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為何對我如此不公?

2019-03-17 18:54:19

1

2010年6月19日13點43分,陳小英艱難地疊著被子:“我女兒怎么還沒有回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每天到這個時間我和女兒還有我的爸爸和老公的聾傻弟弟就餓得難受,估計在外面收破爛的老公就快回來給我們幾個人做午飯了。”

2

費了很大力氣疊完被子,陳小英還沒看到外面玩耍的女兒回來,急得直抹眼淚:“我女兒一個人11點的時候就跑出去耍了,我不讓她跑出去,她自己偷偷地跑了,我好擔心,她要是在外面被磕碰了怎么辦?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還怎么活?”

3

焦急等待中的陳小英終於看到女兒哭著歸家,連聲責怪道:“顏舒月,你是不是餓得肚子又痛了?你怎么這么不聽話,你這么長時間跑到哪裡耍去了?你要是摔到水塘里了怎么辦?媽媽是個殘疾人,媽媽不能陪你出去玩,你知道媽媽有多擔心你嗎?”

4

得知女兒在外面玩耍的時候把腿皮蹭破了,陳小英不再責怪女兒,轉身從床頭拿出醫用酒精給女兒擦傷口:“顏舒月,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讓你一個人到外面去耍,你非要去!這下又把你的腿弄破皮了吧?如果下次你再亂跑,我就把你拴到床腿上,讓你再也跑不出去!”

5

聽到媽媽要把自己拴起來,顏舒月擦完酒精轉身又跑了出去。陳小英急忙下床並手扶窗沿艱難移動,她低聲喊道:“顏舒月,你這個孩子怎么又跑了?你就怎么這么不聽話?你快點回來,門口的水塘不能去,聽到了沒有?你爸爸馬上就回來給我們做飯吃了。”

6

藉助土牆艱難行走的陳小英嘆氣說道:“女兒剛學會走路的時候老是摔倒,看到女兒摔倒,我很想跑過去把她抱起來,可自己連站都站不穩還怎么抱?無奈下我只能用繩子把女兒拴到床邊,拴的次數多了,女兒就害怕看見我了,如果不是孩子餓得厲害了,她是不願意回來的。你看,剛才我說要把她拴起來,她立馬就跑走了。”

7

來到屋外的陳小英繼續藉助木板凳追尋女兒:“顏舒月,聽媽媽的話快點回來,不要到水塘邊去,媽媽剛才錯了,媽媽騙你的,媽媽以後不會把你拴起來了。”

8

任憑陳小英喊叫,女兒還是沒有回來,無奈的陳小英靠著倒塌的房屋土牆大口喘氣:“顏舒月這孩子真的是被我拴怕了,現在她會跑了,我再也管不住她了,你說她一個小孩老喜歡到水塘邊有多危險?要是她掉到水塘里誰能救她?她要是有個意外我這個做媽的怎么活?”

9

滿頭大汗的陳小英只能轉身坐在板凳上等女兒回來:“我自從生了女兒後身體就越來越胖了,腿也越來越彎越來越疼了。從門口到這個地方,正常人頂多十步就可以走到,而我要累得一身汗才能挪過來。”

10

半個小時後,陳小英的愛人顏加財匆忙回家,攙扶陳小英進屋的顏加財責怪道:“我和你說過多少遍了,讓你不要一個人出去,你偏要出去,摔倒了誰扶你?每次你都說是為了出去找女兒,女兒現在長腿會跑了,你這樣的人還能追上她?還是老辦法,直接把她拴在床邊就行了。”

11

從水塘邊把不願回家的女兒抱回來,看著哭鬧不停的女兒,顏加財大聲呵斥道:“不許哭了,看你再往哪裡跑,以後再不聽你媽媽話亂跑,就把你拴起來,什麼時候聽話了,才不拴你!”

