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窯瓷器賞析

2019-02-14 15:11:33

中國人的審美意識中有許多十分獨特的地方,其中有一種是欣賞“殘缺美”。比如,古代一些碑刻歷經千年風雨吹打,許多壁畫已經出現斷損,這原本是一種遺憾,但人們卻從這些殘缺的筆畫中體味到歷史的滄桑感和抗擊自然侵蝕的頑強生命力。篆刻家在刻印章時,有的故意用沖萬法崩裂印石,造成筆畫斷損,或用刀背敲擊已刻好的印章四邊,造成破損效果、追求的正是古代碑刻這種“殘缺美”。瓷器在燒造出窯時、無意中遇驟冷發生龜裂,這原本屬於次品或是廢品,但人們又從中發現這些裂紋碎而不亂、勻而不呆,交織出人工無法製造出來的一種渾然天成的紋理,並賦予其一個學術名稱——開片紋。後來宋代官窯、哥窯將這種開片紋作為一種主要紋飾加以運用,形成獨具特色的裝飾風格。

圖。1 宋鈞窯玫瑰紅釉鼓式洗[上海博物館]

早年鈞窯在燒造青瓷的過程中不慎將含有氧化銅的液體滴到已經上了青釉的生胎上,燒制後,青瓷上出現了一塊塊不規則的紫斑,乍看起來,這件器物勻淨的釉色整體受到了破壞而成了廢品。但再細細看去,這些斑塊好像天空中漂浮的紫色雲朵、撲朔迷離、奇妙無比。此後,鈞窯的瓷工用含有不同配方的銅釉液體,在上了青釉的器物生胎上點、灑、塗、抹,最後燒造出了色彩斑斕、姿態萬千的窯變釉瓷,形成後來鈞窯瓷器特色獨具的裝飾風格。自此,鈞窯在名窯林立的北宋時期獨樹一幟,並躋身於宋代五大名窯之列。

圖。2 宋鈞窯鼓式洗[上海博物館]

在色彩學上,紅、黃、藍是三原色,紅色加藍色得到間色——紫色。調整紅色與藍色的比例可以得到千變萬化的紫色。鈞瓷的基色是藍色或是青色,主要釉色有月白、天青、天藍、蔥翠青、梅子青等;銅的氧化物在還原焰的氣氛中全紅色。鈞窯就是利用這一原理,將濃度不同的氧化銅液體與深淺各異的青釉或是藍釉融合,再適當調整爐溫,便燒出了海東紅、胭脂紅、雞血紅、硃砂紅、玫瑰紅、丁香紫、茄皮紫、玫瑰紫、葡萄紫等各種美麗的釉色,真是“入窯一色,出窯萬彩”。鈞瓷釉色的獨到之處,除了五彩斑斕之外,釉面上還泛著一層乳白色的光芒;鈞窯這種利用氧化銅為呈色劑燒出紅釉的技術,為明代紅釉瓷器的創燒,提供了重要的技術依據。

圖。3 金鈞窯天藍釉紅斑花瓣式碗[台北故宮博物院]

鈞窯窯工還創造了一些特殊肌理,如:將瓷胎在上釉前先行素燒,上厚釉,使其在乾燥或初燒時出現裂紋,再在高溫階段讓黏稠度較低的釉流入空隙,形成蚯蚓走泥的痕跡,具有立體感。許之衡在《飲流齋說瓷》中寫道:“鈞窯之釉,捫之甚平,而內現粗紋,垂垂而直下者,謂之淚痕;屈曲蟠折者,謂之蚯蚓走泥印,是鈞窯之特點也。”這一特點也是後世鑑定鈞窯瓷器的重要依據之一。此外,還通過厚釉拉絲、沉積、結晶等技法,使瓷器燒成後呈現出類似兔毛的色線或針尖狀的星點,產生其他窯口不具備的肌理效果。

圖。4 宋天藍釉紅斑花瓣式碗[北京故宮博物院]

