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讀閒書?

2019-02-21 12:22:47

為什麼要讀閒書?

來源:經理人網 作者:王紹培 編輯:學妹

先說中國一般人的理解,閒書就是“沒 有用的書”,對吧?跟工作沒有關的書,不 能夠給我們帶來實際利益的書就是閒書。 我過去教哲學的時候,被學生問到最多的 一個問題就是,哲學有什麼用?我說什麼 用也沒有,哲學就是一門“沒有用的學問”, 所有人文學科方面的書,在某種意義上, 都沒有什麼用。

比如說,我讀一本小說,既不能拿它 去評職稱,也不能通過它掙錢,為什麼還 要讀它呢?—理由是我們要休息,要讀 一些能夠讓我們放鬆的書,在這個意義上, 讀閒書是很有道理的。小說為什麼不叫大說 呢,就因為小說是一個沒有用的東西。所以 呢,讀小說的人還蠻有超越性的,蠻能享 受生活中閒適的這一部分。

閒暇是用來“沉思”而不是放鬆的

不過,我主要想介紹的不是中國人的理解, 而是一位德國天主教哲學家約瑟夫·皮珀 (Josef Pieper ) 的書《閒暇:文化的基礎》。 這本書裡面分兩個部分,前一部分講的是 閒暇與崇拜,後一部分講的是閒暇與哲思。 西方對閒暇的理解和我們不一樣,我們會 把休閒的那一部分叫做閒暇,但是他們剛 好反對這樣。皮珀把一個人的生命分為三 種狀態:一是工作,二是休閒,三是閒暇。 閒暇是用來“沉思”而不是放鬆自己的— 這是西方很重要的傳統。

在西方的文化傳統中,把認識這個世界 的本質,看作是一個人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這跟中國人非常不一樣。中國人很多時候, 會欣賞世界,會把世界看作可以跟人融為 一體的對象。但西方不是這樣的,他們認 為這個世界的本質是由精神和物質兩個部 分構成,人可以通過觀察和沉思,把握到 世界的本質,這是閒暇非常重要的一個作 用。閒暇還有一個功能是崇拜:人們通過 崇拜的儀式,來跟上帝融為一體,從而把 握這個世界的本質。

就像亞里斯多德很早的時候所說,我 們之所以不能閒下來,就是為了我們最終 的閒暇,因為閒暇是人的本質追求。我們 為什麼要工作呢,工作本身不是我們的目的, 工作是為了讓我們有時間來閒暇,在閒暇中 思考世界的背後是什麼。

閒人三枚:杜尚、維根斯坦、千利休

在西方現代藝術史上,有一個很重要的人 物,也許是排在第一號的人物—馬塞爾 ·杜尚(Marcel Duchamp)。在他很年輕的 時候,在他的畫已經可以賣大價錢的時候, 放棄了繪畫,進到了一個無所事事的生活狀 態里。他用了三十年的時間,在家裡找人下 西洋棋,還寫了一本跟西洋棋有關的書。 作為達達主義的創始人,他認為雖然很多 人都熱愛藝術,但這其實是一個非常無聊 的事情—很多藝術家,他們從事藝術活動就是為了掙錢,掙很多很多的錢,買個 豪宅、豪車,去國外旅遊。

杜尚對這一切都是不以為然的,他覺 得一個人為了掙錢去畫畫,是他非常看不起 的一種行為。所以有人把買畫的定金放在 他面前,他是不要的。他寧可高興了,隨便 做一幅作品拿出來,比如他把小便池掛出 來,上面給一個標籤:泉。這就是他著名 的一個藝術品,達達主義講的就是沒有藝 術,沒有什麼可以解釋。他用這樣一個行為, 批判也嘲諷了所有跟他同時代的藝術家。

杜尚說,人可以不要很多東西,可以 不要房子、車子、妻子、票子……他說“我 熱愛呼吸勝過一切”。他所有講過的這些 話,其實都在講一種已經被現代人所淡忘 的,西方文化中最高貴的一種堅持—人的 目的性。人的目的性不是藝術,也不是讀書, 人的目的就是自身。為了強烈地呈現這樣的 理解,他把生活過成了藝術品。他放棄財富、 地位等去捍衛人的自由。

在杜尚那個時代,還有一個跟他同樣 的,也是對西方文化中的“高貴精神”心領 神會的人,那就是路德維希· 維根斯坦 (Ludwig Wittgenstein)。

維根斯坦是一個非常有哲學天賦的 人。前幾年全世界哲學家投票,選一個他 們心目中最好的哲學家,結果第一位就是 維根斯坦—他的名字排在亞里斯多德 前面。維根斯坦30 歲的時候,先是到 一個學校裡面去做國小老師,教學生認字, 後來他覺得這種行為還太功利,乾脆辭職, 到花圃裡面給園丁去做助手,很卑微的、沒 有價值的一個角色。但他願意讓自己有這 樣一個身份,為什麼呢,因為他覺得哲學家、 教授,那些看起來很光彩的身份,對於作 為一個人的他來說,都是一種約束。

不僅在西方,東方也有這樣做的,比 如說日本茶道創始人,茶聖千利休。

現在很多人喝茶、品紅酒,都會講出 處是哪裡,產量多么少,製作多么精良,茶壺多么名貴,茶杯多么地了不起—在千利 休那個時候也會這樣,表現得爭奇鬥豔, 可能用金子做的茶具來喝茶,把喝茶變 成了炫富的方式。

千利休對這樣一種行為非常 地鄙夷,他認為喝茶的本質在 於要喝出什麼是好茶,要回到 茶本身。他的茶具是非常隨便 的,拿一個碗,只要想喝,端上 這個碗就可以了。喝茶的地方也是非常簡陋 的,而且茶室的門,從下面開一點點,進去 的時候必須跪下來,鑽進去—為什麼要鑽 進去呢?就是說你沒有什麼不得了,沒什麼 好驕傲的,你只是一個喝茶的人,應該謙卑。

杜尚、千利休、維根斯坦,所有這 樣一些善於哲學思考的人,總是能夠非常直 接地進到這個世界最核心的部分。這樣一種 哲學精神的獲取,與拿出一些時間來閒暇很 有關係。這個意義上的閒暇,就是在用我們 天生具有的直覺,來觀察這個世界的本質。

中了工作的毒

很多在海外生活過的人,發現國外的小店 到星期天就關門,不關門的都是中國人的 店。西方人為什麼星期天要關門呢?原因之 一是基督教說第七天是要休息的。這一天 不是用來放鬆,而是用來精神緊張的,這 一天你必須要跟你的本質融為一體。

中國人現在基本上都是工作的機器, 我們中了很深很深的工作的毒,我們覺得 勞動才是美麗的。你問一個人,為什麼要拼 命工作呢?因為要掙很多錢。為什麼要掙很 多錢?因為要買房子。為什麼要買房子呢? 因為我的房子還不夠大—所以就不停地工 作下去,成了“異化的人”。異化的人就是 沒有目的的人,碎片化的人。

今天的我們不知道,如何把人的內在 精神活出來。尤其不知道,人最重要的就 是要自由。讀閒書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重 新恢復人的自由本性,找到一個自由的世界。

文章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若涉及到侵權,請與我們聯繫,謝謝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