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秦不成,拔腿就逃,且看史上最牛謀士是怎樣煉成的

2019-02-16 10:57:51

故事/原創/作者/刺蝟

01

若把我國古代史上聲名顯赫的謀士聚一塊兒開個會,搞個“十大謀士”評選,張良張子房定能入圍前三甲。但另一個事實是,在成為真正謀士前,張良不過是個兩條腿跑得比腦瓜子轉得還快的愣頭青。

絕非妄言。這愣頭青做的頭樁愣事,便是刺殺秦始皇。

張良出身貴族,爺爺連任韓國三朝宰相;爹也不賴,二朝。古人(至於是哪位,忘了)言:“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來打地洞”,及至張良這輩,不等他成事兒,秦始皇便率兵殺來,嘁哩喀喳,把韓國給滅了。

王都沒了,誰還要你當宰相?年輕氣盛的張良頓恨得牙癢:

“趙政你個野種,咱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較上勁了。

02

話說這日,在陽武縣郊外的一條狹窄田埂上,一個身闊腰圓的男子進入了他的視線。當時,男子正瓮聲瓮氣地和一頭身材龐大的水牛較勁呢:

“道是人走的,你這頭蠢牛快給我讓開!讓不讓?再不讓我可不客氣了!”

喊聲未落,水牛忽地揚起粗實的犄角,衝著男子哞哞大叫起來。

見水牛不給臉,男子腰身一弓,雙手抓住水牛角用力一錯,竟然將牛脖子給抱在了懷裡,接著腳下使個絆。撲通,一聲悶響,水牛竟生生被摔進了稻田裡。

“不自量力的蠢牛,就你這點勁,也敢跟我飯十鈞較量。”

張良看得眼直,忙道:“這位大力士,敢問如何稱呼?”

“飯十鈞。”男子將脖一梗,上下瞥著張良問,“你誰啊?有事?”

“當然有事。走,喝酒去!”

尋家小店坐下來,張良算見識了飯十鈞的胃口。飯十鈞吃一頓,足夠他吃三天。等飯十鈞吃飽喝足,張良四下瞅瞅,從懷裡掏出了幾錠光燦燦的金子:“飯兄,我想請你幫我做件事。事成,這些金子全歸你。”

“真的?”飯十鈞不由眼亮:這些金子要都歸我,哪我能吃多少頓飽飯!“說,啥事?”

“小事,幫我砸輛車。”張良說。

砸車?這事兒簡單。飯十鈞爽快應了。

哪料,張良很快找人打了只重達120斤的鐵錘;而那隻車,卻是秦始皇的座駕!

敢情,他憋了個大招!

03

這廂剛準備妥當,機會就送上了門。

一天,始皇東巡,途徑草深林密的博浪沙。張良獲知情報,扯起飯十鈞便走:“飯兄,咱這一錘子買賣該做了!”

拎著大鐵錘,摸到地兒,藏好身,功夫不大,車來了,張良也傻了眼。

要不傻眼,那才叫活見鬼:

這一來,便是36輛豪華車輦啊。前面鳴鑼開道,緊跟著是馬隊清場;車隊兩旁,大小官員前呼後擁,吆吆喝喝跟趕大集似的。而且,所有車輦均為四駕,沒有六駕的,鬼才知道哪一輛裡面坐的是秦始皇。

這可咋整?只能蒙了。蒙準了,算你趙政倒霉。張良搭眼再瞄,選中了布置最為闊氣的一輛,隨即向飯十鈞下了命令:“就它,給我砸!”

“你瞧好吧,保證百發百中!”飯十鈞蓄足十二分力氣,雙膀一抖,大鐵錘便嗚地飛了出去

飯十鈞沒吹牛,巨錘飛去,頃刻間車毀人亡。但,張良顯然低估了秦始皇的智商。多次遭遇行刺,哪能沒準備?這次被砸中成為“替死鬼”的,只是個小官兒。

見計畫落敗,張良暗叫糟糕,撒丫子逃離了作案現場。飯十鈞一瞅陣勢,也回過了味:敢情,你小子讓我砸的是秦始皇啊。這可要了老命了,趕緊逃吧。

眨眼功夫,兩人全撤了,溜得沒了影兒。

04

數日後,遭到通緝的張良不得不隱姓埋名,灰溜溜躲到了一個叫下邳的僻靜地兒。接下來發生的橋段,便是歷史上有名的“撿鞋遊戲”:

一天,張良悶得無聊,就到沂水圯橋頭散心,無意中遇見了一個穿粗布短袍的老頭。老頭故意脫掉鞋子,扔到敲下,讓張良去撿。張良屁顛屁顛撿來,老頭又翹起臭腳,讓張良給穿上。經過幾番窮折騰,老頭樂了:

孺子可教也,跟我走吧。

這個老頭不是別人,正是被民間傳得神乎其神的世外高人黃石公。

據說,黃石公曾是秦始皇老爸莊襄王的重臣,姓魏名轍。莊襄王死後,輪到秦始皇執掌朝政。秦始皇獨斷專行,橫徵暴斂,絲毫不拿那幫忠臣元老當盤菜,魏轍心灰意冷,便掛冠歸隱黃石洞。因世人大多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就尊稱他為黃石公。

黃石公領張良來到郊外,走進一座山洞後取出一本書,遞給了張良。張良一看,登時驚得嘴巴大張——

嘖嘖,竟是兵家奇書《太公兵法》!

