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官員同執死刑,不足以殺雞駭猴

2019-03-12 02:28:19

欣聞許邁永、姜人傑同日伏法,可謂暢快!同時感言,二人同赴死場還承擔了另外一副重擔,那就是作為“先行者”,可以到天堂去擺好碗筷等待“後來人”,因為,還有更多的官員會在隨後的整風運動中追隨而去。

近年來,有關官員貪污受賄而被“雙規”的新聞時有發生,這一方面反映了政府對於正風肅紀的決心,也從另一方面暴露了當前不少地方官員視國法於無形,紛紛走上貪贓枉法之路的群體之眾。然而,對於這些官員的處理不應止於“雙規”乃至有期徒刑,百姓希望聽到的是更為明確、更為銳利、更為嚴苛的制貪手段。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可如今有多少官員雖位不及“王子”,卻儼然一副地方土閻王的做派,不僅將為百姓謀福祉的義務當成耳旁風,而且作威作福,視百姓為糞土。在他們眼裡,自己不僅凌越於法律之上,而且身份上也遠高於庶民之上。

如此看來,如今在刑場上選擇為許邁永、姜人傑舉行“集體死刑”,可謂打響了嚴肅法紀、懲貪制霸行動的第一槍。這一槍來得響亮,老百姓也聽得敞亮!《周禮》曰:“五曰刑典,以詰邦國,以刑百官,以糾萬民”,一旦成為“……,以糾百官,以刑萬民”,那就真的病入膏肓了。當然,我們也不能奢望,更不能幼稚地認為那些此前被抓、尚未定刑,以及依然逍遙法外或陡生賊心的官員心生畏懼。作為一種了結貪官手段的方法,死刑只是死刑而已,要想讓眾多貪官守住“本份”,最為有效的方式還是加大監督、舉報力度,增強監督、舉報力量。畢竟,除了嚴肅法紀,要給犯事的官員點顏色看看,還有更多的事情需要深化、細化。

1995年10月,時任瑞典副首相的薩林用公務信用卡購買了幾盒朱古力,不料被一個“好事”的記者追查到銀行,並調出了薩林的全部刷卡消費記錄,有根有據地指責薩林“挪用公款”。對此,薩林曾公開辯解說,當時她只是把公務信用卡和私人信用卡拿混了。但這並沒有贏取公眾輿論的同情,最終,在強大的輿論力量面前,薩林選擇了辭職。“朱古力事件”由此徹底最終斷送了這位僅有28歲的年輕副首相的大好前程。這是因為,根據瑞典《保密法》規定,任何部門都不得以國家安全等為由,有意向公眾隱瞞非涉密信息。即便是在任官員,無論官職大小,只要有一丁點兒貪贓枉法的行為,都有可能接受公開調查。

哪怕是國家的一分錢也不能貪,但翻看已經踏上黃泉路的蘇杭二市長的“光輝業績”,那一串串數據令人驚愕。且不說後面有多少個“0”,單看看他們為此出賣的公權有多大,就知道當前的漏洞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由於許邁永多年主管杭州城建工作,在其落馬後,先後有十餘位地產老闆被紀委調查。而在許邁永長期任職的杭州市西湖區,更有數十位官員被談話。而在姜人傑那裡,這種現象的幕後有一個極好的註腳:某開發商看中一塊地皮,就會主動登上姜人傑的門。之後,這塊地就被政府出面收回了,由農業或工業用地一下搖身變為金融或商業、地產開發用地。在地皮被拿出來公開拍賣後,姜人傑從開發商所得利潤中拿提成。

腐敗是國家的敵人。這話出自世界銀行印尼代表處負責腐敗調查事務的高級官員阿米安。他認為,屢屢有同一部門的官員重複犯案,這種情況會直接影響到了經濟建設和國家形象。話已說得再簡單不過,哪裡出了貪官,就足以令該領域或該地方蒙羞。蒙羞的不僅是廟堂之人,還應包括這個領域或者這個地方的所有人。可是,一位出生於1980年之後的作家曾一針見血地說,面對為數眾多的貪官,我們很多人並不是憤恨,而是不停地自責自己為什麼成不了貪官。話雖偏頗,且誤傷的可能性極大,但又有多少人能夠否認它沒有激起你的共鳴?

以貪為榮的觀念尚未扭轉,以出貪官為恥的自覺性就不會養成。我們的近鄰——印尼設立專門的反腐機構是在上世紀50年代,但因只重懲治、忽視預防,及至數十年之後效果仍不明顯。2003年印尼反腐敗委員會成立後,遂確定了懲治與預防並重的策略。不僅核查公務人員的財產,認真接聽、審查公眾舉報外,而且,還在各級學校極力推行“反腐教育計畫”,研究所有國家和政府機關的管理制度等。不僅如此,印尼還鼓勵一些富有正義感的年輕人積極加入到反腐的隊伍中去,著力培養出了一支由高素質年輕人才組成的反腐隊伍。

蘇杭兩市長,攜手上天堂。這的確值得慶賀。橋旁問孟婆,可有華傘傍?恐怕依然是心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