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爪下的愛

2019-02-13 16:52:58

靳天順

總以為,在愛的框架里,世間萬物,只有我們人類才能營造、演繹出最偉大、最真摯、最無私的愛。但最近的一次草原之旅,卻使我的認識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高智慧型動物也罷、低智慧型動物也罷,對待愛,雖然各有各的理解,各有各的忠誠,各有各的行為,各有各的表達,但有一條卻是共有的,那就是親情連心、親情無私!

那是個雨後初晴的日子,我攜家人來到了內蒙科爾沁大草原旅遊。

天藍雲白,草綠花繁。站在一座小山丘上,眺望著遠處的山、近前的嶺,我的思緒仿佛生出了羽翼,翱翔在塵埃不染的萬里晴空之間……

“鷹,快看,雄鷹……”突然,女兒的一聲驚叫,把我的目光牽向了她手指的一處山窪上空。嗬,一隻翼展近兩米的蒼鷹,正悠閒、矯健地盤鏇在半空中。但仔細一看,卻發現它雙目炯炯地盯視著一處地面,而隱藏在肚腹毛羽間的兩隻利爪,伸張如鉤、勢呈待捕狀。莫非它發現了什麼目標?我忙舉起相機,把鏡頭對準了這隻“空中巨無霸”。可就在我的手指將要觸按快門的一瞬間,蒼鷹雙翅一收,“嗖”地一下,從鏡頭中消失了。我忙移開相機看去,只見碩大的蒼鷹化作了一支離弦之箭,疾速向山窪之中射去。我忙又舉起相機,把鏡頭對向了山窪,想把蒼鷹搏擊獵物的精彩畫面抓拍下來。但令人不解的是,蒼鷹在迫近地面三、四米高時,突然“嘎——”地大叫一聲,雙翅一振,又飛身騰躍至半空,盤鏇了兩圈後,雙翅一展,向我們的斜前方飄飛過來。

怎么了?我要過女兒手中的望遠鏡向山窪中看去,不由得“嘿嘿”樂起來。原來,山窪中長滿了一人多高的荊科植物,獵物藏身其間,即便是“霸主”蒼鷹也只能徒嘆奈何了!突然間,望遠鏡中出現了一個潔白的雪球,在碧綠如毯的草叢中飛快地向我們的斜前方滾來。狐狸,是狐狸!突然間,我明白了蒼鷹那懾人心魄的一生厲叫,原來只是為了驚出獵物;而狐狸倉皇逃離掩身之所,正好中了蒼鷹的抓捕圈套。

我的心一下子揪緊起來,而身旁的妻子和小女兒則兩眼緊盯著狐狸,嘴裡不停地小聲喊著:“快跑、快跑!”

但地形對狐狸越來越不利。我們的眼前是一片一望無際的開闊地,狐狸在這裡和蒼鷹搏弈,無疑是自己送上了屠宰場。果然,蒼鷹雙翅一收,再次化作一支利箭,“嗖”地一下,向地面上的獵物撲去。十米、五米、三米、一米,就在蒼鷹伸出的利爪將要觸及狐狸背上涌滾的長毛時,狐狸突然一個定立,然後飛快地扭身向後一躍,一頭扎進了一叢齊腰深的荊棘之中。

蒼鷹搏擊獵物,貴在隱蔽、迅疾,但狡黠的狐狸恰到好處地猛然定立、扭身回跑,無疑是蒼鷹始料不及的;毫無迴旋之地的蒼鷹雙翅一展,腹羽擦劃著名草尖,再次飛向了空中,飛升中,又一次引頸發出了一聲厲叫。只是這一次的叫聲在我們聽來,少了些震懾、少了些恐嚇,而多了些無奈、多了些氣憤!

