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知識會讓你變蠢?

2019-03-13 04:34:08

文:霧滿攔江

(01)

我有位朋友,勸他那正上大學的熊兒子:孩子,你在大學,一定要多讀幾本書,你看那個誰,那誰,俞敏洪,他讀北大時,五年讀了800本書,有時候沒錢買書,他就那啥……

兒子慢慢轉過頭,用看一隻千年老怪物的眼神,看著父親,說了句:現在是信息爆炸時代,網上什麼都能查到,誰還讀紙質書?

你……父親氣結:你你你……網上的東西再多,你不會用也白搭。

兒子冷靜的道:是你不會用耶,不是我。

你你你……父親快要瘋掉了:你咋不上天呢?

兒子:夠潮啊爸,沒給我丟臉,連這句話你都知道。

你你你……父親悲憤的走到牆角,以頭抵牆生悶氣,不知道如何才能說服兒子。

(02)

戰敗了父親,兒子那悲憫的目光,轉向顫悠悠想要逃走的奶奶:奶奶,你在家沒事,我教你上網玩吧。

老奶奶:網上什麼好玩的?

兒子:網上你什麼都能搜到,只有你問不出來的問題,沒有你搜不到的答案。

老奶奶:瞎扯。

兒子:奶奶,我說的是真的,不信你問我爸……還是別問了。

老奶奶:真的就好,你替我問問,昨天,你爺爺把褲衩脫哪兒了?我這找了好半天了……

不是奶奶……兒子亂了陣腳:奶奶,這問題……太重口味了,換一個,你換一個問題。

那就換一個吧。老奶奶從諫如流:你小時候喜歡叼奶嘴,怕人搶,你把奶嘴藏了起來。藏完你自己就忘了地方,再也找不到了。你上網問問,你小時候把奶嘴藏哪兒了?

奶奶你別……兒子無力招架:這也不行,你再換個問題,再換一個。

再換一個也行。老奶奶道:那你問問,你媽她啥時候回家吃飯?你看這菜都涼了。

這個……兒子幾乎要崩潰了:奶奶,你再換個問題,換個有意義的……

老奶奶:咋的呀?吃飯沒意義呀?沒意義你別吃呀。

唉……算你們狠,兒子徹底被打敗了。

(03)

講這個故事,是想說……說什麼來著?

總之是要說個灰常重要、灰常灰常重要的事情。

有多重要呢?

巴菲特,就是弄清楚了這個問題,才賺錢賺到瘋。

(04)

巴菲特,土豪中的土豪,闊佬中的闊佬。喜歡講雞湯段子。

他有個低調的合伙人,查理·芒格。

和巴菲特的風格相反,查理·芒格不太喜歡心靈雞湯——但如果他雞湯起來,能把雞激勵的主動往湯鍋里跳——有一次飯局,查理·芒格講了一個故事:

(05)

查理·芒格的故事叫:普朗克的司機——這個故事進入我國後,在流傳中被篡改成了愛因斯坦的司機。因為許多中國人不知道啥叫普朗克,但都知道愛因斯坦。

普朗克的成就,並不亞於愛因斯坦,他是1918年的諾貝物理獎獲得者。

得獎之後,他每天奔波於各個學府及社交場合,演講他的理論。講了段時間,給他開車的司機,聽得熟爛。就對他說:教授呀,你每次都講一樣的內容,連標點符號都不帶改動的。我都聽熟了,這樣吧,下次到慕尼黑,就讓我替你講吧,你也歇一歇。

普朗克說:好啊,你想講,那就你來好了。

到了慕尼黑,普朗克坐在車裡,司機登台,對一群物理學家,洋洋灑灑的大講一番。講得跟普朗克一樣,非常完整的內容。

講完了,一個教授舉手:先生,我請教一個問題……然後問了個非常專業的問題。

聽完問題,司機笑了:這個問題,太小兒科了,這樣吧,我讓我的司機回答一下……

講了這個故事後,查理·芒格說:知識有兩種,一種是知識,另一種是表演。

許多人,並沒有掌握什麼知識,而是象普朗克的司機一樣,只是學會了表演。

但是這種表演,對當事人,並沒有任何幫助。

糟糕的是,許多人入戲太深,忘記了自己只是個司機,而不是普朗克。

(06)

查理·芒格的意思是說,有些人並沒有掌握足夠的知識,他們只是掌握了一種表演的內容。他們在現實生活中,就如普朗克的司機一樣,登上講台鸚鵡學舌,卻期望獲得普朗克的榮譽。這種要求得不到滿足,就引發了他們的怨氣衝天。

