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國產電影讓人驚喜,卻不幸被排片殺死...

2018-10-05 00:45:17

前兩天看到全國婦聯發布的研究報告,報告中的一組數據顯示,

我國農村留守兒童目前至少有6102.55萬人,占農村兒童37.7%,

占全國兒童21.88%。

沒有父母陪伴的童年,孩子是無力對抗來自外部的危險的,

而因此產生的心靈創傷往往也是一生無法抹平的。

《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中就指出,留守兒童大都自卑敏感,

但又有明顯的自我中心傾向,大多數兒童對父母充滿怨恨,盲目反抗。

留守兒童已經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而今天小妹要給大家推薦的就是這么一部有關於留守兒童的題材——

《米花之味》

該片於2017在平遙國際電影節上首映,後於今年4月在國內上映。

電影還入圍了第74屆威尼斯電影節威尼斯日單元特別提及。

可是,在業界獲得良好口碑的電影《米花之味》,

上映8天僅收穫了160萬元票房,宣傳少、排片低,市場境遇慘澹,

甚至很多普通觀眾都不知道還有這樣一部電影。

米花是過去傣族重要節日用的貢品。

傣族做米花,有類似紅河迤薩的做法,糯米蒸熟曬乾後直接過香油炸。

出鍋後,香噴噴,甜絲絲,美滋滋。

女主角葉喃早年離家去上海打拚,現回到家鄉,一個滇緬邊境傣寨。

回家沒有收穫葉喃意料之中的高興擁抱,反而發現了女兒變得生疏叛逆。

女兒喃杭對母親抱有一種天然的陌生,以至於在初次見面時竟沒有表現出任何歡喜。

電影在通過日常的瑣碎細節展現著母女二人的關係同時,

也把少數民族的人情與信仰、留守兒童的成長之痛、歸鄉母親的教育困惑以及小山寨的封閉與入侵,開發與保護等元素一一剖析在觀眾面前。

小村寨里的生活雖閉塞卻也在悄無聲息中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現代和傳統如黑色幽默般交織在一起卻又看不出半點違和。

孩子們依舊住著熟悉的傣式土樓,卻個個迷戀上了手機遊戲,泡起了網咖享受著網際網路的洗禮;

結婚的新人穿上了西式婚紗,嘴裡唱的卻還是傣族情歌,婚禮場所還是在寺廟;

小女孩生病了,老師急著馬上送醫院,村里長輩卻依然封建迷信地說“先叫個魂再去醫院”。

對於葉喃來說,回鄉是件百感交集的事,

一方面故鄉生她養她,故鄉的積澱早已刻在了骨子裡,

所以回鄉後在大城市呆了多年的她依然能熟練地做農活,

對於村裡的傳統她還是循例照辦,畢竟她是發自內心的愛著自己的故鄉和民族。

然而,時過境遷,

故鄉人對於她在外的生活卻無法理解,

背後的閒言碎語帶著嫉妒和腹黑,

女主人公在大城市帶回合理的收入,卻被村里人視為“不乾不淨”的證據。

“喃杭她媽媽在外面淨幹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村子裡的老人指指點點地說。

喃杭疏遠到和葉喃面對面時都無話可說,反而隔著被子只聽聲音才更親切。

因母親長期在外導致母女二人聚少離多,

加上祖輩無力管教,喃杭養成了說謊、打人、不愛學習甚至偷竊等各種壞毛病。

從偷吃、邋遢的壞習慣,到在學校調皮搗蛋撒謊騙人和沉迷手機遊戲荒廢學業,

再發展到偷錢去網咖玩刷夜。

每一次媽媽都頗為耐心地指出問題,直接要求喃杭和自己溝通,

可聰明的女兒每次都避免直面衝突,實則從未想要如媽媽所願。

“你不聽媽媽的話啊?”“聽呢啊。”然而一切如故。

直到發生偷錢事件,這才真正壓倒了媽媽。

和女兒一起坐上警車之時,葉喃萌生了再次離開的想法,

既然在身邊也無法對女兒產生任何積極影響,不如依舊出去賺錢好過。

而在女兒看來,自己是差點被媽媽拋棄了。

有時候家長出去的確是為了給孩子更好的未來,

可是大人走出去了,孩子享受的教育資源還是一樣匱乏,

錢彌補不了童年的孤寂,也彌補不了孩子缺少的親情陪伴。

葉喃決心離開之時,又看到了那個賣雞蛋的小女孩,

那個家庭經濟條件太差,在本應該上學念書的年紀卻只能輟學掙錢養家的女孩。

葉喃想到了如果自己真的離開,那么喃杭很可能就是下一個被老師體罰到錯過午飯時間或者死於紅斑狼瘡的孩子。

影片結尾母女倆穿著傣族的傳統服裝,

來到了石佛前,獨自舞起了放下多年的舞蹈,化身為大孔雀和小孔雀。

倒映在牆上的影子緊緊地連起了兩個人的心靈,母女間達成了和解。

舞美極了,山間微風吹響的風鈴聲美極了,溶洞裡空靈的水滴聲美極了,片子中每一處聽得真切的聲音都美極了,

其實我們一直都在與這個世界和解,舞蹈對她們來說是神聖的、深情的,舞蹈就是她們傳達想法最好的方式。

城市快速發展的市場經濟和農村自給自足的經濟的衝突,

現代文明和鄉村傳統文化的矛盾,

叛逆期的留守孩子和父母所謂彌補式盡責的摩擦,

種種不和都化解在最後石洞裡母女同跳的曼妙傣族舞中。

整部電影寡淡、安靜,沒有華美的場景和波瀾起伏的劇情,但是卻有力量。

以瑣碎的日常戲份如實呈現著兩代人甚至三代人之間的“同與不同”。

平平淡淡的鄉村生活,留守兒童,落後鄉村的封建迷信、如何教育和引導孩子正確的三觀,真的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就像山神說的,你們的米酒變了味,你們的米花變了味,

你們做的事兒我都知道,

你求我的事兒,我辦不到,因為人在做天在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