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浮”當學柳公權

2019-10-04 15:06:55
世相雜談戒“浮”當學柳公權

李成年

何謂浮躁?簡言之,就是心浮氣躁。這是當今時代病中一種多發性的流行病,殃及各行各業,書法學習園地自然也難以倖免。

其主要症狀有三:一是靜不下心,沉不住氣,小勝即驕,急於求成,缺乏深鑽苦練的恆心和毅力;二是名利思想泛濫,兩眼盯在錢上,心思用在追名逐利上;三是認識片面,以為學書法就是練字,只要能練好字就行,忽視學養、氣質、品格等方面的修煉和培養。

那么怎樣才能克服這種浮躁情緒的滋生和蔓延,把學書的動機和目標引導到正確的方向和軌道上來呢?我覺得,從柳公權的成功之道中,可以很有針對性地找到有益的借鑑和啟示。

柳公權從小就很要強,下決心一定要練好字。經過一年多的日夜苦練,他的字可以說是突飛猛進,同學們稱讚他,老師也誇獎他,連嚴厲父親的臉上也露出了微笑。小公權很得意,盛氣凌人,動不動就題字相贈,到處傳送自己的墨寶。後經別人點撥,認識到自己的無知與狂妄。於是便幡然悔悟,虛心拜殘疾老人為師,以“寫盡八缸水,硯染澇池黑。博取百家長,始得龍鳳飛”的決心和毅力,發憤苦學苦練,練到手上磨起了厚厚的繭子,衣服的袖口處打上一層又一層補丁。他還經常看別人剝牛剔羊,研究骨架結構,觀察天上的大雁,水中的游魚,奔跑的麋鹿,脫韁的駿馬,把自然界各種優美的形態都融匯到他的書法里去,並精心研習前人的書法藝術,受到顏真卿的影響,創造了遒媚勁健的柳體。

柳公權心態平和,淡泊名利。他把達官貴人、外國使臣送給他的豐厚潤筆費,不計多少全交給僕人保管,僕人常常偷用,他也從不追究。而把自己的筆硯、碑帖和圖書視為無比貴重的至寶,全部親自保管,不讓別人過問。

他不僅字寫得好,譽滿天下,而且詩也寫得超群出眾,受到皇上的青睞。但他從不滿足自己已有的成就,孜孜不倦地鑽研經典,用各種知識豐富自己、涵養自己,連他的哥哥柳公綽都稱讚他:“博貫經術,於《詩》、《書》、《左氏春秋》、《國語》、《莊周》等尤邃,每解一義,必數十百言。”更為可貴的是,這種刻苦好學的精神貫穿其一生,柳公權直到八十歲後,依然讓生命與書藝互相滋養,交相輝映,贏得了“人品、書品雙垂範”的美譽。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