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醫三十年,懷著一顆滴血的心勇敢前行|徵文

2019-02-14 11:28:13

醫生看病,沒有價值判斷;診斷課本上,也沒有善和惡的診斷。我們在處理病情時,要控制自己不受個人感情判斷所左右,不是說因為一個患者是大善人,就給他更好的治療,如果是大惡人,就往死里治。我們是醫生,不是父親、母親,也不是詩人或者道德評論員。面對病人時,根據自己的專業,給出正確的處理,這就是醫生不能動搖的本分工作。

醫生是需要很強心理素質的職業

文/任平生

隨著媒體和信息技術的發達,以及社會上醫療糾紛的增多。許多老百姓開始對醫生的印象有了改變。醫生從過去的白衣天使甚至淪為了白衣惡魔,老百姓覺得醫生都是為了賺錢而不擇手段的人。

形成對醫生的偏見,有對醫生這個職業在文化上有較高期許的因素,也有媒體在報導上為了吸引眼球而妄作引導的影響。然而反省自身,醫生確實也有在當前環境下做得不足的地方,而且醫生這個職業的艱苦,並不僅僅是專業要求高,工作負荷大,還有對心理素質的考驗。

為什麼說醫生這個職業對心理素質有很高的要求呢?

醫生每天面對的都是有病痛的患者,當一個人受病痛之苦時,定然是心情很焦慮,充滿了負面情緒。醫生也是人,也會受到負面情緒的感染,然而職業要求醫生必須在這樣沉重和緊張的環境氛圍中仍能冷靜地工作,處理病情。因此若沒有鍛鍊出很好的心理素質,是無法勝任醫生這個職業的。

有很多醫務工作者因為如此半途轉換了行業。更不用說還有一些人,在學校的解剖課堂上就已經打了退堂鼓。還有很多醫學院的實習生,進過幾次手術病房之後,便放棄了繼續從醫的念頭。

隨著醫患矛盾的加劇,醫生甚至還可能受到患者的暴力侵害。大家都看到過網上流傳的新聞和視頻里,有因為打針一次未能成功就被患者家長拳打腳踢的醫院產科護士,也有因為新生兒臍帶上有血跡就被家長認為不正常而引發暴力衝突。這樣的事情幾乎每天都在發生,許多同行不禁感慨,絕不會讓自己的子女選擇從事醫務工作。

在從醫生涯中,同時也見多了生老病死,人情冷暖的社會百態,這同樣也是對醫生心理素質的一個考驗。

在我剛做臨床醫生不久時,有一天早上剛上班的時候,醫院的一位清潔阿姨便來找我,懷中抱著一個嬰兒,說是早上清潔衛生時在候診大廳的椅子上發現的。

嬰兒的胸前只留有一張紙條,寫著嬰兒的出生日期。這個嬰兒的呼吸很微弱,全身重度黃疸,於是我們立即將這嬰兒送到婦產科搶救發現那嬰兒還有新生兒肺炎和並發的心率衰竭。那個嬰兒終因搶救無效在第二天死亡,而嬰兒的父母親人,醫院想盡辦法,卻始終無法聯繫上。

俗話說,可憐天下父母心。然而這件事卻在我的心中留下了磨滅不去的痕跡,我始終不敢相信親生父母遺棄嬰兒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眼前。後來從醫三十載,才發現這樣的故事並不新鮮,對於婦產科的醫生和護士而言,已經成了司空見慣的事情。也許,那些最終能被福利院接受的孩子已經是很幸運。

還有一些父母甚至採取了比較接近無賴的做法,將嬰兒遺棄在醫院。在從醫生涯中,曾有一個嬰兒因為患軟骨病,長時間在醫院治療,嬰兒的父母看孩子需要的治療費用越來越多,便悄悄人間消失了。然而醫院卻不能置嬰兒於不顧,便在醫院裡持續照顧這個嬰兒一年多,所有醫療成本也只有醫院自己承擔下來。

後來,終於通過派出所再聯繫到了嬰兒的父母,在民警同志的調解下,他們將孩子接了回去。可是沒過多久,因為孩子病情仍然沒有好轉,他們將孩子又帶到了醫院,之後便又消失了。離開之前他們和醫院醫生說,這孩子的軟骨病若是治不好,他們便不會再來接孩子。醫院無法聯繫上他們,也只有繼續接收這孩子,由兒科病區的好心護士輪番照料著,再一面想其它的辦法。

又過了一年多,孩子的父母始終沒有出現過,後來政府民政部門介入,讓福利院的工作人員來接收了那孩子,這件事才算告一段落。

每年都會有許多遺棄嬰幼兒的事件發生在各個醫院,而醫院通常都很難處理,醫院只能儘量聯繫嬰幼兒的父母,進行勸解。尋求法律手段解決對醫院來說成本很高昂,而且通常需要人民檢察院代為告訴,才可以提起遺棄罪的訴訟。醫院還不能有任何理由就放棄對遺棄嬰兒的治療和照料,所以許多人也就利用了這一點,將這個負擔全部交給了醫院。這也牽扯了醫院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影響了醫院的正常工作。

