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愈:一個孤兒怎能當上唐宋八大家之首?因為他一輩子都是硬漢!

2019-02-18 23:58:42

一個家族出一個當官的並不難,難的是一千多年都出當官的。韓愈,就出生於這樣的世家。

據說,他祖上是西漢三哥中的韓信。

韓愈排行老三,老爹是大唐皇家圖書館的館長。他原本只需要努力發育,剩下的任務就是享受生活。

可惜,老韓家被拉閘斷電了。

韓愈出生兩個月,娘沒了;三歲時,爹也死了。小韓愈抱著奶瓶眼珠子亂轉,他不明白人們為啥都盯著自己看。

一個三歲的小孩,還不懂得孤兒意味著什麼。

父母雙亡後,大哥韓會擔當監護人,他比韓愈大30歲。

韓會的才華和學識都很高,在宮裡給皇帝當秘書。他讓妻子照養幼弟,自己下班後教他讀書識字。

長兄如父,韓會就像當年父親教導自己那般,將這份家庭文化又教給韓愈。傳承,其實就是這么簡單。

但是,漸漸長大的韓愈,總覺得生活好像缺了些什麼。

失去父輩的庇護,年輕的韓會在朝局鬥爭中猶如一葉孤舟。

韓愈9歲時,韓會在大清洗中受到牽連,被趕去廣東做個小市長。韓愈和侄子韓老成(十二郎),跟著兄嫂千里搬家。

3年後,韓會病死在工作崗位上。妻子鄭氏雇輛馬車拉著丈夫的遺體,帶上兒子和韓愈回到河南老家。

在韓會的追悼會上,鄭氏對12歲的韓愈說:“今後,嫂子就是你的監護人!”

