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呂碧城:不合適,沒感覺,再看看

2018-08-06 06:07:11

01

呂碧城學養深厚,一生堅持文言創作,拒絕五四以後的白話文學運動。

她的詞文辭華美,言之有物,更有男子一般的豪縱之氣,被稱為近300年來最後一位女詞人

在20世紀頭20年,中國社交界曾有過絳帷獨擁人爭羨,到處鹹推呂碧城的景觀。比她聰明的沒她漂亮,比她漂亮的沒她聰明,又聰明又漂亮的沒她能賺錢。

02

其實,她的正經事業是婦女教育

呂碧城23歲就任北京女子師範學堂監督(校長),素有“北洋女學界的哥倫布”之名。

她首先提出了“對於國不失為完全之國民,對於家不失為完全之個人”的理念,認為女子教育不應是培養賢妻,而是應該培養出與男性同樣具有個人和國民雙重身份的知識新女性。

呂碧城小像

雖然出道之前一本教育理論的基礎書籍都沒有看過,但是她博聞廣識,善於總結,把中國傳統美德與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結合起來,把傳統學問與自然科學知識結合起來,使該校成為中國現代女性文明的發源地之一。

亦舒說,女人要人格獨立、經濟獨立,才不會做男人的附庸。

呂碧城就是這樣的女子。她不僅特立獨行,更精通陶朱之學,曾經頗為自得地說:“余素習奢華,揮金甚鉅,皆所自儲,蓋略諳陶朱之學也。”

此話不假,想來以呂碧城那樣花錢如風捲殘雲的女子,本身沒有父母蔭庇,自己再不努力賺錢,豈不是當真餓死?

她寓居上海時,在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自建洋房別墅,鋼琴油畫點綴其間,備極富麗。

她還自掏腰包,提取十萬巨資捐贈紅十字會,後來在海外也曾兩次捐款,用於宣傳保護生態環境。

可見呂碧城,真富婆也

03

呂碧城風華絕代,傾倒豪傑無數,又曾擔任袁世凱的秘書,算是當時文娛界的大腕。

然而,這樣一位才貌雙全的摩登女性,卻終身未嫁

她幼時與同鄉訂了娃娃親,後因家道中落,對方退婚。嚴復等人竭力撮合她與駐日公使,也沒成。

後來呂碧城與袁世凱次子袁克文詩文唱和往來頻頻,好似郎情妾意,於是有好事者以袁克文徵求呂碧城意見,呂碧城微笑不答,再提,答曰:“袁屬公子哥兒,只許在歡場中偎紅依翠耳。”

聽那口氣,隱約是看不上袁二公子的意思。

呂碧城自己倒非常淡定,自謂“所遇迄無愜意者”。

呂碧城小像

她對自己婚姻不成的慘澹結局作出過這樣的解釋:“生平可稱許之男子不多,梁任公早有妻室,汪季新年歲較輕,汪榮寶尚不錯,亦已有偶。張嗇公曾為諸貞壯作伐,貞壯詩才固佳,奈年屆不惑,鬚髮皆白何!”

梁任公是梁啓超,汪季新是汪精衛,汪榮寶是民國元年的臨時參議院議員、後來的比利時公使,諸貞壯亦是當時的文藝名流。

你若是以為只要名聲顯赫家貲萬貫就有機會一親芳澤那就錯咯。

後面還有一句呢:“我之目的,不在資產及門第,而在於文學上之地位。”

沒素質的土鱉再有錢人家也看不上呢。

擇偶的條件這么苛刻,年紀大的小的都不行,沒地位的不行,沒文化的也不行,您確定您真的是在擇偶嗎?

試想以她的詩詞造詣,偌大中國能承她高看一眼的不過寥寥數人而已,刨去已有妻室的,剩下的恐怕五個指頭都數得過來。

因此,呂碧城高不成低不就,屢屢錯失機緣。

04

好在呂碧城看得開。中年以後,她隻身環遊地球,於東西方文化交流上貢獻良多。

她斷葷食蔬,撰寫《謀創中國保護動物會緣起》,在1929年國際保護動物大會上登台演講,頭戴珍珠抹額,身著晚裝大衣,一時風采,讓人傾倒。

呂碧城歸國之後已年近半百,故人陸續凋零,她的性格越發孤僻,每日沉溺禪悅。

偶起興致,填了一闋《汨羅怨》:“認斜陽,門巷烏衣,匆匆幾番來去?輸與寒鴉,占取垂楊古。”

這是憂國憂民,是感傷抒懷,還是一個渴望被人溫暖而不得的中年大媽的嗟嘆?

時光的年輪碾過,沒有一個等你沒牙了他就嚼碎了再餵給你吃的糟老頭,即使才華再高,資產再多,晚年的生活又有什麼樂趣可言?

呂碧城小像

呂碧城生逢亂世,卻出盡風頭,活出了性情至於一生未婚到底給她帶來的是喜悅還是悲哀,後人就無從揣測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