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短,鄉音長

2019-02-26 00:44:05

xjjk雅儒

光陰短,鄉音長

類別:感悟生活 作者:我本空靈[個人散文集]日期:2011-10-10 21:08:27

編者按:摯愛濃情的文字,句句真情洋溢,字字含情感恩;讀來不免讓心溫暖,兩行熱淚盈頰;“家”永遠是遊子身心停靠最溫暖的港灣;“家”中的摯愛親人,永遠是我們人生乃至生命之旅途上最親密的依靠;不管你走多遠,不管你官做多大,心裡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生養哺育我們長大成人的家鄉和親親的爹媽。感人至深的心靈文字,推薦共享!祝福問好作者,願您的明天更加燦爛輝煌!

不知不覺,當兵到部隊已經整整二十二年了。閒暇時,回首曾經的歷程,有艱辛、有收穫,有苦痛、有快樂,有失意、有幸福。經過二十二年風風雨雨的洗禮,當年離開家鄉時那張懵懂的臉龐,業已被無情的歲月,刻上了縱橫的滄桑。
二十二年從軍路,歷練了成熟穩重的性格,鑄就了倔強不屈的秉性,還有能夠堅守空靈寂寞的無限情思,以及始終保持平和淡定的良好心態。所有的這些,都離不開親情的養育,父母的恩澤,鄉音的撫慰。特別是想起自己當兵後,取得的每一次進步,獲得的每一項榮譽,都深深地感懷鄉親父老樸實醇厚的教誨。
每年不特定的時刻,當我欣喜地走在探親回歸的路上,無盡的思緒和感觸,都會隨著蜿蜒的山路,回放到從前的日日夜夜。
那一年,經過三年寒窗苦讀,我野心勃勃地參加聯考,在苦苦煎熬一個月之後,等來的,卻是烏雲潑墨的七月。當時,自己滿懷希望的心情,就像被寒冷的冬天肆虐的冰雪刺痛一般,好長時間緩不過溫度。整個人像霜打的茄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知曉最終的結果,我的家人,尤其是我至親至愛的父母,深深地理解我的苦楚。他們沒有半點的責怪和嘆息,反而給了我更多的溫暖和關懷。包括我的祖父、祖母和兄弟姐妹,他們經常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帶給我意外的快樂和笑聲,讓我暗淡的心情,得到了些許慰藉。
那一段時間,我雖然有許多失落和悵惘,但有親人們的理解和寬容,日子慢慢地晴朗起來。心情雖然沒有徹底好轉,但總還是聞到了鮮花的味道和小草的芳香。
知道聯考落榜的訊息時,我的家鄉,漸漸進入金黃的秋收季節。為了消遣落魄的時光和心緒,也為了減輕父母日夜操勞的辛苦,每天,我都拿了一把磨得鋥亮而又鋒快的鐮刀,跟著父母下到田裡,收割年復一年的付出。
那時,我乾起農活來,就像玩兒了命一樣。一生一世臉朝黃土背朝天的父母,割莊稼的速度,也遠遠追不上我。倒不是我有多少力氣和技巧,只為以身體的勞頓,遣散一些胸中的鬱悶。
父母怕我累著,大聲地在身後喊我:“別急,別急,這活兒也不是一天能幹完的。”我知道,我的背後,是兩道憐憫而又慈愛的目光。每每這時,我眼裡,都蓄滿了淚水。
而我,依舊玩命似地幹著。別人一天能收完的莊稼,因為我的“頑固”,不到半天就收得乾乾淨淨。為這事,年邁的祖父經常拄著拐杖,蹣跚著來到田間,總是找一些藉口,讓我陪他說說話。親人們都怕我因為不良的心態和過度的勞累,而拖垮了身體。
收割莊稼累的時候,我便與父母一同坐在田頭,卷一支旱菸,寂寥地吞食著同樣寂寥的心情。原來我是不吸菸的,只是因為遭受了人生中第一次沉重的打擊,才在很短的時間內學會了吸菸。一向非常嚴厲的父母,知道我當時的心情不好,便也沒加阻攔。要是平時,他們早就把我罵得狗血噴頭了。
在我悶悶地吞雲吐霧之際,一向不善言辭的父親,用他那純樸的話語,與我嘮著家常。“人呀,這輩子,就像侍弄莊稼,只要開春時你在地里丟下種子,接著按時令拔草、施肥、間苗,到了秋天,就會有個好收成。”當時,給我的感覺,父親的話,充滿了人生的哲理。
“二兒呀(我們兄妹五人,在家裡我排老二,父母每次都這樣叫我,這也是我的乳名兒),考不上沒關係,大不了再複習一年,憑你的能耐,明年一定考得上。再說了,考不上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人不能一棵樹上吊死,到哪兒不能混口飯吃,什麼事都不能強求呀!”母親的話,也讓我冥思良久。
勞作了一天之後,踏著落日的餘暉和西山上紅紅的晚霞,我與父母一路嘮著回家。每次剛剛跨入家門,祖父就會把我的弟弟或妹妹喊到跟前,說:“快去給你二哥倒一杯白酒,晚上喝點兒,解乏!”那時我還不會喝酒,但聽著祖父的吩咐,我的心裡,裝上了滿滿的感動。親人呀,真的是親人,不一樣!
這期間,包括父母在內的一家人,也包括我的師長和同學,都勸我再復讀一年,以備明年的聯考。但我有自己的想法,就是想到部隊鍛鍊鍛鍊。這也是因為受了父母說過的話的影響,有播種就會有收穫,人不能一棵樹上吊死呀!
父母和家人都尊重我的選擇,沒有任何一個人提出哪怕一點兒異議。這,也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財富,最大的收穫。