我和妻女同時為狐狸的勇敢、機智鼓起掌來。躲在荊棘中的狐狸仿佛也為自己的成功高興得難以自制。只見它躺在地上又是翻滾、又是四爪揮舞作歌舞狀,嘴裡還“吱吱”地連聲叫個不停。但叫著、叫著,狐狸的聲音卻慘烈起來。我們定睛一看,天!一條雞蛋粗細的花紋蛇緊緊地纏繞在了狐狸的身上。看得出,隨著狐狸一聲緊似一聲的慘叫,花蛇長而粗壯的身子也越纏越緊,而伸著毒牙的蛇口,在距狐狸頭部十公分處晃來晃去,似乎在尋找著最佳的下口之處……

“爸爸,快……快,幫幫它!”女兒緊張地聲音都變了,雙手用力向前推著我。可是,我又能怎樣幫它呢!

就在我們六神無主的時候,突然看到拚死掙扎的狐狸一口向花蛇的脖頸咬去,只是一下,花蛇便如一根突然崩斷的彈簧,“刷刷”從狐狸身上彈開甩在地上,彈跳了幾下,便靜止不動了。

這一變故,匪夷所思,驚得我們傻了一般,誰都說不出話來。而狐狸呢,顯然也為剛才的驚嚇和殊死搏鬥累得筋疲力盡,躺在地上四肢痙攣,兩眼驚恐地望著僵死的花蛇,肚腹一漲一縮急促而又劇烈的喘息著。

“嘎——”突然,一聲厲叫,才使我們想起空中還盤鏇著一隻索命的蒼鷹。狐狸仿佛也被這一聲厲叫驚醒並記起了什麼。只見它奮力站起身來,晃晃悠悠鑽出荊棘叢,仰頭看了看空中的蒼鷹,然後兩條後腿猛力一蹬,箭一般向斜前方狂奔而去。空中的蒼鷹再次厲叫一聲,揮動雙翅向獵物追去。蒼鷹這次大概是吸取了上次撲擊的教訓,不再急於求成,只是在空中一聲緊似一聲悽厲地叫著,形影卻不離獵物的左右。漸漸地,鷹、狐離我們越來越遠、越來越小,最後淡出了我們的視野……

“狐狸還能活命嗎?”女兒幽幽地說。

我未知可否地搖了搖頭,舉起望遠鏡向山窪看去,心裡為狐狸生出一陣遺憾來:多么好的掩身之所啊!荊棘高深厚密、嫩草肥綠茁壯,只要你深藏其中,蒼鷹即便再利害,難道還能變成老虎鑽進去吃了你不成?真是禽獸低智、自送性命……突然,我的思緒中斷了,兩眼緊盯著荊棘深處一串影影綽綽的小白點怔住了:咦,那是什麼呢?我揉揉眼,舉起望遠鏡再次看去,鏡頭中的小白點漸漸清晰起來,也活動起來。天哪,我終於看清了,那分明是三隻狐狸——一隻大狐狸帶著兩隻小狐狸在向荊棘深處轉移啊!大狐狸的頭上趴著一隻小狐狸,身後長長的尾巴上又拖著一隻小狐狸。看得出,那是兩隻剛剛出生不久的小生靈,四肢還不太會挪動。若沒有母親的幫助,它們是定然走不了的。頓時,我豁然明白了,明白了離開荊棘叢的那隻狐狸哪裡是在逃命啊,它分明是在用自己的血肉之軀、用自己鮮活的生命,為子女、為親人上演了一出“調虎離山”之計啊!

我雙眼濕潤了,默默扭頭向狐狸奔逃的方向望去。茫茫草原,鷹、狐依然蹤影全無。我心裡莫名地緊張起來:狐狸能夠逃脫鷹爪、全家平安嗎?妻子、女兒雙眼盯視著我,眼神里分明都是同樣的焦慮和疑問。我一一拍拍她們的肩膀,用眼神告訴她們:能的,一定能的。它有妻子兒女的情愛、它有家庭的責任、它還有超常的智慧、勇敢,它一定會化險為夷、成功地返回到溫暖、幸福的家庭中來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