12

聽到老公的呵斥,陳小英吃力地哄著女兒不要哭,不一會女兒就睡著了:“不是女兒的錯,是我的錯,如果我能走路,我就可以帶著女兒一起到外面玩耍,如果我的雙手正常,我就可以給女兒做飯,女兒就不會挨餓了。”

13

安頓好妻子和女兒,顏加財開始忙著做飯:“我們家吃飯是飢一頓飽一頓,我如果回來得早就早吃,如果收破爛回來晚了,老婆、女兒、岳父還有我那個又聾又傻的兄弟就只能吃下午飯了。”

14

“我們這個家太窮了,我們這個地方的人都窮,如果全家人能依靠幾畝地生活的話,肯定餓不死,但絕對沒有錢花,我也想讓全家人稍微吃得好點,也想到外面去打工掙錢,可是我走了這個家怎么辦?沒辦法,我只能靠收破爛和晚上到水田裡釣點黃鱔弄點錢補貼家用。農村路不好,趕上下雨就不能出去收破爛了,我也想養幾隻豬或者小雞,但沒人能幫忙,只能放棄。”忙著刷鍋做飯的顏加財無奈地說。

15

下午3點32分,吃過中午飯的陳小英特意要求顏加財燒點熱水給自己洗頭:“我是個很喜歡乾淨的人,也希望老公每個月可以幫我洗一次澡,可我們家洗澡不方便,老公又特別忙,所以我就儘量在天氣暖和的時候洗下頭,一個月能洗一次頭就足夠了。2008年年初的時候,我看到老公實在太累了,就讓他在集鎮上賒了一台700塊錢的洗衣機回來,結果到現在還沒有錢給人家。”

16

“顏加財,你等下出去的時候到集鎮上看一眼爸爸,爸爸今天上午胃痛得很厲害,我就讓爸爸帶了你這幾天釣的黃鱔到集鎮賣點錢買藥吃,爸爸今天早晨走的時候和我說他快要死了,還讓我不要為他操心浪費糧食了。爸爸真可憐,他都是因為照顧我和哥哥兩個人累垮的。”緩慢洗頭的陳小英對顏加財說道。

17

聽到陳小英的說話,忙著摘蠶繭的顏加財苦笑道:“月前我賣了一口袋菜籽,才賣了170塊錢,我考慮買個好點的礦燈可以多逮點黃鱔賣錢,結果我花了70塊錢買了一個礦燈,沒用幾晚就掉水田裡弄壞了。現在想想,那個時候真不應該買礦燈,應該把賣菜籽的錢都給你爸爸買藥,今年我還指望家裡養的蠶可以賣個好價錢,結果又是空歡喜一場。家窮不怪你,怪我這個當家的男人沒本事。”

18

洗完頭,陳小英跟在身後幫自己梳頭的顏加財說道:“老公,我嫁給你已經三年了,你越是對我好,我越是覺得欠你太多,有時候我在想,要是能有錢把我腿治好了,我能夠重新站起來的話,我一定燒兩大鐵鍋熱水,把你,把我的女兒,把我的爸爸好好洗一次澡,陪你一起收破爛,讓我好好伺候你到老。如果將來有錢就把房子修好,沒錢修也無所謂,只能這樣了。我現在只能求全家人平平安安,將來女兒長大了,能嫁個好人家就滿意了。”

