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軌或者殺了人,要特別保護好自己的手機

2019-05-03 07:36:21

最近朋友圈裡好幾個看電影眼光很刁的朋友,不約而同地向我推薦了一部西班牙電影《看不見的客人》,上豆瓣一查,評分還挺高。

以下內容有劇透,不過還是那句老話:

“看完文章再看電影,你會看得更明白。”

(看八卦追熱點也能看得更清楚——論吃瓜民眾的自我修養)

《看不見的客人》內容不複雜,一個有錢男是大公司高管,一個文藝女是時尚攝影師,兩個人都結了婚,又經常約會。有次他們去酒店密會,在房間裡男的用雕像把女的打死了。

有錢男據說是科技公司高管,一個歐洲公司已經把業務開到了北京。

有錢男請了一個世界上最好的律師(是位年長的女性),告訴她,這是一起密室殺人案。

我的領域是研究人際關係,其實律師和我的工作有一點類似,就是一定要明白:

有些事情是無法拯救的,這就是“死局”。死局一定要及時止損,承認真相,不要繼續撒謊和死撐才是關鍵。

所以這位資深女律師來到有錢男面前,第一句話就是:

你現在這情況一定會坐牢的,老實說出全部真相吧。

1

這不是第一個死者。

根據有錢男艾德里安的說法,文藝女蘿拉不是逼著他結婚才被他給殺了的。而是因為蘿拉和他之前弄死過一個人。

這二位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我們知道外國人少,街上沒有那么多人群做掩護。(巴塞隆納市區一共才161萬人,比天通苑加回龍觀多不了太多),所以西班牙有錢人外遇就要儘量往山區跑。

兩個人都同意不危害彼此的婚姻,只為肉體的歡愉。看上去這是一個很穩定的結構。

然而——

沒有感情的情人關係不會貪戀彼此。

但遇到風險的時候,他們會立刻選擇犧牲對方。

和因愛生恨相比,無愛生嗔的關係更加脆弱。

2

老司機都知道,出去約會不應該開自己的車,而是儘量選擇租車公司,甚至公共運輸工具。否則一旦發生交通事故,大多數行蹤都無法掩飾。

婚外約會又容易出事故。

一般來說,婚內的性是例行公事的,婚外的性是轟轟烈烈的。婚內的性修身養命,婚外的性筋疲力盡。

疲勞駕駛加上駕駛座上來一點談情說愛,很容易出問題。

艾德里安和蘿拉正在山路上邊開車邊撒狗糧,突然一頭鹿衝出來,艾德里安一個急轉彎,把迎面的車給撞了。

上前一看,被撞的年輕司機丹尼爾死了。

一輛破車,一個看上去剛畢業的小青年。

這要是在城裡,就自己出了事故,叫來交警走流程就是了。但是這荒山野嶺的,警察一看有倆人在車上,讓目擊證人錄口供,這事就要麻煩。

撒謊這件事,第一個謊言最難,大多數人在第一個謊言之前都會盤算利弊,但如果有什麼事情逼著他們快速做決定,那撒謊就不成問題了。

倆人正討論著肇事逃逸,突然後面來了一輛車,司機一看哎喲車撞了,很熱情地問他們:你倆咋滴啦?

艾德里安和蘿拉假裝成兩輛事故車的車主,希望把路過的熱心司機糊弄過去。

突然,丹尼爾的手機響了!

蘿拉假裝是被撞車輛的車主,慌慌張張跑去死掉的年輕人身上,偷偷摸摸拿出他的手機,掛斷後假裝接電話。

熱心司機看人家挺忙的,識趣地走了。

蘿拉鬆了一口氣,順手把丹尼爾的手機放自己兜里。

我們知道小偷偷了手機,第一件事就是先關機,現在大多數智慧型手機在技術上都是可以追蹤的。文藝女顯然沒有偷過東西,完全沒有經驗。

這個手機成了日後破案的關鍵。

3

按照有錢男的說法,文藝女讓他去處理被撞車和屍體。文藝女遇到了死者的爸爸。這位父親願意幫忙修撞壞的寶馬車,她進了死者的家。

死者丹尼爾的父母湯馬斯和維珍妮亞,已經意識到兒子失聯了,忙著找人。

蘿拉發現丹尼爾的手機響了,立刻掛斷,並把這燙手山芋藏在了客廳里。

循著響聲,丹尼爾的父母也來到了客廳。

“你聽見有電話的響聲了嗎?“

“沒有,我沒聽見。”

丹尼爾媽媽再一次撥通兒子的手機,鈴聲第二次響起。這就很尷尬了。

蘿拉如果直接說聽見了鈴聲不會有什麼問題。她犯了經典的錯誤

1、表情管理失敗

2、溝通異常(過於沉默或過於亢奮)

3、急於撇清與自己身份相關的事項

媽媽立刻覺得可疑了!

20多歲的男人和40歲的男人有什麼區別?

20多歲的男人,手機是社交工具,他們一定要經常看手機。

而40多歲的男人,手機是工作和通信用品。

有手機依賴症的丹尼爾不接電話,這個慌張的陌生女人來了以後,已經被丹尼爾拿走的手機突然出現在家裡。這個女人和兒子的失聯還脫得了干係嗎?

