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小山村,用壁畫描繪藝術振興鄉村的希望

2019-03-01 14:27:54


我讀到一則藝術振興鄉村的故事,想講給做休閒農業與鄉村旅遊的你們聽——現狀:從日漸沒落到做出改變

故事發生在懷柔大水峪村,這個京北小山村緊挨著青龍峽景區,附近有長城,村裡有172戶人家做著農家樂的生意。與其說它是個民俗旅遊村,毋寧說它是因著靠近景區的優勢而發展,因為對一座以本地(北京地區)為主要客源市場的鄉村,很難講它有什麼得天獨厚的民俗旅遊資源是周邊其他發展旅遊的村莊所不具有的,所以這個“民俗村”的名氣並不高。

不要說與周邊村莊同質化現象越來越嚴重,大水峪村內部的“農家樂”們相互之間也沒什麼差異化。在關注度起不來,鄉村旅遊日漸沒落的同時,大水峪村的農家樂相互之間也出現了各自為戰,爭搶客源,甚至欺客宰客的現象。

村委會決定改變這樣的現狀,一定要讓大水峪村的名聲宣傳出去。一個機緣巧合的機會,讓中央美術學院壁畫系的師生與大水峪村結了緣,通過壁畫的形式,將貫穿村莊的那條千餘米的道路打造成“藝術景觀長廊”的計畫就此誕生。

藝術進場:兩個關鍵點

壹度創意認為,這次“藝術進場”的行動能起到鄉村振興作用,關鍵得益於兩點:

一是藝術性

很多鄉村搞牆繪壁畫不成功的教訓,在於“政治色彩”太濃厚,君不見多少鄉村牆繪,最後都變成了“五講四美”“中華文明故事”“兒童經典國產卡通片”等題材的放大版國小課本插畫,這極大地限制了作品的藝術性,也是造成題材雷同、缺乏吸引力的深刻原因。

韓國學生創作的《尋找啟迪》

在這一點上,大水峪的村委會很開明,他們完全不干預美院師生的藝術創作過程。因為他們明白,只要畫得有水平,畫什麼都能把大水峪村的名聲傳出去。

而對央美壁畫系的師生來講,正是這樣的自由創作空間,讓他們創作出有想像力,有生命力,有吸引力,藝術的,抽象的,各種題材的作品。

二是生活氣息

生活氣息來自於尊重民意,這是藝術在鄉村振興中能發揮作用的另一個關鍵因素。

相比村委會的開明,真正的創作壓力來自村民的意見。他們認為,既然是在他們家牆上畫,那畫什麼首先要讓他們看得明白。所以村民提了各種各樣的意見:

壁畫系老師臨摹莫奈的兔子

開了該村第一家農家樂的田大媽要求畫“一隻老母雞帶著幾隻小雞在青草地里捉蟲子”;

喜歡騎著馬在村里“巡視”的馬爺說海里要有“核潛艇”,並且野兔沒有孤零零一隻的,都是一窩一窩的——他甚至對美院師生的水平表示不放心,要他們先給別人家畫,等他考察考察;

村民魏淑琴說什麼也不同意在自己家牆上畫龍,認為“降不住”;

……

央美的師生未必認為村民的意見毫無道理,只是他們更希望自己的作品是自由的、純粹的,他們不想畫自己不感興趣的題材,也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因為聽取太多想法而變得不倫不類。所以最開始,他們遭到了村民的質疑,甚至拒絕。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想明白一件事情:藝術(尤其是壁畫牆繪這樣的大眾藝術)終究不能脫離生存的土壤,村民不滿意的作品,遊客群體也未必能接受。

想讓村民接受,就要了解村民的想法,了解當代藝術賴以生長的土壤。他們開始主動和村民溝通,詢問。慢慢地他們找了與村民相處的方式:他們嘗試在村民的喜好和當地的風土人情中發現靈感,在大家的意見和建議中不斷改進:

一幅跟柿子樹結合的《萬事如意》讓村民交口稱讚;

表現科技文明與鄉土生活之間矛盾關係的《滾鐵環的男孩》用的就是房主小時候的形象;

村民說大水峪村要有魚,於是就有了北冥之鯤;

村民說龍降不住,於是龍就變成了給村民帶來福運的紅色鯉魚;

村民說黑白色調顯得陰鬱,於是《滿載而歸》就有了歡快的底色;

……

村民們的喜好和興趣在藝術中得到發揚,意見和建議在作品裡得以體現,他們感受到來自“藝術家”的尊重,儘管不能完全理解當代藝術是怎么回事,但他們慢慢接受了這些作品,和這幫認真負責的“藝術家”走得更近了:

一開始村民牛桂華不能接受自家牆上的海神是赤裸上身和三眼鯉魚搏鬥的黑妖怪形象,作者開始解釋說這形象來自山海經,並不奏效。在了解到村民對“富足、吉祥”等意向的喜愛之後,他在一旁寫上“海神出海,萬事大吉”八個字。之後別人再質疑這幅作品,牛桂華都會頂回去:你懂什麼啊,連小人書都不看,你有藝術細胞嗎?

為了讓這些壁畫作品能夠在黃金周期間起到吸引人氣、帶動旅遊的作用,保證作品十一之前完成,壁畫系的師生經常加班熬夜,甚至冒雨在腳手架上一畫就是幾個小時。他們的誠意、用心負責的態度打動了村民,夜裡作畫的時候,有村民心疼這幫孩子,就給他們拿衣服穿,又架起篝火給他們烤紅薯吃。

鄉村振興:不只是旅遊的復甦

這些既具有藝術性又飽含生活氣息的作品起了作用,給大水峪村帶來方方面面的進步——

經濟:村裡有人做過統計,第一批24幅壁畫亮相後的2016年黃金周,遊客人數增加12.4%,村里旅遊收入增加14.7%;遊客紛紛在朋友圈中分享自己與壁畫的合影,這無形中也宣傳了大水峪村;其他村莊的村幹部紛紛“學習”,希望複製這種“壁畫村”的模式。

生態:千米壁畫牆讓大水峪村從周邊幾十個灰濛濛的村莊中脫穎而出,尤其是垃圾堆前的“百元大鈔”讓這裡乾淨起來,村民不再亂扔垃圾,而且自發地、主動地清理這塊地方。它甚至讓村民明白了“垃圾廢物也能變成寶、換成票子”的循環經濟理念呢。

文化:平時沒事兒就打麻將的村里人開始關注藝術,他們主動要求美院的師生給大家做個培訓,希望至少能明白自家牆上的那些作品,好講給遊客聽。

學生們第三次進村創作的《百鳥朝鳳》

自治:村民對大水峪村多了幾分自豪,大家開始主動想辦法解決各自為戰的局面,畢竟誰也不想給漂亮起來的大水峪村“抹黑”。有人提議要統一菜價,公開透明,不要再出現以往欺客宰客、戶與戶之間相互貶低的現象,比如炒豆腐統一定20元,大家比的是手藝,是功夫,看誰家的菜做得好。

總結

看來,藝術振興鄉村,說容易也容易,說不容易吧,確實有好多門道,你覺得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