19

梳完頭後,顏加財把陳小英攙扶到床上後就匆忙離家到外面繼續收破爛。陳小英坐在床上打開電視,談到自己的身世時她掩面而泣:“以前由於家裡太窮,媽媽把我生下來的當天就和別的男人跑了。媽媽走的第二天我就開始發高燒,三天后高燒才退。媽媽走了,爸爸還要照顧我和哥哥,還要種地,沒有辦法就只能把我送到姑姑家養。姑姑家土地多,他們外出幹活的時候就只能把我放在床上,兩歲的時候爸爸把我抱回家,雖然那個時候我兩歲了,但是我還不會爬,我的兩隻腳也開始變形了,一隻腳往外,一隻腳往裡,村里人說這是小兒麻痹症的後遺症。為了讓我能夠走路,爸爸在農閒的時候就背著我到處找人看病。從我記事開始,爸爸就很累,白天下地幹活,天黑了回來還要給我和哥哥做飯,只要有空閒時間,爸爸就會背著我走很遠的路找各村的赤腳醫生給我看病,只要聽到誰家有偏方,不管多遠他都會背著我去。印象最深的是在我六歲那一年,有一次,在爸爸背我回家的路上,老天下起了很大的雨,為了不讓我淋雨,爸爸就把我抱在懷裡,一路上我也不知道爸爸跌倒過多少次,我就知道等爸爸把我背回家時,他身上摔得到處都是血,爸爸一邊給我換衣服一邊哭著告訴我,他實在沒有錢給我看病了,他對不起我,他還說如果他有本事能夠讓媽媽吃飽飯,媽媽也不會不要我。那一次爸爸哭得很厲害,哭了很長時間。
雖然我不能站起來走路,但是看到村裡的娃娃們都去上學,我就和爸爸說我也想去上學,也想到外面走走。爸爸說學校不要像我這樣的殘疾孩子,他也沒有錢給我交學費,所以我每天就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別人家的小朋友背著書包路過我家門口。爸爸害怕我亂跑,每次外出幹活的時候就把我關在家裡,不讓我出來,每次看到哥哥從外面玩累了回來的時候,我就求哥哥拉著我出去看看,哥哥不僅不帶我出去,還罵我是個死瘸子,我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哥哥從小到大都沒有把我當一個人看過,我真的理解不了到底為什麼,我畢竟是他的親妹妹呀!
2006年年初的時候,我還不到20歲,一直操勞的爸爸突然病倒了,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爸爸和不管爸爸死活的哥哥,我只能哭,除了哭我什麼都幹不了,我就對親戚說趕快找個男人把我嫁出去,我結婚的要求是不管對方年齡多大、多窮、多醜,只要可以帶上爸爸一起生活就可以了。我只能這樣選擇我的人生,因為我知道,我是個廢物,連自己吃飯穿衣都不會的廢物,更不要提照顧我爸爸了。在親戚的介紹下,我和比我大22歲的顏加財見了面,他同意了我的要求,顏加財也說了他的情況,他的爸爸媽媽在他十歲的時候就死了,小的時候一直靠四處要飯為生,長大後就一直幫人幹活討生活,再後來就四處打工掙錢,由於家裡太窮了,打工也掙不到錢,再加上還有一個又聾又傻不會幹活的弟弟,所以就一直娶不上老婆。
就這樣,和顏加財見面的第三天,我們結婚了,結婚的時候連一套新衣服都沒有買,婚後雖然家裡非常窮,但他對我和爸爸都很好,顏加財曾說過,他找我主要是想要一個孩子,好讓家裡有個後代,看到為家四處勞累的老公,我很想給他生個孩子,也算是我給他的一個回報吧。
2007年8月份的時候,我們的女兒顏舒月出生了,孩子出生後,我原本殘疾的雙腿越來越疼了,身體也越來越胖,家裡的日子也更難過了。為了掙錢養家,我老公起早貪黑四處收破爛,由於我雙手不能給孩子換尿布,老公晚上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給孩子換尿布。
2008年5月12日,我們這裡發生了大地震,看著泥巴牆來回搖晃,我只能趴在女兒的身上哭,我死了沒有關係,我害怕女兒沒了。或許是我和女兒運氣比較好,我居住的這間土房子居然沒有被震倒,旁邊的幾間土房子都被震倒了。
地震後過了3個多月的時間,我和老公看到我們家房子已經成危房了,就想和又聾又傻的弟弟一起蓋三間矮磚房。按照規定,國家給了2萬塊錢的蓋房補助款,剩餘的錢我老公就只能四處找人借錢,借到將近2千塊錢的時候,人家知道我們家實際情況後,不僅不願意借錢給我們,還有人陸續過來要錢,所以現在三間房屋也蓋不起來了,我們一家三口只能冒險繼續住到這間危房裡。
我是本地人,我有自己的名字,但是本地人都不怎么和我說話,也不知道我叫什麼,也沒有鄰居找我做朋友,知道我的人看到我半爬著走路的樣子,都在背後對我指指點點,我也想到外面走走,可是一個人不敢去,如果我摔倒了,我就起不來了,所以我只能躺在床上看電視,可能是受電視機的影響吧,我現在說的很多話都是電視裡面的國語。這台電視機是老公收破爛的時候花了20塊錢買來的,後來花了幾十塊錢修好的,因為沒有錢買接收天線,老公就從鄰居家裡接了一根不要錢的天線過來。老公對我說這台電視機就算是我們的家用電器了。應該說有了這台電視,我的日子就好過多了,當我一個人躺在床上很無聊的時候,我就可以通過看電視來打發時間,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看電視很浪費錢,如果電視看得多了,一個月就需要好幾十塊錢的電費,老公沒有錢交電費,電工就跑過來把電給停了。為了少交點電費,我只能少看電視。這台電視機讓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也讓我看到了自己的可憐和無助,很多時候看到電視劇悲情部分的時候我都會掉眼淚,不是為電視裡的故事而哭,而是為自己可憐的命運而哭。
