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猛人被大佬鄙視了,於是世界改變了

2019-02-20 05:04:29

文/六神磊磊

今天給大家講三個小故事。

上次聊到,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流行起來的,每做一本書,都要找一些大佬來推薦:馬雲力推,化騰強推,強東暴推,也不知“暴推”怎么個推法。

大佬們說好的就真好?大佬說low的就真low嗎?當然不是的。

有這么三個人,當彼時江湖上最大的大佬斷定他們不行之後,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一、

第一個人,生活在1800多年前的三國時代。他曾經被當時最大的大佬宣布為沒戲。

故事發生在河南許都,也就是現在的許昌縣附近。當時,那裡正舉辦一場高峰論壇,論壇的場地並不奢華——就是個私家花園;餐食也很簡單——“盤置青梅,一樽煮酒”。

但那卻是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高峰論壇,因為兩名與會者的層次真的很高:一個叫劉備,一個叫曹操。

論壇的話題有點像《創業英雄匯》,兩大導師點評天下創業者。會上,劉備拋出了一個著名的問題:南方那個叫孫策的小伙子,你覺得他怎么樣?

曹操微微一愣:孫策?那個簡單剛愎的愣頭青么?

他抿了一口最愛的杜康牌煮酒,毫不猶豫地下了斷言:“孫策藉父之名,非英雄也。”——劉兄呀,世界,還是我們倆的。

事實上,這個版本的回答算是客氣的。眾所周知《三國演義》有眾多版本,在更原始、更粗野的嘉靖壬午本三國里,曹操的回答更刻薄:“孫策藉父之名,黃口孺子,非英雄也。”

這個判斷幾乎是毀滅性的。要知道,曹操是什麼身份?相當於當時江湖上馬雲+星雲的角色。他的話是金科玉律,是雞湯中的雞湯,拿到今天隨便攢本書也得賣個幾百萬碼洋。

他對劉備宣布孫策不行,就好比是馬雲對強東哥說:那年輕人沒戲,走不遠的,誰投他誰傻X。你說嚴不嚴重?

他為什麼看不上孫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孫策和他不一樣。相比於曹操和劉備這兩個老陰謀家,我們的孫策“美姿顏,好笑語,性闊達”,比較簡單、陽光、直接。

他雖也有謀略,但更少詐術,不愛厚黑,沒有前兩人那么深沉的心機,不是那種天生混亂世的標準老流氓。

面對曹大佬的鄙薄,孫策的回應是一個尊稱:你大爺。

你愛看好不看好。我要追隨我的心,做我擅長的事。

他做了大事:交朋友、打惡仗、拼地盤;也做了許多溫情的小事——“軍士奉令,不敢虜略,雞犬菜茹,一無所犯”。江東的百姓,過得未必沒有魏蜀兩國幸福。

後來的事,我們都知道了——大佬曹操嚴重地看走眼了。世界沒變成你們倆的,而變成了你們仨的。

如果說曹、劉是渾不見底的湖泊,孫策則更像飛漾的激流。這個人物的意義不止是奠定江東基業,而且在那個亂世樹立了一種新的逼格坐標,向曹大佬證明了一件事——別搞那么複雜,簡單、直接,也能走得很遠。

二、

500多年後,又有一個人,遇到了相同的情況——被當時最大的大佬看衰了。

這個大佬的名字叫做李隆基,別號唐玄宗,沒錯,就是那個楊貴妃的公公兼老公。和唐代的很多皇帝一樣,他也標榜自己有文化,喜歡搞文學、聽音樂,時不時召開個文藝座談會之類。

這一天,在他的公司總部——大明宮大廈,李隆基接見了一個從四川來的四十二歲的文學青年,打算請他給自己寫詩、寫歌詞。

這位文學青年長得挺帥氣,書上說他“軒軒然若霞舉”。不過,由於在社會上混久了,文學青年表現得有一點點粗豪,有點不知禮數,還略有一點點土,多半方言也有一點點重。

那情景大概和孫悟空第一次見玉帝有些類似——“下界妖仙,初得人身,不知朝禮。”

