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教真的有用嗎?

2019-03-14 16:39:25

我經常聽到有人說:“他們是我的孩子,所以應該由我來決定什麼對他們有好處。”

許多人認為,我們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來,所以孩子的所有權屬於我們。基於這種錯誤的觀念,我們覺得有理由強迫、操縱甚至體罰孩子。當然,我們美其名曰為“管教”,並且創造了一個叫做“紀律”的懲罰性名詞,配以花哨的策略、技巧和噱頭。

我相信,每一位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長大後成為一個思想自由的開拓者,具有原創精神和創新能力。每一位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溫馴懦弱,容易被操縱並且受制於人。可是,我們一邊說希望孩子成為這樣的人,一邊用紀律來妨礙他們實現這些目標。我們制定了一份控制與服從的計畫,旨在把孩子培養成庸人,甚至獨裁者和暴君。

一、管教真的有用嗎?

“我的孩子就是不聽我的,”一位家長告訴我,“不管我說什麼,都是對牛彈琴。家庭作業是一場噩夢,家務事是一場持久戰,一切都是鬥爭。”

“說來聽聽,最近的一次?”我問。

“首先,我朝她喊。然後,我威脅要取消她的一些權利。”

“給我一個具體的例子。”

“她不做家庭作業,反而打了一晚上電腦遊戲。所以,我把她的手機沒收了兩個星期。”

“後來呢?”

“全亂套了。她朝我喊,說她恨我,再也不想跟我說話了。她躲在房間裡哭了兩個小時。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沒收的了,怎么做都沒有用!”

這是否聽起來很熟悉?

哪個父母沒有在某些時候威脅過他們的孩子?如果他們頂嘴,我們就不讓他們看電視。如果他們翻白眼,我們就不讓他們玩。如果他們考不好,我們就不帶他們去迪斯尼樂園。如果他們不收拾自己的房間,我們就拿走他們的iPod。

我們的口頭禪是:“如果你不……那么我就……”

大多數家長會發現自己一直在對孩子發布各種禁令。我稱之為“囚徒-監獄長”的養育模式。監獄長必須密切留意孩子的行為。扮演囚犯角色的孩子,做的事情非對即錯。作為監獄長的父母,除了獎勵和懲罰之外,簡直不會幹別的。囚犯很快就變得依賴於監獄長的控制方式來調節自己的行為。

這種獎懲系統削弱了孩子學會自我約束的能力,破壞了他們自我調節的內在潛力,成為一個單純的傀儡,其性能完全依賴於監獄長。孩子完全在外部動機驅使下行事,而不是依照內心的指引。時間一久,大家會不清楚究竟誰是監獄長、誰是囚犯,陷入互相折磨與操縱的無盡循環。

我問父母們他們是否喜歡當監獄長,他們會強烈抗議道:“當然不喜歡。”然而,當我指出他們實際上正在扮演這個角色,並建議他們停下來的時候,他們會詫異地看著我。“你是什麼意思?”家長們往往會憤怒地問,“我怎么可能不去管教孩子?要是我不嚇唬他們,懲罰他們,他們什麼也不會做。”

可是想想看,假設你決定減肥節食,你的配偶卻發現你偷吃了一袋甜甜圈,於是他就拿走了你的車鑰匙,防止你再去甜甜圈店買。那么,你的感覺如何?如果你答應和朋友一起吃飯,卻遲到了,結果你的朋友要你把你最喜歡的首飾給她,你作何感想?

大家一定會覺得,這種行為絲毫沒有建設性,無助於發展良好的婚姻或深厚的友誼,甚至連讓你遠離甜甜圈或者防止你再次遲到都做不到。那么很多我們稱之為“紀律”的東西,對我們的孩子而言是同樣荒謬和令人痛恨的。

許多家長都承認:“每當我覺得很生氣,這些話就飛出我的嘴。一旦說出來,我就要堅持執行,否則我的孩子會覺得我是說著玩的,那么事情就糟糕了。”

我說:“情況是否永久改觀了呢?”

我問到的每一位家長都會承認:“沒有,從來不會。”

也會有家長對我說:“我從小就要遵守各種紀律,我父親就是用懲罰的方法把我教育出來的,我現在過得也不錯啊。”

我通常不會和對方爭論這樣是不是真的“不錯”,而是會問:“你在接受懲罰或者被打的時候,有什麼感覺?”

如果對方是誠實的,他們會說:“我討厭這樣,我經常哭,我很害怕,我恨自己,我只想逃跑。”

請回想一下你的感受。你會因此自動聽話嗎?不會的,你學到的是:“父母都是我的老闆,所以不要激怒他們。”

二、為什麼父母沉迷於控制?

