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彼得堡瑣憶 -中國文化藝術發展傳播網

2019-03-14 14:59:42

彼得堡瑣憶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1年01月28日 點擊數:3

朱靜

1703年,當彼得大帝決定要在涅瓦河河口建一座城市,作為俄羅斯通往歐洲的視窗時,人們都驚呆了。在波羅的海附近荒涼的沼澤地帶建一座城市,這在當時是難以想像的。與莫斯科不同,這是一座純粹歐洲風格的城市。1712年,聖彼得堡成為俄國首都,其後200餘年,它始終是俄羅斯帝國的心臟。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聖彼得堡更名為彼得格勒。1924年1月列寧逝世後,該城又改稱列寧格勒,1991年12月蘇聯解體後,這座城市恢復了原名聖彼得堡。

夜遊彼得堡

車到彼得堡,窗外的火車站不是富麗堂皇的宏偉建築,看上去仿佛一個開放式的鄉村小站,窄窄的月台,燈光昏黃,恍若安娜與渥倫斯基初遇的當年。外面是淅淅瀝瀝的小雨,恰好浸潤了這個城市古典浪漫的意境。

聖彼得堡是當今世界上唯一一座作為一個整體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城市,是整個用石頭拼接的城市,來到這裡,就仿佛走進了歷史與藝術的殿堂,歷史的厚重與藝術的浪漫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彼得堡由42個島嶼組成,城市中水道縱橫交錯,沿岸是錯落有致的歐式古典建築,300多座橋樑貫穿其間。每年六月中下旬,彼得堡可以看到白夜的奇觀。所謂白夜,就是沒有夜晚只有白晝,日照時間超過20個小時,就算太陽落山後,天空依然明朗,應該說這個時期是這座城市最具特色的季節。曾經讀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夜》,故事的場景就發生在聖彼得堡,一位敏感詩意的青年幻想者遇到一位美麗的姑娘,所以一直想親身感受白夜下的彼得堡。我們到達時七月上旬,也算是抓住了白夜的尾巴。

晚上九點半,太陽依然掛在西面的天上,晚霞絢爛,天空明亮,我們乘上大巴加入了當地旅行社組織的夜遊彼得堡行列。導遊是個和善的俄羅斯大嬸,不急不徐的語速介紹著各個景點。車子沿著涅瓦大街開進大街小巷,夜晚的彼得堡少了些皇室的高貴,卻多了幾分寧靜,幾分典雅。灰色龐大的“阿芙洛爾號”巡洋艦靜靜地停在岸邊,100年前劃破夜空的革命炮聲就是從這裡發出,“給中國送來了馬列主義”,如今卻只剩下陳舊與孤寂。導遊特意說沒結婚的女孩子一定要去摸摸船身,據說可以帶來好運。此時已是午夜十二點,暮色四合,遠處海平面上仍舊可以看到紅紅的落日,河水波光閃閃,像藍寶石一樣晶瑩剔透。

在冬宮廣場附近,我們換上遊船繼續遊覽。那些白天曾經看過的景點,現在以不同的視角呈現在我們面前。規模宏大、金碧輝煌的冬宮,是和法國巴黎羅浮宮、英國倫敦大英博物館、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等齊名的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館之一。冬宮的藏品之多,據說如果每一件藏品看一分鐘,每天看八小時,需要15年才能看完。涅瓦河邊的燈塔紅色柱子,白色的雕塑看上去比白天更迷人。雕刻出眾的海軍部大廈、金頂的伊薩基耶夫大教堂等叫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的建築接踵撲面而來,蒙蒙夜色中顯得格外靈動和美麗,水面映著它們細碎而朦朧的倒影。遊船經過一座淡黃色的三層小樓,導遊說這是普希金最後居住的地方,決鬥過後,多情的天才詩人就是在這裡走上了生命的盡頭。當時,門口聚集了許多民眾,為詩人祈福禱告。現在這裡已經是博物館性質的咖啡館,裡面的陳設一仍其舊。