做為搭檔,巴菲特也超喜歡查理·芒格的故事,他認為,一個人至少應該具備兩個能力:

第一,能夠清晰認知自己掌握了多少真正的知識。

第二,能夠辨識那些貌似知識者的表演家。

第二個能力,相對來說簡單些。大致說來,影視劇中的演員,電視評論員,甚至有些照本宣科的教授,這些人多是表演者,你在他們身上看到的,多半是種過人的表演能力,知識的含量並不如你想像的那樣高。

難的是第一個能力。

有關第一種能力,巴菲特說:請認清你的能力範圍,並待在裡邊。這個範圍有多大,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這個範圍的界限在哪裡。

查理·芒格神補刀,說:你必須找出自己的才能在哪裡,我幾乎可以向你保證,如果你必須在你的能力範圍以外碰運氣,你的職業生涯將會非常糟糕。

但說到最後,這倆貨也沒解釋一下,該以何標準,區分真正的知識與表演,並以此界定自己的能力範圍呢?

只講雞湯不講點乾貨,可能是巴菲特和查理·芒格這倆貨太聰明了,他們以為自己知道的,別人都知道。

但實際上,許多人確實不是太明白。

(07)

理論上來說,這世上的所有知識,都有其內在的價值。

但有些知識,好象不是那么靠譜。正如最近大家弄清楚的:原來金魚的記憶不止是7秒,甚至能長達幾個月。但你知道了這個,好象還是派不上用場,沒有哪家公司會為了這事,給你頒發獎金的。

網路時代,知識點可以隨意抓取,只要在網路上一搜,各種資訊各種知識海量,螢幕一關,你的大腦好象依然如舊——網路是聰明人的工具,卻讓一些人變得更蠢。

——這就是開篇故事的寓意了:網路好比普朗克,你我好比替人家開車的司機。網路上的知識量再多,你最多不過是學個表演。網路帶你裝憨帶你飛,飛到最後一臉灰——現實中,許多人跟普朗克的司機沒區別,只會照著現成的表演,問他下一步該如何?他就傻眼麻爪了。

——顯然,碎片的、零散的、孤立的知識點並沒什麼意義。

有意義的,是一種思維方式,一種靈活運用自己掌握甚至未掌握知識、用以改善自我智慧型及生活的能力。

這個問題,早在還沒網際網路時,就已經被人注意到了。

(08)

大哲學家羅素,他有個好盆友,叫阿爾弗雷德·諾思·懷特黑德。

他們兩人聯手,寫了部《數學基本原理》。

此後兩人兵分兩路,阿爾弗雷德·諾思·懷特黑德開始研究思維與感覺之間的關係,並提出來個奇葩的概念:

惰性知識。

惰性知識,是抄了惰性氣體的表述。指的當然就是那些碎片的、零散的、孤立的、聽起來高大上但沒什麼實際用途,無法在現實中套用的、缺少活力的知識。

知識的活力不足,就是個惰性知識。

照這個標準來看,網路之上,九成九都是惰性知識,是死知識。除非有誰賦予這些惰性知識以活性,這時候知識才體現出其應有的價值。

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金魚的記憶時間到底多長,這就屬於前不著村後不靠店的惰性知識。

普朗克的司機,能夠一字不差的背誦他的講演稿,這也屬於典型的惰性知識。

——不是說死知識就沒用,至少趣味性還是有的。但如果你具備了讓死知識成為活知識的能力,豈不是更好?

(09)

我們許多人,掌握的所謂知識,其實不過是個知趣點,構不成知識。

知識知識,有知有識。

惰性知識只有知——知道金魚的記憶不止7秒——但沒有識——如果你非要抬槓說有,那也不過是網路上的傳言,不可信。

知趣點或惰性知識,在你大腦里是個孤立的點,前不著村,後不靠店的那一種:

知識必須能夠用以指導人的實踐,才有價值與意義。

知識必須能夠在你大腦中自如運行,有一套完整的思維體系。

這個體系至少應該包括:觀察、分析、預判、行動、矯正、結果與反饋這么7個步驟:

普朗克就是在專業領域裡,運用這七步,完成他的思想發現。所以他才獲得諾貝獎。而他的司機,只有一個孤立的點,聯繫不成完整的步驟,所以只是惰性知識。

惰性知識拓展開來,就成為活知識,成為你的智慧和能力。

拓展不開,就毫無意義了。

那要如何把惰性知識拓展開來呢?