我的客戶珍妮特有個十歲的兒子,每一次兒子走進房間,她都會發現自己變得很緊張,幾乎立刻就會覺察到,接下來肯定要發生衝突。在治療中,通過追蹤這種感覺,她意識到自己是在重現多年前與自己父親共處一室的體驗——她的父親經常打她。珍妮特並未意識到自己把兒子當成了父親,所以她立刻進入了自我警戒的狀態。她和兒子幾乎每天都要吵架,這樣只是鞏固了她的信念:她的兒子是個暴君,所有男人都是。過了這么多年,她的兒子以男孩“特有的調皮”,觸發了她沒有解決的過往情緒。

還有一位四十多歲的客戶告訴我她的經歷。“當我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我母親經常會說:‘你父親是家裡的主人。’我的哥哥和我都相信她的話。我們家的格言是:服從,否則後果不堪構想。我父親生氣,是為了確保事情按照他說的來。甚至只要我父親閉著嘴不說話,我們就會立刻進入服從狀態。無論什麼事都不會由我說了算,包括我自己的事。回想起來,我發現我活了大半輩子,卻不知道自己在很多事上都有選擇權。指責別人或者尋找無關的理由,成了我無意識中最常做的事情。”

作為治療師,在我的工作實踐中,經常會遇到四五十歲甚至六十幾歲的男女,他們的潛意識仍然有一部分困在童年時期,父母憤怒呵斥的回聲在他們的腦海中此起彼伏,簡直無法逃避。

我們在童年時代目睹的養育模式,將會成為我們自己育兒方式的模板。我們的父母給我們留下的感覺一直沒有消散,反而成為我們看待和理解孩子行為所使用的稜鏡。

我們現在生活中的每一個衝突——無論是與孩子、配偶還是與其他成年人有關——在某種程度上,都是我們童年時代的再現。從某種意義上講,“完全的成年人”是不存在的,我們只是一群扮演大人的孩子。為人父母,在很多時候,可以說是一群孩子在撫養另一群孩子。

三、除了管教,

父母還能做些什麼?

無論我們的意願多么好,任何形式的紀律都會讓孩子感到受攻擊。不是因為他們討厭做正確的事,而是由於威脅和懲罰貶低了他們的自尊。他們意識到我們試圖控制他們,所以出於自由靈魂的自然反應,孩子就會想要違抗我們,從而維護一定的自尊。

困難在於,父母們不知道除了懲罰還能做些什麼。

很多來到研討班的父母,告訴我的第一件事往往是:“請給我一些方法,讓孩子聽我的。我的辦法不管用。請幫幫我。”父母問問題固然很好,但這些問題並不切中要害。關鍵不在於如何管教,而是要理解孩子的需求。孩子的行為是他們需求的反應。

我們只知道觀察孩子的行為,而不去分析行為背後的東西,所以我們往往會膚淺地理解他們。

例如,一個孩子說:“我恨你!”父母會認為孩子是在針對自己。如果父母深究孩子憤怒的真實原因,可能會發現,孩子在學校被欺負,或是擔心即將到來的考試,或是由於受到了不公正的處罰而感到心煩。孩子也有可能是覺得累了或者餓了。

與情緒化的反應相反,家長需要冷靜地破譯孩子發怒行為背後的含義。關鍵是要保持不偏不倚,防止片面理解,從而觸到問題的核心。關鍵不在於家長是否推行紀律或者孩子如何遵守紀律,而在於家長是否能和孩子真正互動。

父母的首要任務是與孩子建立聯結。

如果我們無法與他們的感覺產生聯結,也就無法對他們的行為產生影響。只有他們和我們真正溝通和聯結的時候,才會平靜地接受我們的建議,以開放的心態去改變。如果父母與孩子的關係十分牢固,他們就能夠輕鬆自信地讓孩子暴露在其行為的後果之中。

如果沒有這種聯結,家長可能會充滿焦慮和內疚——這兩種情感會擾亂孩子自然學習的過程。

以“洗澡”為例。

我們需要保持身體的清潔,使自己的外表和氣味不對他人構成冒犯。這意味著,即使一個孩子聲嘶力竭地哭叫著不願洗澡,家長也需要讓他知道,洗澡與否不是一個可以商量的問題,為了不洗澡而進行抗爭是沒有必要的。在設定的過程中既保持一致性,又秉持愛的原則是關鍵。當孩子憤怒地提出抗議時,創造和保持這樣的界限都需要毅力,父母需要包容子女的情緒反應。

我們需要給他們時間冷靜下來,然後確定他們是否處於足夠平靜的狀態,可以與我們討論問題。

家長可以選擇主動走開,讓孩子體驗失去父母情誼的後果。這不涉及任何羞辱或責備,只有因果。當我們走開時,孩子不僅不會覺得被拋棄,反而感受到我們的存在的缺失,迫切希望將其還原。要做到這一點,父母需要用心,不能在感情上與孩子有任何的疏遠。而走開的行動不能表現出情緒化的跡象,只有這樣才能使其演變成自然的後果。當父母走開,又對孩子保留了完整的開放性的時候,孩子就會懷念父母的存在。

【關於作者】

沙法麗·薩巴瑞博士

(ShefaliTsabary,PhD)

沙法麗博士出生於印度,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獲得臨床心理學博士學位。

她早年深受東方正念思想薰陶,並將其同西方心理學理論整合,從而形成了自己有關正念生活與覺醒育兒的理念,成為正念心理學領域的代表人物。

她運用自己的研究成果幫助過各類人群,在世界各地舉辦研討會,在各大公司、學校和家長團體當中發表演講。東西合璧的特點讓她贏得了全球範圍內的客群。她的第一部作品《父母的覺醒》出版後受到美國父母的熱烈歡迎,長踞美國亞馬遜暢銷書排行榜教養類圖書前列!

《失控——孩子不聽管教怎么辦?》是沙法麗博士最新力作!幫助父母遠離親子衝突,引導孩子自我管理、自我激勵、自我實現!著名主持人奧普拉、育兒節目主持人傑奎琳·格林、紐約頂峰學校校長卡倫·弗里傑尼誠摯推薦!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