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路人者得天下”,這股席捲全網的“菊風”是如何刮起來的?

2019-03-13 05:24:54

到今天為止,不可能有誰的小眼睛還沒看菊老師。

人家汪蘇瀧都在問了:怎么給王菊投票?

你可能不看《創造101》,可能從未pick過小姐姐,但你不可能不知道王菊。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帶來“菊色風暴”幕後推手大起底,為你揭秘這股名為“陶淵明”的神秘力量。

今天,你給王菊投票了嗎?

菊勢不妙,需要你的一票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菊花開。

王菊微信指數圖

2018年5月27日,持續火爆的女團綜藝《創造101》播出了第六期。在這一期節目中,“女團奇葩”王菊在舞台上表現出了超然的自信與坦蕩,直言“不想回到過去,精神獨立最重要”、“女團的標準和包袱已經被我吃掉了”。

在王菊灑脫地說出這些話語時,“全民追星風暴”之“菊色預警”便已悄然發布。

由於王菊黝黑、健壯的“反女團”式形象,從最初作為踢館選手登場開始,便受到眾人diss,排名墊底。被一席“菊言菊語”戳中小心心的冬粉們化身“正義鬥士”,展開了一場席捲全網的“菊風行動”——“菊勢不妙,需要你的一票!”

自稱“陶淵明”的王菊冬粉們展現出了驚人的執行力與創造力,一時間,幾乎所有人都被淹沒在“菊色海洋”之中。傳統的控評開始被陶淵明們利用為“救生設備”——喔,不對,是“控瓶”:

“菊”系列表情包也成為了行動的旗幟:

“土豪”陶淵明們甚至想到了遊輪:

短短一個周末,王菊的榜單排名便完成了從94名到36名的絕境逆襲,並在周二凌晨登頂榜首。這場呼籲“拯救王菊”的“菊風行動”產生了不可思議的影響力,並在幫助王菊登頂榜單的同時,也成功將“拯救王菊”化為了一場全民狂歡的行動,甚至催生出了嶄新的“菊”文化

作為新生網路亞文化的典型,“菊”文化幾乎包含了所有網路亞文化的可能表現形式:從朗朗上口的打油詩到眾人皆知的神梗,從魔性表情包到專屬語言《菊話寶典》,任何網際網路居民打開手機,就可能“被菊淹沒,不知所措”。什麼?你只喜歡刷淘寶?陶淵明們也為你準備了“菊色”大禮包——“菊式周邊”歡迎您來選購。

今夜我們都是陶淵明

在“菊風行動”還未聚集成為風暴的27日晚,大多數吃瓜民眾還是所謂的“菊外人”。

而這場“菊風行動”的可怕之處,就在於其驚人的冬粉轉化率。短短兩天時間之內,幾乎全網的“菊外人”們都誠心誠意地加入“菊家軍”,成為一名愛菊護菊的陶淵明。

作為飯圈的最大基地,微博自然是陶淵明們的主要戰場。伴隨著大批量表情包出產、打call短視頻流傳,王菊在一夜之間迅速被送上熱搜榜,並在29日霸占榜單近半日。微博主戰場首戰告捷,形成一片“大好菊勢”。

陶淵明們最為奇妙的點子莫過於“控瓶”。微信漂流瓶這一陌生人社交渠道沉寂多年,卻在“菊色”攻占下又一次火爆起來——不得不說,陌生人社交平台擁有眾多的用戶資源,接近其他用戶的手段也最為方便快捷,對於“無差別進攻”的陶淵明們,的確是最佳戰場。面對螢幕那頭還在期待著搖到美女的陌生人,陶淵明們使出十八般武藝,只為幫菊姐拉票。

不僅微信迅速成立了無數應援團為王菊打call,陶淵明們甚至還將“菊風”吹進了遊戲圈

菊姐霸氣、獨立、不羈的形象更為gay圈一眾基佬們注入了一針興奮劑,gay圈大V“老雞燈兒”帶頭從“菊黑”化身為虔誠陶淵明,不分晝夜地在微博中安利王菊,刷著菊姐最新榜單動態。菊姐要是淘汰,gay圈第一個不服:創造101要是沒有了王菊,就會變成創造11,因為沒有0會看!

