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書 · 三句話拯救重度拖延症,華麗轉身為行動達人

2019-02-17 15:07:19
三句話拯救重度拖延症,華麗轉身為行動達人

簡書 · 院長X大叔 · 幾秒前 · 打開原文

01

在TED上有一個演講,講拖延症的,好多人應該都看過。

Tim Urban講了一個論文寫作的例子。這是我們理想計畫中會發生的事情——

而這是實際發生的事——

說的是我,把不準也說的你,還有他和她。這真是個普世的毛病

想起來自己寫畢業論文的時候。一直嗨到還剩最後一天,隨便查了查資料,有了思路,沒電腦。問同學借電腦,回說晚上才可以借我。

給我一個藉口,我又能玩上一整天。到了晚上,去同學宿舍用電腦。發現電腦裡面的《仙劍奇俠傳》,於是果斷玩了幾個小時,直到發現離截稿時間只有三個小時。

是的,在瘋狂的三小時裡,我完成了論文(感恩當年不查重)。

猜猜看,現在化身為院長的我,每天日更打卡,是不是行動力超強,超級自律的達人?

說起來好笑,我仍然是個拖延症患者。實際上,這么多年過去,拖延的毛病並沒有好一點點,哪怕一點點,那到底發生了什麼,讓我已經日更到60篇了呢

兩個月過去了,感覺很短,日更也沒有什麼需要咬牙堅持的地方。說我是對文字有種狂熱吧,似乎也沒有。驅動我的,也就只有行動本身帶來的好玩和有趣。

我沒什麼神奇的公式給你,讓你華麗轉身,發生神奇的改變。我只有三句話。我有理由相信,每一個理解了這三句話的人,都能發生某種轉變。

02

第一句話:行動比結果更重要

我會儘量不讓自己的行動沾染上功利主義的色彩。功利主義會腐蝕掉行動的意義,改變事情的動機,把一切變得索然無味。

有一個離群索居的老頭,非常享受環境的恬靜。

突然一天,一群小孩子開始在他家門口的大樹下面玩,很吵鬧。老頭不是不喜歡孩子,但就是受不了喧鬧。

於是,有一天他走出去,給了每個孩子3個銅板,他說:我一個人住,很孤單,這個錢是感謝你們來這裡玩,讓我感覺到很快樂。希望你們每天都來。

孩子們很高興,拿了錢走了。第二天又來,老頭照舊會給他們每人3個銅板。

三天后,老頭開始只給兩塊銅板了:他解釋說,最近手頭緊,只能給2個銅板了。孩子們想了想,也接受了。這樣又過了兩天,老頭只給一塊銅板,只有這么多了,他說。

孩子們不幹了:什麼?我們這么辛苦的玩樂,你盡然只給一個銅板,我們再也不來了。

說完把銅板摔在地上,憤然離去。

很多時候我們多像這群孩子,原本只是快樂的寫作,慢慢的,開始在意瀏覽量和點讚,讓副產品的快樂覆蓋了事情本身的快樂,甚至因此而放棄了寫作,多么可惜

對我來說,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不需要擔心溫飽。其他的,只是一個自己喜歡做的事而已,寫作本身的樂趣,表達自己的快感,這是更重要的。

我不想虛偽的說,我從來沒想過寫出一個輝煌的未來,有的,一直有,尤其每次有出版社的人來找的時候,這個小小的野心就會膨脹。但是,我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玩耍的快樂。其他的,就隨緣吧。

這樣一來,我有了行動的動力,又沒有害怕失敗的恐懼。行動就變得很自然了。

03

第二句話:聚焦比計畫更有力

我有任何想法,都喜歡跟嘉兒講。在投入寫作之前,有次跟嘉兒說一個我設計的小項目,設計不可謂不精緻,成本低收益高。

嘉兒問:你打算做嗎?

我說:不做,我就過過嘴癮。

嘉兒說,那你想的這么細緻幹嘛,把你想做的事情好好研究一下嘛。

我想了想,還真是,原來自己在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上浪費了太多的精力。我把自己的年初計畫翻了出來,一個4個大類,15個次類,45個小類。當時時間過半,計畫裡面沒有一個完成,甚至沒有一個正在完成。

我把它撕了。重新寫了一份計畫,只有四個字:堅持寫作

即便是在冬天裡,用放大鏡把陽光聚焦到紙上,紙也能很快燃燒起來。

在做諮詢時,有些來訪者很焦慮,一上來就迫不及待地講一大堆問題。這時,諮詢師常常會用一個問題做為引導:目前你最希望解決的是哪個問題

工作中,經常會有多項事情同時進行,有時會讓人感覺手足無措,史蒂芬科維說:要事第一

人生路漫漫,我們也會面臨眾多選擇,加里·凱勒說:最重要的事,只有一件

這都是聚焦的力量。

04

借勢比逆勢更管用

Tim Urban用一副圖道出了拖延的真相——

在我們腦袋裡,一個是理智決定者,一個是猴子。猴子要及時行樂,不喜歡做事的狀態。因為做事讓人不舒服,玩兒才開心。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行動的關鍵是理智決定者要掌舵,什麼時候他才會掌舵呢?在接近「死線」(Deadline)的時候。這之前,基本上是猴子在掌舵。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注意了,下面說的事情是關鍵。

自律是什麼?自律是,猴子每次掌舵的時候,我們讓理智決定者上去把猴子打一頓。但是猴子也是會反抗的,因此頭腦中不停爆發「掌舵爭奪戰」,一刻不停,聽起來都累。

更可怕的是,我們會發現,這猴子不一般,它根本就打不死,簡直是齊天大聖。或者是超級賽亞人,每次瀕臨死亡都會活過來,力量值翻翻。

這就是我曾用了一整篇文章反對自律的緣由。自律是逆勢而為。

那要怎么辦?

讓我們回到Tim Urban的研究,理智決定者在接近「死線」的時候掌舵。我們可否換一個思路:調整「死線」。

不要將最後期限定在將來,它就是今天的某個時刻,是每一天的一個固定時點。

我的老師曾告訴我:如果一件事情,72小時了你還沒有任何行動,那你八成永遠也不會去做了。

我的寫作「死線」是上午12點,我儘量不放在晚上12點之前,這種「死線」很危險。一旦意外導致最後階段完成不了,今天的日更就完蛋了,沒有了Plan B。

我Plan B的「死線」是晚上11點。

我寫下上面這句話時,正好11點。還有充分時間收尾和作圖。

補充一點,要充分發揮「死線」的作用,必須依靠本文的前兩句話。第一句話給理智決定者力量,第二句話給「死線」本身力量

就是這樣的,我做到了,但也並沒有什麼華麗轉身,我做到了,但我仍然是拖延症。你有拖延症,你也能做到。

【前一篇】:你不能只懂努力,還要學會「將心注入」

【❤下方一秒點讚,助力院長日更】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