,卻還是時任判軍器監的章惇,第一個奮勇來救火。救完後又被火線提拔:官居三司使,接下來不到一年,就開足馬力,把前任多年的積攢問題全解決!

幹活積極,且到哪都乾好,這樣的好官員,自然在宋神宗心裡分量重,待到王安石淡出,章惇終於扶搖直上,元豐五年(1082)已是門下侍郎,相當於第一副總理,變法派里的重量級!

而他的風格,也是從未改變,一次宋神宗要治個官員死罪,宰相蔡確好不容易改成了刺字流放,章惇又站出來,說字依法也不能刺!這下宋神宗氣爆了,大呼“快意事更做不到一件!”章惇硬通通頂了句名垂青史的回答:如此快意!不做得也好!

這個時代,正是宋朝著名的“熙豐大變法”時代,舊黨使壞新黨內掐,就如王安石形容,燒把柴又加把水,什麼時候能燒開?可細看成果,經濟上“中外府庫莫不充裕”,軍事上雖遭對西夏兩次戰敗,但戰略上已轉守為攻壓制西夏,富國強兵的理想,初步達到!

有此成果,因為至少還有章惇,始終火一樣燃燒,熬盡心血忙碌。

但元豐八年(1085),隨著宋神宗的英年早逝,一場空前慘烈的風暴,正向著他本人,還有他終生恪守的變法大業,兇狠的撲來!

二:榮辱功罪

宋神宗駕崩,九歲小皇帝宋哲宗即位,堅決反對變法的高宣太后垂簾聽政,而反對派核心重臣司馬光,也從洛陽高調回歸。這兩位核心人物一唱一和,清算變法的大幕就此拉開!

司馬光的動作,正如他那綽號“司馬牛”,真是又倔又硬,回京不到一年,十五年熙豐變法的國策,全數就給廢掉。變法派的骨幹成員,更是罷的罷走的走,章惇,也到了風口浪尖!

局面如此兇險,章惇毫不退縮,個人榮辱事小,變法大業事大,面對洶湧攻擊,依舊是據理力爭,還特意寫長奏摺,擺事實講道理,在高宣太后面前,把舊黨們駁的啞口無言。但這時的章惇,還是有禮有節,直到司馬光提出一個驚悚建議時,他徹底失態了——割地!

司馬光竟要把宋神宗收復的米脂六寨國土割給西夏!大宋軍人浴血戰果就這樣輕鬆出賣?章惇怒了,他撕破臉皮,問候了司馬光的人品,擱誰誰不怒?

可也正是這失態,叫啞口無言的舊黨,再抓住了話柄:你這是什麼態度?終於趁機群起攻之,扣了個“輕薄無行”的罪,黯然貶去汝州。

章惇的罷去,好比最後一道堤壩坍塌,再無法阻止舊黨的清算大潮:遠在江寧的王安石悲憤過世,而隨著舊黨領袖司馬光的去世,對變法派的清算,卻是驟然升級:連番興起大獄,不斷追加責罰,章惇也遭追罪,先後罷放到湖州蘇州,受夠了顛沛!

但比起其他人,他還算好的,最悲劇的就是老宰相蔡確,貶官後寫了幾首詩,就被舊黨大做文章,掀起清算風暴,大批改革派官員被株連,蔡確本人更經歷殘酷流放後,貶死在了新州。這正是北宋歷史上重大文字獄醜聞:車蓋亭詩案!這場醜聞的最嚴重後果,不止害了多少改革官員,鬧出了蔡確人命,更意味著從此以後,新黨舊黨,就是死仇!

而對章惇來說,這段顛沛歲月,最痛的還不是自己遭多少罪,而是他們一代改革家,苦心打造的治國藍圖,眼睜睜看著,一點點被摧毀!

所有的新法,全數被廢除,邊境的國土,哪怕改革派官員們用盡力氣,還是在元祐五年割掉了四處,西線戰火滿天,國家財政更一直吃老本。史家一直讚美的“元祐更化”,其實就是內外交困,等到元祐八年(1093)高宣太后去世,交接到親政宋哲宗手裡的,就是個爛攤!

接過爛攤的宋哲宗,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章惇,這個青年皇帝九歲喪父,但對父親宋神宗的感情,卻是刻骨銘心,當年章惇嘔心瀝血的形象,也被他立刻念起:次年四月,即紹聖元年(1094)四月,章惇高調回京,官居尚書左朴射兼門下侍郎,這是大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獨相”,也是重任在肩:紹聖!正是要繼承宋神宗富國強兵的理想!

