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鬼谷 | 讓倆小人對對碰的唐代宗

2019-02-17 00:32:15

唐代宗李豫為帝時,李輔國因為擁戴李豫有功,成為大唐以來第一個以宦官身份出任宰相的人。

李輔國這個人為人奸惡,一爬到高位,野蠻本性立馬暴露無遺。他欺壓百官,文臣武將要想入宮必須得先向他朝拜,他甚至不把代宗放在眼裡,還死不要臉地跟代宗說:“陛下啊,您只管在宮中邊兒靜養,朝廷的事兒你交給老奴來處置就行了。”

朝廷里忠心的大臣不忍看皇帝活得這么憋屈,就私下上諫說:“李輔國這傢伙日益囂張,沒人能管得了他,陛下您若是再聽之任之的話,那咱大唐就危險了啊!”

唐代宗每每聽到人這么說,總是一笑,說:“李輔國曾經立了大功,雖然有些放蕩不羈,但他也就是不檢點而已,沒什麼大禍害。我呢,厭倦政務,有他替我理政我還能落個清閒自在,這有什麼不好的?”

忠臣憂心,可李輔國知道這事兒之後卻很高興,他對他的鐵哥們說:“皇上還算識趣,只要他不向我發難,安心當他的皇帝,這樣還挺好的。”

李輔國越是專橫,唐代宗就對他越敬重,他甚至還尊稱李輔國為“尚父”,給他提建議說:“李愛卿你勞苦功高,想必親朋好友門下的弟子也都不少,為了彰顯你的功德,你應該把他們也都一併重用封賞,這樣他們才會感恩你,更好地幫你做事啊。”

李輔國一聽,這不正是我夢寐以求的嗎,於是趕緊封他的同黨程元振為左監門衛將軍、知內省侍;巫士韓穎,拜為司天監,又兼秘書監;劉恆拜為中書舍人。

唐代宗縱容奸佞,朝中大臣怨言頗多,甚至還有人冒死進諫說:“李輔國他一個人亂政已經是罪行累累,陛下竟然還坐視他安插黨羽,狼狽為奸,讓天下的人心懷怨恨。如果再這么下去的話,陛下您就要民心盡失,到那時候就救無可救了。”

唐代宗看罷奏章,偷偷抹眼淚兒。然後,他壓下奏章,命人對那上諫之人說:“你的忠心,朕知道了。皇上另有深意,現在不方便說,只盼你別再上諫了。”

原來,唐代宗對李輔國早有剷除之心,只因為他勢力龐大,所以才一直忍著,不敢貿然下手。他表面上縱容迷惑李輔國,暗地裡卻時時刻刻都在找能制服他的人,以便一擊即中。

李輔國的同黨程元振野心很大,他一獲重權,就想著怎么取代李輔國。他秘密向代宗建議,應該削去李輔國的部分權力,他還自告奮勇說:“陛下若是信我,就憑我的能力,定能讓他的黨羽都倒戈相向。李輔國若是沒了援手,自然就形同孤木,掀不起風浪了。”

唐代宗見有人想整李輔國,立馬親自召見程元振,嘉許他道:“若能除掉他,你就算是立了大功,朕一定會重重賞你。不過李輔國生性狡猾,黨羽太多,你有什麼把握能成事呢?”

程元振:“人們依附他,不過就是貪圖他能給自己帶來好處罷了,有誰會真心擁護他呢?假如陛下給我一些實權,讓我去利誘勸說他的黨羽,這事兒保證能成。”

唐代宗於是提升了程元振的官職,讓他跟李輔國相鬥,讓倆小人對對碰。

程元振得了權力,立馬跟李輔國翻臉,四處活動,到處跟人許諾利益,李輔國的黨羽一時之間紛紛倒向程元振,形成了新的宦官勢力,李輔國被孤立。

寶應元年六月,唐代宗見時機成熟,於是解除了李輔國行軍司馬、兵部尚書和閒廄使的職務,又任命程元振為行軍司馬。

李輔國無力抗辯,只得請免中書令之職。他受守門小吏的刁難,又氣又怒時嘆道:“我不是敗在皇帝的手上,都是那個該死的程元振害我至此啊!”

不久,代宗乘李輔國不備,派人扮作盜賊刺殺了李輔國,割下頭顱扔到溷廁中。遂刻木代其首級以葬,贈太傅,謚醜。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