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女大學生整容喪命:網紅審美,是徹頭徹尾的垃圾

2019-02-09 21:23:33

國館編輯部:

早上好,我是九妹。

不管你們認不認同,我都想說,網紅審美真得好垃圾!

看看網上那些主播們,長得跟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那銅鈴般的眼睛只給人一個感覺——大是夠大,但絲毫沒有任何美可言。

我不反對變美,畢竟正是對美的追求,才讓人類越來越高級。

但是,當全社會把網紅臉當成一種美,想方設法磨掉自己的特點,變成千篇一律的時候,不好意思,這分明就是在退步!

01

1月3日, 19歲的小夏在母親的陪同下去做隆鼻手術。

在體檢結果完全正常的情況下,小夏被推進手術室,為了求個心裡踏實,母親還特意多花費幾千塊錢,請院長親自主刀。

手術室外,母親一心等著小夏的蛻變,不曾想,最後等來的卻是女兒搶救無效,死在了手術台上的訊息。

從小,小夏就對自己的鼻子不滿意,一直想隆個鼻,讓自己更漂亮一些。

為了籌集夠四萬多元的手術費,小夏從大二就開始兼職打工賺錢。

看女兒對整鼻子那么執著,母親還給小夏資助了2萬塊錢,特地選擇了當地最大的整形醫院,誰能想到,事情最後變成了這樣。(來源:紅星新聞)

為了變美,最後卻成了悲劇,這樣的新聞屢見不鮮。

曾有數據統計,每年,醫美投訴數量都高達2萬起,相當於每一小時都有兩個人,因為整容致死、致殘、致毀容而投訴。

在這個能快速變美的時代里,只要你願意,5000塊就能讓小眼睛變大;8000塊錢就能讓皺紋變少;10000塊就能讓面部年輕……

看似,女性終於找到了終極武器,對抗歲月對容顏的摧殘。可是,這些看似安全、無害、快捷的高科技,其實,早在暗地裡標好了價格。

每變美1分,你都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02

本想變美,眼睛卻瞎了

21歲的小琴,在朋友圈看到玻尿酸隆鼻,不用開刀、不用拆線、恢復時間快,一下就心動了。

沒有多想,一大早起來,小琴就去打了一針。

可是沒有過多久,小琴右眼就看不清了,後來徹底看不見了。

這一下,小琴著急了,趕緊跑到眼科一檢查,發現視網膜已經壞死,原因就是玻尿酸注入了面部血管,造成視網膜動脈栓塞。

本來只是想美美的,結果眼睛卻瞎了,小琴報了警。

很顯然,那個“微整形美容”的朋友,根本就是沒有行醫資格證,而且她注射的玻尿酸來源都不明,不知道是從哪個小作坊批發的。(來源:新浪)

現在,有很多快餐式美容項目,只需要一頓飯的時間,就能做個美容項目。

其中,注射類項目最受歡迎,玻尿酸、肉毒素、美白針。

確實,這些東西打入體內會有一定的效果,可是它的風險跟效果成正比。

比如,打一針就能瘦臉的肉毒素,如果控制不好劑量,能把人直接毒死;就算控制好了劑量,臉是變瘦了,但你的笑容也變僵硬了,整個瞬間能夠老十歲。

▲ 你能相信右邊的女孩只有23歲嗎?

再比如,打一下就能白成一道閃電的美白針,在多個國家都被政府強行叫停,有的美白針成分,對人體有著很大的傷害,比如注射過多的VC,對腎臟不好的人來說,就等於是在自殺。

