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女人在外國男人面前“作”不起來?

2019-02-14 18:27:23

我在路上和她一起埋怨她先生小題大作。可去了警局我才知道,她是怎樣離開家的,她把他們夫妻倆的旅行箱都拿刀和斧子又劃又砍的弄壞了,把家裡的電源線全剪斷了,還插了把刀在他倆掛在客廳的合影上。警察給我看這些取證照片的時候,我很吃驚,總算明白為什麼在電視尋人啟事裡,有警示的言語說“此人情緒不穩定,可能會有暴力衝動,請大家小心。”她坐在我旁邊覺得有點下不來台,嘟囔著:“吵架不都這樣嗎?有那么嚴重嗎?”可事實的確比我們想像的嚴重,她需要接受心理評估,而且警察已聯繫了她的工作單位,人盡皆知。

我要解釋的是為什麼她明明在我家而我卻騙人家先生說她不在。我覺得特別對不起她老公,想像一下他看到家裡那樣的破壞場面,然後兩天三夜找不到太太的心情。我先生剛出差回來也被叫到警局,他知道一切後,氣極了。只聽他對警察說他在外出差,完全不知情。我心都涼了,這么快地撇清他自己,真是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啊。我想掉眼淚,硬憋回去了,怕警察覺得我也是個情緒不穩定的。還好,我說明情況,警察很溫和的教育了我幾句,也就沒事兒了。在離開警局前,先生拉著我走到朋友老公面前,一起鄭重的道歉。先生也對我朋友說歡迎她以後到我家來,不過不希望再有這種境況。

出來後,我眼淚就下來了:“我是看出來了,關鍵時刻,你就不管我了。先讓自己落得一身清。”

“我的確不知情啊?為什麼要說謊呢?我先把自己擇出來,也好有個清白的人保護你。我們都扯進去最好嗎?”

“說得好聽,你是不會陪我坐牢的。要是我出事,你一定跟我劃清界線離婚。”

我老公徹底跟不上了“你在說什麼啊?為什麼我要陪你坐牢?還有,我們為什麼要坐牢?”

他繼續問:“你為什麼對人家先生說謊呢?”

戳到我軟肋了,我小聲回話:“我沒想到那么嚴重。她說她想躲出來清靜兩天。”

“那你可以告訴她先生她在我們家,可她想單獨靜靜。我相信她先生可以理解,也不用害人家擔心還浪費這么多公共資源。別人家的事,具體情況,你不了解。弄成這樣,你也不舒服吧?”

的確,我心裡五味雜陳,深感羞愧,“作”的代價太大了。

還有箇中國女留學生,已經和荷蘭男友分手了。可有個晚上前塵舊事沒想通,就跑到前男友家叩門求見,男友隔著門拒絕了,她執拗的站在門外不走。冬夜,下著大雪,她站了一個多小時,崩潰了,踢門大罵。還沒發泄完呢,警察來了,以擾民為由把她帶走,鄰居報的警。她想不過,第二天去把前男友的車砸了。砸車的情景被路人和附近的店員看得一清二楚。她因為破壞他人財物得了個不良記錄,在心理評估後被確診為“燥狂抑鬱症”必須接受治療,她的學業全部停止。她前男友申請了一個“保護令”,警察告知她必須和他保持至少200米的距離,如果衝破了這個距離,騷擾到前男友,她會被追究責任。

說實話,我們中國人對家庭內部的身體或情緒暴力的容忍度很高。我們習慣在家人面前撒氣鬧情緒,覺得在外面不爽快,家人該承擔,對愛人更是如此。可是荷蘭人不是這么長大的,這種“作”被看成一種情感上的威脅和綁架,而荷蘭男人會對這種表現作出非常強硬的舉措,決不會縱容。所以,如果你有委屈,試著冷靜的述說;如果你想讓他心疼你,學著先疼你自己;如果有爭執,分析矛盾,耐心傾聽,一點點解決。在荷蘭,請學會理智一些。

實在想“作”,就在中國男人面前吧。當你想喝水時,你不說你想喝水,你繞著彎對他說:“寶貝,你口渴不渴?”他說:“不渴。”你說:“你不渴,你就不問問我渴不渴嗎?你怎么那么自私呢?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你要是愛我怎么會想不到我要不要喝水呢?”放心吧,中國男人會立即給你倒杯水的,他不會讓你看醫生,更不會報警。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