將近凌晨兩點的時候,我們的船和周圍幾艘遊船開始加速,導遊說快要到開橋的時刻了,所有的遊船都要在那幾座吊橋下匯集,欣賞開橋的壯觀情景。在彼得堡眾多橋樑中,有21座在凌晨2點至5點打開,供大型船隻通過。船越行越快,我們的心情也隨之越來越急切,甚至開始了倒計時。涅瓦河兩岸遊客擁擠,水泄不通。開橋的一剎那,我好像呼吸都要停止了。每座橋開啟的方式不同,有的從兩邊開,仿佛夜空里緩緩舉起的兩隻手臂,有的只從一邊開,還有的是中間部分慢慢升到橋頭堡頂端。每座橋都裝點著各色燈飾,好象夜空中的一彎彎彩虹,橋上路燈閃閃爍爍,宛如夜空里的點點繁星。

遊船在曲曲折折的河道里穿過了十五座橋,我們的行程到了終點,而夜遊彼得堡給我的美好回憶至今縈迴在我腦海中……

水邊的夏宮

來到彼得堡的第二天,艷陽高照,熱度直逼國內的炎夏,正是遊覽夏宮的好時機。

彼得堡的夏宮本名彼得宮,占地800公頃,坐落在芬蘭灣的森林中,距市區29公里。夏宮是彼得大帝1710年建造的,乃歷代沙皇避暑的行宮,豪華壯麗,號稱“俄羅斯的凡爾賽”。夏宮面向芬蘭灣,依照南高北低的天然階梯的地勢分上、下兩花園,呈扇形向芬蘭灣一展胸襟,又像巨人張開兩臂,將大海抱在懷中。大大小小150個流光溢彩的噴泉仿佛善睞的明眸顧盼其中。藍天、白雲、碧水、金屋,整個夏宮色彩明快,富麗堂皇。

夏宮進門就是上花園,修剪成幾何狀的灌木叢、草坪整齊排列,其間池水瀲灩,景象開闊。右手方向的大宮殿是一座兩層建築物,建於1714到1724年,1747到1757年重建。二戰期間遭到破壞,戰後蘇聯奇蹟般地將它從灰燼中恢復。大宮殿內外裝飾極其華麗,兩翼均有鍍金穹頂,宮內有慶典廳和宴會廳。

走過大宮殿就是大瀑布噴泉群。大瀑布左右對稱依次排開,從七層台階上歡快地奔涌而下,匯入下面一個半圓形水池,經由參孫運河,注入遠方極目可見的波羅的海芬蘭灣。其中格外引人注目的是半圓形水池中一個大力士參孫空手撕開獅子嘴的噴泉雕塑。這是為紀念俄羅斯國1700年至1721年北方戰爭中打敗瑞典軍建造的,大力士參孫象徵彼得一世,獅子象徵瑞典(瑞典國徽中有獅子像)。數十道噴泉噴珠吐玉、爭奇鬥巧,如銀河飛濺,與奪目耀眼的鍍金群雕組成一道亮麗的景觀。據介紹,這裡一共有37座金色雕塑、29座淺浮雕、150個小雕像及64個噴泉。雕塑大多是希臘神話中的人物,金碧輝煌,神態各異,栩栩如生。

沿著噴泉群雕往下走,再沿著大瀑布和噴泉匯聚成的運河前行,很快就來到了波羅的海芬蘭灣。海邊的蒙普拉伊宮又叫彼得小屋。這個一層宮殿是彼得大帝親自設計的,宮前花園內裝置了無數有趣的噴泉,若不慎踩中有感測器的石子,水柱便會由四面八方噴射在你身上。據說彼得大帝常愛在宮殿後面臨海的平台上遠眺波羅的海。

微微的海風拂來,遠處水天一色,煙波浩渺,海鷗翱翔其間,那種乾淨純粹的質感,直叫人流連忘返。

沿著林蔭小道繼續前行,迂迴到上花園,突然看到路邊樹林中有幾隻小松鼠,大家立刻圍攏過去。不少遊人拿出麵包掰成小塊扔給小松鼠,小松鼠也沒有受驚逃走,雙眸中閃亮著好奇的光芒,跟遊客玩了起來,一副安然受寵的樣子。在新西伯利亞也經常見到這樣的情景,麻雀、鴿子理直氣壯、氣定神閒地在人行道上漫步,這就是我們一直追求的“人與自然”的和諧吧。

