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性和理性為何如此矛盾?

2019-07-08 23:39:41

柏拉圖說過,“人類頭腦中有一位理性的御車人,必須駕馭一匹桀驁不馴的馬,只有用馬鞭抽它,用馬刺刺它才能使它就範。”這句話實際上就已經蘊含了人類知覺中理性與感性的關係。

心理學家普遍認為,人類大腦內部始終存在兩個相互關聯但區分的運作系統,第一個就是感性面,這個部分自我屬於天性本能,能夠對事物產生情緒,知覺痛苦和快樂。另一個是理性面,也稱之為反思系統,這部分大腦能夠進行深思熟慮,觀察並且反思行為。

wikipedia:Anatomical components of the limbic system

控制我們感性面的大腦區域叫邊緣系統。心理學家Paul D. MacLean認為在進化時間上,邊緣系統比我們的前腦出現地更早。邊緣系統同時也調節我們的本能,它更多作用是自身的生存和物種的延續。而生存是靠一個二元系統----“戰鬥和逃跑”來處理和實現的,它並不會從失敗中學習,沒有感覺和思考的能力----它的功能僅僅是執行。研究也發現,人類的絕大多數行為的產生都是來自這個區域。

而控制我們理性面的大腦區域,我們稱之為新大腦皮層(前腦)。它在進化的時間上較邊緣系統更短,後者可能有超過億年的進化,而前者可能不超過百萬年,這也就注定邊緣系統的留存部分對人類長期生存的意義更為重大。但是後者在功能上也非常重要,對動物進入群體生活和在惡劣環境中生存下來都有重要意義。

舉個簡單的例子就是——

你家的哈士奇不會將糧食儲存起來,等冬天來了不方便外出覓食的時候再拿出來,但是你會。你知道控制自己短期享樂的欲望。這個時候對人類行為的決策,更多是新大腦皮層在起作用。

大腦在進化過程中,並沒有像尾巴一樣消失,而是在原來大腦的組成基礎上進行構建。這也讓大腦中存在了更多的原始本能的成分。不過,這對於人類的生存也是非常有益的。

維吉尼亞大學的心理學家喬納森·海特(Jonathan Haidt)的著作《象與騎象人》(The Happiness Hypothesis)中將人類的感性面和理性面的關係也做了更為深刻的類比闡述。

他將我們的感性面比作大象,而理性面比作騎象人。騎象人懂得分析,更為高瞻遠矚,他會對象下達行為的命令。但是他對大象的控制能力時高時低,很不穩定。而我們的感性面,也就是大象更為龐大,而且“聽不懂人話”,騎象人無法一直對其有很好的控制權。如果大象和騎象人對前進的方向不一致,騎象人對此往往束手無策。

這就是感性面與理性面的矛盾——一個在於渴望及時享樂,而另一個懂得克制自己。不過,生活中我們的決策大多都是感性的,帶有情緒的。如果我們將感性融入理性,當自己的原始感性融入了理性分析,那么我們的選擇可能更為有利於自己的長遠利用。

當然,感性與理性也不是一直矛盾著。很多人喜歡做計畫,實際上就是在滿足騎象人(理性面),它對計畫階段帶來的滿足感大於執行階段。而想要說服大象(感性面),不能用“人話”,它聽不懂,這也是我們知道計畫很不錯但不去執行的原因。而想要讓自己執行起來,需要我們的感性面配合。前者負責分析,後者負責執行,當他們方向一致的時候,他們的合作會很完美。

理性面的不足是總是原地打轉,不停地思考著,不停地分析著,它習慣於聚焦問題而非解決方案。另外,它對我們行為的控制相對大象(感性面)力量非常有限。而真正讓我們去執行的大多是“腦子一熱”的感性面。

Reference:

1.Jonathan Haidt(2006),The Happiness Hypothesis:Finding Modern Truth in Ancient Wisdom,NEW YORK :BasicBooks

2.Chip·Health & Dan·Heath(2014),《瞬變》,譯者:姜奕暉,北京:中信出版社,第一章:關於改變,你所不知道的三個事實P6-7

3.Limbic system: Limbic system - Wikipedia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