4

我們在《關係攻略》當中提到過“壓力源”這個概念,生活事件容易給人造成壓力:

夫妻關係的破裂和修復,比如離婚的壓力分值是73,分居是65,而和好是45。入獄是63,吃官司是29。

如果撞死人之後直接面對這件事,遇到的壓力是:

吃官司29+離婚73=102。

一般來說,一年內遇到得分150以上的生活事件,這個人可能壓力就比較大,超過300的人,一般很快就病倒了。

但是肇事致人死亡被發現的壓力是:

吃官司29+入獄63+離婚73=165。

這還沒有統計毀屍滅跡造成的心理壓力和愧疚感。

文藝女肇事逃逸後正面接觸了死者父母,她的情緒很快就崩潰了。她得了急性焦慮症,大把大把地掉頭髮,於是剪了短髮。後來她決定不再逃避,而是坦白和補償。

解鈴還須系鈴人,文藝女把事實告訴死者父母,當作對自己的救贖。她讓有錢男艾德里安拿出了10萬歐元,希望交給死者的父母。

5

文藝女不是駕駛員,即使藏匿屍體是她主張的,她也可以爭取法庭的同情,讓有錢男來承擔大多數責任。在隱瞞事實和可能離婚之間,她選了隱瞞。

其實文藝女的丈夫很愛她,可能會原諒她。

但是有錢男的妻子是個穿得起晚禮服的上層社會女子,性格也很強硬,他有點怕他老婆。有錢男將面臨牢獄之災、巨額財產損失外加離婚。為了製造死者失蹤和合理解釋,他還偽造了死者盜竊儲戶金錢潛逃的假象。

他已經無法收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文藝女崩潰並背叛了這個聯盟,而且勸艾德里安自首。

因為這倆人不是夫妻,他們不用考慮孩子的利益或者共同財產而彼此掩護。人確實會對有性關係但沒有愛情的人更親近一點,但也僅僅是一點兒罷了。

文藝女手上有很多鐵證:

相機里有她和他的親密照,可以查看拍攝時間,足以證明他的不在場證明是假的。

關鍵物證還有一個,就是死者的手機。

有錢男需要的是隱瞞。為了保全自己,有錢男最終趁著談判的機會,殺死了情人,再根據犯罪現場編撰故事,打造了這起密室殺人案。

6

有錢男的謀殺非常衝動,一般來說,如果要殺死一個和自己有情人關係的人,最好的辦法不是用雕像,而是發生關係之後殺死對方偽造成性窒息意外。

有錢男這種傲慢而粗魯的殺法,就是把自己全部交給律師了。

這個時候被撞死的年輕人的父母已經盯了他很久。

死者丹尼爾的媽媽假裝成律師,跑到艾德里安家裡以了解案件實情的名義,套出了他犯罪的話。

丹尼爾媽媽和艾德里安交鋒過程中,場面幾度失控。艾德里安也有過疑問,這個律師很奇怪,不像了解案件,更像審訊。

丹尼爾媽媽步步誘導,成功套出艾德里安的犯罪事實。老太太年輕的時候是話劇團主力,西班牙可是有出過劇作家塞萬提斯的戲劇強國。

從這點來說,艾德里安沒有核實老太太身份把她迎進來的那一刻,其實就已經輸了。即使他犯嘀咕,也沒有機會掙脫這個局。

1、丹尼爾媽媽化妝成艾德里安信任且依賴的女律師

2、艾德里安最信任的男律師恰好要坐兩小時飛機,不在現場

3、丹尼爾父母做了充分的調查,像真正的律師那樣,對艾德里安了如指掌

4、丹尼爾父母知道兩起殺人案的真相,可以準確踩到艾德里安口供里的假話

5、艾德里安沒有手機依賴症!

有錢男艾德里安對手機的處置非常隨意。

在和自己的男律師通話完畢之後,他很隨意地把自己手機遞給了丹尼爾媽媽。

這個女人本來最擔心的是被男律師識破自己假冒律師的身份,所以接完電話她立即關掉了艾德里安的手機,切斷律師的場外支援。

而艾德里安在2個小時之內完全和世界失去了聯絡,卻從來沒有表現出任何不適!

艾德里安沒有看朋友圈、玩遊戲、刷微博之類的需求。

之前馮小剛發微博說,夫妻之間不應該互相看對方的手機,看了會出問題。現在的手機有大量聯絡的痕跡,可以做為證據。但如果一個人不用社交軟體,僅僅用電話和情人聯繫,暴露的情況就會好得多。他對別人拿著自己的手機就沒有那個敏感。

艾德里安在自以為安全的環境裡越說越多,還交代了一個前面都沒有的細節:

丹尼爾在車禍後只是暈了過去並沒有死,是他把丹尼爾鎖後備箱裡,連人帶車丟湖裡淹死的。

這把一個謀殺罪變成了兩個謀殺罪。

對了,西班牙沒有死刑和終身監禁,馬德里爆炸案的主犯被判處了4000年有期徒刑(實際上一般最多執行40年)。對艾德里安來說,確認兩個謀殺罪,其中一個故意謀殺比辯護成一個衝動殺人要嚴重得多,他的後半生可能就要在監獄裡度過了。

這部影片作為一部懸疑片,有沒有什麼上來就給了提示的題目?

當然有,這部電影的美中不足就是導演太實在,前期給的暗示有點多:

一出來,女主角是一位老年女士,穿著職場正裝,絕對沒有一個這樣氣質的女士穿房過屋,最後進來演一個女管家一場戲就結束的。

這等於是憋著告訴大家:

“這個阿姨身上有戲,看她的衣服就知道她是這場戲的大BOSS,都仔細看哈!”

所以如果奔著密室殺人、燒腦去看,會覺得這部戲沒那么完美。

但如果你是去看兩個偷情的人如何被保密所折磨,做錯事的人如何一錯再錯,人們應該如何處置性和愛的關係,出色的人如何在法律不公的情況下合法地獲取公正,這部電影:

相~當~刺~激。

PS:這個片子已經在國內院線上映了,內地引進的西班牙電影還真不多,很值得一看。憋了整整一個八月,九月的院線電影終於沒叫人失望。

— END—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