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大選落幕,中國鬆了一口氣,“巴鐵”的變與不變

2018-08-03 15:24:34

巴基斯坦選舉委員會28日公布計票結果,在25日舉行的議會下院選舉中,由伊姆蘭·汗領導的正義運動黨最終獲得115個議席,取得國民議會第一大黨地位。

伊姆蘭·汗將成為總理,並被授權組閣,但由於正義運動黨在議會選出的270個議席沒有得到過半數席位。根據憲法必須與其它黨派組成聯合政府。

這次巴基斯坦政治格局變動很大,在穆盟和人民黨兩大政治力量之間,殺出了正義運動黨。

去年暫時接替哥哥謝里夫行使總理職權的沙巴茲.謝里夫(穆聯),一開始並不承認大選結果,不過,隨後他便改口,表示承認正義運動黨獲勝。

2017年7月28日,巴最高法院對謝里夫家族涉嫌腐敗案作出裁決,決定取消謝里夫總理任職資格,引發了一系列政治危機。

中國最擔心的是巴基斯坦2018年大選無法順利進行,進而導致全國動盪,政局癱瘓,這是中國最不願意看到的局面。現在可以略鬆一口氣。

2018年大選險象環生,屢屢發生自殺式炸彈襲擊,7月13日,在俾路支省Mastung縣舉行的人民黨政治集會上,一名恐怖分子引爆自殺式炸彈,造成130人喪生,200多人重傷,議員候選人拉薩尼亦身受重傷。

之前,巴西北地區的本努也發生汽車炸彈事件,造成5人死亡。

種種恐怖行為顯示,有黑手在幕後策劃,企圖嚇阻巴基斯坦人民參於投票,製造混亂局面,從中趁火打劫,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跳出來對恐怖攻擊負責的是ISIS,這些人渣從敘利亞被人有序“撤離”後,跑到巴基斯坦“發揮餘熱”了,許多家庭又被它們給毀掉了。

巴基斯坦動用了80萬名軍警維護全國大選秩序,保證大選順利結束。

有一點很重要,如果巴基斯坦軍方無意接受文官政府,他們可以順勢讓騷亂升級,導致大選流產,然後再以恢復穩定為名,由軍方接管政府。

畢竟,在這四十多年時間內,軍方一直在巴基斯坦政治中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

然而,這一切並沒有發生,接下來就要看65歲的伊姆蘭·汗如此施展他的政治才能了,畢竟,他是以打板球出名的。

中國從來不干涉巴基斯坦政局,但也絕不會坐視巴基斯坦國內生亂。我們最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這本身就一種勝利。

複雜的政局

簡要寫一下巴基斯坦各方主要政治力量(歷史變遷就不說了):

穆盟(謝里夫派)

2013年議會選舉中,穆盟成為第一大黨,謝里夫第三次出任總理,並成功組閣。

謝里夫卻因為家族腐敗醜聞不被反對派接受,街頭抗議運動持續不斷,謝里夫選擇了對話與讓步策略,以談判為主要手段,沒有選擇武力鎮壓。

如果他選擇武力,那么剛剛退出政治的軍方,很可能在局勢惡化時重新回歸。政壇“不死鳥”謝里夫運用了極其靈活的手腕,與正義運動黨及人民黨保持溝通,一直撐到了2017年。

人民黨(PPP)

它是穆盟最主要對手,代表人物是布托家族。2013年之前是執政黨, 現在是反對黨。

它們與穆盟既有鬥爭,又有合作,反對伊姆蘭·汗要求謝里夫下台的政治運動,主張對話,和平解決國內矛盾。

人民黨對穆盟的支持是有保留的,支持是基於大局穩定的考慮,以防止軍方趁亂介入,破壞了巴基斯坦議會民主選舉政治體制。路線上遵循阿里.布托和貝.布托的民主思想。

正義運動黨(PTI)

伊姆蘭·汗為黨主席,一直要求提前大選,無法接受謝里夫掌權,該黨的盟友是人民運動黨(PAT),2014年在謝里夫明確拒絕辭職之後。兩黨發起了全國示威運動,並沖入國家電視台,與警方爆發衝突。

後因電視台衝突出現死傷情況,轉為和平靜坐,地點從伊斯蘭瑪巴德轉到拉合爾地區,形成朝野拉鋸戰。

伊姆蘭·汗通過這一系列抗議活動,贏了更廣泛的支持者,樹立了清廉愛國的形象。並為2018年大選獲勝打了堅實基礎。

軍方

在文官政府成立時,軍方一般持不干涉態度。然而在巴基斯坦政治結構中,軍方又格外重要,這種矛盾角色有點像之前另一個伊斯蘭國家--土耳其。

每當巴基斯坦政局混亂,社會秩序失控,內閣無法有效領導國家時,軍方都會迅速出現並接管政權,恢復社會穩定,結束動盪局面。

實際上它是巴基斯坦的最高仲裁者,所以伊姆蘭·汗的正義運動黨,只要是和平抗議,都能跟軍方保持良好關係。

除此之外,巴基斯坦還有一些小型政治組織,如穆盟領袖派,伊陣,神學會,民族黨,律師聯盟,記者協會等等。

在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很難找到自己稱心如意的代理人,目前美國的策略是著眼未來,在國外為巴基斯坦的“翁山蘇姬”造勢,贏得聲望。