接下來的事情,一切都很順利。從報名、體檢,到政審、接兵幹部走訪,所有的環節都沒有出現任何差錯。現在想起來,大概是上蒼給我創造了一次機緣吧!
當我穿上綠色的軍裝,就要踏上征程的那天晚上,一家人整夜都沒有睡覺。他們圍坐在我的身邊,一邊撫摸著我身上嶄新的軍裝,一邊說著讓我永遠不能忘懷的話。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一個字兒不識的祖母,抓住我的手,淚眼婆娑地說,“到部隊不像在家,那裡一定很苦,要好好照顧自己。我知道你能吃得了那份苦,沒有苦就沒有甜呀!”
“到部隊好好乾,別犯錯誤!”父親略顯蒼老的聲音,伴著如水的月華,脈脈地流入我的心田。
“和戰友要好好處,就像兄弟,出門在外都不容易,不管遇到什麼委屈的事,也不能為難人家!”母親,自小就教育我們兄弟姐妹,要學會相互關愛。
而祖父不說話,只是默默地看著我。手裡,握著一支長長的菸斗。哥哥和弟弟、妹妹們,臉上都掛著依依不捨的神情。
第二天早上,我整裝出發。當時,只有父親和哥哥把我送到了五十公里以外的火車站。
其他人都沒有去。不是沒有條件,也不是去不了,而是他們自己提出來的,說去兩個人就行了,太多了讓人家部隊上來的人看見不好。我知道,這只是託辭。
其實,大家心裡都清楚,都怕看見分別時的場面,更怕到時候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這一去,至少三年,誰不想在我登車之前,再給我一個親密的擁抱呢!
就這樣,我懷著別樣的心緒和不甘寂寞的懷想,與五百多名和我一樣的戰友,背著綠色的行囊,來到了嚮往以久的軍營。
入伍後,我時刻把親人的囑託牢牢記在心上,處處嚴格要求自己,虛心向戰友學習,不斷充實和完善自己。因為表現突出,新兵下連之前,就受到新訓隊兩次嘉獎,並被推選為團支部組織委員。入伍的第十個月,我就在全團五百多名新兵中脫穎而出,第一個光榮地加入了黨組織。
後來,經過不懈努力,我考上了軍校,提了乾,直到今天走上一定的領導崗位。這期間,我多次立功受獎,還被評為全軍優秀參謀人才。當年,雖然沒有考上大學,但現在,我已經通過自學,取得了大學本科學歷。每每回首這些進步,都讓我不禁想起母親說過的話:“人,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我知道,這裡面,包含了多少親人的期待和教誨呀。
當兵二十二年來,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沒有屈服過;無論環境多么艱苦,我都沒有退縮過。只是腳踏實地,默默地前行。因為,我的血脈里,流淌著故土亘古不變的鄉音。我怕一時疏忽,違背了永遠摯愛無限的親情。
記得在新兵連時,為了抒發當時的感情,我曾寫過一首詩,名字叫《放心吧,媽媽!》:背起行裝/背起絲絲縷縷的牽掛/在如潮的送行人群中/我目尋著您——媽媽/人海中覓不到您的身影/車窗下望不到您的笑容/媽媽/此刻,您正站在家裡門前呀/蹺腳遠望/眼角掛著淚花/回到屋裡去吧/媽媽/外面很涼/風也很大/不要再把我過多地惦念/因為,兒子已經長大/不要流淚了/媽媽/部隊也是溫暖的家/有您和親人慈愛的教誨/我一定珍惜如詩的年華/靜靜地,在綠色方陣中/站成一道亮麗的風景/以一朵朵鮮艷的紅花/作為兒子,送給您的/永生永世的報答!
其實,這首詩的題目雖然是寫給母親的,但卻是送給我家裡所有親人的!當時只是把離別時的感覺,用我的筆記錄下來。
當這首詩在家鄉的市報上發表後,我妹妹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她欣喜若狂地把我飄著墨香的“作品”拿回了家。然後大聲喊著,快看呀,快看呀,我二哥寫的詩!惹得親人們心急火燎的。
後來妹妹給我來信,說親人們讀著我的“作品”,欣慰之情溢於言表。祖母和母親聽著妹妹讀著我的“作品”,竟然淚流滿面。讀著妹妹的信,我也是避開周圍的戰友,獨自躲到沒人的角落,偷偷地哭了。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我想,不輕彈並不代表沒有眼淚,只是沒有碰到讓你感動的瞬間!
一個人在外飄泊這么多年,經歷了許許多多的人和事。有些人和事,都隨著歲月的風塵,飄忽遠去了。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親人們跟我說過的那些話,真的是充滿了生活的智慧和愛的真諦。這些話語,不管時光以怎樣的方式流逝,都會在我的生命里,散發著永久的彌香。有這些鄉音相伴,不管旅途有多少風雨,有多少泥濘,有多少坎坷,都阻擋不了我前行的腳步!
流年似水,歲月如梭。冥冥之中讓我深深地懂得,在人生的記憶中,永遠不能忘懷的,就是恩情的養育,不老的鄉情。
光陰短,鄉音長,來自故鄉的話語,時時刻刻,給我指引著前進的方向!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