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 普京就是俄羅斯的特朗普

2019-02-11 04:44:56

中國與俄羅斯的關係極端重要,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中國有必要更為審慎地觀察俄羅斯的發展趨勢。我認為,中國的確應該高度重視俄羅斯的一些最新變化,其中有的是應該學習的,有的則是應該引發高度警覺的。

首先,日俄關係的進步,是一種俄羅斯的主動。2016年9月,正是俄羅斯總統普京提出,俄日兩國應“為發展長期政府間關係創造條件”。普京用“創造條件”來勾引日本,達成實現自己的利益目標,同時又約束了日本的企圖心。而安倍為創造更為平衡的地緣利益,也高度重視與俄羅斯的關係,甚至專門設定了前所未有的“對俄經貿合作大臣”這一職位。日俄關係的發展顯然在一定程度上熨平了中俄關係的高度,這是世界地緣格局的最新改變,值得中國警惕,坦率的說,也值得中國學習,今後勢必要從一定的地緣視角來看待國與國的關係,而不宜過多的關注所謂“傳統友誼”。

其次,普京就是俄羅斯的特朗普。普京是一個很有性格的人,他慣於利用自己的性格,以勢壓人,尤其是欺壓特別吃這一套的人。用普京的話講,就是他總是欣賞“一位非常可靠的合作夥伴”(它對沙特薩勒曼的評價)。在日俄關係上,也可以看到這位俄羅斯特朗普的特點,他要求安倍,“不是說要做什麼交換或者交易,我們要找到一個解決方案,讓雙方都不會覺得自己吃虧了或者是輸家”。其生意人的心態一目了然,而在世界上,目前明顯不吃普京這一套的是希拉蕊,這也是普京不喜歡希拉蕊的原因之一。

第三,俄羅斯是公開大規模使用黑客技術干預國際事務的國家。在這方面,有關的證據顯示,俄羅斯有兩隻“熊”,一個是Cozy bear,另一個是FancyBear,這兩個黑客團體,都與俄羅斯情治單位有聯繫。普京雖然否認與黑客攻擊有關,但他的用詞是“我們肯定不會在國家層面做這種事”,可他同時幸災樂禍的指出,“黑客攻擊現在已經非常成熟,根本不可能知道背後人物的身份和位置。”

第四,俄羅斯經濟的好轉並非偶然。目前國際油價正在回暖,全球首次達成凍產協定,導致油價升破了55美元大關。而俄羅斯財政的40%靠油價,顯然油價的回升有利於普京地位的穩固。但實際上,俄羅斯渡過經濟災難,穩定盧布匯率主要用了兩個辦法,一是堅持高利率,實際是全球第二高的利率。二是通過CDS交易來間接穩定匯率,現在俄羅斯5年期CDS已經持續走低,顯然俄羅斯最大的風險期過去了。我並不認為中國就應該學習俄羅斯的高利率,因為俄羅斯沒什麼製造業,所以有條件執行高利率,吸引資本套利。但中國應該加快CDS市場的建設,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遠比直接通過買入和賣出外匯干預匯率效率要高。

在經濟走勢不被看好之際,如何確保國際資本留下來,對於中國的未來是一個嚴重的挑戰,中國除非儘快採取行動,完善資本市場的開放,吸引儘可能多的資本來到中國,否則製造業資本一旦流失,則各種倒退的發生恐怕難以避免。

我們的追蹤研究表明,普京的治理學問還是很深的,他不僅僅在性格上就是“俄羅斯的特朗普”,他也深諳俄羅斯政治環境的秘訣,並且敢作敢為。2017年是俄羅斯的大選年,普京一方面拒絕與對手辯論,但同時又宣布,將在明年1月份一次性發放2000億盧布的退休金,而不是簡單按時上調退休福利。很顯然,此事不僅僅關係到通脹問題,還關係到大選對普京的支持。

未來的中國,在國際上有很大的可能性處於一種艱難的境地,原因是我們受到兩個“特朗普”的夾擊,一個來自俄羅斯,一個來自美國,而至今恐怕我們尚未完全學會如何與這種人打交道,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被動前景。

■來源:安邦智庫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