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是愛情的笙簫,成全是生活的康橋

2019-02-23 17:10:09

《何以笙簫默》大結局了,是的,他們經受了歲月的考驗,衝破重重阻礙,用執著與等待守護心中的愛情,並收穫滿滿的期待。

如果你認為這只是一個故事,那么你錯了。

發現了一個讓自己驚訝的事實,在將要奔四的年紀,在一天工作結束並將小孩哄睡著後,還能拿起萬能的手機,追一下時髦的言情純劇,是自己的心還依然年輕嗎?

或許更多是對充斥著過多抗戰、諜戰、古裝、宮斗螢幕的一種抗議。《何以》就如帝都霧霾天裡刮來的西北風一樣,清新而又涼爽,不經意間,就點燃心中對白衣飄飄年代的回憶。

當過去變成回憶,一切總會變得美好。李商隱的《錦瑟》就是這樣說的。“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錦瑟無端響起,讓人想起了過去的美好年華,那又是怎樣的美好年華呢?“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數千年來,沒有人能理解,為什麼“莊生曉夢”“杜鵑啼血”也會成為“美好年華”,或許,就是因為回憶吧。

青春不僅是用來回憶的,即便是回憶,也不應有遺憾。何以琛用行動拒絕了《致青春》里的結局,因此被稱為修行億年才能遇到的極品男神,現實生活中可望而不可及。

愛情本來就該這樣簡單,是我們自己讓它複雜了。《何以》不僅是一個故事,更應該是教科書般的案例,教我們拭去欲望的陰霾,回歸愛情的本質。

一直記得95年剛上大學時,大學生思想修養課教的兩個名詞解釋,一個是道德,一個是愛情。其中對愛情是這樣定義的“愛情就是基於一定的物質基礎和共同的理想,在男女雙方各自內心中形成對對方最真摯的傾慕,並渴望對方成為自己終生伴侶的最強烈、穩定、專一的感情”。

按照上世紀九十年代的解釋,愛情只存在於男女之間。

愛情必須要有一定的物質基礎,起碼要有足夠的衣食保暖並養育下一代的能力,現實中通常是對男方的要求。曾有報告稱,穩定的婚姻男女薪水的最佳比例是2:1,《何以》很符合現實邏輯。為什麼何以琛在大學時代拒絕戀愛?因為他寄養在別人的家庭,連出國作為交換生的經費都沒有,自覺沒有戀愛的資格。只不過因為敵不過默笙的純真,心靈的閘門一打開,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才會有“如果四年後注定你要成為我的女朋友,我為何不提早行使我的權利?”

物質基礎不僅僅是錢財,還有解決問題的能力。缺乏物質基礎的愛情在小小的挫折面前就會繳械投降。而七年後,成為了知名律師,物質基礎無比強大,才能在各種阻礙面前淡然若定。愛情無法生活在空氣中,充足的物質基礎能給女人安全,更能給男人自信。

愛情一定是真摯的,不是交換,不因寂寞,不為感激,不施憐憫,不做備胎,更不放縱情感和肉體的貪婪。因為沒有雜質,所以不願將就,才能經受歲月風雨打磨,而越發熠熠生輝。趙默笙一個人艱難生活在美國,未曾屈服於自己的內心,即便與應暉生活在一處,也守之以禮。佟心櫻正好是反面,愛情可以屈服於金錢與物質生活,在應暉一無所有的時候,嫁給系主任的兒子,在應暉風光滿面載譽而歸時,又想離婚轉投前男友的懷抱。但因為太多雜質,所以慘澹收場。

愛情一定是以成為對方的終身伴侶作為歸屬。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是耍流氓,可不先談談戀愛又怎么知道適不適合結婚呢?這是一個悖論,但《何以》給出了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那就是帶著保證書與男神談戀愛,也許就是這一點讓無數女性趨之若鶩吧。當趙默笙鼓起勇氣問何以琛還要不要她,儘管知曉趙默笙結過婚並又離婚,僅用一個晚上時間來糾結,何以琛用行動給出了答案,那就是直接領結婚證,並開始了近十集長度的婚內戀愛。就如趙默笙的獨白一樣,“我們這算什麼,是在談戀愛么,可是我們已經結婚了呀,這就叫帶著保證書談戀愛吧”

愛情一定是穩定而又專一的。一時的專一很容易,因為激情如火,我的眼中只有你。但像何以琛、趙默笙那樣七年時間中斷聯繫,連相思之苦都無法傾訴的情況下,還能堅守心中的執著,確屬不易,所以才成為偶像劇故事。

紅樓夢裡的賈寶玉也是男神級的人物,但仍然敵不過何以琛,因為寶哥哥的愛太豐富了。對林妹妹,是深愛;對寶姐姐,是戀慕;對湘雲,是憐愛;對可卿,是情動;對晴雯,是感懷;對襲人,是依賴。而何以琛的愛不同,就如答數學題一樣,方法可能有多種,但答案只有一個。

曖昧是愛情的天敵,因為沒有人能經受住曖昧的誘惑,所以何以琛的解決之道就是拒絕。因此像這樣的對話就時常在他身邊上演。

“你好,何律師,可以給我一張名片嗎?”

“對不起,我沒帶名片”

“那可以留個電話嗎?我可能有些事情要諮詢你”

“不好意思,我最近不準備接新業務”

“.…..”

如果你認為這就是生活,那么我錯了。

27歲是一個神奇的年齡,不論對男人還是女人,都是一個分界線。對女人來說,過了27歲,美麗開始走下坡路,開始靠各種妝扮來維持,而對男人來說,27歲意味著事業上坡路才剛剛開始。因此27歲的女人開始拋卻理想,思考現實問題,再等下去我的青春就完了,耗在他身上究竟值不值?所以分手而後匆忙結婚的故事通常發生在女人的27歲。

《何以》中的趙默笙大學入學19歲,大二出國時20歲,整個故事就發生在出國7年後的27歲。只是與現實生活不同的是,何以琛已成為知名律師,事業有成。

故事總是美好的,生活沒有故事那么幸運。愛情很簡單,但生活很複雜。就如靈魂不能脫離肉體而獨自存在一樣,生活更多的是吃、穿、住、用、行,油、鹽、醬、醋、茶。

故事通常在男女主角領著孩子,牽手走在曾經的大學校園就結束了,但生活還得繼續,還要面對諸多的現實問題,比如上學、事業、疾病以及層出不窮、措手不及的風險,比如審美疲勞以及新的誘惑。

對待感情,通常有兩種方法,其一是執著,其二是成全。愛情讓我們牽手,但生活總無奈的讓我們放手,成全自己,成全別人,成全周邊的現實。愛情追求圓滿,但生活總留有一絲遺憾,一絲殘缺。

兩種方式沒有對錯,何以琛與趙默笙的愛情終獲圓滿,是與雙方的共同執著分不開的。想像一下,如果趙默笙真的與應暉有事實婚姻,並生兒育女,當他們再次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插肩而遇,還會有這樣的圓滿結局嗎?

曾經的偶像劇更傾向於後一種方式,比如《東京愛情故事》中的莉香與完治,《將愛》中的文惠與楊掙。但《何以》告訴我們,還有前一種,也可以達到幸福的彼岸。

執著是愛情的笙簫,成全是生活的康橋。

文|劉自強

圖|《何以笙簫默》劇照 本期編輯|侯俊謀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