電視劇或故事書中還常有這樣的橋段,家中的老人生病,子女不為老人病情著想,而是互相算計著老人的遺產問題。這樣的故事在現實生活中是不是有呢?答案是肯定的。

21世紀初的時候,曾有一位老人生病住院。老人膝下總共有八個子女,八家人輪流來醫院看望和照顧老人,無微不至。在大部分人眼裡,都覺得這老人真是福分不淺,兒女各個懂事孝順。然而從值班護士的口中,卻聽說那些兒女常常為了讓老人立遺囑的事情發生爭吵。有一天,幾個子女扶著正在輸液的老人去衛生間回來的途中,老人突然發生心臟絞痛,摔倒在地就再也沒有起來。醫生趕快進行搶救,然而一轉身的功夫,老人的子女便已消失不見了,後來報了案,請派出所的民警幫助尋找老人的子女,都毫無音訊。最後只有醫院通過民政部門聯繫了殯儀館,為老人處理了身後事,而老人未結清的醫療費用,也便只能記在醫院的帳上。

還有一次,有一位老人的四個兒子在醫院為了老人醫藥費的分擔問題發生了爭吵,繼而在醫院開始大打出手,摔砸東西。一個醫生去勸架時,甚至頭部被砸傷,立即被送去搶救。

類似這樣的事情在數十年中實在見過太多,然而作為醫生,我們卻沒有時間去為這些事情感傷和困惑,也無法去探尋每一個事件背後的細節和真相,因為還有許多新的病患等待著我們去救治。

很多病人家屬,會做出將病人遺棄在醫院的決定,大多時候也是因為醫療費用無法承擔。每年在公立醫院被遺棄的病人數量和拖欠的醫療費用數字是非常驚人的,以我所在的城市為例,2014年的時候對全市抽選了11家醫院進行統計,得到的結果是累積的醫療欠費總共有8123萬元,欠費人數有接近8000人。

這個數字平均下來不過是每人1萬多元的醫療費用,但就是這么1萬多元,便讓許多人將患者遺棄在醫院,細想之下,難道不覺得可悲么?

這固然有我們醫療體制的問題,然而在這種現象中,醫院其實也是弱勢群體,醫院是一個提供專業醫療服務的機構,並不能等同於救助機構或者慈善機構。曾有人大代表建議,對被遺棄在醫院的“三無”病人,政府應立法強行讓家人接走,無家屬的則由民政部門接收,並儘快建立專項資金救助項目。這不失為一條可行的道路。

做過多年臨床醫生的人,才能切實體會到魯迅先生棄醫從文的心情。因為有時候,我們仍會發現,作為醫生所能去做的事情其實是非常有限的。

當病人家屬因為孕婦懷的是女孩,就理所當然地要求醫院做引產手術時(正規公立醫院是不會因為性別原因而做引產的,但許多私立醫院給人們形成了錯誤的認識),我們會對眼前的病人和家屬感到厭惡。當我們見到因為不愛惜自己身體而染上各種疾病的患者時,我們也會感覺不到任何同情,甚至感到噁心。

但是我們不能將這種判斷帶入到工作中,我們仍得按照醫療原則作出相應處理。醫生看病,沒有價值判斷;診斷課本上,也沒有善和惡的診斷。我們在處理病情時,要控制自己不受個人感情判斷所左右,不是說因為一個患者是大善人,就給他更好的治療,如果是大惡人,就往死里治。我們是醫生,不是父親、母親,也不是詩人或者道德評論員。面對病人時,根據自己的專業,給出正確的處理,這就是醫生不能動搖的本分工作。

所以許多人會認為醫生看起來冷漠無情,然而卻不能理解對於大多數一線醫務工作者來說,看了那么多人生百態和人情冷暖之後,是懷著一顆滴血的心在繼續勇敢前行。

俗話說,人心是肉長的,醫務工作者也是人,而不是聖人,只能謹守住自己的職業本分,為患者盡力治療。而醫生自己心中的傷,只有咬緊牙關,自己慢慢撫平。

本文選自豆瓣閱讀自出版作品《醫者人心——一個普通醫務人員從業三十年的回憶和思考》

第三屆豆瓣閱讀徵文大賽 「行業」組入圍作品

醫者人心——一個普通醫務人員從業三十年的回憶和思考

作者 任平生

是“醫者人心”而不是“醫者仁心”

他們是白衣天使,也是有著血肉之心的普通人

治病救人,天經地義

是什麼讓從醫者善良的初心

成為了對醫務人員道德綁架的口號

一本從業三十年的一線醫務工作者的回憶錄

是對醫療醫患問題的客觀記錄

更是對職業精神與人性的深刻反思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