史上最年輕的和平獎獲得者,人權鬥士馬拉拉,成了西方手裡的一張政治王牌,雖然年僅21歲,卻已經敢公開教訓翁山蘇姬迫害緬甸羅亞人了。

今年4月初,在各政黨為大選造勢時,她由英國秘密回到巴基斯坦,巴軍警高度戒備,小謝里夫政府對她採取了熱情接待,行程低調的手段。

一來,不想為此得罪她背後的西方勢力,二來,減少曝光度,降低她的國內影響力。

馬拉拉是聯合國和平大使、創建了一家兒童權益基金會,在牛津大學學習哲學、政治,經濟學,一家人全部被接到英國伯明罕。她身上光環無數,而且年輕,美國可以等個一二十年,等到時機成熟時,將她推向巴基斯坦政壇最高峰。

荊棘滿路

伊姆蘭·汗的正義運動黨雖然獲勝,巴基斯坦沒有產生動盪局面,但由於是聯合政府,他仍然有一段很艱難的道路要走。穆盟不打算跟他聯合組閣,人民黨也有拒絕之意。

那么只好談判,所謂談判就是利益分配問題,這又與他先前的“反腐”理念不符,從政治角度看,一旦執政,他應當會做一些讓步。

伊姆蘭·汗上台前吸票的主要口號之一是“反美”,同時,美國懷疑他的選舉班子接受了塔利班的資金。

另外,正義運動黨內部也並非鐵板一塊,伊姆蘭·汗是主席,但黨的總裁哈什米與他的分歧很大。在2014年街頭抗議時,哈什米就反對這樣做,他主張讓民眾去工作,讓政府能開展日常事務,因為示威無助於老百姓實際生活問題的解決。

也就是說伊姆蘭·汗上台後,在他的陣營內外都有巨大壓力。從個人角度看,他跟英國關係非常密切,好幾位家人都住在英國,當年作為板球明星也是花花公子一個。這些是他的私人事務,不想扒得太深。

從國際關係來說,美國很擔心他會兌現選前承諾:

一,立即驅逐美國多餘的外交官員。

二, 驅逐美國情報人員

三,禁止美軍使用巴基斯坦的陸上及空中線路,為駐阿美軍提供裝備。

美國覺得他是特朗普式人物,很難建立穩定的外交關係,美巴關係可能比謝里夫時期還要惡化。

對於謝里夫,美國在他面臨最大壓力的時候,歐巴馬邀請他到白宮,公開強調美國對謝里夫政權的支持,以及承諾援助巴基斯坦經濟。

這次選舉結果,意味著巴基斯坦國內政治格局出現巨大變化,各派力量將重新整合,新政府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國內經濟問題。

無論怎么變?巴基斯坦有兩點是不會變的:

與印度的敵對關係。每任新總理都說要改善對印關係,但事實上都無法做到,克什米爾衝突此起彼伏。

與中國的友好關係不會變。

中巴關係在歷史長河之中,經歷過各種考驗,它從一個親美國家,慢慢成為中國的鐵哥們,是中國外交智慧的最好體現。

儘管有些力量每逢巴基斯坦政局變化,都會拋出各種挑撥離間的信息,但影響不了大局和方向。

了解巴基斯坦政治大致政治生態,對於網友來說也有參考價值,以上這么多的大小黨派,沒有一個是拿“反華”當噱頭的,反美倒是能吸引選票,反華只能盡失民心。

“一帶一路”倡議,瓜達爾港啟用,中巴經濟走廊建設,都需要巴基斯坦有一個穩定的政局,一支強大的軍隊來保護。

伊姆蘭·汗在大選臨近,7月23日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對中巴經濟走廊建設等問題都作出了明確表態:排除干擾,務實合作。也希望中國能在反腐和扶貧經驗上對巴基斯坦提供幫助。

一些網媒和自媒體經常過份聰明,在它們眼中,平壤,伊斯蘭瑪巴德,金邊,馬尼拉,甚至莫斯科都整天在坑中國,中國跟這個不能好,跟那個也不能好。這種外交“自虐”思維,難道是希望中國周邊全部是敵人才滿意?

變與不變,需要辯證地看待,作為南亞次大陸一個戰略地位極其重要的國家,巴基斯坦關係到整個地區穩定,也是大國博弈的重中之重。

王毅外長在4月23日對巴基斯坦外長說過:讓“巴鐵”永不生鏽,百鍊成鋼。

伊姆蘭·汗作為一個政治素人,還有待觀察。他的前路非常嚴峻,甚至不排除翻船可能,謝里夫也未必不能東山再起,變數仍然存在。

中國人希望巴基斯坦遠離動盪,穩定前行,過好自己的日子。

對中國來說,我們需要好鄰居,但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強大,讓鄰居們看到信心和希望,有勇氣甩開“燈塔”走自己的路。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