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中 雜 感

2019-02-25 01:56:43
雨中雜感

小時候,夏季的雨天,我最愛到村裡的小樹林裡趟水,從一個水窪到一個水窪,在雨中將水趟成一片,將雨趟得沒過腳丫。小褲衩早已緊帖肉皮,而我卻樂此不倦,在雨中盡享著童年的快樂。
大人們見了,便說:“冒傻氣。”
大人們是不冒傻氣的,他們頂多在雨停了之後,從某一個牌局上下來,到田裡看看莊稼,回來順路在水中涮涮腳。
看過幾遍院中菊花的開謝,聽過幾遍大雁的歸音,我也漸漸地不敢冒傻氣了。雨天,也穿上雨鞋,撐起雨傘,規規矩矩地走路上學。不到雨中去了,可我仍喜歡下雨的那種氣氛,有時候雨天不出門我就坐在敞開的窗前,讓和風而入的雨絲浸潤著肌膚,我的思緒便隨了那悠悠的涼意飄向天際,飄向那不知所止的世界裡去了。
過了“不識愁滋味”的年齡,而今的我已很少享受淋雨的樂趣了,雖然其間也淋過或大或小的“雨”。
我們太多太多地用各樣的“傘”把自己保護起來,只留下幾個孔:眼睛——猜疑地盯著,鼻子——敏感地嗅著,耳朵——機警地或者無聊地聽著,嘴巴——試探地嘗著,——我們失去了童年雨中的那份坦露。
天國的雨又亮晶晶地飄下來,我行色匆匆地越過一頂頂飄逸的傘花,自嘲地笑笑,我知道兒時的雨永不再來。
我懷念兒時的雨,在那雨里我不用帶傘。
1995年完成於聊城師範學院2006年7月18日修改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