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宮自主權。你值得擁有

2019-02-28 00:19:41


原創2017-11-01晏凌羊潘幸知文/幸知線上特約作者 晏凌羊

01

前段時間,很久沒聯繫的老鄉大姐告訴我,她要生二胎了,我表示祝福。

然後她又說年紀不小了,懷著二胎特別辛苦,但老公想要兒子,沒辦法,只能配合生,不然真的要離婚了。

這話聽得我心中那股“女權”的火苗立馬燃燒了起來。

我說,女人不應該是丈夫和婆家的生育工具,你的身體應該你說了算。孩子是兩個人的,但生孩子的風險卻完全由你一個人承擔,以後養育孩子的責任也主要由你來扛,所以生二胎這事兒必須要充分尊重你的意願。

她回答:沒辦法啊,婆家一直都想要個男孩,我這種處境你是體會不到的。

她是獨生女,父母離異,從小跟母親生活,家庭條件很一般。大學還沒畢業,父親就車禍去世,後來母親又得了癌症去世。她工作幾年攢下的錢,都拿去給母親治病了,年近三十卻幾乎是零積蓄。

後來,她認識了現在的老公,嫁給了他,又生了個女兒。她覺得終於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家。但老公明顯有些失望,守在醫院等候”的公婆一見她生的是女兒,頭也不回地走了。

二胎政策開放後,她老公按捺不住了,公婆也逼她生二胎,她拗不過那一家子人的輪番轟炸,還是決定再生一次。

四十五歲懷二胎,她已經算高齡產婦。她自己也知道,因為身體方面原因,高齡產婦產子比一般年輕孕婦要危險得多。

聽聞一個高齡產婦剛生下孩子就去世了,她心裡很害怕。除了高齡生產的危險,她擔心的還有:如果這胎生下來還是女兒,怎么辦?

我只能回答她:“選擇你能承擔的,承擔你已選擇的,然後,祝你好運。

02

國家衛計委公布的一組數據顯示:實施全面二孩政策半年來,大陸孕產婦死亡率有升高趨勢。

專家分析,孕產婦死亡率增加與二孩政策實行引起的高齡危險孕婦增多有關。醫生說起高齡產婦面臨的風險,每一條都能嚇死人:

高齡初產婦的產程明顯延長,滯產發生率、嬰兒死亡率比一般產婦高。

隨著年齡增大,陰道彈性也隨之降低,特別是子宮頸管較難張開、子宮肌肉收縮力減弱,流產或難產風險增大。

孕婦年齡越大,發生妊娠高血壓、妊娠糖尿病等幾率就越高,輕者引發水腫、頭痛,重者會危害孕婦和胎兒生命。

“高齡產婦面臨更大的健康風險和生命危險”的說法,對年輕女性而言,確實很像是一場生育綁架。如果一個女性過了35歲依然沒有生孩子,幾乎就要被千夫所指了。

只是,大家似乎都沒有意識到:高齡產婦面臨著更大的健康風險和生命危險,只是一種“可能”,不是一種“必然”。

一講到生育,很多人幾乎都認為這是女性需要考慮更多的事情,而男性則不必產生這樣的生育年齡焦慮。

大概是看不慣社會在生育這事兒上對女性的恐嚇,於是,有歐洲研究者對男性的最佳生育年齡也進行了研究。

調查發現,同為25歲的女性懷孕,如果老公年齡在35歲以上,她們懷孩子的命運就不太美妙,胎兒可能攜帶有來自父親的基因缺陷。

這下好了,不論男女都要被苦口婆心地提醒:生孩子想減少點風險,不僅為母要趁早,為父也要趁早,男女生育第一胎的年齡最好在35歲以前。

那如果在35歲後想生孩子時因年紀太大生不了了,怎么辦?有些女性開始了解甚至實施了“凍卵”。

03

說到“凍卵”,我們並不陌生。文藝女神徐靜蕾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在2013年就冰凍了9顆卵子。

這事兒目前在國內是實現不了的,國家規定,單身女性不能實施輔助生殖技術的相關手術。於是,很多人去了國外。

在有些國家,女性可以先冷凍卵子,想生的話可以接受試管嬰兒技術,不必提供所謂“三證”,還可以合法代孕。只要有錢有心,統統不是問題。

徐靜蕾是一個不婚不育主義者:“沒有人比我更有決心不要孩子,真的就是不要,完全不想要。”可她為什麼要去冷凍卵子?

她是這么解釋的:

因為人生中只有這件事,是後悔也沒有用的,你要早做打算。萬一哪一天,形勢所迫,或者你自己或你的愛人改變了主意,總還有一條退路,有一個解決辦法。

就沖這句話,我就很欣賞她。不把話說死,不把路走絕,不就是這個年紀的女性應該有的姿態么?

國內主流價值觀仍然把結婚生子奉為女性幸福生活的最高標準,甚至很多人認為女性是為了男性和婆家生孩子,可她們早把生育這事兒當成是自己一個人的事,並勇敢地為自己的選擇買了一份“保險”。

這樣的行為,既勇敢,又悲壯。

說她們勇敢,是因為一些高齡女性為了老公和婆家的期望冒死生二胎時,她們已經牢牢把握住了自己命運的主動權;說她們悲壯,是因為她們需要耗費巨資、遠赴異國他鄉才能實現“凍卵”的願望,還有可能會被國人嘲笑。

著名社會學家李銀河曾經講過這樣一句話。她說,一名女性她結婚還是不結婚是她個人的選擇,但生育應該是憲法和計畫生育法都賦予她的權利。

04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神奇的時代。

為了能在夫家立足、贏得更高生活地位而拚死生二胎的女性大量存在,主動選擇單身,為未來可能會生孩子的想法買份“保險”的女性也開始出現。

兩種女性的生活境況截然不同,但卻傳達給我們這樣一個信息:你越強大,就有越多選擇權。

不可否認,這依然是一個男權社會,女性整體而言處於比較弱勢的地位,選擇“凍卵”的女性鳳毛麟角,拚死生二胎的高齡產婦卻多如牛毛。

我覺得,相對於貶低暫時沒有生育意願的女性、恐嚇女性在什麼年齡段生孩子最好,不如去倡導社會、家庭給予想要生育的女性更多支持更重要。

比如,讓女性在生育上有更多的話語權,自己的肚子自己說了算。

讓她們在生育過程中得到更多保障和支持,不會因生育丟工作,也不會因為承擔生育職責而在就業、升職時受歧視。

女性生育後,未來子女的撫養和教育能得到保障。即使離了婚,也能過上有尊嚴的生活。

最後,用美國女性節育運動的先驅、女性生育權推動者瑪格麗特桑格說過的一段話結束這篇文章吧:

沒有一個女性可以稱自己是自由的,如果她不能擁有和控制自己的身體;沒有一個女性可以稱自己是自由的,直到她可以自主權衡並決定她是否做一個母親。

女性必須有自由,有是否成為母親和有幾個孩子的根本自由。

每次生孩子的時候,是她一個人走向死亡的峽谷,任何男人或國家都不能強迫她經歷這種苦難才是對的,她有權決定她是否忍受這種苦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