安史之亂後,唐王朝的股價持續暴跌。不光周邊的吐蕃、回紇吐槽挑釁,連境內州縣都沒事造反玩。

河南亂的沒法呆了,鄭氏帶著兩個小孩顛沛流離,一路跑到安徽宣城才落下腳。她四處打短工,養活著韓家後人。

長嫂如母,鄭氏用女性獨有的溫暖養護著韓愈,生活清苦卻不失堅毅品行。家教,其實就是言傳身教。

然而,已經長大的韓愈,終於明白生活缺的是什麼。

天底下任何事物都有替代,唯獨父母之愛無可替代。自幼缺失雙親的韓愈,終其一生都是精神上的孤兒。

父母在,即便你年齡再大,都可以亂發脾氣。父母亡,即便你年齡再小,也沒法撒嬌任性。

韓愈自小心性堅強,讀書幹活用盡十二分力氣。別家的小朋友吃飯都要哄,他長這么大連卡通片都沒看過。

真是懂事到讓人心疼!韓愈努力的原因很簡單:他想報答苦命的嫂子。

786年,18歲的韓愈剛拿上成人身份證,就買了去往長安的車票。

鄭氏:退之,京城不好混了就回來韓愈:待我功成名就,回來接嫂子享福。

韓愈邁出人生的第一步,也拉開自己曲折命運的序幕。

走到山西時,他遇上堂兄韓弇。韓弇中過進士,在猛人渾瑊手下做事。他給領導推薦韓愈,渾瑊卻沒當回事。

韓愈沒找到工作,就想著去長安考個文憑。第一次科考失敗了,韓愈窮的連招待所都住不起。

他正準備再去韓弇那混飯吃,卻聽說堂兄和吐蕃談判時被殺了。

韓愈四處籌借回家的路費時,認識了北平王馬遂。老馬覺得這小伙不錯,就給他弄個臨時工乾乾。

韓愈的生存問題解決了,他一邊打雜一邊上夜大。但接下來的兩次科考,全都名落孫山。

打工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以韓愈的家庭狀況,科考是他唯一的出路。

然而,韓愈的作文寫得越漂亮,考試成績就越差。因為科考要求寫駢文,他卻喜歡寫古體散文。

792年,韓愈第四次走進考場。這次倒是考中進士,但政策卻變了。這幾年進士擴招泛濫,朝廷沒那么多工作崗位。

要想參加工作,進士們還得通過各部門的自主考試。韓愈只能繼續申報吏部的博學宏詞科考試,結果再次落榜。

就在韓愈心情和生活最差勁的時候,嫂子死了。

韓愈奔回老家,長跪在嫂子靈堂前。不管內心如何痛苦或不甘,眼下能做的只有為她守孝5個月。

韓愈接連又考了兩次,還是不及格。他覺得這種選拔不公平,就給宰相寫了三次建議書,全被領導家屬當手紙用了。

嫂子的三周年都過了,韓大進士卻還是無業游民。他乾脆去洛陽遊蕩,撞上了節度使董晉。

老董覺得這小伙有才,就讓韓愈做了觀察推官。雖然只是個普通的基層崗位,但多少有點穩定收入。

這一年,韓愈28歲。

3年後,董晉死了,韓愈等人送領導的靈樞歸鄉。他前腳剛走就爆發兵變,留守的同事全被弄死了。

韓愈失業了,不過畢竟有三年的工作經驗,很快就到節度使張建封那去上班。

雖然韓愈處理政務的水平不咋滴,但老張喜歡他的脾性,經常派他去京城匯報工作。

韓愈幹著烏七八糟的雜事,心情鬱悶無比。他寫的《馬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801年,33歲的韓愈終於通過吏部考試,被分配做國子監四門博士。名字聽著很霸氣,其實就是個招生老師。

韓愈在這個工作崗位上,寫出千古名篇《師說》:師者,傳業授道解惑也...

此文一出,各大入口網站爭相轉載,大唐教育界炸鍋了。很多老學究坐不住了,韓愈這是來打臉的啊。

師不必賢如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師...你讓那些專家博導,以後如何在門生眼裡維持權威體面?

韓愈從來就不是諂媚之人,他以道統為己任,他的堅毅才剛剛開始。

2年後,韓愈升任監察御史。那年正逢關中大旱,饑荒餓死的百姓不計其數,而當地領導李實卻隱瞞不報。

李實給皇帝吹業績:今年糧食畝產過萬,大家都說自己很幸福,還有幫老娘們天天站十字路口唱唐歌...

韓愈非常憤怒,他寫下《論天旱人飢狀》:至聞有棄子逐妻以求口食,拆屋伐樹以納稅錢。

李實急眼了,用公款買水軍到處誣陷韓愈。很快,韓愈就被貶到廣東陽山當縣長。

805年,唐憲宗上位,韓愈才被召回長安。此後8年間,他就像坐了電梯般升降頻繁,幾乎每年都要換崗位。

這些年,韓愈最穩定的合作夥伴是搬家公司。身影飄忽不定,心意卻堅定守一,他寫出《進學解》: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

宰相看完這篇金句滿地的名作,大腿一拍讓韓愈編修《順宗實錄》。唐順宗上班總計不滿一年,韓愈硬是湊出5卷內容。

唐憲宗對老爹的傳記很滿意,大腿一拍讓韓愈當了中書舍人。

817年,淮西節度使吳少陽死了,臨死讓兒子吳元濟接班。憲宗很生氣:我特么還活著呢,咱倆到底誰是老大?

唐老闆安排裴度去收拾小吳,老裴帶著韓愈等人奔向蔡州。韓愈察看地形後,申請帶兵實施斬首計畫。

老裴覺得韓愈出謀劃策還行,帶兵打仗有點不靠譜。結果,李愬用這套方案活捉了吳元濟。

有人對韓愈說:真可惜!你算出來的彩票號碼,卻讓別人拿去中了500萬。

吳元濟是搞定了,但隔壁的王承宗也不老實。韓愈寫了篇勸降信,老王看完後咣嘰就跪了。

收回50年割據的淮西,唐老闆很高興。韓愈被提升刑部侍郎,兼任篆刻《平淮西碑》工程總策劃。

兩月之後,韓愈刻好碑文。揭幕儀式上大家都很滿意,唯獨李愬的媳婦不爽。

我老公是大唐名將我老公活捉吳元濟我老公平定了淮西我老公.....為啥碑文上我老公只是個龍套?

李愬媳婦是皇親國戚,輩分比唐老闆還高。憲宗只得磨掉韓愈的碑文,找個翰林學士連夜重寫一篇。

這一年,韓愈49歲。官場沉淪和歲月流逝,都沒能消磨他的心性。

819年,是法門寺佛骨開放年。這場每隔三十年舉辦一次的盛會,撩動著唐憲宗的心弦。

我常年加班不休息,才勉強打造出“元和中興”。照這節奏就算乾到死,也恢復不了大唐往昔的榮耀。要是佛祖能幫幫忙該多好啊!

唐憲宗劃撥四萬億專項經費,準備將佛骨迎到長安。他不光要用佛光凝聚人心,更期待佛力加持李家王朝。

韓愈強烈反對!他一生都被命運按在水泥地上摩擦,肯定不會信佛,最關鍵的是:太燒錢了!

