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14秋拍|之齋收藏——董作賓李莊時期與友朋往來信札及殷墟發掘通信

2019-03-13 18:04:16

之齋主人,傾心學術,治學執教數十載,與李濟、董作賓等名士曾得過從。所藏非值逾千金之名作,亦非婦孺皆知之名流,隻字片紙,悉出學者文人。中國嘉德古籍2014秋,有幸得“之齋”所藏書札尺牘70件,展卷細讀,撫今思古,或可略窺昔年山河歲月,士子風骨。

董作賓(1895—1963),字彥堂,一代甲骨學宗師。在學術史上與王國維(觀堂)、羅振玉(雪堂)、郭沫若(鼎堂)並稱“甲骨四堂”。董作賓先生先後15次參加安陽小屯村殷墟發掘。又參加山東城子崖、東平陵遺址發掘,發現龍山文化。1948年被選為中央研究院第一屆院士。

民國時代的中央研究院,是中國最高學術研究機構,尤其是以史語所為代表的人文學科,名家濟濟,無出其右。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後,國民政府被迫遷都重慶,中研院也開始了“衣冠南渡”的文化西遷。史語所作為中研院最大的機構,屢經遷徙,1940年最終在四川李莊落腳,至抗戰勝利後1946年才重回北京。史語所在李莊的六年,是學術史上傳奇的“李莊時代”。

“之齋收藏”此次呈現一組董作賓在李莊時期與友朋往來信札及手稿,所通信者如傅斯年、李濟、陳寅恪、沈從文等,皆為學界赫赫有名之士。通信內容所反映的則是抗戰時期學界學人流亡西南這一段中國近代文化史上最為激動人心的時期,極具珍貴文獻價值。

傅斯年致董作賓信函三通

傅斯年致董作賓信函

史語所的成長壯大與其創始人傅斯年先生是分不開的。此組傅斯年致董作賓信函共三通八頁,寫於1942年,傅斯年剛到李莊,住在與董作賓相鄰的桂花院。此時的董作賓因中研院的公務正在重慶出差。其中一函傅斯年想出用油印的方式在大後方出版史語所研究成果。為此致函董作賓,與其商量討論油印出版物的費用、材料、優劣等事項。另一函傅斯年提到自己的病情,疑為心跳驟停。同時還談到《六同別錄》的編輯工作,“六同郡”是南朝梁武帝在李莊設立的戎州轄郡,李莊是郡治所在。《六同別錄》是用傅斯年想出的辦法,在大後方物資極度缺乏的條件下,用手刻石印的方法出版的兩冊同仁論文集。所收文章,每篇都是學術史上的扛鼎之作。

第三通函尤為詳細,談及印刷、醫療、合作社等相關所務,並有董作賓對各項詢問的批註和答覆,皆為時代之重要縮影。

陳寅恪致董作賓信函一通

陳寅恪致董作賓信函

陳寅恪先生是民國時代最負盛名的大學者,他的信札原跡極難見到。此通陳寅恪致董作賓函共兩頁,應作於1944年。當時在李莊的條件極為艱苦,董作賓自計在李莊難以維持生活,曾有函請陳寅恪幫他在成都找一份教課兼職。陳寅恪在信中談到已經幫董作賓找好了任教大學,但又談到因為物價飛漲,一份兼職不足以維持生計,需要多兼幾個,並兩三次提醒董作賓要事先跟傅斯年商量。抗戰後期大後方的經濟狀況之差,由此可想而知。董作賓想去成都兼任之事,最終應該是未能成行。

沈從文致董作賓信函三通

沈從文致董作賓信函

沈從文是20世紀最優秀的文學家之一。抗戰爆發後,沈從文在昆明西南聯大中文系任教,三通沈從文致董作賓信函跟陳寅恪致董作賓函為同一時間段,主要圍繞一個事情,即沈從文在昆明幫助董作賓展賣書法作品。董作賓當時在李莊的經濟情況極糟糕,這組信札信中生動地反映了當時的知識界文化界的生存狀況,如“[聞]一多在此刻圖章,已將刻字鋪生意搶去一小部分”,“張大千展覽獲七百餘萬元,可轉告梁思成、李濟之諸先生,當一新聞”等記載,讀來頗有趣味。而沈從文先生和眾多學界好友們在艱難困頓中所表現出的濃情厚誼和古道熱腸,讀來令人感佩。

董作賓關於殷墟等七次發掘致傅斯年、李濟通信冊

董作賓關於殷墟等七次發掘致傅斯年、李濟通信冊

此冊信函包括董作賓先生致李濟和傅斯年信函四通、李光宇致李濟函一通,第1頁有李濟先生的手跡“河南安陽殷墟第七次發掘通訊(廿一年十月廿二日至十一月四日)”,詳細反映了殷墟發掘整理的進展情況,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從信中可見,當時也在調查和發掘不遠的濬縣古蹟,當地有古董商賣給史語所古物。另外,關於著名先秦史學家馬非百的個人資料尤其豐富。

董作賓學術手稿一冊

四種合訂為一冊的董作賓先生學術手稿,包括:

殷契辨偽之一(5頁 ,包括甲骨文照片1頁、摹本1頁)

1、殷契辨偽之一(5頁,包括甲骨文照片1頁、摹本1頁)。此稿所辨的,是一片極為特殊所謂“家譜刻辭”,早在1904至1908年間,即被英國傳教士庫壽齡、美國傳教士的方法斂所收購,1911年,庫壽齡將此片甲骨賣給不列顛博物館BritishMuseum ,並保存至今。董作賓先生認為家譜刻辭是偽造的。他的觀點見於1940年撰寫的《方法斂博士對甲骨文字之貢獻》(《圖書季刊》新2卷第3期,1940年)。這件“殷契辨偽之一”即為此文一節的手稿,較為系統地談到辨偽的理由。他所主張的各種疑點論據,至今仍為“偽刻說”所堅持。

中康日食(殘稿6頁)

2、中康日食(殘稿6頁,此稿草創於1940年5月14日,昆明龍泉山村,1941年在西川票峰詠南山改寫完。最初發表於民國卅二年(1944年)十一月,收入徐旭升主編之《古史傳說時代》第四章。首尾俱在,包括1頁插圖“中康日食宿度圖”。今見《董作賓先生全集(甲編)》61-74頁。這是董先生在研討商代紀年之同時,又向上探索夏代的紀年的發軔之作。隨後寫成的《殷歷譜》被海內外學界推為不朽巨著。

與殷契辨偽、中康日食同冊裝訂的尚有:“有關‘因’字之問題、之文句”(4頁);“擬河南通志改訂纂修大綱”(6頁);

《殷歷譜》殘稿

殷歷譜(殘稿13頁)

《殷歷譜》是董作賓先生根據甲骨卜辭記日、旬、月、年的資料編纂而成,是他用時最長、費力最多、苦心經營的一部著作。從1930年開始,董作賓就注意甲骨文中的殷歷,爾後,不斷匯集資料,細心整理,到1935年初步理出頭緒。深入研究是在戰亂流離中,成書於1943年

此外尚有董作賓先生甲骨卜辭及南朝梁磚摹本,鉤摹細緻,一筆不苟,可見民國學者治學之風範。吉光片羽,彌足珍貴。

《之齋收藏 信札寫本》專場即將亮相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2014秋季拍賣會,並於11月21日下午3:00舉槌。

1.如果您喜歡微信內容,請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2.如果您喜歡中國嘉德拍賣,請點擊右上角「查看公眾賬號」關注

官方微信ID: zhongguojiade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