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外賣市場的“中國內戰”

2018-10-10 09:22:08

如果要選出2018年前三季度印度創業圈最熱鬧的賽道,非食品科技領域莫屬。從2月到9月,資本的腳步從未停歇。

接踵而至的投資人,將食品科技行業的“雙子星”Zomato和Swiggy相繼送入獨角獸俱樂部。

有趣的是,中國資本在這場融資熱潮中擔綱了主角,阿里巴巴、美團、騰訊、攜程相繼現身。阿里和美團分別向Zomato和Swiggy注資,騰訊傳出有意站隊Swiggy,攜程也和Zomato傳出了緋聞。

中國投資者支持的三家食品科技平台

若騰訊的投資落地,印度外賣行業的格局則成為了名副其實的“下一個中國”——騰訊和美團搶到了行業龍頭Swiggy,阿里支持市場份額居次位的Zomato,滴滴則通過持有Ola股份也在外賣市場占有一席之地。

中國投資人的入局,將給印度的外賣市場帶來什麼?

錢從東方來

研究公司Tracxn的一份報告顯示,2018年上半年印度食品科技行業已經吸引了4.73億美元的資本,其2017年全年的淨利潤僅為1.34億美元。

但重要的是食品科技市場的潛力。諮詢公司Red Seers 2017年的報告稱,按商品總價值(GMV)計算,到2021年,印度食品技術產業的規模預計將翻一番,達到25億至35億美元。它正在以每年15%的速度迅速增長。

在2015-2017年的短暫停滯之後,今年,投資者對食品科技的興趣突然復甦,與此同時,整個行業的格局也正在趨於穩定並走向市場整合。

印度食品科技行業融資情況

數據背後還隱藏著另一個有趣的現象:中國的科技巨頭正在印度的外賣行業暗暗較勁。

2018年上半年,印度的食品科技領域籌集的大部分投資可以追溯到三大中國巨頭企業——科技巨頭阿里巴巴和騰訊,以及剛剛上市的美團點評。

2月,線上食品配送平台Zomato從阿里巴巴的金融部——螞蟻金融籌集了1.5億美元。6月,美團點評在Swiggy的G輪融資中追加投資2.1億美元。

9月,打車平台Ola從中國的帆船資本和中歐經濟合作基金(CEECF)籌集了5000萬美元,此前,Ola也從騰訊和滴滴處獲得投資。而它則在去年12月收購了Foodpanda India食品配送平台。

近日還有媒體報導稱,曾於2016年投資印度線上旅遊網站MakeMyTrip的攜程,計畫向Zomato投資約1億美元。

“食品科技領域在過去的8-10個月裡持續獲得大筆資金,並非只是一個企業,而是所有企業。”主要關注食品技術產業的RedSeer諮詢公司的項目經理Rohan Agarwal對志象網(The Passage)說。

“食品科技領域目前的繁榮吸引了眾多外國投資者,其中就包括中國巨頭。”他補充說。

為什麼是食品科技?

食品科技領域究竟有什麼魅力,讓中國投資者趨之若鶩?答案可能並不複雜,即該商業模式已經在中國得到了驗證。

業內專家指出,印度在食品配送市場的消費者行為與中國類似。

2017年,中國的食品配送市場估值達到370億美元,比2016年的250億美元同比增長48%。在中國,阿里巴巴旗下的餓了么和騰訊支持的美團外賣兩分天下,共享約85%的市場份額。這也與印度“雙子星”的情況也非常相似。

美團點評9月的成功上市,也為印度的外賣平台提供了一個發展樣本。

美團從團購起家,2013年開啟外賣業務,後成功與大眾點評合併,不斷吸附更多線下品牌商家入駐,進化為中國最大的一站式本地化生活服務消費平台。

從上市多披露的檔案來看,美團最強的依然是用戶消費最高頻、商家數量最大的大餐飲事業部,其收入占了六成左右;從“吃”進而拓展至住、游、購、娛、行等多個領域,成為了名副其實的“一站式平台”。

美團的業務布局及其競爭者

美團的業務模式,讓其與打車領域的滴滴、酒旅的攜程、外賣領域的餓了么都存在競爭,甚至線上下新零售領域,直接與阿里爭奪消費場景。

美團的成功證明了這一商業模式的可行性,也使得中國投資者對印度食品技術產業的擴張信心十足。總部位於香港的智庫Digital Hub Asia的研究助理Dev Lewis認為,中國企業對印度食品科技行業的投入,是因為他們在中國看到了增長。

在中國,在產生品牌價值和客戶保持的高重複訂購行為的驅動下,許多公司正嘗試一站式解決跨地域配送。食品之外,雜貨、藥品、住宿、計程車預訂和電影票務等服務都加入了業務格局。

Swiggy進入藥品和雜貨配送領域

Swiggy目前的發展路線就很類似,它計畫在印度開始跨地域配送服務。

“印度契合中國市場的所有條件——一大群在城市工作的行動網路用戶,幾乎沒什麼時間,所以中國式的食物配送服務能完美契合這種情況。”Dev Lewis對志象網(The Passage)說。

Dev進一步補充,中國企業已經對用戶行為、需求模式以及其他有關中國市場的信息有所了解,而這些商業經驗同樣適用於印度市場。

“依據他們在中國的經驗,中國公司的投資會帶來數據、經驗和算法,將其套用到印度,沒有人想要失去印度這塊蛋糕。”Dev說。

印度離下一個美團還有多遠?

然而,與中國相比,印度的食品配送市場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僅就訂單量而言,二者的差別還十分懸殊。美團每天處理的訂單量接近2200萬單,而據Agarwal估計,Zomato和Swiggy每天的訂單不到100萬單。

從印度食品科技領域的發展軌跡來看,它也明顯落後於中國。

上一次食品科技領域的融資熱潮出現在2014年到2015年,當時,包括Zomato和Swiggy在內的外賣平台接連出現。

但資本的熱情很快退去。2015年到2016年間,食品科技領域僅吸引了8000萬美元的投資。在2015年到2017年間,食品科技領域經歷了一段停滯期,十多家食品配送創業公司倒閉,包括TinyOwl、SpoonJoy、Eatlo、Eatonomist、Yumist、EatFresh、Dazo、Zupermeal等。

甚至Zomato也經歷了波折,它在2015年2月開始食品配送業務,在2015年12月就裁員300人,約占其員工總數的15%,但最終它度過了危機,和Swiggy一道成為了倖存者。

食品科技行業融資開始復甦

2017年中開始,行業重組告一段落,外國投資者又開始對食品科技領域產生興趣,食品科技領域開始出現復甦的跡象。

在重組和整合之後,印度的食品配送領域由5家公司主導——Zomato、Swiggy、Foodpanda India、Google Areo和UberEats。

據印度媒體LiveMint引用RedSeer的一份報告稱,Swiggy以35-38%的市場份額位居第一,Zomato以25-30%的市場份額緊隨其後,二者共享了70%-80%的市場份額。

這五家公司中,就有三家背後站著中國投資者,中國公司之間的戰爭已經在印度的食品科技領域打響。

“在這場數據爭奪戰之後,當印度市場成熟時,中國投資者都想成為持有大量股份的早期投資者。”Dev Lewis總結說。

作者:趙藝穎 羅瑞垚

本文原創首發於志象網微信公眾號(ID:passagegroup)。

志象網,見證中國科技企業全球化之路。更多科技財經類新聞,請關注志象網公眾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