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傻了,你根本過不上有錢有閒的生活

2019-03-05 10:46:14

Spenser的二次學習日記

這是Spenser的第181篇原創文章

吳曉波老師比鏡頭裡更瘦,在台上做分享的時候,身高183的他,因為瘦,顯得腿更長,而上身那件淺灰色Thom Browne的線衫,在他身上多了些空曠感。吳老師聲音低緩,穩重裡帶著明顯的疲憊,除了眼神依然聚光。

活動結束後,晚上和吳曉波老師同一桌吃飯,我和他一起合影的時候,我特地心機把身體往後靠了靠,這樣和吳老師同框的時候,顯得臉不是特別大。

“吳老師現在還每天工作超過15個小時,有太多人需要他,他太累了。” 小鵝通的創始人老鮑,幾杯紅酒後,滿臉通紅,嘆口氣說。

“這次讓吳老師給我們站台,我兩個月前就開始和他排檔期了,他的時間被安排得太滿了。”

說有錢有閒,是人生最好的狀態,但是,對於很多人來說,有錢容易,有閒卻不得。

對於想改變世界的人,那些注定勞碌的人,錢和閒其實並沒有太大關係。

因為當一個人有能力,有影響力的時候,自然會帶來可觀的收入,成為有錢人。但同時也被這個世界,被更多人需要。

新東方上市後,作為新東方的三駕馬車之一的徐小平,突然迷失了。他說,感覺自己除了擁有大把上市公司的股票和現金,新東方也有一幫職業經理人打理的同時,他成了一個“有錢的老頭”而已。

他覺得恐慌,於是誤打誤撞成立了真格基金,做起了投資人,這幾年真格的投資策略不錯,在鏡頭前的徐小平,上各類創業節目,站各類論壇,看得出氣色和心情都不錯。

對於徐小平而言,最快樂的不僅僅是基金賺了多少錢,而是他又有喜歡的事做了,他又成為了那個快樂得就會跳起來的老男孩。

人活在這世上,都是為了最高級的自我實現,當還在溫飽階段的時候,賺錢是最基礎的實現途徑。

當過了財富增長點的時候,成就感就來自於自己被這個世界,被別人需要的程度了。

當一個人一年能掙上1000萬後,他做的事情,可能和錢沒什麼關係了。

馬雲嚷嚷著五十歲前,生活就是工作,五十歲後,工作就是生活。決定退休,享受生活。後來他真的退休了,結果人家閒雲野鶴去了么?

並沒有,人家忙著去見歐巴馬見特朗普了,忙著去參加亞布力論壇,忙著開湖畔大學當馬校長。

退而不休,沒有更閒,反而更忙了,

真的,很多人的忙碌,根本不是被迫的,而是自己選擇的。

馬克思老人家早就預言過了:人是所有社會關係的總和。

也許只有在工作中,和世界的衝突里,和別人的社會關係了,讓我們實實在在的體會著一個詞,這個詞叫做“Alive”

工作帶給你的,根本不是金錢的收入那么簡單,是人生的終極價值實現的路徑。

因為一個人的成長,是剛性需求。

另一方面,一個人真正的優雅,來自於壓力下的優雅。

這種感覺,就像長期習慣健身的人,喜歡了流汗,喘氣,自虐。突然有一天告訴他說,以後你不用那么辛苦了,你可以每天曬太陽,或者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你說可能嗎,三天不運動就覺得渾身發癢,骨頭難受,就像長期得不到性滿足的的饑渴一樣。

再往深一層來說,其實人都是賤的,相比於虛無縹緲的輕鬆,我們更喜歡踏踏實實的忙碌,因為忙碌的過程中,誕生了一個最有誘惑的詞,叫成長。

這種忙碌,很高級。

其實現實中很多例子,都在證明這一點:

比如越來越多的人辭去舒適安逸的體制工作,出來創業,義無反顧的投入市場的競爭。

所以,一生忙碌,是我們的宿命,甚至有時候,能有忙碌的機會,我們應該感恩。

因為被這個世界需要,是一種最高級的快樂。

吳曉波老師年輕的時候,買過一座島,世外桃源,島上水草茂美。如今的吳老師,當穿梭於各個城市的酒店,和萬米高空的航班,他是不是會偶爾想念那座島,和島上愜意的日子。

而那座島,更多的是吳老師心中世外桃源的夢吧。

作者:Spenser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