香港女星陳莉敏,曾經自爆在家自行注射美白針險些喪命。

最可怕的還不是這些,而是美容針的效果僅僅能夠維持2~3個月。很多人,在美容針及時的反饋中嘗到了甜頭,動不動就想著去打一針,就跟逛街買衣服一樣。

久而久之,要不臉變得越來越僵,要不肝臟變得越來越弱。

即使如此,注射類的醫美項目還是特別火爆,還是有很多或許不明真相,或許不怕死的人,三五成群就去打針變美了。

03

本想變美,卻越來越醜

去年12月,有著“電風扇阿姨”之稱的女歌手韓慧景去世。

很多人都說,她就是被整容毀掉了一生。

年輕時,韓慧景特別美,還曾是一名模特,長得美、身材好,跟大眾女神朱茵頗有幾分相似。

但是由於過度愛美,韓慧景迷戀上了在臉上動刀的快感。

她曾多次注射矽膠填充臉部,到最後,都已經到了連醫生都拒絕接收的地步,但她還是不死心,自己就跑到黑市購買矽膠自行注射。

最後,韓慧景還是沒有留住青春、沒有變得更美,反而整張臉都變畸形了。

整容最可怕的是什麼,就是一旦嘗到甜頭後,就沒法及時剎車,越整越上癮。

可是當你上癮了以後,結果不是變得更美,而是開始變醜、變僵、變奇怪。

人體很精密,哪怕面部一小塊的皮膚都布滿了神經,把還沒有經過時間檢驗的物品注入體內,說實話,這就是再給未來的自己挖坑。

比如說,在十多年前,奧美定是整容中常用的材料之一,因為臨床套用的時間短,在危害還沒有發現前,很多女性已經拿它豐了胸、墊了下巴。

結果,原本要變美的東西,卻遊走在身體各處,下巴歪的歪、胸擴的擴,要多醜有多醜。

港星邵音音,就是因為下巴注射了奧美定,被貼上了整形怪的標籤。

整形醫生會告訴你,整了容會讓自己變得多美,但沒有告訴你,後期的結果是什麼。

比如,上文中提到的玻尿酸,是最常用的微整材料,可以豐唇、隆鼻、填飽蘋果肌。

但是,玻尿酸沒法被人體100%代謝,殘留物會體內形成另外一種物質,只能通過手術取出。

變美可以,但不要把美交給有副作用的物質,尤其是沒有經過時間檢驗的物質。

因為,最後受苦的人是你,而不是套用它們的人。

04

本想變美,卻背了一身債

曾有新聞報導,成都高二某班,學生集體去整容,全班同學,只有一個人沒有割過雙眼皮。

現在年輕人都越來越熱衷於整容,尤其是一些在校的學生,堅信變美要趁早的道理。

千萬不要覺得,只有手頭寬裕的學生,才有機會去整容。對於普通家庭的孩子來說,只要想整容,錢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

因為,很多整形醫院,絕對能幫你解決錢的問題。不少整形醫院,都跟放貸機構有合作,只需要一張身份證就能秒貸到款。

但最大的問題是,對於一個沒有工作、沒有收入的學生來說,肯給他們貸款的往往都是一些不正規的機構。

要么就是嚇人的利滾利,借5萬還8萬,要不就是逼你不斷墮落再墮落。

曾有新聞曝光,有一家貸款公司,專門為需要整容的年輕女孩貸款,額度一般由你的長相決定,長得越漂亮,貸到的錢就越多。

曾有一名大學生,就是為了變美,背上了5萬塊錢的高利貸,為了還清高利貸,被迫賣淫償還債務。(來源:大渝網新聞中心)

這就是很多整容機構最噁心的地方,通過不斷降低門檻的方式,原本就沒什麼錢的人也能提前消費,去整容。

對於渴望變美的年輕人來說,他們會不斷放大美的必要性,目光也因此會變得短淺。

如果這時,有人肯給一個變美的機會,他們哪裡會想到什麼明天,只想著今天能變美就好。

可是最後呢?就是在拿未來在賭,賭注還是一張好看甚至還不能說得上是好看的臉。

05

本想變美,卻被忽悠了

《時代周刊》曾做過一篇長文報導,有記者調查發現,整形機構靠作假忽悠消費者,已經成了一種風氣。

澳大利亞的整形醫生Tony prochazka,是行業內相當有名的專家。

很多醫美機構就打著他的旗號招攬生意,欺負人家不懂中文,就瞎編他的身份,一會兒是這家的院長、一會兒又是那家的專家。

有錢的機構,就直接請他來坐診裝門面,通常只要有他在,一個周末就能收好幾個病人,但是他一次手術都沒有做過。

事後,Tony prochazka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這些整形機構就是收著專家的費用,卻找其他醫生代做手術。

像這樣的事情,在整形行業裡面都是見怪不怪了。很多業內頂尖的外籍專家,都被整形醫院拿來欺騙消費者了。

現在,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三整容大國,市場的需求明顯增大,但是靠譜的醫生並沒有相應增加。

