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如何演得像一個演技派

2019-05-13 12:10:04

《北平無戰事》謝幕,七大影帝“飆戲”如今也可以分出高下了,影評人卓別靈在自己的微博里給各位排了下坐序,“王慶祥倪大宏算一類,舞台和影視方法的結合,改細膩的時候細膩,改外露的時候外露”,“陳寶國程煜是純電視劇表演,臉上每條肌肉都在演戲,人物內心一目了然”,不過她最喜歡的還是祖峰王勁松廖凡董勇這幾位,“長相家常,方法不外露,便於融入角色”。比廖凡小四歲的“雙料影帝”劉燁,被她歸到了“年輕演員”類別里,“他們之間演對手戲尚可,一碰到前述幾類演員就原形畢露”。她感慨“火華哥這演技也忒經不起比了”,這也是很多《北平無戰事》觀眾的共同想法——以前咋沒覺得劉燁演技不夠用呢?

這的確是一個出人意料的事情。劉燁以《那人那山那狗》出道,23歲,就以《藍宇》獲得了金馬影帝。在差不多年齡段的內地小生里,被認為是鐵鐵的“演技派”。如果不是把方孟敖演成了面癱,他的演技幾乎從未被懷疑過。

演技好壞,這本質上是一個審美問題,一向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事情,難以無差別地讓全世界不同性別不同種族不同年齡的人取得一致性意見。且由於每個人都覺得只有自己才掌握了事實的真相,參與度極為踴躍,“張柏芝到底有沒有演技”這種話題,其討論難度,堪比“劉詩詩到底算不算美女”。所以,相比演員的演技水準,歌手的歌藝水準,因為HIGHC、海豚音、轉音等硬標準的存在,就容易評價多了。而“××××到底有沒有資格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這種問題,則因為有著討論的準入門檻,雖說也眾說紛紜,但也不會引發全民大討論的熱潮。

在好萊塢的明星制時代,電影圍繞著明星魅力而展開,明星們從頭到尾只需要演好一類角色即可,嘉寶從未增肥50磅來演一個女拳擊手,居然也可以獲得“百年來最偉大的女演員”的第5名,而克拉克·蓋博,只需要拿出他招牌式“壞男人”微笑,即可獲得口哨聲和掌聲——這對於演員來說,真是一個好時代啊。但這個年代,明星制早已崩塌,一個明星若要證明自己的演技,就必須挑戰所有類型的角色,“什麼都能演”是鑑定演技的唯一標準,最能證明演技的角色是與明星本人相距最遠的角色,唯有如此,才可獲得獎狀。

不過在我們國家,演技評定也另有一套標準。無論是工商業、網際網路業,還是娛樂行業,我們都信奉“先做人,再做事”這樣的理念。所以一個演員演技行不行?那得先看看他做人行不行。比起結果來說,我們更容易注意到一個人的態度,於是,在大眾的認知里,談文藝=真文藝;文藝=能演好深度複雜角色;演過文藝片=演技好;沒什麼偶像架子=走實力派演員路線;不炒緋聞=在這個浮華的世界,沉下心雕琢自己演技。反之,不談文藝=不理解世界和人性;演商業片=演技差;有要成名的強烈企圖心=急著賺錢,浮躁;有大量花邊=私生活如此混亂,根本不配稱做演員。

因為人們這些認知誤差,所以出現了很多“被高估/被低估的演員”。你看章子怡,哪怕她已經集滿了12個影后,也有相當多的人認為她憑藉的只不過是運氣。為了避免出現章子怡這樣的認知慘案,明星們在演好什麼雙重人格、變態殺手、心碎的母親、輕佻的舞女之前,人生里最重要的一個角色其實是,“如何才能演得像一個演技派”。

所以,不妨為內地明星提供一份如何迅速成為實力派的簡單攻略:

1、接受採訪的時候,儘量少提及“時尚”,而應該是“怎么舒服怎么穿”“不太看重品牌”(還記得秦海璐因為說自己看重時尚而被網友圍攻的案例嗎?)。也不要像謝娜一樣,表示自己最喜歡的書是《娜么快樂》。作為實力派,閱讀水準至少得嚴歌苓級別起,要是能適當提提法國存在主義就更不錯了,不過只提薩特和西蒙·波伏娃也略嫌太口號化了,以賽亞·柏林、齊澤克至今在娛樂圈還無人提及,可以搶先占領此山頭。

2、去西藏走走,去非洲轉轉,對於提升演技形象是很重要的。培養一點寫作、攝影、畫畫的愛好,就更是錦上添花了。

3、“為拍一場戲在冷水裡泡了12個小時”“沒有用替身,自己親自從30層樓上跳下來”之類的故事,應該多一點,再多一點。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接受“說了就等於做了,做了就等於做好了”的邏輯,但至少,你的冬粉為你出門掐架的時候,懷揣一些這樣的案例是能立刻讓他們覺得自己戰無不勝的。

4、整理自己的朋友圈,避開那些已經被劃分到走“徹底商業化”路線的人。無論如何,於正和郭敬明都不應該出現在你的微博關注名單中。他們只能是某天實力派成就達成後,回顧人生時提到的“還沒完全看清自己演藝道路”階段里出現的名字。

5、選擇恰當的角色,在我國,“一個農民的兒子”、“一個失去了孩子後悲痛欲絕的女人”此類角色,相對於“一個陷入了愛河的少女”“一個來自於外太空擁有超能力,閃爍著鈦金屬光澤的機器人”來說,容易獲得全民一致贊成票。另外,“拜金女”“小三”此類角色也要謹慎,這類角色雖然不乏發揮空間,但是很可能得罪所有女性觀眾,把自身形象與電影形象畫上等號,有得不償失之虞。

以上,僅供參考。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