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人減壓進牛郎店 [20P]

2019-02-13 00:21:35

日本女人減壓進牛郎店 [20P]
現在日本女性不願結婚,而去找男妓發泄的人越來越多。在日本,做女人很幸福。日本女人也不像中國女人那樣,“除了要錢還要心 (抓住丈夫的心)”,她們只要丈夫將血汗錢如數繳來,別的都不太管。也可能正因為這樣,很多娶了中國女子為妻的日本人下了班就徑直回家。
有位中國人指出,日本女人關心伺候自己的丈夫,很多時候就像“關心”一件掙錢的工具,就像農婦照料耕牛一樣,哪裡是在真正關心一個人!日本女人一般結婚之後就不工作了,在家裡做“專職主婦”,相夫教子。但女人掌管財政大權,丈夫的工資是要全部上交的。

除了工資之外,丈夫的其他收入,如獎金、加班工資、報銷費用等也要如數上交。老婆只給他留下中午的飯錢、上下班的交通費,以及很少的零花錢,用於抽菸、下班後同事們聚會等。日本的女性除了用丈夫的錢享受之外,還通常會去學一些插花、茶道、書法、繪畫、法國烹調之類,來附庸風雅,裝點門面,有的還在外面包養情人,或出入專為女子服務的色情場所。
日本女性到50歲左右,通常孩子也大了,跟丈夫本來也就是同床異夢,便選擇離婚。所以這一年齡段,夫妻離婚的特別多,日本稱這種現象為“熟年離婚“,特指在丈夫拿到退休金之後離婚。日本女人真是有福氣,結婚早,活得又長。結婚後不用工作,在家操持簡單家務,而且大多數家務都由家用電器代勞。因此,日本的商店裡女性用品特別多。其他服務領域,如郵購、旅遊等也大多以婦女為主要消費對象。
而熟年離婚之後,日本女人才開始真正享受人生的“第二個”春天。以前常常聽說,人生最幸福的莫過於“開美國車、吃中國菜、住英國房子、娶日本老婆”。中國女人和日本女人有著很大的區別。日本女人會很自然地認為做女人很好,而不像中國女人會常常抱怨“做人難、做女人更難,來世不再做女人”之類。
日本社會分工明確,各司其職。而這在中國人看來,日本女人是為家庭犧牲了事業,或者是為事業犧牲了家庭,也許這正是日本社會和日本男人的需要。日本女人消費男藝妓成風。在新宿的男妓一條街,雲集著兩百多家牛郎店,成千名帥到極點的男人每天的唯一工作,就是討好女人,為女人提供性服務。中國男人認為吃女人軟飯是可恥行為,而日本男人認為,男妓是一門職業,女顧客滿意,就是實現了他們的人生價值。所以他們都很敬業,一個月收入在四萬美元左右,做得好的更多。
白領麗人越來越能賺,買笑消遣減壓。現代男藝伎的興起可謂是對藝伎文化的顛覆。畢竟,這發生在一個傳統的男性主導的國家。日本的藝伎文化已有300多年歷史,藝伎們通過歌舞、敬酒與不俗的談吐來哄男客人開心。
如今,傳統女藝伎已衰落,新一代的藝伎突然出現,耐人尋味的他們都是男性。有的女顧客認為這是社會的進步,“讓一個男人娛樂自己,帶來開心,就算花錢也沒有什麼錯。這只是兩性平等的另外一個步驟而已。”讓我們再來看看日本的牛郎文化吧。
日本稱男性公關為HOST,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牛郎。牛郎在日本,已經有數十年歷史,最近靠著電視和網路的宣傳,這個一直處於半地下狀態的職業儼然成為媒體的新寵,一夕暴紅,在電視劇和大銀幕上頻頻亮相。夜店的牛郎都經過嚴格訓練,從點菸、倒酒、折毛巾到聊天內容的禮儀都相當苛刻、講究技巧。
大部分的牛郎並不出賣肉體,他們認為得不到永遠是最好的,出賣肉體會降低他們的魅力,間接影響收入。他們只有陪客戶聊天喝酒,不陪出場。牛郎主要靠賣酒抽成,他們可以合法在街道上拉客,一般一個月最少有十幾萬的收入,紅牌的話甚至超過百萬,這還不包括他們從客人手中收到的珠寶和名車。
由此看來,牛郎確實是最容易賺錢的職業之一。不少深受債款所累的男藝人,也選擇下海陪酒,做起了牛郎。有數據表明,日本女性婚後出軌率高達百分之八十。現在日本女性不願結婚,而找牛郎發泄越來越多。女職員辛苦之餘,願意在他們身上一擲千金。更有許多已婚家庭婦女,這成為她們家務之餘的消遣。
這是位於日本東京新宿的女性俱樂部“愛”。這家俱樂部是新宿幾家經營時間較長的公關俱樂部之一,37年前開始營業,目標是滿足女性顧客的需求。俱樂部的首次入場費是5000日元,但是在這裡玩一晚上,開銷最高可能達到幾百萬日元。
男公關給女顧客帶來開心和歡笑,促使她們購買飲料,當然,一些老主雇還會給心儀的男公關買禮物。日本的男公關夜總會在過去幾十年里,其實都處於日本夜生活的邊緣地帶,但是隨著時代轉變,如今改頭換面的男公關已經成為日本夜生活的新寵。
他們藉助電視和網際網路鋪天蓋地式的宣傳,將這種曖昧的職業一下子升上檯面,而且還成為不少男性喜愛的職業。做得好的男公關月入幾十萬元人民幣也是常事,成為日本男性最熱門的職業之一。連日本電視台都注意到這種熱潮,專門以男公關為題材拍攝電視劇。
另一方面,也可以透視出現在的日本女性越來越獨立,經濟能力越來越強,但是精神空虛,從而導致這種行業的興旺。在人們心目中,日本男人下了班後都喜歡流連酒色夜店,不過現在在日本,這已經不是男性的專利。
近年東京紅燈區盛行俊俏而綜合素質頗高的男公關,目標基本都是那些收入高、出手豪爽的單身職業女性。這些寂寞芳心可以一擲萬金買來短暫的愛情,男公關們則輕鬆月入幾十萬元,只是和過去形態倒過來而已,變成女買男賣,反映日本女性漸漸擺脫過去那種被丈夫嚴厲管束的狀態。

.

好羨慕啊!中國幾時可以公開開業?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