(10)

第一步,你要知道,知識和知識是完全不一樣的。知識的世界,不過是個積木天地,有些知識是積木塊,有些積木是積木場。其它的知識,都是由積木塊,在這個場地里搭起來的。

最核心的知識,只有三個:

第一塊積木是數學,數學這東西的特點,就是精確。精確的意思,就是永恆不變。在美國,一加一等於二。到了北韓,一加一也得等於二。這個知識是最有價值的,但也是最難的。

第二塊積木,是邏輯。邏輯這東西,是非常抽象的,但也是準確的。知識體系靠了邏輯推導而形成。人生也是依據邏輯而生存。如果有誰活的不太邏輯,那么他的人生,一定是場跌宕起伏的大戲,娛樂了別人,苦憋了自己。

第三個是哲學。哲學是所有學科的開始,它不是積木塊,而是你堆壘積木的場地。

你認為這個世界是什麼樣的,就可以拿數學和邏輯這兩塊積木,堆砌自己的觀點了——如果你的認知理論正確,鐵定要套用到數學和邏輯。而錯誤的認知,百分百迴避數學和邏輯,只在自己的語言體系里反覆循環。

第二步,你要知道,除了數學、邏輯和哲學這三門學科之外,其餘的所有學科,都只是個假說,並不能確定其正確性。所謂的科學,就是不斷證偽,讓其錯誤的含量略低一點點。

重複一遍,除數學、形式邏輯與哲學外,余者所有的學科,都只是個猜測,只是個假說。是大家實在沒辦法,估且拿這東西當真。

——舉個例子,現在大家有病看西醫,還有中醫之爭。可你是否知道,西醫科學化時間並沒多久。此前2000多年,西醫給人治病就一招:放血。因為當時的理論信奉體液之說,認為人患病,是因為血液太多。所以不管你感冒發燒還是腿斷骨折,進醫院先給你一刀放血——為了使放血更嚴肅,西醫大量使用吸血的醫蛭,19世紀30年代,法國使用了超過4000萬史血蛭,吸得病人神彩奕奕精神抖擻。如果不是患者死得太快,這怪招現在肯定還在用。

人的一切理論,其實都是虛構的。在這種理論被證明完全錯誤之前,只能對付著用。

第三步:你要學會運用數學或邏輯的工具,構建自己的知識體系,有了這個,你就可以輾壓周邊了。

這個體系的建立,其實是很容易的。

就是改一改你網路搜尋的習慣,從單純的搜尋知識點,改為體系性搜尋。

你要搜尋的,不是一個簡單的結論。而是一個思維的完整七步。觀察、分析、預判、行動、矯正、結果與反饋。

就比如說,釣魚的記憶不止7秒,這個知識點毫無價值。但如果,你在網上搜尋到科學家的證明工作,從最初的觀察開始,分析、預判、行動、矯正、結果——再到最後的結果被你獲知,這一切就變得有價值了。

你對這個過程熟悉了,大腦就會潛移默化,形成體系的認知能力。此後看問題,不再是那么武斷,那么情緒化,而是有板有眼的走過一個完整流程。這時候你的錯誤在減少,智慧在增加。哪怕是在一個陌生領域,也不會失去清醒的判斷力。

重複一遍,你要學會在網路上搜尋一個思想流程,而不是無意義的點。當這個過程開始,你的大腦就漸然變得充滿智慧。

——有些人會問,為什麼不給個法子,讓大家嘩的一下,就建立起自已的知識體系呢?

老實說,目前這個改變搜尋習慣,是最簡捷的了,比這更省事的法子是奔高等數學衝過去——但對多數人來說,最省心的法子其實最難。莫不如從自我習慣開始,熟能生巧,適用面更廣泛。

(11)

在這時候,我們才會意識到,巴菲特和他的小夥伴查理·芒格,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們是在說,只有把你大腦里的那些散亂的知識點,勾連起來構成完整的體系,這才構成知識本身。這個體系能夠幫助你,改善你的生存環境。

而不成體系的一切,就是查理·芒格所說的——這些無意義的東西,會讓你的人生,非常糟糕。

(12)

網路只是個工具。

而知識,甚至不能構成工具本身,只有系統化的思想,才能構成真正意義上的工具。

吳曉波認為,工具會淘汰人——這話不假,但它淘汰的,一定是那些腦子頑固而保守,沒有形成自我思想體系的人,只有這類人才會排斥進步。並不是你年輕,就一定不在這個行列之中,年紀和進步沒有絲毫關係。

網際網路必將淘汰那些低端運用者,淘汰那些只會搜尋知識點的人。除非你學會運用網路構建體系,用以指導自己的人生實踐。

沒有掌握思想體系的人,任何變化都會淘汰他。而掌握了體系的,就是淘汰體本身。

所以,千萬不要再說網路上什麼都有這種話了。網路上有沒有,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大腦里有沒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