助王菊逆風翻盤的,是路人粉

從微博、微信到聚集大眾網民的漂流瓶、以宅男為主體的遊戲圈與常被人忽視的gay圈,“菊色風暴”幾乎觸及了網際網路圈子的每一個角落。大批圍觀民眾化身“路人粉”,成為打榜拉票的熟練工。

可以說,王菊的逆襲,脫胎於路人粉的崛起

我的愛豆,由我來守護

通常來講,要成為一名合格的“冬粉”,就必然會進入名為“飯圈”的圈子。

全媒派往期文章《追星2.0時代:還以為冬粉只會無腦吹?他們的造星專業力超乎你想像》中,詳細揭秘了神秘的飯圈組織。為了凝聚力量、一同打榜追星的冬粉們聚集在一起,在長年累月的自發宣傳、後援活動之中形成了一個井然有序、強大而專業的“飯圈”。飯圈擁有自己獨有的專業名詞與偶像運營邏輯,與偶像本身的專業經紀團隊一同成為偶像經濟中不可缺少的一環。

“控評”便是最為典型的飯圈應援行為。一旦有涉及自家偶像的社交話題,飯圈後援會便會有序組織冬粉到該話題下進行正面評論,並積極點讚占領熱評區的“搶眼領地”。控評往往由專有的後援會部門(一般稱為“反黑組”、“淨化組”等)進行組織,有一套統一的流程規定。

典型控評行為

“養成系”偶像的出現使飯圈進入蓬勃生長之勢,冬粉對於藝人包裝、運作的影響力已經不輸專業團隊。這些積極控評、參與應援活動,甚至專注投入於後援會組織運作、成為飯圈大佬的人們,通常被稱為“死忠粉”。他們有著極強的黏性,願意為偶像付出巨大的時間與精力投入,相較於僅僅是聽說過偶像並略有好感的“路人粉”,“死忠粉”們才是傳統偶像經濟最為強大的力量

飯圈冬粉分類

對不起,路人粉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然而,在這股“菊風”之中,一切都變得不同了。

漂流瓶、遊戲小喇叭、微信/QQ群聊、社交媒體訊息……“為菊打call”的信息覆蓋了整個社交網路,一時間,全網幾乎都是“菊外人”造星宣傳的傳播渠道從未如此多樣,傳播形式也披上了“土味”的外衣,使“菊色風暴”下沉至曾經的流量小生們無法觸及的領域

而無論是出於玩梗心理,還是出於真心的喜愛,“菊外人”們大多選擇了動動手指點進投票連結、轉發菊味表情包,輕鬆轉為陶淵明,將王菊捧上女團第一人的王座。

這讓人不由得想起五月初一夜出道的郭煒煒。儘管打榜送上熱搜的初衷不同,但兩位“巨星”的“冬粉”都表現出了驚人的力量。兩位C位出道的“新偶像”同樣在一夜之間登頂榜首,霸占微博熱搜,相關表情包、應援物被迅速製作、流傳。同時,他們的冬粉也都是“路人粉”——那些幾乎從未涉足過飯圈,在此之前或許並不知道“應援”為何物的人們

一夜出道的郭煒煒——一位表示自己非常無辜的遊戲製作人

曾經被認為“並沒有什麼卵用”的路人粉們,證明了自己強大的執行力。在傳統的飯圈運營中,將自家偶像送上榜單首位、獲得波及全網的影響力,是一件需要長期努力、細緻耕耘的難事。死忠粉們雖然努力,但畢竟有著人數上的天然弱勢——“核心玩家”,必然是稀缺之物。而作為“普通玩家”的路人們,一旦凝結起來,便會形成一股勢不可擋的力量。

路人的力量可以歸結為兩個字:多與快。“吃瓜民眾”大概是網際網路上基數最為龐大的群體,而一旦戳中了他們的嗨點,事件便會迅速由“吃瓜民眾”傳遞給更多的“吃瓜民眾”——這一切,只在瞬息之間。點點轉發、存個表情包從來不是什麼麻煩事,在全民的“哈哈哈哈哈”之中,通往“巨星”的天塹就這樣被輕易抹除

