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那把淡藍色的傘

2019-02-16 03:19:26

雨夜,那把淡藍色的傘

文 / 晨海雲峰

天氣好像專門和我們開玩笑似的,一整天陰沉沉的不下一點雨,可是下班的時候卻下起了雨。於是我拿起傘騎上車和同事一起下班。來到街上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落下來,雨打在傘上噗噗作響。風很大,幾乎要把傘折斷,霎時又象要把傘搶走。
來到十字路口我們分開了,風也小了許多,雨卻越來越大。深秋天黑的早,再趕上陰雨天天黑的就分外早了。路燈亮了,橘黃色的路燈光下密密的雨線擁擠著往下落,形成了一片雨霧,一陣風吹來,雨線扭動著腰身被拋向漆黑的天空又摔落下來。
街面上聚起了雨水,亮亮的。也許是因為雨天吧,街上的車格外多。一輛挨一輛涌滿了街道,慢慢向前行駛著。十字路口停滿了車,車燈都亮著,金燦燦的車燈映在濕漉漉的柏油路上,長長的,象無數條晶瑩的冰柱,於是路面也亮起了無數的燈。車燈與映在路面的燈形成了燈的海洋。
秋雨總是這樣,一下起來就沒完沒了。淅淅瀝瀝,慢條斯理,很有耐性。天空黑黢黢的一片,路燈光顯得很亮,雨下的很大,密集的雨點織成了白茫茫的雨霧,嘩嘩的雨聲充斥著耳鼓。雨點打在路面積起的雨水上跳躍著無數的雨花。道牙邊兒的雨水已經很厚,污濁的雨水被過往的腳踏車電動車劈開兩道水波,湧向道牙又退回來涌動著,上面漂浮著枯黃的樹葉和草屑。秋風濕漉漉的吹在身上有些冷,身子就像貼在了冰涼的鐵板上。
我騎著腳踏車,忽然,一陣“槖槖”的皮鞋腳步聲傳來,那腳步聲很急像是在小跑,在無數車輛碾壓積著雨水路面發出唰唰聲響和急急的雨聲中,這腳步聲還是那么清晰。循聲看去,只見一位中年婦女舉著一把淡藍色的傘,在步行道上緊跟著一個騎腳踏車的小女孩,小跑著為她撐著傘。那女孩衣服似乎有些濕了,烏黑的頭髮緊緊貼在額上,她把手縮在潮濕的袖口裡,墊著袖口扶著車把慢慢騎著,並不時和那婦女說著什麼。“那一定是母女倆”我想。這雨天母親來接女兒的。母親邁著碎步子跑著,她一手撫著女兒的肩頭,一手撐著傘,她把整個傘都撐在了女兒頭上,而自己半個身子被雨水淋著。雨不停地下著,放眼望去路燈光下雨霧茫茫,雨聲不斷。
“坐上吧”女孩說。
“不用”
女孩望著茫茫雨夜,慢慢蹬著腳踏車,幾綹濕發沾在她的額前,陰冷潮濕的夜風凍的她臉色有些蒼白。而母親一直在小跑著。
雨不停地下著似乎小了一些。天仍然黑沉沉的,沒有一點要停的意思。
“坐上來吧”女孩又說。
“不用”母親很輕鬆地說。她沒有坐在車上。只是一刻不停地為女兒撐著傘。
燈光下可以看到這位母親高挑個兒,戴了一副白邊眼鏡,鏡片上沾了雨水。她穿著深灰色束腰風衣,衣服已被雨水完全打濕了,她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她似乎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忘記了陰冷的夜風,忘記了淅瀝的霪雨,忘記了久久急跑的疲乏。她把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女兒身上,為的是不再讓雨水打在女兒身上。這位母親已經跟著女兒跑了很長的一段路,沒有一刻停息。她一定很累吧,我被這深深的母愛感動了,停了下來,一腳踩在路牙邊,默默注視著這對母女秋夜雨中的身影。女兒似乎並沒感覺到什麼,漫不經心地蹬著車子,若無其事的望著茫茫雨夜,嘴裡還說著什麼。而母親一直把傘撐在女兒頭上,小跑著步子很認真聽著女兒說話。我心裡埋怨做女兒的不懂事,為什麼不能下車和母親相伴而行。“槖槖”的腳步聲在雨夜中長久迴響著,是那么清晰,那么清脆,周圍的一切聲音都消失了,唯有這“槖槖”的腳步聲在我耳畔迴響。那淡藍色傘就像一朵漂亮的蘑菇雲飄在女兒頭上。她的手輕輕撫著女兒的肩膀,緊緊跟著女兒小跑著,鏡片上的水珠在燈光下閃著亮光,沾著雨水的鏡片她能看清路嗎?也許她看的並不清楚,但在淅瀝陰冷的雨水裡能為女兒撐傘擋雨一切都無所為了。我默默注視著這對母女,注視著這對母女漸漸遠去的背影,消失在茫茫的雨水人流中。只有那清脆的腳步聲在耳邊久久迴響。我默默祈禱著老天不要再下了,讓沒帶雨具忙碌一天的人們不再被雨淋濕。
然而,雨並沒有因為我的祈禱而停止,騎腳踏車、電動車的人們大都撐著傘或披著雨披急急地趕路,濺起路邊污濁的雨水打在我的鞋上、褲腳上,涼涼的。一個穿著棗紅色校服小男孩騎腳踏車過來,也戴著一副白邊近視鏡,他看上去很小,沒帶傘,濕漉漉的校服呈暗紅色,短短的頭髮落滿了雨水,雨水順著他稚氣的小臉往下淌,我忽然騎車趕過去為他撐起了傘……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