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幸福與父母的面子

2019-03-08 05:39:10

孩子的幸福與父母的面子

0

再婚,是為了追求幸福。為什麼我們就不能支持孩子們追求他們的幸福呢?

兒女相愛讓我們目瞪口呆

發現濤濤和珊珊不同尋常的關係,應該是半年以前。濤濤是我和前夫的兒子,珊珊是我現在丈夫的女兒。12年前,我和江平經人介紹,重組了家庭。那時候,濤濤13歲,珊珊12歲。

結婚前,我們倆還怕這兩個孩子接受不了,沒想到,很快他們就接受了新家庭,並且相處得不錯。濤濤很關心這個妹妹,珊珊也對哥哥很依賴。我和江平很是欣慰,覺得他們太懂事了。

半年前的那天,我提前下班回來。也許電視聲掩蓋了我的開鎖聲,或許他們正全身心地沉浸於電視劇中,我看到珊珊正依偎著濤濤,而濤濤一手拿著紙巾,另一隻手伸過她的腋下,攬著她的腰。我的心“咯噔”了一下。看到我,他們像兩隻刺蝟似的,馬上分開了。

濤濤緋紅著臉,不待我說話,拘謹地說:“珊珊剝柚子,柚子汁濺進了眼睛裡……”珊珊接過他的紙巾,一邊擦拭著眼睛,一邊插話說:“蘇媽,你今天咋回來這么早呢?”我看到她的眼睛,小鹿似的,更感到濤濤的辯白,大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但想到這些年來他們兄妹情深,不敢往壞處想。

晚上,我還是在床上講了這件事,懷疑他們的兄妹情誼過了頭。江平卻並不在意,反倒說我想多了,甚至開玩笑地說:“如果他們像你想像的,不是亂倫嗎?”

但我還是不能踏實下來。濤濤二十好幾,還沒交過一個女朋友,他說沒有遇到喜歡的。但他對珊珊非常寵愛,工資卡任她用。珊珊倒是談過兩三次戀愛,但是她次次先提出分手,說是找不到感覺。

第二天,我單獨對濤濤旁敲側擊,他笑著否認了。

我依然心存芥蒂。一個月過去了,我沒發現什麼。後來,濤濤被單位領導器重,選派到省城進修去了,時間一年,我懸著的心才稍稍放了下來。

濤濤走後,珊珊第一次出差,我立刻就冒出一絲猜疑:她是不是撒謊去了省城?江平數落我,說我神經過敏,千萬別褻瀆了孩子們的感情,並當面打了珊珊單位的電話,核實了她沒有撒謊。

我這回感到不好意思了。再婚家庭的兒女大了,感情還能夠勝過親兄妹,沒有理由不欣喜。

但隱隱擔心的事情,還是殘酷地擺在我們面前。中秋節過後,江平單位組織旅遊,結束後,我們轉道去了省城。因為想給濤濤驚喜,直到下車才撥打他手機,卻關機。我們迫不及待地找到他的住處,房間的一幕頓時讓我們目瞪口呆—濤濤斜靠在房角的床上,珊珊正笑吟吟地往他口中餵著什麼,兩人面色緋紅,有說有笑,十分曖昧。

這一幕甜蜜恩愛的情景,揭開了我揣了半年的謎底。在我們的逼問之下,濤濤低頭承認了。

他非她不娶,她非他不嫁

直到現在我都沒有辦法形容自己的心情,震驚、忿恨,還有壓抑不住的顫抖。我的第一反應是問濤濤:“你們是否突破了男女關係?”他們漲紅著臉,沉默不語。這已經給了我們具體的答案。我語重心長地勸說:“多荒唐啊,再沒有血緣關係,你也是她哥。怎么可以談婚論嫁,豈不是亂倫?”

濤濤漲紅著臉辯解:“珊珊雖然和我是兄妹關係,但我們沒有血緣關係。我們真的很相愛!我非她不娶,她非我不嫁,而且我們還對流星許下過心愿。其實,公婆岳父母就是自己現在的父母,不會有這樣那樣的矛盾,多好啊……”

“蘇媽、爸,這幾年,我找男朋友一直以哥哥為標準,所以每次談戀愛,對方總是撞擊不了我的心。我們從青春期開始看著彼此長大。在我心中,哥哥像一座山一樣高大。我腳崴了,他照顧我;我感冒了,他買藥給我。相愛一年來,我覺得自己很充實,很幸福,這是同其他男孩相戀迥然不同的感覺。不是我們刻意要隱瞞,而是始終沒有勇氣向你們敞開心扉,只好小心翼翼地扮演好兄妹的角色……”