從小到大,我基本上沒有穿過新衣服,結婚的時候我連一套新衣服都沒有買,我沒有到過集鎮。不知道為什麼,當我看到電視機里有很多人民幣的時候,我就很想要,這可能是我很少見過錢的原因吧。不瞞你說,我到現在也有幾十塊錢的私房錢,這些錢是我從小到大積攢下來的,我一直捨不得用,因為我不知道該怎么用這筆大錢,有可能我會把這些錢用在女兒結婚的時候。我平時也想和老公要錢花,讓老公買點肉回來改善全家人的生活,可是老公沒有錢,更不可能經常買肉回來。
我是個很愛乾淨的人,我也愛臭美,可我的手和腳都不能自理,又能有什麼辦法讓自己乾淨?去年鄰居的一個小朋友送給我她花了一塊錢買的一對耳環,我可高興了,這也是我今生到目前為止得到的唯一的一個裝飾品。
電視上有很多廣告,說可以治好各種病,有一次晚上我做夢夢到電視裡的幾個醫生到我家把我的病看好了,可能是太高興的緣故,我一直哈哈大笑不停,後來還是被吵醒的老公把我的嘴捂上,要不然我的寶貝女兒肯定要被我笑哭了。從小時候會記事開始,我就記得爸爸總帶我去看病,可爸爸沒有錢,看的都是一些赤腳醫生,我一直相信自己的病如果到正規醫院是可以看好的,可我們家連吃飯都成問題,我只能做做夢算了,現實和電視裡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現在我爸爸也老了,走路也走不動了,爸爸說他的胃每天都痛。從小照顧我,給我洗頭的爸爸再也不能幫我洗頭了。聽醫生說如果爸爸是胃癌晚期,再不動手術的話就快要死了,我想向老公要錢給我爸爸看病,讓我爸爸享下我的福氣,可家裡真的拿不出錢呀,也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錢才可以救我爸爸一命。看到爸爸痛苦的表情,我真的想到了死,我太對不起爸爸了。說實話,沒有結婚前我也想過自殺,最終沒死的原因還是捨不得丟下爸爸。自從生下女兒後,我的雙腿就越來越痛,身體也越來越胖,生活越來越受罪了,現在偶爾也會有想死的念頭,可一看到我的女兒,我不能讓她和我一樣從小就沒有媽媽,所以我不能死。
由於女兒出生的時候我和老公沒有辦結婚證,所以孩子一直上不了戶口,考慮到孩子再過兩年就要上幼稚園了,我和老公就在2010年4月6日補辦了結婚證,結果還是不能給女兒上戶口,上面的幹部說需要幾百塊錢才可以上戶口。
我從電視上看中央給貧困家庭每個月低保補助,我就讓老公找村長申請,村長說沒有指標。我就讓老公去給村長送點禮好辦事,老公說家裡一沒有錢,二沒有養雞。無奈,我只能坐在家門口等村長路過,好不容易遇見村長了,我就和村長說,這個家真的很可憐,真的需要國家補助,結果村長還是那句話老話——沒有指標辦不了。
我一直沒有媽媽,如今,我也做媽媽了,才知道母親很難當,像我這樣的母親更難當,連女兒的日常生活起居都照顧不了,什麼都不能幹,孩子小的時候我就把孩子放到被窩裡,孩子大了,學會走路了,為了不讓孩子亂跑,我就用繩子把孩子拴起來,時間一長孩子都被我拴怕了,孩子就求我放她出去,可是我不能放,一放孩子掉到水裡沒了怎么辦?以後日子又怎么辦?我們家真的再也經受不了打擊了。有時候孩子調皮,老公的傻弟弟就打我的女兒,我想上去護住我的女兒不讓他打,可是我走不了根本保護不了我的女兒,我真的很無助,我真的不想讓我的女兒在外面受半點委屈。真的好羨慕周圍的鄰居,她們能夠用自己的雙手把自己的孩子照顧得健健康康的,漂漂亮亮的,而我什麼都不能幹,一想到這些,我心裡真的很難受,真的很心酸,命運為何對我如此不公平?對我女兒不公平?對我老公不公平?對我爸爸不公平?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心底最恨一個人,就是我的媽媽,雖然沒有見過媽媽的面,也不知道媽媽住在什麼地方,如果今生有機會讓我見到媽媽,我會讓媽媽先給我洗一下頭,洗一下澡,然後我會把洗頭和洗澡的水全部潑到媽媽的身上,然後我問她為什麼這么狠心把我拋棄了?知道嗎?這么多年過去了,我多么希望媽媽能照顧我,愛我,我多希望在我無助哭泣的時候媽媽能夠出現在我的身邊......”
2011年1月6號 ,陳小英的父親陳躍進因病去世,老人去世所花費的1500元錢全部靠親友所借。如今陳小英家的三間矮磚房還沒有蓋好,大約還需一萬多元錢才能蓋好,全家人還住在地震所致的危房裡。

