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日為什麼會為旅順大打出手?| Booker不客

2019-02-12 22:19:00

歡迎來到Booker不客。複雜世界,地緣解構。

在東北亞歷史上,旅順這座城市,充滿了戲劇性的命運。它在中日俄三國間來回易手,先是甲午戰爭中日本發兵從清朝手中奪取,又被俄國糾集德法來了一個“三國干涉還遼”,強行拿走了勝利果實。不甘心的日本在之後又通過日俄戰爭奪回了旅順港。在1945年蘇軍發動“八月風暴”攻勢,攻入東北,隨後按照雅爾達協定重新接收了旅順港。

旅順

在旅順變遷中,俄國扮演了不可忽略的角色,那么旅順這座優良的不凍港對俄國究竟意味著什麼呢?

『俄國的海洋地緣

翻開俄國的地圖我們可以發現,與俄國遼闊陸地面積相匹配的海疆,看似遼闊,但多位於高緯度地區,冰期長,真正能發揮作用的軍港較少。北冰洋,黑海,波羅的海,太平洋四個區域被分割,難以做到相互支援。從波羅的海和黑海出發,經過鄰國眾多,與他國海洋重疊區域廣,易發生國際爭端。

而從歷史上我們也可以發現,真正威脅俄國的力量總是來自東西雙方的陸地(東部波德平原和來自西伯利亞的遊牧民族)而非海洋,所以俄國的地緣條件深刻影響並制約了國防建設。由此擴張的海上力量及早期發展注定以服務陸地防禦為導向,即所謂的“堡壘海洋戰略”。

如果要發展擴張性海洋軍事力量,就必須在外爭奪軍港,這也是俄國和之後的蘇聯將尋找遠洋出海口當做了國家戰略重中之重的原因。爭奪出海口,沖向藍海,是自彼得大帝以來拜占庭雙頭鷹的千年夢想。

『 海洋擴張

近代俄國海洋擴張肇始於克里米亞戰爭,為了取得在黑海的霸權,俄國悍然發動了對土耳其的侵略,英法唯恐其進入地中海,威脅中東北非,遂聯手遏制,將俄國逼回黑海。在近東折戟沉沙的俄國遂將目光轉向南亞,意圖通過中亞,取道伊朗、阿富汗奪取出海口,實現“在印度洋洗鞋子”的美夢。

英國為了維護“皇冠上的寶石”即印度的利益,又全力阻止。再一次失意的俄國將目光投向了遠東這片尚未開發的處女地,在這裡他們獲得了領土的擴張,但也為帝國的毀滅埋下了種子。

(請橫屏觀看)

《北京條約》簽訂後,俄國獲得了海參崴,但由於海參崴冬季有結冰期,不能滿足俄國艦隊需求,所以俄國又四處打量,最後將目光鎖定到了大連的旅順。

『東方克里米亞——旅順

旅順位於遼東半島最南端,瀕臨黃海,與山東半島隔海相望,地理位置優越。進可出擊爭奪黃海乃至日本海的制海權,退可利用其凹部地形進行海外防守,與山東威海互成掎角之勢拱衛京師,確保渤海的制海權。

而往東看,旅順與朝鮮半島跨海毗鄰,如果俄國要與日本爭奪朝鮮和滿洲,那么以旅順作為跳板,可以將力量投射至黃海和朝鮮半島,甚至和符拉迪沃斯托一道對日本本土構成夾擊威脅(這也是日俄戰爭時期日本一開始就做的事情——在旅順就消滅俄太平洋艦隊,防止其撤回符拉迪沃斯托克)。

旅順港最早由清朝開始建設。1880年,清政府命北洋大臣李鴻章在此興辦北洋水師,旅順已經由北洋水師經營了十多年,有完整的船塢、修理廠、庫房和居住設施。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被日本侵占。

