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菜基地調查誰在吞噬蔬菜經營者的利潤2011年5月4日

2019-05-09 11:59:45

蔬菜基地調查誰在吞噬蔬菜經營者的利潤2011年5月4日

最近,有關菜賤傷農的新聞大量見諸報端。近日,記者專程深入北方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心——山東壽光蔬菜基地,實地了解蔬菜從種植到進入北京一級、二級批發市場的各個流通環節。一邊是農民的蔬菜賣不上價,另一邊是終端銷售價格高,問題的癥結是否真的出在很多人想像中的流通環節呢?

當前,不少觀點認為蔬菜流通環節是暴利所在,中間商層層加價導致蔬菜從產地到終端消費的過程中產生了幾十倍的差價。但是,記者經調查發現,這些流通環節並非人們想像中的暴利之源,而且每個環節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與此同時,在“賣難”面前,無論是種植戶還是中間商,都經受著由多種成本因素上升而導致的利潤大幅下降。

沒有多餘環節

壽光蔬菜物流園是壽光蔬菜交易的主要場所,匯聚了南北各地的蔬菜。

據壽光蔬菜物流園經理張南介紹,壽光之所以成為北方最大的蔬菜流散地,就在於其強大的配菜功能。配菜就是將不同品種的蔬菜按照一定比例結合,然後運到北方各地的蔬菜批發市場進行銷售。壽光蔬菜物流園中的本地菜只占其交易總量的5%,其餘的95%都是外地菜,這樣的方式既避免了產能浪費,也最大限度地實現了蔬菜價值。

記者了解到,在壽光,從蔬菜種植到進入批發環節要經過4個環節。

環節一:菜農——經紀人

菜農種植的蔬菜進入成熟期之後,便會有蔬菜經紀人將蔬菜收集起來,幫助大批發商進行收購,由大批發商付給每斤3分錢的勞務費用。一般到壽光配菜的大批發商會有5~6個經紀人,用於收集不同品種的蔬菜。記者採訪到的一位經紀人王女士就主要在壽光市聖城街道東石村及附近的村子收集茄子,東石村距離壽光蔬菜物流園50~60里的路程,開車需半個小時左右。

王女士告訴記者,距離蔬菜物流園比較近的菜農會將蔬菜直接運到物流園進行交易,而距離較遠的菜農沒有時間和精力自己到物流園交易,所以選擇將採摘的茄子交給經紀人代為處理。據壽光市商務局有關官員介紹,目前,壽光大部分蔬菜種植採用的是分散種植,三五個村莊種植相同的蔬菜,只有經過經紀人才能將不同品種的蔬菜收集起來,大批發商也沒有時間去進行這項工作。在壽光雖然也有大的蔬菜協會組織農民進行種植,統一供應種子、肥料等,符合協會標準的蔬菜將由協會優先收購,價格上也比一般散戶種植略高一些,但是這種種植方式沒有形成規模。

從根本上看,中國的土地制度決定了蔬菜經紀人的存在是必要的。中國實行包乾到戶以後,農民都是單戶種植,這在初期確實提高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和產量,但現在看來,這種方式不僅分散且難以形成規模。分片種植可以形成規模優勢,但要收購足夠量的蔬菜,對大批發商來說需要大量的時間,而菜農寧願將時間花在打理菜棚上,於是,經紀人就成為大批發商與菜農之間的橋樑。

環節二:經紀人——蔬菜物流園

經紀人收集的蔬菜進入壽光蔬菜物流園後便進入配菜環節。4月28日早上4點左右,記者在一家蔬菜公司看到5、6個工人正在忙碌著,這些工人要將成堆的蔬菜按照門類進行包裝。據了解,工人們一般每天工作12個小時,單日薪資從70元~100元不等。

蔬菜物流園的收購商根據各地訂單或者依據市場行情組織工人進行包裝和配菜,然後運往各地。

環節三:公路運輸

運輸環節由個體或者運輸公司承擔。如果由批發商承擔運輸,那么從北京到壽光的往返中就有一個單程是空載,會浪費大量成本。所以,由第三方來承擔運輸對三方來說是共贏。

4月28日晚6點左右,記者跟隨一輛裝運蔬菜的大貨車從山東出發,奔赴北京新發地市場。這個季節的蔬菜容易爛,為了趕時間,車主與司機一路都是走高速公路。

環節四:進入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

4月29日零點左右,運輸車到達新發地,5萬斤蔬菜開始卸貨。

上述4個環節是當前蔬菜從田間地頭到一級批發市場所經歷的流通過程。據北京新發地蔬菜批發市場董事長張玉璽介紹,目前,中國蔬菜的特點是小生產對大流通,從蔬菜收購到進入批發市場各個環節的存在都是合理的。北京蔬菜批發市場大部分在城市邊緣,由於五環以內禁止大貨車駛入,而大宗蔬菜運輸都通過大貨車完成,所以蔬菜進城只能通過大批發商來完成。