有人調侃,王菊冬粉團“可能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少數一批在中國民主選舉領域掌握了大量實戰經驗、並在portfolio里有成功案例的人才”。這些將“應援文化”玩出了不同境界的路人粉們,依靠自身強大的裂變潛能,將一陣微弱的氣流爆發成為席捲網路的風暴

在五天的“戰役”之後,吸引更多路人參與其中的,早已不是王菊,而是畫風清奇的陶淵明——他們甚至改寫了冬粉圈的傳統控評畫風,化戾氣為菊氣,又圈了一波菊外人的好感。

圈粉的陶淵明

在這個注意力稀缺的時代,得路人粉者,必得天下。

一場愉悅的刷屏

陶淵明不能成就王菊,王菊與陶淵明一起才可以。

在裂變的最初,王菊作為社交貨幣而存在:人們對她的名字好奇,對她的屬性反差好奇,更對“陶淵明”好奇。同事朋友的圈子裡忽然注意到了這幫“異類”的崛起,互相科普時免不了帶上菊言菊語。

在這一輪擴散中,王菊立住了人設:外形跳脫主流審美,內在充滿獨立自信;與此同時,冬粉陶淵明也打響了招牌:無所不用其菊地拉票,腦洞大開占領社交網路的邊邊角角。

連路人們也能愉快刷屏時,就意味著全菊盡在掌控之中了。

這讓人想到Lolcats(大笑貓)的例子。“大笑貓”是一場席捲外網的活動,內容很簡單:給貓製作表情包配內涵文,如下圖:

克萊·舍基在《認知盈餘》中,分析lolcats案例時說道:“在‘你也可以玩這個遊戲’中,蘊含的愉悅感並不僅僅存在於創造,它同樣存在於分享中。……事實上,分享才是愉悅感的來源,沒有人創造一隻‘大笑貓’的目的是給自己留著。

同樣地,我們每個人轉發菊話寶典和表情包,也不是為了自娛自樂,而是為了愉悅地分享。在這場燎原式狂歡里,“菊姐”被路人轉評贊並膜拜著,那個存在於表情包和菊話里的形象,其實可能連王菊自己也感到陌生。

王菊還能被複製嗎?

王菊本身自帶的差異化屬性,是這場全民狂歡的最初源頭。除了王菊本身的個性,陶淵明們對“菊色風暴”也功不可沒。這大概是娛樂圈內最為壯觀的一次自發傳播運動——一夜爆紅的郭煒煒僅僅在遊戲圈內“火”了,而如今,陶淵明們遍布於整個社交網路。

不過,眼下聲勢浩大的菊風,或許會像眾多流行一時的網路文化一般,迅速消逝於公眾視野,成為多年後人們從故紙堆中翻出的“老梗”,但不得不承認,在這個沒有天王的時代,王菊或許是近年來唯一享受過“全民pick”待遇的偶像

當偶像成為批量生產的“養成系產品”供核心冬粉群打造培養、相互競爭之時,路人粉們以壓倒性的優勢創造出“菊色奇蹟”:死忠粉們努力追求的目標,我們可以輕鬆達到。龐大的流量、完整的周邊產業鏈、鮮明的個人品牌、強有力的冬粉群體……一切偶像產業所渴求的,王菊都從路人粉身上得到了。

不過,靠路人粉帶出更多路人粉的“王菊”,能被複製嗎?

也許答案是肯定的。在這個時代,天王是不會再有了,但我們的情緒總會被牽引、總需要釋放——也就是說,當人們的情緒勢能累積到一定的臨界點,總需要一個釋放的出口。

“王菊”這個符號,給了普通人和流量主們最有彈性的、能被集中釋放的空間。焦慮而壓抑的生活之中,我們可以在膜拜慕強的同時,又能以各種裂變形式消解她的“權威”,陶淵明狂歡的過程還能被更外層的民眾消費,可以說,這種盡占天時地利人和的符號,極為少見。

但總是會有的。只不過,下一群王菊和陶淵明想要收買全網人心,恐怕要更高深的修為,因為習慣了換台的我們,總想消費更新鮮的人設寶藏。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