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待挖的金礦:全國蔬菜物流配送和農產品期貨

2019-05-03 02:25:39

兩個待挖的金礦:全國蔬菜物流配送和農產品期貨

黑石6億美元投資地利控股 謀全國蔬菜配送網路

壽光農產品物流園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欒元偉在壽光向記者證實,數家投資基金合計6億美元的資金已經打到新組建擬上市公司賬上,其中黑石一家的投資為1.9億美元。

新公司名稱為地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Dili Group Holdings Co.)。欒元偉透露,股權分配方案尚處協商階段,但香港旺益應處於絕對控股地位,當地政府約占有16%的股份,以此推算,基金入股份額與此前傳聞黑石牽頭財團占30%的股份相吻合。

欒元偉說:“私募等進來不僅做壽光項目,是以壽光為主體,再投資其他項目。”他介紹,地利控股作為投資主體,目的是構建一個遍布全國的蔬菜及農產品批發物流網路,壽光農產品物流園及陝西安塞等批發市場只是其下屬的項目園區。

母公司已進入上市流程

“是私募來找的物流園。”欒元偉告訴記者:“現在還有人想進來,但份額就那么多,不可能都進來。”

外資看好與農產品有關的行業並大舉殺入已是不爭的事實,但國際私募大鱷對壽光物流園爭先恐後的熱情依然耐人尋味。

這顯然與壽光獨特的區位優勢有關。資料顯示,2009年全國蔬菜總產量6.02億噸,而僅壽光一地就達到80億公斤,占全國總產量的1.32%。而壽光蔬菜批發市場更是“中國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心、價格形成中心、信息交流中心和物流配送中心,全國20多個省、市、自治區的蔬菜來此大量交易。”

據介紹,目前承擔壽光蔬菜批發市場功能的壽光農產品物流園公司成立於2009年初,註冊資本1.2億元人民幣,是愛晚工程旗下香港旺益集團的全資子公司,規劃總投資額20億元,占地3000畝。

此前,壽光蔬菜批發市場由壽光當地政府與深圳農產品股份有限公司(000061.SZ)合資經營,該市場於去年12月關閉。

欒元偉說,物流園一期地面投資8億元,於去年11月5日正式開業;二期工程投資6億元,今年4月已動工,預計年底投入使用。

目前物流園每天交易量1500萬公斤,交易額1500萬-2000萬元,預測年交易量能達到60億公斤。其中佣金收入占總收入的30%-40%。

雖然對於母公司何時在香港上市,欒元偉不能給予明確答覆,但他介紹,物流園地面工程目前正處於上市前的審計階段,他說:“審計馬上就要結束,(地面工程造價)應該是7個多億,不到8個億。”

股權比例沒有確定還有兩個原因,一是可能還有私募要進來,還沒有完全定;二是政府投資這塊也還沒有完全確定。欒元偉說,政府投入5.5億,占16%股份,但政府最初是土地入股的形式,我們現在正在與政府組織丈量土地,我們希望是以全部資金的形式淨進淨出。

對於6億美元何以只占30%左右的股權,欒元偉解釋說,一是其中有溢價購買的成分;二是上市公司不僅只包含壽光物流園產業,還將整合打包其他城市的批發市場同時上市。

欒元偉認為,私募進來是要等上市後變現,但如果“故事講得好,他們還會有一部分留下來”。

據香港媒體報導,此次注資是由黑石牽頭、包括Capital Group Cos、劉央的西京投資入股在內的財團共同投資。

採訪中,欒元偉數次談到私募多次派員到物流園實地調查。他說:“百仕通投資壽光農產品,一是因為百仕通大中華區主席梁錦松先生認為壽光農產品項目的持續發展能力比較好;二是百仕通對團隊做過仔細的考量,投資前他們曾花費100萬美元聘請第三方公司對壽光農產品進行調研。”