鈞瓷上的五彩色斑並非刻意畫出來的具象圖案,而是隨意點、灑並在高溫燒制時產生窯變,從而形成一幅幅抽象圖形,這樣反而給觀者帶來無限遐想空間。從鈞窯的抽象圖形中看到夕陽殘照、飛雲流水、暮鴉寒林、仙山環閣、浪激飛舟……真是秒不可言。

圖。5 宋玫瑰紫釉葵花式花盆[北京故宮博物院]

鈞瓷造型渾厚端莊、古樸儒雅、稜角分明、線條清晰、紋飾簡練、特徵明顯。器型除了傳統的日用瓷瓶、碗、盤、罐之外,讓人印象深刻的是花盆、乳釘洗和仿古瓶、爐等擺件。將鈞瓷擺件置於案幾之上,居室頓顯高貴富麗、清新雅致。

圖。6 宋鈞窯玫瑰紫釉長方花盆[北京故宮博物院]

由於鈞窯窯變釉的各種要素都是變數,因此燒出來的瓷器不可能重複,故有“鈞無雙配”之說。這種釉色的偶然性也給鈞窯燒造帶來極大難度,鈞窯人又有“十窯九不成”的感概。

圖。7 宋藍釉缽[北京故宮博物院]

鈞窯位於河南省禹州市神垕鎮,禹州戰國時為韓國之都,名陽翟,北宋、金時曾置鈞州,故窯以地命名,在明神宗時為了避諱皇帝朱翊鈞名諱“鈞州”改為“禹州”。鈞瓷創燒於唐,興盛於北宋,“靖康之變”後宋室南遷,鈞窯停燒過一段時間,到了金、元時期又開始復燒。

圖。8 宋天藍釉盞托[北京故宮博物院]

由於鈞窯瓷器釉色變化,不僅在民間深受喜愛,而且也為皇室所垂青。後人將鈞窯列為宋代“五大名窯”之一,使其更加珍貴,在民國期間百姓中流傳著這樣的說法“黃金有價鈞無價”“縱有家財萬貫,不如鈞瓷一片”。

鈞瓷受寵於皇室,也鑄就了頑強的生命力。地處黃河流域的鈞窯,雖然和其他北方窯口一樣飽受戰爭的摧殘,也曾一次次倒下,但是戰爭過後不久,又一次次奇蹟般地站起來。

圖。9 宋柴釉盤[北京故宮博物院]

金、元時期,北方瓷窯已所剩無幾,鈞窯經修復後,重新爐火,產瓷不輟。金代鈞窯的胎質細膩緊密,釉面滋潤,玻璃質感光澤強,多在天藍或月白的釉面加飾紅斑,紅斑的邊緣呈現暈散狀,垂釉厚,不見蚯蚓走泥紋的現象。元代鈞窯瓷器的器型大,胎壁厚,胎質略顯粗松;釉層薄、有大小開片紋;藍釉紅斑的斑塊邊界線不如金代暈散、而是較為清晰,常有貼花裝飾。

圖。10 宋爐[北京故宮博物院]

鈞窯別具釉色之美受受世人所喜愛和追捧,也就受到各地窯口的競相仿製。北方地區河南的臨汝、寶豐、登封、汝州、郟縣、許昌、修武、密縣、魯山、內鄉、宜陽、新安、焦作、輝縣、淇縣、濬縣、鶴壁、安陽、林縣;山西的渾源、臨汾、介休、長治,內蒙古的包頭、呼和浩特;河北的彭城、觀台、內丘、隆化,連磁州窯為了迎合市場需求,元代後也改燒鈞瓷。就這樣以禹州為中心,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鈞窯系,其中還有包括南方浙江金華、江西的景德鎮、江蘇的宜興和廣東的石灣窯等等。如此龐大的“仿鈞大軍”,給當代鈞窯瓷器的鑑定帶來極大的困難,尤其是民國時期“蘆氏”仿鈞器,幾可亂真,一些大古董商和有名的博物館都曾“走眼”而高價收買過“蘆氏”高仿宋代鈞瓷。熱衷於收藏鈞窯的朋友,請在淘寶時候應慎之又慎,謹防失手。鈞瓷雖然在全國各地到處開花結果,但是在明朝之後開始逐漸衰落。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