作為主人,李隆基的表現很有紳士風度,沒有當面責難客人,甚至默許了自己的大管家給文學青年脫鞋子。

然而當會見結束之後,李隆基撇了撇嘴,冷笑一聲,說出了自己刻薄的評價:

“此人固窮相。”

大概你已經猜到了,這個不被大佬李隆基看好的文學青年,叫做李白。

短暫的交集之後,史上最偉大臨時工之一李白揮別了大明宮——既然我“固窮相”,既然你不需要我給你寫馬屁文,那么,我還是繼續寫我的詩吧。

他付諸行動,用一句老話叫“紮根銀民民眾,投身火熱生活”,又認真寫了20年好詩。

幸虧唐玄宗當初解僱了他,因為李白這後20年的詩里,有偉大的《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陪侍御叔華登樓歌》、《秋浦歌》、《贈汪倫》、《早發白帝城》……我們差一點就將永遠看不到“白髮三千丈”“抽刀斷水水更流”“朝辭白帝彩雲間”。

自我標榜“愛文藝”的皇帝,茫然不覺地和最偉大的詩人擦肩而過;而沒有了皇帝做讀者的李白,反而用美好的文字影響了更多人。

有學者說,唐玄宗眼光真準:李白一輩子連個科長都沒當上,可不是“固窮相”么。

我覺得這話不對。李白是窮,但不是窮相。

他從沒變成一個精神上潦倒的人,始終寫著天真、爛漫、樂觀的詩。

他志剛如磐,從沒放棄過那些高貴的理想,比如說從軍報國,他首次投軍就稀里糊塗捲入皇族內斗,朝廷抓他坐牢,虐了個半死。放出來沒兩年,他又顛兒顛兒跑去投軍報國。你見過這樣的窮相么。

李白向皇帝證明的是:我的成功不用你定義。我用行動影響、潤澤了無數人。

三、

第三個人,叫做周伯通。

你大概要跳起來反對:周老爺子什麼時候被大佬看衰過?

健忘了吧你。當時江湖上無可置疑的最大的大佬——“五絕”之扛把子王重陽師兄曾鄭重地告訴他:你,是不會成為絕頂高手的。

“師哥當年說,我學武的天資聰明,又是樂此而不疲,但一來過於著迷,二來少了一副救世濟人的胸懷,就算畢生勤修苦練,終究達不到絕頂之境。”——《射鵰英雄傳》

這一次,王重陽大佬可看走眼了。

數十年之後,五絕之首變成了“中頑童”,連東邪、南帝都自知武功“尚遜周伯通三分”。

周伯通沒有“救世濟人”的胸懷?好像是的,但那又怎么樣。他有同樣珍貴的東西——一顆純淨的赤子之心。從這顆心出發,使他做了許多很美好的事情。

在襄陽城打仗殺敵,中箭負傷的是他;積極開展山洞教學,培育出兩代精神分裂雙手互搏高手郭靖和小龍女的是他;華山上笑泯恩仇,越眾而出祭奠老毒物歐陽鋒的是他……這些事,不都是救世濟人么。

他還習慣於寬恕。他原諒了黃藥師,原諒了裘千仞,原諒了歐陽鋒,原諒了一切對他加諸侮辱、欺凌和暴力的人,像放下一根羽毛。

他的徒子徒孫——全真七道士布天罡北斗陣,總要念一首很酷的開場詩,結尾叫做:“出門一笑無拘礙,雲在西湖月在天。”對於這句話,七個念詩的傢伙沒一個能做到,周伯通卻做到了。

想他在桃花島上,被黃藥師打斷了腿,關了十五年,最後走出來時是什麼情景?是切齒仇恨,發誓暴打黃藥師一頓出氣?放一把火將桃花島燒成黑木崖?都沒有。

他是“一聲長笑,站起身來,只見洞外晴空萬里,白雲在天,心中一片空明。黃藥師對他十五年的折磨,登時成為雞蟲之爭般的小事,再也無所縈懷。”

這不就是妥妥的“出門一笑無拘礙”么?

在這顆赤子之心的引領下,他的武功達到了絕頂之境,成為金庸小說里最可愛、最至善至美的人物。最後連死要面子的黃藥師也承認,不但武功遜他一籌,境界也遜他一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