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人”拿什麼乾翻這個看臉的世界

2019-03-25 15:00:25

“這個世界看臉,但不是只看臉”

初小軌

-01-

那天在北京開完會,在酒店大堂吧跟一個女冬粉面基了。

她不辭勞苦從北五環跑到東四環來當面向我提出了一個問題,她問我,是否長相出眾的女生或者男生比她這種相貌平平的女生成功幾率更大?

我比較疑惑,因為面前這位姑娘雖說不上貌若天仙,但也膚如凝脂、嬌小可人,說她是個美女也並不過分。

“你是因為自己的皮囊得了什麼好處么?”

我問。

她一驚,羞澀否認:”不是,不是,我是吃了虧的那個啊。我寢室有個女生,長得比我漂亮,校招的時候,她投了15份簡歷,收到了15份offer,我投了20個,就收到了3家,還是那種離著我住處特別遠的單位,這個看臉的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

噗,看臉的世界。

”那她資質就不如你對吧?“我繼續問。

“當然了。”她自信滿滿地流露出一股對漂亮姑娘的鄙夷,為了證實她自己說的是實話,還掏出手機,把她跟她寢室舍友的電子版簡歷一起展示給我看。

我皺眉看了一眼,就找到了問題所在。

這姑娘的簡歷做得極醜,且不說字號太過傻大,表格都能做串列了,一頁紙就能利索搞定的事兒,她生生用了接近兩頁。她寢室室友的簡歷看上去就比較賞心悅目,照片選得雖算不上漂亮,襯衫馬尾,但十分得體,字型和行距都弄得很有設計感。

不禁有些唏噓。

看臉,很多時候只是失敗者的一個藉口。

臉好看確實會給你帶來一點小恩惠,但長久立足靠的還是細節上的真本事。

-02-

講真,這個世界看臉,但不是只看臉。

首先講一個矮大緊老師的故事。

高曉松喜得這個網名,源於把他名字中的三個字反義了一下,我喜愛矮大緊老師多年,卻從未見過他的風頭有今天如此之盛,看過《奇葩說》的朋友們肯定秒懂。

不但網友,甚至高曉松自己在《曉說》節目裡調侃自己跟吳彥祖之間的容貌差距。

歲月這把殺豬刀,把高曉松雕琢成了一個“頭圓項短”(《金瓶梅中形容西門慶的遣詞,高曉松曾拿來自比)的中年“矮大緊”。

然而這個看臉的世界並不能拿他怎么樣,高曉松系出書香名門,博覽群書,清華大學科班出身,雖然隨著年齡漸長,他的臉盤愈發變大,體型愈發變寬,但言談舉止卻愈發的收放自如。

在機場穿著大白褲衩被冬粉抓拍到,大家都盛讚這是“知識改變腿型”,並紛紛發誓以後也要多讀書了。

高曉松讀起《金瓶梅》來,都要認真核算一下當時的一兩銀子相當於今天的多少錢,觸發的原因就是想鬧明白武大郎那個兩層小樓到底值多少錢,賣多少年炊餅才能掙出來這套房產。

研究並鬧著,嬉戲並治學。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

他讀過的書,終於在歲月洪流中變成了他的血肉筋骨。

所以,他的一言一行,都構成了他的風骨,而越成熟的人,越是迷戀這種接地氣的文化味兒。

高曉松活明白了,所以越活越平和,越活越謙卑,越活越招人愛。

喔,對了,現在我們提及他的時候,都是要跟吳彥祖往一塊里比的。

改變不了與生俱來的基因,就去改變自己可以改變的部分。

關於乾翻這個看臉世界,矮大緊老師憑藉著不斷地讀書、學習,做得不徐不疾,實至名歸。

-03-

美到一顧傾人城的臉,就像是上蒼髮的獎,能給你,也能收回。

高三那年,我同桌天天把胡歌貼在桌頭,背書背累了,就上去親一口聊表愛意。

我問她,你愛胡歌什麼呀?

她說,我愛他帥啊。

不僅如此,她還要頻頻用這個唇紅齒白的小男生給我洗腦,在她還沒出過國的情況下,就十分堅定地向我傳遞了一個“胡歌就是全世界最帥的男人”的堅定信念,並且只要我敢說一句微詞,她就會馬上拒絕繼續跟我分享她媽媽送來的蒜苔炒肉。

那一年我抱頭背書,沒看過《仙劍奇俠傳》,當時說喜歡胡歌,只是為了能蹭上一頓蒜苔炒肉。

直到胡歌在06年出了車禍,同在一個車上的助理搶救無效身亡,他撿回了一條命,卻右眼重傷。

出院之後要做疤痕治療,為了把新植的皮壓住,他每天要戴12小時面具,痛到睡不了覺,但他還是很堅持。

恢復後的面容,是疤痕累累的滄桑,再也沒有奶油小生的唇紅齒白。

重返影視後的胡歌,像是帶上了一種易火體質,演啥火啥,尤其是《琅琊榜》里的梅長蘇,那種病怏怏的仙風道骨,那種目空一切的決絕高冷,像是胡歌一生坎坷一朝歸來的本色出演。

胡歌在自己最大紫大紅的時候,卻跑去演話劇,出國留學,果斷推開了令人艷羨的天價片酬和各路廣告費。

就像是若干年前,他借梅長蘇的一句台詞發了一條微博:“我既然活下來了,就不會白白的活著……”

他笑說這是梅長蘇告訴他的,其實也是他說給自己的。

如何乾翻這個看臉的世界?

絕望時再堅持一下,得意時收著點兒。

-04-

前段時間去看《摔跤吧!爸爸》,從影院出來的時候,問朋友,阿米爾汗怎么胖成這樣了?他原先多帥啊。

朋友說,他是為了演這么一個身材發福的中年人,瘋狂地增重了啊,不然你怎么能在看到這么一個老去的爸爸在沙窩子裡體力不支時感到一陣心酸呢?

我天,真敢啊。

我以為那些本來身材很好突然就要演胖子演員的時候,都是在自己身上貼一貼完事兒,當年《瘦身男女》不就貼出來的嗎?

畢竟身材發福是一種不可控的風險,垮掉容易,緊緻難,對明星來說,讓他們為角色增肥,簡直是得要了他們的命。

但阿米爾汗從來不把這張輪廓俊逸的臉當成電影事業的優勢,為了電影需要,為了藝術追求,他可以做一切。

所以,阿米爾汗一個人支撐起了一個印度的電影輝煌。

不少年輕演員大紫大紅的時候,簽了約也不正經出現,要文替,還要武替,愛這張臉,也愛骨感身段,卻從來不知道怎樣去尊重自己的職業和別人的時間。

一無所長的小鮮肉,早晚被會被這個看臉的世界乾翻。

一直在努力著的普通人,早晚乾翻這個看臉的世界。

- 完 -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