幽靜的皇村

“瀑布象一串玻璃的珠簾/從嶙峋的山岩間流下,/在平靜的湖中,仙女懶懶地潑濺著/那微微起伏的浪花;/在遠處,一排雄偉的宮殿靜靜地/倚著一列圓拱,直伸到白雲上。/豈不是在這裡,世間的神祗自在逍遙?/這豈非俄國的敏諾娃的廟堂?/這可不是北國的安樂鄉?/那景色美麗的皇村花園?……”

普希金那膾炙人口的詩篇《皇村回憶》生動地描繪了後人多稱之為“普希金城”的秀美景色。

皇村,位於聖彼得堡南郊24公里處,是彼得大帝1708年送給妻子葉卡捷琳娜一世的禮物,普希金12歲進入皇村中學讀書,在這裡度過了6個年頭。1937年,為了紀念普希金逝世100周年,皇村改名為“普希金城”。

園內金碧輝煌的葉卡捷琳娜宮,極盡奢華壯美,展現出俄羅斯帝國雄厚的國力及至高無上的君權。巴洛克式的建築風格,藍白相間的外牆上有金色的雕像,全是造型豐富俯首稱臣的男人,凹凸有致的結構使數百米長的建築立體感十足。有“世界第八大奇觀”之稱的“琥珀屋”就在這座宮殿裡面。1709年,當時的普魯士國王魯道夫,命人興建了面積約55平方米的“琥珀屋”,它共有12塊護壁鑲板和12個柱腳,全由琥珀製作,並飾以銀箔,可以隨意拼裝成各種形狀,真是美輪美奐。為了與當時的軍事強國俄羅斯結盟,1716年彼得一世訪問柏林時,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把這稀世之寶琥珀屋送給了彼得大帝。後來,彼得一世的女兒伊莉莎白女皇決定對皇村進行全面改建,使“琥珀屋”成為葉卡捷琳娜宮的一部分。二戰期間,價值連城的“琥珀屋”被納粹掠走,隨後神秘失蹤,不知去向成為全世界最重要的失蹤藝術品之一。2003年5月彼得堡建城300周年之前,俄羅斯政府巨資修復的“琥珀屋”重現人間,整個工程動用了6噸的琥珀及純天然寶石。

彼得堡水域眾多,宮殿多是依水而建,皇村亦然。皇宮不遠處,就是一個圓弧形的湖泊,湖水清澈如碧,映著朵朵白雲,湖邊綠樹成蔭,芳草萋萋,幾隻懶散的野鴨愜意地在湖中嬉戲,別是一種清雅的景致非常的清幽雅致。

身著十九世紀服飾的帥哥船夫輕輕搖動長槳,仿古式小舟載著我們緩緩滑入湖泊深處,四周的景致更加迷人。姿態各異的大理石雕塑詩意浪漫地散落在湖邊的茵茵草坪上,藍天下,白色的古堡將倒影投入波光粼粼的湖心,岸邊有兩人扮作普希金及其妻子的模樣……

吸引我的不止是富麗堂皇的宮殿,還有這童話般的仙境。二百多年前,普希金曾經在這裡流連漫步,皇村處處留下了詩人的足跡,這裡的一草一木,小橋流水,都曾經是普希金心底的流淌的歌聲吧。從富麗堂皇的的建築到白色典雅的雕塑,從歡快歌唱於林間的不知名鳥兒到湖中的野鴨無不成為他吟頌的對象,給他帶來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如今普希金的銅像悄然默立在皇村一角,依然守護著這片他深深愛著的鄉村園林。“在那兒,我的青春和童年交融。在那兒,被自然和幻想撫養,我體驗到了詩情、歡樂和寧靜……”

……

三天的逗留很快成了難以消泯的記憶,去機場的路上,彼得堡二戰勝利廣場在車窗外閃過,讓我想起這個城市不僅僅風光旖旎,還是一座“英雄城”。衛國戰爭中,彼得堡被納粹德國圍困900多天,幾十萬人凍餓而死,城市居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鬥爭,最終迎來了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

彼得堡美景不時地閃現在我的夢裡,引逗著我重遊的渴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