舊時旅順

而後俄國又挾三國干涉還遼之功,於1897年12月搶占中國旅順口,艦隊司令部也搬到了這裡,並在這裡成立了太平洋艦隊。占領旅順後,德皇威廉二世甚至向尼古拉二世拍發賀電,宣稱“屹立在黃海入口的俄德兩國是聖喬治(又稱聖格奧爾基,俄國的守護神)與聖麥可(聖米迦勒,德國的守護神)的化身,共同守衛著遠東十字架,守衛著亞洲大陸的門戶,為歐洲阻擋黃禍(日本)”。

為了徹底使旅順俄國化,俄國甚至不惜通過西伯利亞鐵路支線將旅順連線起來,西伯利亞鐵路滿洲支線(中東鐵路)根據1896年中俄密約開工, 這條J字形的鐵路包括滿洲里到綏芬河的幹線和哈爾濱到旅順的南下支線,長達2500公里。從1898年8月開始由五個方向同時動工:自哈爾濱向南、向西、向東;自旅順口向北;自烏蘇里斯克(雙城子)向東。

與此同時,俄國在旅順口設防並修築軍港,在大連修築商港。在大連和哈爾濱建設嶄新而豪華的“俄國城市”, 疏浚松花江航道,建立中東鐵路公司和附屬的東清商業公司,增強太平洋海軍艦隊的規模。從旅順和西伯利亞鐵路建設中蜿蜒盤鏇而出的,是北方毛茸茸黑熊那若隱若現的陰影和可怖的獠牙。

『日俄戰爭與203高地

日俄開戰時的旅順已經成為世界少有的堅固要塞之一。俄國費時8年,花費巨額國帑,構築了極其強大的防禦工事體系。旅順要塞守軍有51000人,擁有646門大炮,以及大量的彈藥、糧食、軍服等儲備。

日俄戰爭中的俄國軍隊

戰爭打響時,圍攻旅順的是日本第三軍,擁有60000人的兵力,400門火炮,由乃木希典將軍率領從八月開始對旅順發動總攻。但因要塞堅固無比,日軍雖然傷亡慘重,卻始終未能攻陷。在日軍發動攻擊後的5個月裡,俄軍頑強地守衛著203高地(俄國人保衛奪來的贓物時一向英勇無比,例如旅順攻防戰和二戰時的布列斯特要塞守衛戰)。日軍最後動用了從本土調來的、可以輕易摧毀混凝土堡壘的280mm火炮,將203高地夷為平地。

1904年12月6日,在付出了傷亡62000人的慘重代價後,日軍終於攻克了這座號稱“東方克里米亞”的城市。乃木希典還親筆賦詩一首:“爾靈山險豈難攀,男兒創業期可艱,鐵血履山山形改,萬眾敬仰爾靈山。

旅順戰役連同其後的日本海海戰的失敗,使得俄國國內矛盾急劇惡化。雖說日後諾曼諾夫王朝覆滅的直接原因是一戰,但是誰又能否認旅順戰役的失敗是不斷壓在駱駝身上的那根稻草呢?

『紅旗落幕

新中國成立後,和蘇聯簽訂了《關於中國長春鐵路、旅順口及大連的協定》,蘇聯軍隊在1955年從旅順口海軍基地撤出。如果不是中國的據理力爭,旅順港很可能會變成另一個的“關塔那摩”。

旅順日俄監獄遺址

為了和美國爭奪海洋霸權,蘇聯在全球尋找著遠洋港口,在西半球,蘇聯瞄準了古巴;在東半球,赫魯雪夫親自向我國詢問建立聯合艦隊和設立長波電台的請求遭到拒絕,中蘇關係由此走向惡化;隨後蘇聯又在越南建立了海軍基地,紅旗觸角伸向了太平洋。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開始全面收縮海洋力量,重點放在了對北約的防禦上,黑海和波羅的海艦隊成為建設重點,而太平洋艦隊卻少有添置新的家當。曾經的紅海軍遭遇了腰斬,也無力在全球進行海洋霸權爭奪。而旅順,這座命運多舛的城市,終於贏得了片刻的安寧,在黃渤海溫暖的懷抱中,眺望著這個新的世界。

關注Booker不客。複雜世界,地緣解構。

(本文原創,未按要求轉載、盜用必究其責。轉載請註明出處)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