珊珊傷心地哭了。

那天,我們苦口婆心地跟他們說了一大堆道理,但他們還是刀槍不入。兒子義無反顧地說,他和珊珊沒有血緣關係,生活的幸福就是和那個相愛的人在一起。珊珊也哭得很厲害,肩膀一抽一抽地說,她只有和濤濤哥在一起才會感到幸福,如果沒有了他,她的生活將失去色彩,黯然無光。

最後,崩潰的我衝出了房門,江平緊跟著追了出來。我們前腳一到家,濤濤和珊珊也後腳跟著回來了。我心裡堵得慌,休了假,把自己關進臥室,兩天兩夜沒出來。

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妹,相愛了!這是小說的素材是電視劇的劇情。我不敢想像張揚出去後自己怎么面對。我勸說不了兒子,就讓江平去做女兒的思想工作。從小到大,珊珊很聽江平的話,說她是爸爸的小棉襖。

但這次,無論江平怎樣開導,珊珊均固執己見,態度十分明朗地說:“老爸,你別瞎忙乎了,我不會改變對濤濤哥的愛。”

我和江平憂心如焚,怎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步入婚姻的殿堂,今後,硬生生地讓一家人生活在閒言碎語裡。

我打出了悲情牌,故意從樓梯上摔下來,裝作傷勢嚴重的樣子。這樣就把責任推脫到他們身上,因為他們違背世俗的相愛讓我心力交瘁,從而導致我受了傷。沒想到,濤濤端著雞湯敲響了門,說:“老媽,珊珊給您熬了一上午的雞湯,看她多關心您,這樣的媳婦打著燈籠也難找,為什麼非要把孝順、能幹的她推給別人呢?”

我是看著珊珊長大,當然知道她的好。可是,女兒怎么能轉變成兒媳婦,兒子又怎么能成為老公的女婿呢?

孩子的幸福勝過父母的面子

在雙方僵持了一段時間後,濤濤返回了省城。臨走時,他和珊珊十指相扣,再次向我們攤牌:“我和珊珊都是成年人了,不會視婚姻為兒戲。這件事,你們不能一味地考慮面子問題,殘忍地扼殺我們一生的幸福。”

我們和孩子陷入了冷戰之中,誰也說服不了誰。

濤濤走了,珊珊也越來越沉默。每天晚上,她吃完飯便回自己的房間。有時很晚才回家,我知道她是避開我們。

我感到有些茫然,對兒子的不聽話十分生氣。因此,濤濤每次發簡訊跟我溝通,我總是氣不打一處來。

兩個月過去了,我在瘦,珊珊也在瘦。我和江平害怕她身體出毛病,督促她去檢查一下。她卻置之不理。

我們看在眼裡,疼在心上。正不知所措時,珊珊的親媽卻意外上門了。她和江平離婚後,遠嫁蘇州。

原來,前不久,珊珊的小姨偶遇瘦了一大圈的外甥女,是她打電話讓她親媽來的。

她一看到珊珊,心疼地拉著女兒手,對我們義正詞嚴,“有你們這樣當爹媽的嗎?看孩子都瘦成什麼樣了,你們是怎么對我閨女的?”

而珊珊甩掉親媽的手,猛地把臥室門一摜,把自己反鎖在裡面。

江平一五一十地說了珊珊和濤濤相愛的事情。她有點愣,但並沒附和我們的做法。她直截了當地說:“孩子雖然是兄妹,可他們沒有血緣關係,完全有相愛的自由。你們以亂倫來駁斥他們,說白了,不過是你們要面子。但孩子的幸福勝過任何東西,現在珊珊被煎熬成這個樣子,你們就不心疼嗎?”她還說了身邊的例子,說她老公的一個表姐再婚後,一對兒女就像濤濤和珊珊一樣,相愛結婚,很快,親戚朋友都認可了他們的婚姻,日子過得很溫馨。

“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找對合適的人,有個幸福長久的婚姻。”珊珊親媽無比感慨地說,“你們和我能再婚,都是因為有勇氣追求自己的幸福。為什麼我們就不能支持兩個孩子相愛?讓他們也得到幸福呢?”

當晚,我翻來覆去睡不著。一次次咀嚼珊珊親媽的話,一次次回味兩個孩子從前在一起的快樂,也一次次地想起珊珊和我勝過親母女的感情。

江平由衷地說:“珊珊媽的話不無道理,我們確實害怕招來滔滔洪水般的唾沫,害怕讓我們產生種種不安的閒話,把兩個孩子折磨得夠嗆……”這何嘗不是我的心裡話呢?我發自內心地對江平說:“唉,還是不要去想什麼面子問題了,讓孩子們去相愛吧,因為他們的幸福也一直是我們期待的。”

之前看到他們相愛,我頓時亂了陣腳,不得不承認,我們有點自私了,對不住他們。我和江平都是歷盡滄海桑田的人,明白相知、相親、相愛就是幸福,所以我們祝福兩個孩子,擁有相知的歲月,更有以後相守的幸福。文/紅娜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