八年浮沉,章惇也已成竹在胸,顛沛之中,他親證了民間寒苦,反思了變法中太多不足,這次正要大展拳腳,當然在這之前,他還要做另一件大事,正如回京路上他對人說的:司馬光奸邪,所當急辦?要繼承變法大業,就要先徹底清算司馬光!

說完後,真就這么做了,四月官復原職,五月就翻司馬光割地老賬,把司馬光文彥博范純仁一乾舊黨重臣全論罪,參與陷害蔡確的呂大防劉擎等大臣,也盡數被刷掉辦罪,之後幾年,司馬光的諡號贈官全被剝奪,身後十分悲慘!

但如此悲慘,章惇還不滿意,接下來又屢興大案,親手導演“同文館獄”,利用文彥博兒子文及甫一封信,追查舊黨企圖廢黜宋哲宗的傳聞,又是一通大清掃。就連高宣太后,章惇本也打算不放過,抓住高宣太后生前的親近太監一頓審,慫恿宋哲宗追廢高宣太后,幸虧被向太后阻止,才沒鬧出孫子廢奶奶的鬧劇!

如果說當年舊黨廢新法,鬧出的是風暴,章惇幾年回敬的,卻是驚濤駭浪,先後八百三十多家舊黨被涉事清算,這段作為,也成了章惇被論為“奸臣”的最主要原因。

後來好多人說章惇,都對他這段“惡行”大書特書,另一個重要業績,卻是一筆帶過:治國!
自從復職以後,比起司馬光不問青紅皂白的做法,章惇高下立判,過程循序漸進,且絕不是簡單重來,青苗法的利息降低,市易法更有嚴格法規,元符元年(1098),章惇將“常平免役敕令”頒布全國,裡面不但包括了新法核心內容,更包括了舊黨好些有益國策,甚至他更親口告訴宋哲宗,舊黨的作為,也有好些於國有利處,宰相胸襟,閃耀史冊。

章惇就任前,大宋內外交困,沒過幾年,就是府庫錢糧充裕,眼看時機成熟,章惇果斷和西夏攤牌,紹聖四年(1097)起祭出淺攻戰術,特別是在章惇堂弟章楶主持下,宋軍連續取得平夏城大捷和天都山大捷,擊潰西夏五十萬大軍,將西夏都城門戶天都山收入囊中,這是自西夏建國後,大宋最揚眉吐氣的光輝一勝!

這次勝利,可不止出口氣的事,西夏當時嚇癱了,夏崇宗嚇得在深宮裡哀嘆,西夏使者連滾帶爬跑來求和,賭咒發誓再不敢挑釁大宋,遼國過來勸個架,更叫章惇當面一頓罵!大宋的鄰居們全驚了:大宋,什麼時候這么牛氣了!

一百多年來,送歲幣換和平,前些年還忍氣吞聲的大宋,現在卻是神擋殺神,逮住痛打,真箇就這么牛了。而且哪怕這么牛,大宋朝堂高興的打了雞血,章惇卻再度體現出政治家的擔當:為國家財政計,接納西夏求和,在天都山設立防區,完美掌握戰事主動權。

這被一筆帶過的歷史,是北宋一百多年裡,文治武功最輝煌的時刻!也是章惇一生浮沉里,最榮耀一筆!

而且就是這榮耀年代裡,章惇為官,一如既往的清廉,四個兒子更淡出權力圈,無一人借他權勢謀利,只此一樣,“奸臣”章惇,甩開好些《宋史》里的忠臣。

三:黯然落幕

但就在一切看上去無比輝煌時,元符三年(1100)正月,一直信用章惇的宋哲宗英年早逝了!

噩耗發生,誰來即位?向太后選定了宋哲宗的弟弟端王趙佶!一聽此人,章惇立刻暴怒,一句“端王輕佻,不可君天下”。二十七年後,不幸應驗!

但當時,沒阻止趙佶登基的章惇,接下來就被宋徽宗趙佶清算,當年要廢高宣太后的舊賬也被翻出,從雷州貶到越州,崇寧四年(1105),這位一代政壇強人溘然長逝,享年七十歲。

這位造就北宋盛世的強人,去世四年後恢復名譽,但再以後北宋變了南宋,南宋高宗趙構,也追責了章惇罪狀,連子孫也不許入仕,待到南宋滅亡,背了百多年奸臣鍋的章惇,也就成了《宋史》里的奸臣。一位造就宋朝輝煌的強人落到這結局,南宋的歷史,這就已注定!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