05

“恩師在上,請受弟子子房一拜。”張良當即雙膝落地,行起拜師大禮。不想,黃石公抬手制止了張良,正兒八經道:“我黃石公,絕不會收個笨蛋做徒弟。你說說看,身為謀士的至高境界是什麼?”

這還用問,我老爹是宰相,我老爹的老爹也是宰相,天天在謀士堆里混,我哪能連這么小兒科的問題都不懂?張良不假思索回道:“謀士謀士,當以謀取士,為王侯出謀劃策,”

“閉嘴。腦瓜生鏽的東西!”黃石公臉色一沉,呵斥道,“你啥時能回答對這個問題,啥時再來拜師!”

黃石洞外,有一間小草房。被黃石公趕出來後,張良天天貓在草房裡,絞盡腦汁地琢磨。一轉眼,半月過去,張良主動找到黃石公,愧疚地說:“我想清楚了,像我爹我爺爺那樣的謀士,只為王侯謀劃策略,是為''謀人’,但這僅是謀士的初級水平。要想成為一名真正的謀士,應該善於''謀兵’,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進而''謀天下’——”

“你榆木腦袋啊?去去去,去草棚跪著去!”

再次被黃石公轟出來,張良一頭霧水:乾謀士這一行,就是要用自己的聰明才智,為王侯霸業服務啊。你不能給人出點子,誰肯白給你飯吃,給你酒喝?而“謀人”只能保全少數幾個人,難以保全成千上萬人的生命。這便要求謀士善於“謀兵”。仗打好了,天下不就來了嗎?謀取天下,難道不是謀士的至高境界?

就在張良翻來覆去想的頭大之時,忽聽一聲悶雷般的喝叫在屋外炸響:

“好小子,可讓我逮住你了!這回我看你再往哪兒跑?!”

06

不用瞧看,單聽動靜,張良便知來人是飯十鈞。

那日,張良逃的快,飯十鈞使出吃奶的勁都沒追上。必須追啊,那日,張良用金子晃了他,饞他砸了車,闖了禍,張良卻又帶著金子跑了,沒給。這些日子,飯十鈞沒幹別的,就到處找他了。

聽到喝問,張良登時心慌,忙忙跳起:“飯兄飯兄,您別生氣,那包金子全跑丟了——”

“少廢話,你敢耍我?你若事先告訴我那人是秦國一把手,打死我我都不去。”飯十鈞氣哼哼嚷道,“給錢給錢,按原價翻十番,少一個子兒我掰你一根手指頭。”

“飯兄,你就是把我腦袋給掰了,我也沒錢。你看這樣行不行,我給你寫張欠據?”

啥?打白條?美的你。飯十鈞牛眼一瞪,握拳打來。張良見勢不妙,急忙閃身。嘭,飯十鈞的鐵拳落在了飯桌上,飯桌當即塌碎一地。

好險。張良暗暗叫苦:屋子這么小,飯十鈞又力大無窮,早晚有一拳會削到自己臉上。要真那樣,吃飯的家什可真就不保了。心念及此,張良急步跳向牆角。可不等站穩,飯十鈞的鐵拳又到了。張良慌忙彎腰,飯十鈞打中了草屋支柱……

繞來繞去,當暴怒的飯十鈞又一次揮拳打來時,張良腳尖一點,整個人跳出了草屋。而幾乎在同一時間,房屋轟然倒塌,將飯十鈞砸了個正著。

鄉間草屋,多由四根支柱支撐。為了自保,張良故意往支柱後藏。飯十鈞接連打斷了四根支柱,自然也把自己給埋在了下面——

對啊,這不就是謀士的最高境界嗎!?

07

“黃師傅,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不必多言。子房,我沒看錯,你確是塊做謀士的好料,可以走了。”

不知何時,黃石公已站在身後,拈鬚笑著打斷了他。這時,飯十鈞扒拉掉滿頭的茅草鑽出來,憨憨看向黃石公:“師傅,這小子心眼賊多,還揍不揍他?”

至此,張良終於恍然大悟:飯十鈞是黃石公的弟子。黃石公慧眼識人,早就斷定張良日後必將成就一番大業。而從田埂摔牛到錘擊車輦,再到草屋逼債,都是黃石公授意飯十鈞做的,意在讓張良明白:

別做犟牛,不然你會挨摔;別打無把握之仗,不然你會自斷後路。還有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那便是:謀己,設法保命。

事實也是,一個人連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了,還談何謀人謀兵謀取天下?能領悟此點,便足以闖蕩江湖了。

後來,張良諫主安民,鬥智鴻門,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果然助西漢開國皇帝劉邦打下了一片大好江山,樂得劉邦一個勁誇讚:吾之子房,真乃世之奇才!但出人意料的是,功成名就後,張良不顧劉邦的再三相勸,執意選擇了退隱。因為他相信黃石公說的沒錯:

伴君如伴虎,身為謀士,即便你謀略再深本事再高,若丟了性命,你狗屁都不是。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