感恩中國網站簡介: 張仁傑,男,漢族。1984年12月27日生於一個淳樸的農民家庭,11歲時,家裡的爸爸媽媽撿了四個小妹妹——不知何人丟到門口的棄嬰。其中有個小妹妹有病,善良的父母變賣了家裡惟一的耕牛,想挽救這條小生命,但不幸的是,小妹妹幾個月後還是夭折了。為妹妹看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錢,小仁傑的學費也就沒有了著落,父母只好去賣血為孩子掙學費。當他無意中從父母的對話中,得知自己的學費是父母的賣血錢後,“心情非常複雜,難以言表”,不久便離家謀生。先後當過磚窯工、挖煤工,撿過垃圾、電工、焊工,業務員等多項臨時工作。
15歲時在好心人的幫助下就讀武術學校成為一名武術運動員。
2004年年底,從武術學校畢業的他經朋友介紹來到北京當武術散打教練兼家庭英語教師和英語翻譯,用自己的行動和微薄的收入來救助街道上的流浪兒和無錢就醫病患兒童。其間花掉了自己4萬元的積蓄。
2005年初,他在自己租的1.8平米住處創辦了“感恩中國”網站。
2005年至2008年5月,張仁傑前往西部邊遠地區拍攝了大量的紀實圖片故事並通過感恩中國網站得到了許多人的幫助和關注。感恩中國網站也成為中國紀實圖片故事攝影的先河。
2008年5月13日起,張仁傑重新深入北川地震重災區尋找從3月份到5月份一直拍攝當地的貧困家庭和孤殘兒童安危情況並拍攝了大量的珍貴照片後通過感恩中國網站捐助了大批物資和資金到重災區。
2009年起,張仁傑繼續行走在貴州、雲南、青海等地采寫貧困人群並通過感恩中國網站一對一捐助模式募集大量資金幫扶。
如今,張仁傑和他的“感恩中國”網站救助病殘、流浪、貧困家庭、貧困孤殘兒童助學等弱勢人群26萬多人,其活動範圍也早已超出北京、西部等中國偏遠地區,“感恩中國”網站也成為大多數網友心目中名副其實的中國感恩入口網站和中國最有影響力和公信力的公益入口網站。 (來源於百度百科)
張仁傑QQ號碼:622006316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