他還指出,二級批發市場的存在也是必要及合理的,北京城北的居民要吃到新鮮菜只能通過二級批發商使用小型貨運車將菜運到城北的農貿市場。

誰在吞噬利潤

當前的蔬菜市場存在著一對矛盾,一是農民的菜賣不上價,二是終端銷售價格走高,這使輿論認為流通環節是暴利所在。經過實地調查後記者發現,其實中間各流通環節的成本均在上升,而蔬菜價格的下跌導致各環節普遍微利。

張玉璽表示,農民由於無法獲得種植信息,盲目種植蔬菜,導致今年蔬菜扎堆上市,出現供大於求的局面,價格只能下跌。

4月29日凌晨2點多,記者追蹤的上述運輸車所載蔬菜開始出售。經了解,車上的茄子批發價是每斤1.75元,收購地是每斤1.5元,中間只有0.25元的差價。如果剔除中間的人力、物力成本,批發商也沒有獲得多少利潤。

某批發商表示,目前即使賠錢也必須儘快出貨,否則就要爛掉。

菜農:前期投入成本上升

在壽光市聖城街道東石村,菜農沈子龍告訴記者,他有3個大棚,種的全都是茄子,每隔兩三天採摘一次。根據4月28日交易的價格,茄子每斤售價1.5元,而去年的交易價格是每斤2元左右。

沈子龍所在的村子有180戶菜農,每戶至少有兩個大棚。沈子龍說,在正常情況下,每個大棚的利潤是每年1.7萬元~1.8萬元,如果市場好,可以多掙7000元~8000元。

沈子龍表示,一般菜農都選擇自己買種育苗,這樣可以節省一些成本。但是,現在種子、化肥和農藥的價格都比前兩年提高了不少。比如,去年白菜好賣,很多種植戶跟風種植,原本10元一袋的白菜種子今年被炒到了100元一袋。與此同時,一袋化肥的價格從去年的100元漲到了240元;塑膠薄膜的價格從去年的每米2元多漲到了4元多;澆地的機井雖然是村里打的,但是自己要買水泵,電費也要自己墊付。不僅如此,蔬菜從播種到最終拔秧需要10個月左右,這一過程中還包含了農民搭建和清理大棚以及打理蔬菜等工作,但上述成本中並未將農民自己的勞動力成本計算其中。

收購商:包裝及人工成本上升

在菜價沒有上漲的前提下,收購商也面臨著很大的成本壓力。在壽光物流園配菜場,負責人秦女士表示,用來配菜的貨棚一年的租金是1萬元,人工費每人每天100元左右,去年一車菜的運費是6500元,今年的運費已經漲到了每車7000元。此外,還要購買包裝袋、包裝箱等。秦女士稱,今年的蔬菜市場行情不好,現在每車蔬菜都要賠錢。

秦女士還告訴記者,目前包裝成本上升太快,一個箱子的價錢比去年翻了一倍,如果運輸路途遠,一個箱子還要加裝4個冰瓶,這些都要算在成本里。另外,據了解情況的分裝工人介紹,一捆包裝袋的價格已經從過去的2元多漲到了現在的4元多;一個泡沫箱子的價格是5元左右。

運輸商:油價成本大幅上漲

工資上漲、運費不變,運輸戶試圖尋求轉變。運輸戶李成浩告訴記者,去年、前年蔬菜價格好,搞運輸可以掙點錢,現在司機的工資從每月4000元漲到了每月5000元。此外,汽車還要維修保養,一年也得十幾萬元。

雖然目前不少路段的過路費免除了,但是查超載的頻率高了,一旦超載就要交罰款。關鍵是,油價提高了很多,直接提高了運輸成本。李成浩表示,僅從壽光到北京的油費就從1000元漲到了1500元,另外還要繳納信息費200元。信息費是由物流園向運輸戶提供市場信息的費用,幫助運輸戶判斷市場行情。

批發商:生活成本猛漲

對北京的批發商來說,也面臨成本上升的壓力。北京八里橋農產品中心總經理趙爾烈舉了一個例子,10年前他到通州的時候,通州的房價是每平方米1500元左右。那時候,通州還有許多平房供從事賣菜生意的外地人租住,每個月的房租只要100元~200元就足夠了。而去年起,通州的房價漲到了每平方米25000元左右,且大片平房被拆除,原來住在平房的賣菜人只能租住到樓房裡,一居室每個月的房租就要1500元左右。除去猛漲的居住費用外,批發商還要僱工,每個工人的月工資就要1000多元,而且還要管吃管住,這些都要算在成本里。

綜上可見,從整個蔬菜流通過程來看,各個環節的存在都是合理的,對於哪個環節來說都不存在暴利,導致蔬菜價格上漲、壓縮各環節利潤的因素是人工、汽油、種子、肥料等各項生產物資和生活價格的普遍上漲。

張玉璽的表述更加明確,在蔬菜流通的整個過程中,收購商、運輸商、批發商等都不願做賠錢買賣,但在終端銷售市場提價有限的情況下,增加的剛性成本只能由下及上逐級轉嫁,最終到菜農這一層無處可轉,表面看,只有菜農最受傷,其實,各個層級都是成本上漲的受害者。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