皇帝召開早會,韓愈遞交《諫迎佛骨表》。原文極其辛辣,大概分為五段:

1.迷佛的皇帝不是短命就是慘死(漢明帝、梁武帝等)2.搞得百姓不務正業(解衣散錢,老少奔波,棄其業次)3.佛的出身不正(佛本夷狄..不知君臣之義..父子之情)4.給皇帝的建議(乞以此骨付之有司,投諸水火,永絕根本)5.結束語(佛如有靈,凡有殃咎,宜加臣身,臣不怨悔)

唐憲宗看完暴怒,血壓瞬間飈到280。要不是裴度拉著,當場就要弄死韓愈:有事說事,你咒我短命幹啥?

文武百官全都跪下求情,唐憲宗這才沒殺得了韓愈。他掏出大唐勢力範圍表,找到最偏遠的地方。

韓愈,馬不停蹄地滾去潮州!

正月十四那天,51歲的韓愈卷著鋪蓋走出長安。翻越秦嶺時大雪紛飛,天地間白茫茫一片,只有侄子韓湘趕來送行。

聽到長安城裡張燈結彩,百姓爭相慶祝佛骨巡迴展。韓愈悲憤之餘,寫下名揚千古的送別詩。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欲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韓愈本就嚴重早衰(吾年未四十,視茫茫,發蒼蒼,齒牙動搖,恐旦暮死)。

這首詩,他是當遺書寫的。

被貶潮州這事,對韓愈來說很悲催,當地百姓卻撿寶了。

韓愈來到潮州,一路所見儘是蠻荒和貧窮。以往被貶來的官員要么意志消沉,要么托關係求調走。

因為這裡窮,所以皇帝罰最討厭的人來因為皇帝罰最討厭的人來,更沒心情做實事,所以這裡窮。因果互生,這裡漸漸變成天然罰場。但是,當地人何錯之有?

韓愈自幼嘗盡生活困苦,他想要改造這片舊世界。經過各項整治,當地生活文化水平提升了許多。

人們感念韓愈的功德,將本地山河改名為韓山、韓江。這才是民意,不像某些領導題完詞就坐等開席。

821年,唐穆宗繼位,韓愈回到京城當兵部侍郎。上班沒幾天就攤上事了,朝廷派到鎮州的節度使,被當地兵團殺了。

既然是兵變,就交給兵部處理吧!韓愈被派去和王庭湊談判,很多人預感他會死在那裡。

就像40年前,叛軍李希烈勒死了顏真卿那樣(見秦嶺一白.顏真卿篇)

唐穆宗有點不好意思。韓愈一輩子顛沛漂泊,剛回長安屁股還沒坐熱,就要出去給他擦屁股。

穆宗:你過去先別見老王,看具體情況再說,安全第一。韓愈:謝老闆關心,個人生死事小,國家任務第一。

韓愈進入軍營後,王庭湊的部下露出一身五花肉,在他面前揮刀耍劍。他們想嚇唬這個文人,韓愈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王庭湊問了他三個問題:你是誰?你從哪裡來?你到哪裡去?韓愈:你閉嘴!先回答我三個問題!

1.安祿山、史思明、吳元濟,這些造反頭目哪個不是斷子絕孫?2.劉悟、李祐,這些造反途中投降的,哪個沒當上節度使?3.你老子都聽大唐的話,你小子造什麼反?

韓愈不卑不亢的一番長談,聽得王庭湊心悅誠服,連忙吩咐後廚多加幾個硬菜。

一場叛亂就這么消弭了。這一年,韓愈54歲。

韓愈出差回來就當了長安市長,沒多久卻被李紳彈劾。就是寫“鋤禾日當午”的李紳,人品非常差勁(見秦嶺一白.李紳篇)

韓愈當然不服軟,兩個才子吵架都是金句四射。宰相李逢吉跑來和稀泥,將兩人各打五十大板,韓愈被降為兵部侍郎。

一夜回到談判前!韓愈又回到老崗位,叛軍大營真是白去了。

824年,韓愈深感體力不支,請了病假回家休養。秦嶺一白偶爾來給他沖點土蜂蜜水,順便拜讀他的大作。

4個月後,韓愈病逝,終年56歲。

260年後,蘇軾尊稱韓愈: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奪三軍之帥。

上天從一個人身上奪走的,必定會換個方式還給他。問題是:上天準備交還的時候,當初的那個你還在嗎?

歷經磨難,韓愈的初心一直都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