有一個細節,看上去似乎和黑石等私募進入無關,但卻從一個細微處折射出這個行業已處於巨變的前夜。欒元偉說:“我告訴你們一個內幕,在壽光95%的冰瓶是滷水灌的,製冷快嘛。如果漏了,菜就會污染有毒。”冰瓶是蔬菜運輸過程中用來降溫的,一輛車會裝載上千個冰瓶。

謀控全國網路

“現在海南辣椒批發價是5毛錢,到了壽光賣到1.8元,到北京新發地批發價是2.2-2.7元,到消費者那裡已經3塊多了。這么高的價格,菜農沒賺到錢,老百姓已經吃不消了。我們的目的就是壓縮這個過程,把物流成本降下來。”欒元偉說。

壓縮物流成本,目標實際指向便是建立遍布全國的蔬菜批發網路。

雖然蔬菜供應在各個城市如多年的水下暗流,已形成固定格局,但在欒元偉看來,機會還是很多。他舉例昆明。雲南大旱,居民吃菜困難,昆明市政府意識到應該有一個足夠大的批發市場才能調節蔬菜價格,前段時間欒元偉帶隊到雲南送菜,當地政府便說:如果你們願意來,我們會在三環以內規劃一個大的批發市場。而成都的情況則相反,全成都有五個大批發市場,每個市場為爭奪客戶殺價競爭,結果誰的日子也不好過。

像上面的城市,已然為地利控股進入敞開了大門。

但從欒元偉的交談中可以感到,地利控股首當其衝的目標則是最關鍵的幾個節點。一個是海南,一個是北京,此外像四川彭州這樣全國五大蔬菜批發市場之一的戰略要地也在優先考慮之列。

他說,海南我們已經派人過去,前期已經上了。“北京我們考慮兩種方案,一是和政府合作,目前正在和北京農委接觸,我們準備利用政府下面各社區的服務站提供組合包裝,我們自己建配送中心,但北京地價太貴,建配送中心成本會很高;另一個可能更省事一些,和類似7-11、高檔社區的便利店合作,我們進入他們的網路利用他們的配送中心,我們把菜送過去就可以。”

謀控全國網路的另一項舉措是推出“壽游標準”。突破口便是包裝箱。

欒元偉介紹,他們的目的是將包裝箱變成壽游標準的標誌,產地、質量、品種都在包裝箱的條形碼上體現出來,“符合標準的才能用這個箱子”。長此以往,在消費者中建立起口碑,對菜農和經銷商就會產生帶動作用,也會成為一個利潤增長點。如果“壽游標準”順利推廣,將為下一步市場大規模整合埋下伏筆。

推廣統一包裝箱,更大的用意其實在壽光本地市場。他介紹,目前進場交易的本地菜農只占1/10,大部分交易由分布在全市1000個左右的地頭市場完成。他介紹說,開局不錯,目前壽光的地頭市場已有20多個歸到物流園旗下, “我們不收他的交易費,給他們免費檢測,前提就是用我們的箱子。”但欒元偉承認,完成這個過程真正達到統一標準可能要5年的時間,現在尚處於“推廣”階段。

令私募最感興趣的則是交易卡的推出。目前物流園交易區內沒有現金流通,全部由交易卡完成,該卡與農業銀行合作,在銀行卡中植入交易晶片,既是銀行賬戶也是交易用卡,還能實現交易賬戶和銀行賬戶的資金互轉。

欒元偉說:“Capital的老闆一聽就明白了,‘你這就是銀行啊’。”他透露,現在結算中心每天沉澱的資金已達到1億左右。下一步,還準備將交易卡改成借記卡,允許信用好的客戶透支,由物流園提供擔保。

農產品期貨市場是另一個金礦。目前全國農產品期貨已經做到幾十個億,其中最著名的當屬金鄉大蒜期貨。欒元偉認為他們進入後這個市場必然會有一個洗牌的過程。“我們在金鄉的房子已經裝修好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