有的醫生,甚至連醫師資格證都沒有,只是上崗培訓幾天,就敢給人開刀做手術,專業性真得讓人不放心。

《焦點訪談》曾調查過8家醫院推薦的14名韓國醫生,註冊並取得行醫許可證的,只有1人,其餘13人均為無行醫執照。

曾有數據統計,在一些醫生接診的整容者中,60%~70%都是因為手術失敗,前來做修復的,很多人都是花3萬塊錢整容,花10萬塊錢修復。

醫生專業性參差不齊,這不僅僅是小機構的問題了,就連一些知名整形機構也都有這樣的問題。

在知乎上,有一名網友就爆料,自己在上海一家知名整形機構割雙眼皮,原本一個特別小的手術,結果還是被割壞了。

割完雙眼皮後,眼睛醜不說,眼睛都已經閉不上了,每次睡覺都漏光。

整形行業是一個超級大蛋糕,現在還屬於中國的朝陽產業,不少曾經靠坑蒙拐騙發家的美容院老闆們,現在都紛紛轉行做整形。

想想都覺得可怕,坑騙完媽媽輩們,這些人又用相同的套路來坑騙年輕人。

06

想變美沒錯,

但不要屈服於垃圾網紅審美

現在大家整容並不是因為自身的缺陷,而是追求所謂的“潮流”、“大眾審美”。

在綜藝節目中,曾有一個整容女引起了網上的熱議。

從14歲開始整容,吳曉辰前前後後已經花了有400多萬,她說自己很熱衷於整容,當下流行什麼就做什麼樣的整容。

如果流行厚厚的嘴唇,就給自己豐唇;如果流行尖下巴,就給自己削骨;總之就像換季買衣服一樣,就是跟著時尚走。

記得很多年前,有人在網上吐槽說,韓國小姐的選美大賽,簡直就是連連看,所有選手長得都差不多,都是高鼻樑、大眼睛、尖下巴,一點都沒有特色。

沒想到,這才過了幾年,不少中國人的審美力已經嚴重下降,只是一心在追求變成一個模子的美女,只能欣賞得了,高鼻樑、大眼睛、尖下巴。

相反,曾經一直都被國人吐槽的韓國,近幾年,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藝人,選擇不整形。

在電視上,不少小眼睛、塌鼻子、大圓臉的女生成了女主角。

甚至,就連去年的韓國小姐大賽,勝出者跟以前的路數完全不一樣,五官沒有那么精緻,但是卻有自己獨特的美麗。

我從來不反對對美的追求,甚至不反對適當的整容,但我反對所有人都在用統一的審美去看世界。

因為,當你的審美是跟著潮流走,你的審美總是很網紅,那只有一個可能,對美你根本就沒有自己的看法,只能是附和著大眾。

07

你比想像中要更美

曾經看過一個視頻,一個法庭犯罪畫師,通過女性對自我外貌的描述,幫她們畫出自畫像。

“我的臉很大、很圓”

“我臉上的雀斑越來越多”

“我的下巴特別突出,尤其是我笑的時候”

……

當第一張畫像畫完後,畫師又會叫來另一個人,通過對前一個人的描述,再畫另一幅畫。

“她很瘦,她的下巴很好看”

“她的眼睛很好看,尤其是她笑起來的時候”

“她有一雙閃亮亮的藍眼睛”

……

結果就是,畫師畫出的兩張自畫像,根據陌生人描述畫的,往往比根據自己描述畫的要好看的多,也更接近本人真實的長相。

人們對自己的長相會更苛刻,比外人給自己打得分值更低。

有一個詞,叫體象障礙,指的就是那些明明長得很好看,卻對自己評價很低,不認為自己長得好看。

有了體象障礙的人,總是在心裡一遍遍告訴自己,我的皮膚不夠好、眼睛不夠大、鼻子不夠挺、身材不夠好……

每天都在這樣的自我否定中,總是會把醜當做是人生不如意的藉口。

沒有人追,是因為長得醜;不被人尊重,是因為長得醜;工作不順利,是因為長得醜。

然而事實上,他們根本不醜,那些被自己放大的瑕疵,其他人根本都沒有注意到!

很認同《奇葩說》中,柏邦妮曾表達過的觀點:

“如果你把你人生的不順利、不幸福、不成功歸咎於我不好看,我沒有整容。

所以你想通過整容成為人生贏家,這已經不是一個人生贏家的心態了。

真正贏家的心態是:不是我加上這一坨我才可以,而是少了這一坨老娘照樣牛逼。”

08

在跟歲月的比賽中,人類永遠不會成為贏家。

臉上的皺紋,不是讓你變醜的原因,你對皺紋的憂慮才是你變醜的開始。

沒有人要阻止你變美的步伐,只是在變美前,請稍微想一想,為了愛美,值得去冒這么大的風險嗎?

美應該是多元化的,高挑有高挑的美,豐腴有豐腴的美,活著本來就是要成為獨特的自己,何必花錢受罪,讓自己變成了複製品。

千萬不要成為別人利益下的犧牲品,你的生命比什麼都寶貴。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